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历史军事 -> 青萍

第1106章 蓍草之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陈玄丘简单地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启动机关。
如果这面墙里面,真的有什么秘密,显然不是普通的天牢狱卒能够开启的,那个开启的方法,当然也就不能是简单的机关之术。
就连黄字监的大门,都是加了雷电禁制的呢。
所以,粗粗一查,虽然没什么发现,陈玄丘却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闭上双眼,放开了他的神识。
若论经历的秘境洞天之多,恐怕无人能超过陈玄丘。
地维秘境、天柱峰、葫中小千世界、饕餮的腹中放逐世界、瑶池仙境、北斗七星内核、金鳌岛、五方岛五方秘境……
这些有的是一个完整的的小空间,有的是利用空间之术加以屏蔽,这些秘境,无论哪一个,所用的屏蔽之法,都是对于空间法则的最高运用。
拥有了这样的经历与见识,陈玄丘的神识放开后,马上就发现了异状。
墙壁后面如果是实心的,或者另有其他房间,陈玄丘的神识都可以轻易透入,但是当他的神识探向那墙壁之后时,他的神识却一下子失去了目标,空空荡荡。
这是……
只有后边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而且是拥有着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换而言之,是一个小宇宙,才能屏蔽他神识的侵入。
果然有蹊跷啊,恐怕这个秘密的所在,就是许多狱官都不知道。
这,才是关押天级罪犯的所在?
陈玄丘的目光变得有些诡谲起来。
真武大帝一番话,使他对于法则的运用,有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认识。
他尝试着用他所悟不多的空间法则去接触、理解这层禁制,然而,做为三千大道中最高的几大法则之一,三界之中,又有几个对它能有些许了解?
陈玄丘所了解的皮毛,已经足以应付这个对别人来说,无比玄奥神秘的所在了。
最终,陈玄丘收回了按在墙壁上的右手,缓缓退后两步,向前纵身一跃,就像是施展了穿墙术似的,一头扎进了那墙里。
陈玄丘只一进去,立时就进了一片雨幕之中。
大雨倾盆,扯天漫地,雨珠密集如线,泼啦啦地洒下来,地面上积水滚滚,载带着败叶残枝,滚滚流向远方。
这里有山川,有河流,尽在暴雨侵袭之下,暴雨之中,有经久不息的牛嗥之声,这应该是山中洪水泛滥的声音。
陈玄丘没想到自己闯进来,竟然是这样一个所在,不禁呆了一呆。
就只这一呆的功夫,已经全身被暴雨淋透。
陈玄丘急忙运起玄功,在身体四周形成一层保护罩,身躯一震,将衣袍、发丝上的雨水尽数震脱了去,这才定一定神,举步向前走去。
虽然此间暴雨倾盆,有些古怪,但是既有这样一个秘境,萧红雨很可能就关押在这里。
在这里救人,当然好过去劫法场。
陈玄丘才不想三日之后,高喊着“刀下留人”才冲上法场。
毫无疑问,那才有戏剧性,戏剧创作基本规律,没有营造高潮的环境,轻而易举地就把事情解决了,谁看?
不过,他可不是在演戏,一个不慎,就是性命之忧,他得多蠢,才会选择在法场上逞威风?
大雨倾盆,却影响不了已经有了防备的陈玄丘,他的双脚实际上并没有踏在泥泞的地面上。
凌空一尺,蹈空而行,顶着暴雨,却似闲庭信步。
翻过一座山峰,陈玄丘陡然停在那里,定在了雨中,仿佛一个木桩子。
恍惚间,他像是回到了太古莽荒时期。
这里的山水景致,本来就有太古之风。
而此刻,他在这宽而深的渊谷之中,又看到了两只太古时代,才能见到的巨大的妖兽。
天空中,一只长着翅膀的,巨大的异兽,正在攻击着滚滚山洪中的异兽。
空中那只异兽,龙头、人身、鸟爪、肋生双翅,举手投足,便是风雨雷电,张口一吐,便是万千冰箭,双目一瞪,倾贫而下的雨珠便化作旋转的冰刃,猛烈攻击着那半截身子站在冰凉刺骨、滚滚势急的洪水中的异兽。
洪水中的异兽,在陈玄丘第一眼看见时,几乎以为是误闯进了小饕餮昱铭的腹中异空间,看到了他的座骑,人头马安逸。
只不过,这只人头马,与安逸大有不同。
他也是人面马身,但体型庞大,较之安逸不知庞大了多少倍。
那山涧中的洪水,怕不是深有十数丈,却连它的四条马腿,也只淹到大半,勉强触及马腹。
这匹巨大的人头马,马身上竟然是一身的虎纹,而且它肋下也生具双翅,扑打之间,巨浪滔天。
它的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偃月刀,昂首与空中的龙首人身怪物搏斗着。
龙首人身怪物可以呼风唤雨,以风雨为武器,这人头马却也不是孤军一人。
峡谷中,一只只长着四只角的灰土土的岩羊般的生物,嘶吼着扑跃攻击着空中的龙首人。
它们的弹跳力惊人,从峡谷一侧跃向另一侧的过程中,就可以用它们尖利的四只角医攻击空中的龙首人,而且它们的四只角,可以射出一道道死亡射线一般的光束,龙首人只能呼风唤雨,来抵挡它们的进攻。
而在水面上,还有一种似乎貌相凶戾的神鸟,样子有些像蜜蜂,却比蜜蜂看起来可怖,它们的体形每一只都有鸳鸯大小,围着龙首人上下翻飞,伺机进攻。
龙首人对它们的忌惮,似乎远超那些四角岩羊,用风雨将自己护得十分严密,生怕它们靠近。
而峡谷两侧,还有一些巨大的古树或藤蔓,活了一般张牙舞爪,能够及远的藤蔓,鞭子似的一条条抽将过来,树木虽不及远,但那树枝也是张牙舞爪,宛如变成了树人,想把龙首人攫在手中生吞活剥了一般。
陈玄丘以本体大小出现,动静甚小,根本没有引起这两只巨兽的注意。
陈玄丘就呆呆地站在山脊上看着,这古老的异兽,这古老的战斗方式,这古老的山野风貌……
一时间,陈玄丘几乎以为自己一步跨过了时光的长河、空间的深渊,回到了太古莽荒时期。
峡谷之外,无尽山脉,纵横如龙蛇。
陡然壁立的山崖陡转急下,便是一马平川的无尽沃野。
那倾盆暴雨,到了这里竟涓滴全无,阳光无比明媚。
沃野之上,各种花草,如同织就的一张最绚丽的地毯,一路铺将开去。
九曲的河流,玉带一般,盘绕在那鲜花的沃野之上。
碧草茵茵中,有一幢小屋,如同点上的龙睛,瞬间让这里的一切,恍若童话小屋一般的优美。
小屋前,篱笆院,红泥小炉。
炉上温着绿蚁酒,旁边坐着青衫人。
青衫如玉,人如玉人。
他刚刚拈起一杯酒,才凑到唇边,忽然身子一颤,手中酒杯失手跌落,啪地一声摔个粉碎。
但他全然不顾,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才叫人发现,风姿如玉的青年,长衫之下,竟然只有一条腿。
可是奇怪的是,他的独腿既不是长在左边,也不是长在右边,而是身体的中间部位。
似乎,他天生就是只有一条腿的生灵。
他的独腿一屈一伸,嗖地一下,就敏捷无比地跃出了篱笆院儿。
那条独腿,就像袋鼠的腿儿似的,异常的有力,几个纵跃,已经到了那绚丽地毯般的草原坡起处。
翘首向远处重重山脉中张望了片刻,青衫独腿人一招手,地面上便有一蓬青草落在了他的掌中。
这是蓍草,生长千年而茎数三百。
青衫独腿人强抑激动,让自己的心情平抑了一些,便单腿跪坐在草地上,双手一捻,手中蓍草,赫然正是五十之数,一根不多,一根不少。
青衫独腿人先取一根,横放于前,又将剩下的四十九根随意一分为二,将左手中的一部分取出一根,夹在了左手小指和无名指之间,然后又将右边部分四根一组迅速进行分组,将余数取出,夹在左手无名指和中指之间……
三变成一爻,十八变成一卦,简直繁琐至极,但他做来驾轻就熟。
这是大衍筮法,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这是比龟甲占卜之数更加古老的占卜术。
西岐姜飞熊所发明的八八六十四卦,比起这等古老而复杂的卜卦法,简直就是孙子的孙子。
一番复杂的运算之后,那青衫独腿人望着手中剩下的蓍草,身子抖得就像风中的一片败叶。
“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时大矣哉。雷水解,旱苗得雨。化险为夷。险以动,动而免乎险。”
青衫独腿人说完,两眼烁烁地望向远山,目光炽烈的就像当了八年兵的老光棍,忽然看见一个脱得白羊儿似的大美人儿。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是对的,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大笑,原本晴空万里,明媚无比的天空,顿时铅云密布,雷电隐隐,倾盆暴雨,轰然落下。
青衫独腿人站在暴雨中,手舞足蹈,激动的不能自持。
但是看着雷电交加的天空,他的脸色突又一变。
“糟糕!那两个混账东西,正在那个方向。也不知来的是何人,可千万别让他们两个给搞死了呀!”
情急之下,青衫独腿人腾空而起,周围雨水顺势牵引过来,化作琉璃状一个玉盘,正落在他的独脚之下,载着他,向他层峦深处,飞驰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