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玄幻魔法 -> 垂钓之神

第2878章 五大主宰齐现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韩非小儿,尔敢在我永恒族肆意屠戮,今日就算是虚空亲至,也救不了你。”
开口的,是那与韩非有过一面之缘的天魂主宰,也是永恒族的代表人物,此人两滴血就想窥视轮回路。在龙族战场,也是此人差点坏事。
“韩非小儿,交出无魂之体和你所盗血脉,留下炼妖壶,吾或可留你一命。”
“白痴!”
却听韩非嗤笑一声:“有些话你自己都不信,还非要说出来,我怀疑你在侮辱我的智商。要东西肯定是没有的,而且我明确地告诉你,这只是我的一道分身而已。”
“放肆。”
这位主宰,几欲出手,不过被天魂主宰挡住。
只听天魂主宰道:“既是一道分身,怎么,你是来炫耀你的战绩的不成?”
“吸熘!啊~”
韩非喝了一口果汁,懒洋洋地说道:“炫耀?不过是斩了两个镇海神灵,20个弑神级,23个神灵,这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真要炫耀,我也得斩一个主宰才行啊!你说是不是?”
天魂主宰冷哼一声:“如果你没什么想说的,那我便灭了你这具分身。你既肆无忌惮杀入永恒族,本座屠你人族,不过分吧?”
韩非笑道:“当然,一点都不过分,前提你屠得掉。”
天魂主宰冷笑:“就凭一个死神,你觉得他护得住吗?”
韩非嗤笑:“你这话有本事到他面前去说……好了,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了,近日来,一是对上次神裔之战的告戒,另一件事,自然是跟你们要炼妖壶小藤。你若还了,我立马就走。”
“哈哈哈~”
天魂主宰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了几声,随即眼神冰冷地看向韩非:“我看你是见海界蒙难,失了心智。你要神藤?你拿什么要,而今的海界,要强者没有强者,你有什么资格来要?”
韩非环视了一圈,扫了眼那一圈目欲喷火,恨不得撕碎了他的镇海神灵,微微一笑:“拿你永恒族千亿人的性命来换,你看够不够?”
天魂主宰已经没了耐心,声音冰冷道:“如果你下一句,还跟我扯东扯西,就别怪我现在就宰了你。”
只见,韩非的钓竿,此刻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只见他咧嘴一笑:“你看,鱼儿上钩了。”
韩非开始拉起钓竿,似乎颇为费力,但天魂主宰他们并未阻拦。永恒族也有永恒族的自信,他们知道韩非能垂钓出一些不凡的东西来。但是,他们也自信,今日韩非钓出来什么,他们都压得下。
甚至,他们都有些期待,韩非钓出来的底牌。
只见一片森森的黑色迷雾,自时光长河中被垂钓而来。天魂主宰他们即便可以看穿时间长河,但也只能看见那一片黑雾,却看不清黑雾里到底是什么。
“死气?”
他们的第一反应,韩非是钓了一片死气过来,而死气之中有什么,顶了天了,就是死神。
可若是死神今天真的出现在这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在魂海之中,自己的主场,他们拥有无穷尽的力量,别说死神,就算是虚空来了,他们也自信能压下。
然而,当那片黑雾破开时间长河的那一刻,天魂主宰和另一位主宰,脸色同时一变。
“不祥?”
不详迷雾和死气,只通过看,根本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只会联想到不死神殿,却万万没想到,韩非竟然会垂钓不祥。
永恒族和不祥素无接触,如果真的有不祥进入魂海,天知道魂海会不会遭变。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韩非这已经疯了,丧心病狂,竟试图借不祥来毁灭永恒族。
永恒族中,甚至有两处奇异洞天,在这一刻豁然打开,其中藏匿的也不知是怎样的强者。
那一瞬间,此间充满了不祥之气,只听天魂主宰冷哼一声,当即有魂潮翻涌,无尽的神魂之力,同时迸发净化之光,刹那间将那片不祥迷雾给驱散。
然而,出乎天魂主宰预料的是,这特么竟然只是一片不祥迷雾。
“你玩我?”
天魂主宰再也没有耐心陪韩非玩下去了,一巴掌摁下,直接将韩非碾碎。
也就在天魂主宰出手的同时,在永恒族的其他地方,那些普通人所在的区域内,突然爆发恐怖威能,那是镇海神灵的全力出手,一念间,千万里魂海崩塌,并极速蔓延出去。
在从牧木的修炼洞天出来后,韩非就只留下了一道白雾之身。当白雾之身的隐神印效果消散的那一刻,韩非就已经转移了。
此番,韩非的目的,是覆灭永恒族。既然是覆灭,就意味着整个永恒族,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而且,他也不想放过。他需要气运,永恒族这些年发展下来,其实俨然已经成为了星海第一强族。而且他们一直在收割别人的气运,此番乃是气运鼎盛之际。
韩非收不到六脉的气运加持,但别忘了,六脉是可以吞噬他族气运的。而且,面对万族的叛徒,这些人,不论强弱,韩非杀起来没有一丝的愧疚。
甚至,他觉得,凡是永恒族诞生的下一代,可能打小就灌输了窃取万族果实的这种畸形观念。
总之,他杀的问心无愧。
此刻,除天魂主宰之外,另一位主宰,以及某处洞天中出现的两位强者,立刻出现在那片区域,试图阻挡这种力量的蔓延。
然而,三大主宰刚欲出手,便听有森然阴冷的声音传出:“死光。”
“嗡~”
“死神?”
“你真敢来?”
“找死。”
三位主宰,加上稍微慢了一丢丢的天魂主宰,四大主宰同时出手,四人同时封锁死光笼罩。
他们可不敢真的让这死光迸发出来,这是死亡之光,凡笼罩于此光者,直接就会被剥夺了生机,或者说斩去了生机。纵使神灵,可能也只能抵挡数息而已。
如果死神是正面和他们交锋,他们还不担心。但死神这分明就是要对普通的永恒族出手,这就很棘手,他们来不及对死神出手,只能封印这死光笼罩。
可是,死光的确被他们挡住了,但韩非镇海神灵级的力量,已经爆发出来。虽然永恒族也有23位镇海神灵,但韩非毕竟占了先手,当他们出手截断韩非的力量时,已有数十亿永恒族,彻底的湮灭了。
如果换个人来,或许还不至于如此。可韩非掌握生命法则,那一瞬间,截断此间生命长河,迸发最强的力量,只要死一次,就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见此一幕,无论是天魂主宰等人,还是那23位镇海神灵,纷纷目眦欲裂。
“韩非小儿,你找死。”
“所有人,给我斩了他。”
这一刻,永恒族的主宰,知道对方的来意了。
韩非这家伙,竟然真的就是来攻打永恒族的,而且来得如此直接,来得如此干脆。
暴怒之下,他们的第一想法是干掉韩非,留下死神。
死神的现身,其实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没想到死神真的敢进入他们的地盘。他们甚至不理解,死神为什么敢?
且不说打过打不过,他竟敢真的抛下海界,对永恒族出手?
这些个主宰,本能地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
当即,天魂主宰暴喝一声:“是假的。这个死神是韩非钓出来的,存在不了多长时间。诸位联手,先灭了他。”
“嗯?”
韩非童孔勐然一缩,天魂主宰不对劲。虚空垂钓术,虽然在奇迹森林用过,但当时自己只用它钓了弑神箭而已。此后,就只是在神裔之战的时候爆发过。而且,当时的所有的敌人,都被歼灭于造化星盘。
所以,天魂主宰不应该知晓时光垂钓术可以垂钓生灵才对,更遑论是垂钓死神这等人物?
总不能说因为自己在奇迹森林施展过一次,他就觉得自己能垂钓活体生灵吧?
那一次垂钓弑神箭,其实更像是一种战技的运用,根本不会彰显虚空垂钓术真正的威能才是。
“姜布衣?”
韩非一时间也有点不太敢确定。那一战,所有人都陨落了,就连姜布衣的分身也都陨落了。
所以,姜布衣的本体应该也不该知晓虚空垂钓术的秘密。
但是,天魂主宰说得非常明确,他甚至知道死神存在不了多长时间。
除非,神裔一战的时候,天魂主宰就在现场。因其主宰级的实力,所以,在场没人能发现。而后,在亡灵师兄他们来之前,天魂主宰就离开了,这样倒是能解释,为什么天魂主宰知道虚空垂钓术的秘密。
是的,韩非确定,这种可能性极高。因为洪荒塔很自信,在西荒地界上,没人能打破他的防御,主宰或许可以,但主宰可能也需要时间。
而一旦主宰动手,虚空神殿的底牌可能就会提前发动,甚至将他永远留下,所以即便当时天魂主宰在场,他也有不出手的理由。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不管虚空垂钓术会不会被识破,在死神现身的这一刻,韩非的布局,便真正开始发动了。
却道是,忽然之间,此间的魂力海洋,突然就消失了。众人的头顶,取而代之的是漫漫星河。
“不好!中计了。这是造化星盘,韩非小儿以用造化星盘,将永恒族给吞了。”
造化星盘,自成一片星海,魂海或许神秘,魂海的特殊性具有不可转移的特性,所以造化星盘无法吞没。但不代表魂海里的种族,他吞不了。
实际上,造化星盘是连带着魂海中永恒族的那一片将给吞了。除了魂力海洋,其他倒是都带来了。
这一计,便是韩非百年布局的开端而已。无论是他,还是死神,都是诱饵。他同时间让那些弑神级和神灵陨落,就是为了造成永恒族的轰动,吸引永恒族的强者。
死神的现身,一个是为了护持韩非本体,另一个同样是吸引永恒族隐藏的主宰。
其实,在完成这一步之后,韩非就已经可以灭掉永恒族了。此刻只需要带着造化星盘去到无归之路,丢进无归之路就行了。
但是韩非不能这么做,因为炼妖壶小藤并没有找到。既然不在血脉神树上,那就只能在某一个主宰手中。
真丢进无归之路,炼妖壶可能永远无法修补了,第十枚果实的使用,也极可能就此落空。
而若只是将造化星盘带到无归之路,一旦释放永恒族,必然会引起最坏的结果,那就是永恒族携手不祥,对大师兄和亡灵师兄出手。
本来,大师兄和亡灵师兄就已经够头疼了,再丢过去五个主宰,那一旦大师兄和亡灵师兄落败,他韩非可就真成了万族的罪人。
而且,到那种环境下,就算永恒族的人全死光了,那也不是他杀的,韩非得不到永恒族的半点气运,这完全背离了他谋夺永恒族气运的目的。
所以,虽然将永恒族都给搬到了造化星盘里,但这场战斗,终究只能自己打。
此时,整个永恒族都慌了。
千亿永恒族人,从始至终都生活在魂海之中。可现在魂海没了,只剩下陆地了,他们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环境。再加上那接连不断的天道丧钟和天道裂痕,说不怕是假的。
那一刻,23位镇海神灵,齐齐对韩非出手。
然而,此间骤然浮现出一片死气。只见一道道人影,从死气中出现。
下一刻,十殿阎罗,西门凌兰、魔神、青龙师兄、当代龙神、时光殿首,以及三位时光神殿的镇海神灵,一一现身。
其中,十殿阎罗刚一现身,立刻就拦截下了一位永恒族主宰,给死神分担了压力。
而时光殿首和青龙师兄,还有西门凌兰则护在韩非身边,挡下了一轮攻击,然后反推了出去。
他们三人,乃是当下除了主宰,最强的存在了。时光殿首本就是时光之主麾下的最强三人之一,实力自然不凡。根本不是永恒族这些靠投机取巧成就的镇海神灵可以比拟的。
而青龙师兄,在他突破镇海神灵的时候,还能顺手冲击一下主宰境的壁垒,可见他的实力,已经是到了镇海神灵中的最顶峰,距离主宰可能也只差了一步之遥。
此二人,就已经不能完全当作普通镇海神灵去看了。还有,西门凌兰这些年,借助着神裔的宝藏资源,一直在潜修,实力也是成长迅勐。
毕竟,西门凌兰的根本天赋已经被补全,就她现在的天赋而言,可以比拟混沌纪元,天地孕生的那些生灵。再加上时光加速,也不是寻常镇海神灵可以比拟。
此三人一出手,围杀死神的三大主宰中,立刻就分出了一位。
只听那人低喝:“我去斩了那条龙和那女人,等我片刻。”
这主宰知道青龙师兄三人的厉害,也知道永恒族的这些镇海神灵,多半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但他自信,再厉害的镇海神灵,终究只是镇海神灵,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时光殿首或许不太好杀,但另外两人,应该不难。
然而,就在那主宰瞬息一指几乎点到青龙师兄的时候,此间时光变幻,他连人带着那一指威能,直接消失在当前的时间线中。
而这,便是百年布局的重点之一,时光困境。
当初,时光神殿的那个元空,教授韩非时光六神术的时候。演示时光分割术时,出现了一千尊实力一模一样的大帝本体。
他说,那需要布局,非一日之功。
而时光困境中,混合了时光分割术、时光不灭术,时光循环,时光操控等诸多时光大术。
当初,元空不过大帝巅峰,就逼得自己不得不动用镇海神灵的力量,才能打破。
现在,时光殿首和西门凌兰两人,筹备了百年的时光困境,如果连困住一个主宰一段时间都做不到,那时光神殿还配成为三神殿之一?
青龙师兄冷哼一声,完全没有在意那消失的主宰。
只是,青龙师兄再厉害,但终究不是主宰。他纵然可以力压永恒族的这些镇海神灵,但想要瞬间斩杀几个,那就不太现实了。
青龙师兄,一人牵制住了五位镇海神灵,这已经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当代龙神,化身龙躯,也只是拦下了两人。
而时光神殿的三位镇海神灵,也拦下了三人。不是他们不想拦下更多,而是那些永恒族的镇海神灵根本不和他们打。他们的目标,是韩非。击杀韩非,是第一要务。而本就不擅长打架的时光神殿强者,自然没能如其他人一样,一人拦下几个,即便他们有这个实力。
至于魔神,虽然只是刚刚突破镇海很灵,但是魔神的底子太强了。神魔之体,神魔二相,所以拦下了两人。
仅仅6个人,却拦下对方永恒族12位镇海神灵,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其他11位镇海神灵,正欲冲杀向韩非。
但是,有一道青光,比他们更快。
“嗡~”
突然之间,一道青光扫来,主宰级的威能,直接将韩非扫灭。
然而,那轰然炸开的韩非,化作一片时光法则,消散当场。
而此刻,永恒族最后的那位主宰,终于现身。只可惜,这一次偷袭,显然并未成功。
下一刻,便听见韩非声音悠悠:“姜布衣,跟你学的,凡事总得留一手。死神被牵制,正是击杀我的大好时机。只是,永恒族主宰没有全部出来之前,你猜我会不会用真身出现?”
却见,那位主宰,挡在了那些准备冲击而上的镇海神灵面前。
“不想死,就别去。”
韩非身后的死气并未消散,那些镇海神灵或许并没有觉得韩非还能有什么底牌。但是,这个主宰却是知晓。
此番战事,还有极为重要的两个人,并未现身,那便是韩观书和姜临仙。
只见,这主宰面容变换,竟然化作了姜布衣的模样,静静地看向韩非:“你竟然猜到是我?”
“果然。”
韩非见到主宰级的姜布衣,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只听他道:“我一开始以为是天魂主宰,在神裔一战的时候,暗中参与,然后悄然退走。可就算如此,天魂主宰为什么会知道造化星盘?”
韩非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如果真是天魂主宰,造化星盘现世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跑不掉了。除非,有人提前告诉了他,或是当时在场的主宰,根本不是他。不论是哪一种,都代表有一个人,早已算计好了造化星盘。你混沌神族还真的是出人才啊!一个姜太初叛族还不够,还出了你姜布衣这么个大孝子。”
“哈哈哈~”
只听姜布衣不禁大笑起来:“看来以前倒是小看你了,你倒也是个聪明人。只是,若非有人的目光一直落在你的身上,我早已将你击杀。另外,姜布衣的身份,只是我在混沌神族埋下的一道分身而已。从始至终,姜布衣就只是一个分身,混沌神族,亦不过棋子尔。”
韩非冷笑:“是嘛?原来,一直都是你永恒族在作祟。你聪明一世,怎么没猜到今日之果?”
“今日有什么果?”
姜布衣笑了起来:“死神能存在多久?没了死神,凭十殿阎罗,时光殿首,也想斩主宰?还是凭韩观书和姜临仙这两个手下败将?”
说着,姜布衣忽然不笑了,而是诡异地看向韩非:“你真以为,我为什么让姜布衣带着隐神印去找你?”
韩非微微眯起了眼睛。只听姜布衣继续道:“你怎知,隐神印不是我送给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能潜入永恒族。哈哈哈……我知道你一定回来,唯一没想到的,是造化星盘而已。不过不重要了,这一次,你,韩观书,姜临仙,以及今日尔等所在的这些人,最终都要陨落在此。”
“是吗?”
说话间,天穹有神印突然倾轧而且,一印镇万古。但姜布衣似乎早有预料,不仅第一时间退出了万古洪荒印的笼罩范围,甚至将那11位神海神灵给带走了出去。
不过,在姜布衣退出去那瞬间,一道白色拳印横击虚空,那拳芒之中,似乎星河倾泻,空无无边。
“铛~”
那一拳并未能将姜布衣击穿,在其身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一一件满是羽毛的大衣,竟在其身前形成壁障,挡住了似是主宰级的一拳。
“造化遮天羽?计衡,你该死。”
是的,姜临仙现身了,通体如白玉,身上白光显化,照耀当空,连眼睛都成玉色。
韩非这才知道,原来姜布衣的真名叫计衡。不过,不管叫什么,自己只当他是姜布衣就行。
只听姜布衣轻笑一声:“吾,这是你第一个儿子韩凌的造化至宝,说实话,这造化遮天羽,的确不凡。可惜你家那小子,太狂,所以早夭倒也怪不得旁人。”
完了,姜布衣还轻蔑地一笑:“姜临仙,也真难为你,竟寻到了上古造化至宝混元白玉镯,这才能施展白玉混元体,勉强位列主宰。但是,你终究不是主宰,凭此是撼动不了我永恒族的。”
“能不能撼动,你试试便知。”
忽然间,此间星海有神光如霞。姜布衣见状,脸色微变,一把横推,将那11个镇海神灵送走,并低喝道:“去,斩了韩非。”
他的话音刚落,一幅神图便将他笼罩其中。
姜布衣冷哼一声:“上古三大杀阵之一,无极星辰大阵?韩观书,这造化太清神符,你应该画了不少年吧?”
却听韩观书的声音悠悠响起:“你别不信,就这神符,我多的是。”
“切~”
韩观书现身的这一刻,韩非这边,是真的没人了。姜布衣不屑一笑:“困住我又如何?等姜临仙你的白玉混元体失效,等你的无极星辰大阵消散,我为尔等送葬。”
说完,姜布衣侧目看向韩非,嘴角微微勾起:“已经过去18息了,死神能存在多久?”
只是,姜布衣话音刚落,便微微眯起了眼睛。
因为,一直站在那跟他说话的韩非,消散了,这……依旧是一个分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