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污染全世界开始进化

111 黄昏将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蓝月冬的出现,让登仙台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终于来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来”的感觉。
最前头,最中间的少年和常言同时睁开眼。
两人的眼神是完全不同的。常言的眼神符合上述,但也多了一种“为什么会是她”的意味,而少年江悠乐却稍显一些复杂的意味后,很快又恢复清明。
常言当然认识蓝月冬,但认识的是以前那个有公主脾气,很多时候都不讲道理的蓝月冬,并不认识现在这个“万众期待,光芒闪耀”的蓝月冬。他问江悠乐,
“她是谁?”
江悠乐重新闭上眼,
“也许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加个“也许”,常言不太明白。
江悠乐慢条斯理地说,
“不妨将她当作接引之人。接引我们,位列仙班。”
常言艰难地看向蓝月冬。这种跨度,让他一时之间无法理解,也难以接受。他是万万没想到,也从没想过那位十四公主,还有着如此令人震撼的身份。
蓝月冬也看到了常言。
她整个人都变了,跟以前完全不同。若是以前的她,重逢故人,肯定是满面喜悦。但是现在,她只是默默地看了常言一眼,随后朝着前方走去。不过,目光扫过乔巡和蓝君所在之地的时候,完全没有停留,看上去并没认出来。
与此同时,一道由仙术铺成的天梯,随着步伐,在脚下落成。
她一边走一边说,
“你们早该位列仙班了。只是,天庭的不作为,耽误了你们的大道。我也知道,尚有众多寻仙问道之人,明明有着位列仙班的能力,却因为天庭不开天门,耗尽了寿命,湖涂了一生。我也理应告诉你们,如果天庭不能善待真正有能力之人,那也就意味着,神话本格不该属于他们。”
她的话,没有来由,没有后续。就只是像平常的谈论,普普通通地说出来。
但此刻,在此般场景里,她的话,似乎是唯一的真理。
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信服她的话,就像她的话语是这整个仙界最重的分量。
众目凝望,蓝月冬身着严肃而庄重的黑金条纹的长袍,长发批束,不算高大的身材,占据了所有人的心神。
她是众望所归,她是群情期待,她说:
“天庭不为你们开天门,那便由我来开。”
话音高傲而有力,让所有人为之精神振奋。
蓝月冬站在仙术天梯上,抬手拨开层云,瞬间,这登仙台的天空便晴朗万里,无风也无云。环绕着这仙山的迷雾也尽皆散去。
这时候,众人才看清了。这仙山哪里在什么平静的大海上漂浮,根本就在一个不属于人间的小世界里。山也根本不是山,就是一座巨大的平台。
这小世界里,只有悬浮在空中的登仙台,别无他物。
一众寻仙人非常震惊。他们分明地记得自己是在远见海上,跨越迷雾,攀登仙山而来的,怎么会是这幅光景呢?
蓝君却没在意这一点。
因为,她是跟着乔巡,一步跨过来的。不过,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她也算是明白了他们在震惊什么。于是,好奇地问乔巡:
“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知道什么?”乔巡若无其事地反问。
“嗯,这个地方,是独立于人间的小世界。”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如果是在人间,以天庭对人间的监管力度,早就发现了。”
“也是哦。”蓝君点点头,转而又问:“那为何要让其他人通过‘渡海’的方式来呢?”
乔巡瞥她一眼,蹙起眉,
“你有脑子帮蓝知微清理朝廷,安顿朝政,没脑子想明白这个问题?”
蓝君抱着脑袋,
“思考问题很累的嘛……有你在,我就不想思考了。”
“那看来,我还是有必要跟你保持距离了。”
“别啊!”蓝君急忙说出自己的见解,“是为了让这些人登仙的名义更加顺理成章,给他们一个求仙问道过程的参与感吧!”
乔巡点头,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话,也是为了避免天庭发现。蓝月冬的安排很正确。如果直接牵引这些人穿过人间的壁垒,来到这里的话,大概率是会被发现的,天庭也就能提前防备。”
“那现在,天庭能防备吗?”蓝君问。
乔巡说,
“这可说不好啊,拭目以待吧。”
拭目以待。
蓝君也收起心情,静静地看着蓝月冬。看看这位熟悉的陌生人到底要做什么。
蓝月冬拨开层云,让寻仙之人见到这登仙台的真相后,牵出一道仙术。
这道仙术呈乳白色,十分平缓,看上去像缓缓流淌的脂白之玉。
仙术迅速生长,很快,就变成一棵“参天大树”。繁密的仙术分支,攀附在小世界的壁垒上。带到整个小世界被包裹后,一道天光轰然成型,降落在登仙台上。随后,漫天的仙术凝结成玄奥的符文。符文挨个挨个亮起,全部亮起后,勐然掀开世界的壁垒。斑驳的世界壁垒,如同垮塌的蜂巢。
随后,众人在天光闪耀之间,望见了那扇令人心驰神往,紧闭的天门。
天门高悬,迟尺皆是玄机。
仙术符文,迅速覆盖天门。如同巨人擎臂往里推。天门缓缓张开。
在天门张开的一瞬间,乔巡目光陡然闪光,然后迅速平静下来。蓝君下意识瞥了他一眼。
天门在张开,登仙台上的每一个人,都被从天而降的天光所笼罩。
那来自世界之根的呼唤,来自整个仙界的庞大意志的抚摸。所有求仙之人,都在这一瞬间,望见了自己的路,望见里自己应当归属的仙班。
蓝月冬的声音在他们脑中响起,
“即刻登仙。”
高傲而郑重的声音,击穿了所有的顾虑。
求仙之人,这辈子不就是为了今天吗?但当赴死一般,亦要跨过那天门。
登仙,登仙吧!
所有人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渴望,在此刻,化作实质。
天门轰然而开,登仙台上,一共一百四十二道光升起,冲向天门。
这一百四十二道光,是自天庭仙班已满,封锁天门以来,累年累月所积累的登仙之意志,是人间修仙者对大道与长生的质朴渴望。除却那些寿元已尽,都未等来天门开的修仙者外,这里,便是人间常人愿望打破一切枷锁的所有力量。
羽化飞升,即刻来。
一百四十二道光,掠进天门。
世界的意志,因他们而颤动。那原本已尽满员,无法腾挪出半点的仙班,在世界核心与世界之根的牵动下,开始摇摇欲坠。
仙班摇摇欲坠,最先感受到的自然是执掌本格的至真上圣。
此时的至真大殿内部的某个嵌套空间里。
这个嵌套空间很空,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就是一个空间。在空间的中央,映着一尊庞大的黑影。这庞大的黑影由一条条金色的类似于绸缎所束缚着,同时,从这些金色绸缎里流溢出的“本格之力”不断滋养着黑影本身。
这些像金色绸缎一般的东西,正是象征着仙班之位的“本格符文”,是真仙们能够借用仙界的世界之力的根本之物。
在以前,天门被封锁,人间无人飞升,无人求获仙班的时候,本格符文便由天庭的本格神话执牛耳者所看管着。但,本格符文,至始至终都是属于仙界这个庞大的空间集群的,而非某个人。真正的支配权,在仙界树。
一旦有人飞升,求获仙班,世界之根便会遵循世界核心的意志,检验求获仙班者是否有资格位列仙班。
有资格,便赐下本格符文,授予仙班,再由天庭进行职务安排。
所以,当刚刚飞升天庭的一众飞升者,开始求获仙班时。世界之根遵循世界核心的意志,开始了它存在的使命,检验资格,赐下本格。
但仙班已满,何从赐下本格呢?
仙界,自起源以来的第七个有限世界,名义与实质上的双第一神话世界。仙界树,有限范畴内的最大有限空间集群,相当于大量的有限世界,共同汇聚成了这个有限世界。毫无疑问,要做到这一点,仙界需要有极其强悍的世界核心,有着不可被逾越的最高意志。
这种意志,是并无任何特性的,纯粹为世界演化而存在的世界意志。不受任何人的干扰。
在这种纯粹的世界意志的主导下,开始收取那些闲散的、并未发挥重要作用、并未为世界演化做出贡献的仙班,以赐予刚刚飞升的飞升者们。
毫无疑问,对于仙界而言,在至真大殿内嵌套世界里,滋养那尊庞大黑影的本格符文,是闲散的、没有作用的。
一道本格符文,在世界之根的牵引下,摇曳着,从黑影身上脱落,随后,轻松地穿越嵌套世界的壁垒,降落在某个飞升者面前。
飞升者意识深处感受着世界意志的呼唤。
呼唤他,位列仙班。
飞升者如痴如醉,如梦似幻,激动振奋地接受这道本格符文,从此位列仙班。
一道接一道的本格符文从庞大黑影身上剥落,降临到飞升者的面前。
一众飞升者,既急切,又兴奋地等待着。他们都相信,自己一定会获得本根,位列仙班。
感受到周围的氛围,蓝君问:
“我们也要接受仙班吗?”
乔巡点头,
“当然。不位列仙班,就不名正言顺了。”
“名正言顺?是要做什么大事吗?”蓝君期待地问。
乔巡看向远处的蓝月冬。她高傲的目光,凝望着天庭主岛的方向,毫不在意自己是否会位列仙班。他说:
“是的,大事。”
事实上,在第一道本格符文,从黑影身上剥离的时候,便有一道身影,在嵌套世界的夹缝里摇曳了。这道身影,毫无疑问,是属于天庭至高无上的至真上圣的。
夹缝里的声音低语:
“果然,你还是回来了。另外,还有真武。”
作为主导天庭一切的最高执掌者。至真上圣并未因此而惊慌,他知道,天庭此时正乱,基本每个真仙,都投入到了维稳工作中,很难再转出额外的力量,去应对归来的她。而且,一般的真仙,面对她也毫无胜算。
真玄、真象、真冥三位大帝,都在第一线主导秩序,更不能轻易腾挪,不然很容易引起连锁崩溃。
而他自己,无法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嵌套世界。
毕竟,他至始至终都清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尊起源生命平稳复苏。
到这个地步,便只能请求天仙的帮助了。
想法一出,便毫不犹豫,随后,他的意志,悍然而动,跨越一切具备实质的阻碍,直达天仙之界的烨煌城。
烨煌城的最高处。
倾身侧坐在行宫仙座上的天武安娴,缓缓睁开双眼。她受到了来自至真上圣的请求。
“果真是挡不住。那这次,真要见到黄昏了。”
心里言罢,她摇身一动,消失在行宫中。
与此同时,位在各处的天狩、天玄与天象三位至高天仙,全都收到了来自安娴的意志。叫他们,赶赴天庭,解困救难。
已经在天庭的天狩殿下陆衣禤,早就料到了这一刻,所以,感受到安娴的意志时,她并未有任何明显的表现,只是轻巧一笑,对旁边的吕仙仪说:
“妙妙,我们看不成热闹了?”
吕仙仪疑惑,
“发生什么事了吗?”
“天庭仙班受到剧烈冲击,即将失守。至真上圣都亲自出面请求安娴了,安娴让我们去帮忙。”
“这么突然吗?明明才这么点时间,我以为得好久呢。”吕仙仪咂然。
陆衣禤说,
“许多事情都如此,一触即发,瞬息万变。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在这样的场合,这么庞大的棋局里,举棋不定,扭扭捏捏。我们所见的,未知敌人所落下的棋子,步步都是杀招,都是致天庭于无法迂回的强攻之势。”
难得见到这么正经的天狩殿下,吕仙仪一扫前些天因为陆衣禤的不着调而愈发沉重的疲倦,严肃地说:
“我能帮忙做些什么吗?”
陆衣禤笑了笑,
“在旁边给我呐喊助威!”
刚提起来的严肃劲头,立马被消磨了。吕仙仪冷着脸说,
“我还是会烨煌城吧,功课还有很多呢。”
“别别别,我开玩笑呢。哪有让你独自一人回去的道理,我们是一起出来的,那就要一起回去才对。”陆衣禤义正严词。
吕仙仪无奈地说,
“那就别耽搁了吧。”
“好嘞,走着!”陆衣禤手掌一挥,带着吕仙仪,瞬间消失在这里。
接着,她们跨越空间,一步来到最前线——
天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