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唐之五子夺嫡

497 高昌易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薛万彻不仅是李世民的妹夫,官拜右武卫大将军,更为要命的是他出生于世家大族,大名鼎鼎的河东薛氏。
老子薛世雄乃前隋名将,大哥薛万淑,官至营州都督、右领军将军,封梁郡公。
二哥薛万均,官至左屯卫大将军,封潞国公。
四弟薛万备,官至左卫将军。
一门四将军,家世是河等的显赫,得罪这样的人家,出生草根的侯君集是何等的胆大包天。
关键是他这次不仅只得罪了薛万彻这一方势力,还得罪了另外一方大势力。
辎重营的主将秦怀玉是秦琼的嫡长子,得罪秦怀玉自然也就得罪了秦琼,秦琼是何等人物?
那是瓦岗系的扛把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就山头派系。
李世民打下大唐万里江山,手下的文官武将,来自五湖四海,自然也有山头派系。
李世民手下,有一个派系实力非常强大。这个派系来自瓦岗军,我称之为瓦岗系。
瓦岗系里面,文官的代表人物,有魏征、许敬宗、高季辅、杜正伦等高官。
武将的代表人物,有秦琼、程咬金、牛进达、李大亮等人。还有李绩(徐茂公)、张亮两个既当过宰相,又当过大将军的全能型人才。
瓦岗系是可以和关陇系扳手腕的彪悍势力,侯君集说得罪就得罪。
从这里就不难看出,侯君集打仗或许是一把好手,但政·治觉悟情商都太低,这也难怪侯君集后面被李世民贬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求情。
侯君集看完战报,神色凝重道:“薛万彻战报,一千突厥骑兵突袭营帐,被击溃,斩杀多半,生俘敌军主将阿史那不代。诸位,如何看待此事?”
帐中的几个副将都是一呆,异口同声道:“怎么可能?”
都是常年随军的老资历,对于兵事多少都有些了解。一千突厥骑兵袭营,足以令一支上万的大军崩溃,若是时机掌握得好,将几万大军冲散都不是不可能,薛万彻区区两千步卒,怎么可能做得到?
没有比这更扯的了!
那位薛大将军大抵是被咱家大帅压制得狠了,想功勋想疯了,才出此下策,冒领军功么?
侯君集见大家议论纷纷:“对于这份战报,大家如何看?”
一位身材魁梧的副将却大大咧咧道:“薛将军统兵有术,仅以二千步兵就消灭了一千不可一世的突厥精锐,实乃不世出的将才!”
“呵呵…”
侯君集闻言冷笑一声:“不过本帅却对这份战报颇多疑虑,既然尔对薛大将军如此推崇,不如就由尔前往辎重营,调查一番此事真伪。
若是薛大将军冒领军功、假传战报,尔可直接上书陛下!
但若是战报果真属实,那就是本帅小瞧了天下英雄,可即刻命薛将军兼程赶来,或许亦能在攻克高昌城的战斗中出一份力,没理由放着能正面击溃突厥骑兵的强军不用啊…”
这位副将虽然外表粗狂,但不表示他没有心机,相反他心思细腻,立马变明白了侯君集这也在甩锅给他…
这是要将先前打压薛万彻的责任推到他身上?
至于什么假传战报、冒领军功,更是扯蛋,没听人家战报上写着俘虏了突厥大汗欲谷设的亲弟弟?薛万彻就算再傻再浑,也不敢在这样的环节信口雌黄!
驴日的小白侯,老子不就是没有当你的应声虫吗?用得着这样报复老子吗?
心里骂归骂,但该背的锅还是得背,谁让侯君集是主将,他只是副将之一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呀!
打发了这位副将,侯君集立马命令军队出发,直奔高昌国的门户田城而去。
他薛万彻都率先立功了,本帅怎能落后?
……
高昌国。
昔日里奢华的高昌王宫,莺歌燕舞美酒佳肴,这颗西域的珍珠散放着夺目的华彩,如今却沉寂萧索一片肃然。
宫中侍女犹如冬日里的夏蝉,战战兢兢的瑟缩在每一个角落,唯恐发出一点声音吸引到病榻上的那位大王的注意,便要遭遇无妄之灾……
唐军到达哈密时,鞠文泰还说“尚不足忧”;然而当唐军到达碛口时,鞠文泰竟然“忧惧不知所谓,发疾卒”,差点给活活吓死,惊惧过度一病不起!自打昨日唐军攻克田城的消息传来,已经气若游丝的大王再次吐了一口血,将近身服侍的几个侍女全部绞死。
便是世子殿下,在大王面前亦要小心翼翼的说话……
廊前的石榴花宛如一团焰火,却暖不透整座王宫瑟瑟的寒意。
鞠文泰躺在软塌之上,额头覆盖着一条洁白的汗巾,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世子跪在榻前,焦急的看着为鞠文泰诊脉的医官。
宫殿中寂静清冷,落针可闻。
良久,医官方才松开搭在鞠文泰手腕上的三根手指,叹了口气,冲着焦灼不堪的世子微微摇头。
世子顿时心就沉了下去……
早不死晚不死,为什么非得唐军大兵压境才要死?
他这位老爹死了不要紧,到时候自己自动成为高昌国的国王,大唐来势汹汹,破城只在旦夕之间,到时候城破国亡,会不会拿自己的人头祭旗?
软塌上的鞠文泰勉力睁开眼睛,便见到自己的儿子一副焦急忧虑的模样,心里一暖。
这时候唐军兵临城下,城中那些以往指天画地宣誓效忠的文臣武将们逃的逃躲的躲,几日前还是繁华昌盛的高昌国,居然连个官员都找不到了!关键时刻,还得是儿子可靠啊……
心里这么想着,鞠文泰愈发觉得愧疚。
以往自己受到宫里那些妃嫔谗言蛊惑,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所有的孝顺恭敬都是虚情假意,所谋者不过是自己的王位而已。
现在看看,自己真的错啦!
鞠文泰挣扎一下,抬起手来,紧紧攥住世子的手,断断续续的说道:“本王荣耀一生,却也糊涂一生,居然忘记天下间最亲密的便是父子亲情,毕竟血浓于水啊!
今日,本王便立下誓言,颁下诏书,敕封世子吾儿为高昌国国王,本王即日起便退位让贤,还望世子能秉承祖训,励精图治,勤政爱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