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污染全世界开始进化

072 如同黑夜焰火一般的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旧天堂彻底消失在了有限世界之中。它的“终点”也随之一起消失了。
似乎,“终点”真的有像必须要摧毁有限世界一样的使命。
乔巡站在原来旧天堂的位置。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虚空夹缝的一部分。什么都不剩,只有流溢进来的化作虚空气息的残余物质、能量以及破碎无效的概念。
他想,要解开“终点”之谜,兴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没有久留,他闪身离开。
再次出现时,是在新天堂。
回归后的新天堂,继承了原来的天堂本质与天阶。也就是世界核心与世界之根,所以演化得很快。
大有神话故事的既视感。
第一天,有了光;
第二天,有了天与地与星辰;
第三天,有了风云雨雪气象;
第四天,有了生命;
第五天,有了文明;
第六天,有了家国;
现在是第七天。按照进程,应该是重塑信仰的时候。
当乔巡出现在新天堂时,天阶之上的菲尼克斯接引了他。
两人站在天阶之上。在这里可以总览整个天堂的一切,包括概念。
乔巡问:
“重塑天堂了,你之后打算怎么办?要成为新的主吗?”
菲尼克斯摇头,
“我无意如此。”
“但天堂是个有完整体系的神话世界,需要一个类似于主的存在。”
“我认为,神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你打算让天堂自由演化吗?”
“嗯。”
“你就不怕那些天使把天堂玩崩?”
菲尼克斯蹙起眉,
“如果真的是那样,便是天堂的宿命。如果再次让天堂步入神话时代,等同于走老路,迟早会变成有限世界的悲剧。难道,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又一次分离天堂本质,又一次创造出圣天使,又一次去让天堂新生吗?这毫无意义。”
“我尊重你的想法。”
菲尼克斯低下头,
“这会不会显得很不负责。”
“如果天堂最后因你而毁灭,那的确是不负责的。但,现在无法这么说。”
“我逐渐理解了神话历的末期,为何众多神话世界,不约而同地向恶魔发起战争。想来,也是因为无法避免有限世界走向悲剧吧。”
“是的。”
菲尼克斯望向远方,心情逐渐宁静下来,
“组长以后要做些什么呢?”
“去其他地方看看吧。也说不好。我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具体的目标。”
“组长也会迷茫吗?”
“会的。比如这个时候。”
菲尼克斯认真地看着乔巡。她金色的眼眸带上水一般的波纹。她试图去猜测乔巡因什么而迷茫。
乔巡接着又问:
“地球的那个维特斯联邦共和国,你打算怎么处理?还有腐烂世界。”
菲尼克斯说,
“我打算把腐烂世界跟地球融合。当然,我会净化掉腐烂本质。”
“那些堕天使呢?他们的存在,相较于地球生命而言,过于强大了。如果他们失控的话……”
“在漫长的生命演化里,他们的生命形态,已经跟天使相差巨大了。即便清除了腐烂,也无法重新成为天使。所以,我还是打算让他们留在地球。至于失控的问题,组长不用担心。我会设立专门的监视者,防止那样的问题出现。”
乔巡说,
“你考虑得很周到。”
“也并非如此。只是这些问题都在我的责任范围内。”
“所有的事都做完之后呢?你还打算做什么。”
“我会去寻找解决有限世界悲剧的办法。”
乔巡深沉地说,
“这可不是简单的问题。”
“但,总要去解决。”
“一个人吗?”
菲尼克斯望起头,
“奥和玛丽愿意的话,也许会跟她们一起。”
“挺好的。”
菲尼克斯笑了笑,
“很期待在以后的旅途中,跟组长偶遇。”
乔巡莞尔。接着,他取出一具类似于琥珀的东西,里面包裹着米迦勒,说:
“米迦勒,还是还给天堂吧。”
菲尼克斯挥挥手,米迦勒便落在她的面前。
她看着陷入沉睡的米迦勒,吐出口气说:
“他是百相,是尘世之民的集合。虽然对天堂的管理与统辖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毕竟做出过巨大的贡献。重新成为尘世之民,也算得上是合理的惩罚。”
说完,她便赐予一道光。
光带着米迦勒,前往新天堂的第二天“归宿之地”。他将接受洗礼,褪去今生的铅华与荣光,在尘世之中,再度追寻主的足迹。
乔巡说,
“我该走了。”
“嗯。再见。”
乔巡闪身消失。
菲尼克斯站在天阶之上,遥望着天堂的一切,久久不能回神。
……
地球,深海之下。
黑革基地,中央塔的某个书房里。
乔巡在一缕光中现身。这座羊膜城市的循环风,轻轻吹拂窗边的帘子。帘子荡出的光阴,在他脸上结出好看的印花。
坐在沙发一侧看书的余小书抬起头,笑着说:
“你来了。”
乔巡走过去,肩膀一松,自然地躺了下来。
余小书翻动书页,
“还没休息好吗?”
“不知道哪里还能供我休息。”
“为什么这么说?”
“在其他地方,总有做不完的事。”乔巡眯起眼睛,“在你旁边,才能偷会儿懒。”
余小书饶有兴致地说,
“哦?难不成我身上有什么让人慵懒的味道吗?”
“不,因为看到你整天整天地偷懒,我也就能心安理得地偷懒了。”
余小书噗嗤一笑,
“近墨者黑是吧。”
乔巡透过眯起的眼缝看着余小书,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你这个样子。比天堂的你好些。朴素、自然、安静。”
“啧啧。你可真装了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没有,说实话而已。”
“是吗,那我很开心。”余小书轻声说。
“但你可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啊。”
“因为我是朴素、自然且安静的啊。”
乔巡愣了愣后,笑了起来。
余小书合上书,
“也不要总是偷懒。说吧,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乔巡说,
“‘神’-‘光’和‘统治’-‘王座’我都拿到了。只剩最后一道世界之根了。”
余小书说,
“是‘生命之地’-‘地球’吧。”
“嗯。听着这个名字,我以为它应该是在地球上。但我找了好几次也没找到。看样子,并不在地球。”
“不要被这个名字给骗了。你找了那么多的世界之根,应该很早就发现,许多世界之根,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存在属性。”
“嗯,‘宇宙’、‘静止’、‘神’、‘统治’都有自我意志。”
“那‘生命之地’有自我意志,也并不意外。何况,‘生命之地’是特殊的。”
“特殊在哪儿?”
余小书说,
“生命之地大概率本身就是一个生命。”
“为什么?”
“因为在一个世界中,生命之地是孕育生命的地球,是生命的起源,是最初的生命。所以,即便只作为单独的世界之根,它也有可能是一个完整的生命。”
“你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吗?”
余小书摇头,
“不知道。只能你自己去寻找。”
“真的不知道?”乔巡狐疑地说。
“别把我想成万事通好不好。我自己收集那原本的十六道世界之根都花了不少时间,哪里可能知道所有世界之根的下落。”余小书咬着牙,“还有,你这副我理所当然该知道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把我当成工具人了吧。”
“没有。”
“敷衍的回答。”
书房里陷入沉默。
乔巡闭上了眼,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余小书瞥了他一眼,拿起书继续翻开。
过了一会儿,乔巡突然睁开眼说:
“我突然有个疑惑。”
“有话直接说。”
“两个不同世界的你,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会怎样?”
“首先,我不会让两个世界的我相见。其次,就算相见了,也会融合成一个人。”
“那融合后,应该算成是哪个世界的你呢?”
“在哪个世界,就是哪个世界的我。”
乔巡语气有些失望,
“这样啊,每意思。”
“我很好奇,你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想看两个你互相斗嘴吵架。应该很有意思。”
“缺心眼。”
“跟我斗嘴就不缺心眼了吗?”乔巡挑眉问。
“并不。我那不是斗嘴,只是让你更加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德行,免得迷失自我。”
“被你骂了,我还得谢谢你?”
“嗯。”
“……你脸可真大。”
余小书不咸不澹地说,
“我的脸型是标准的瓜子小脸。”
“……我走了。”
余小书摆摆手,
“不送。”
乔巡走出几步,又露出一副思索状,
“我要是走了,你一个人应该会很寂寞吧。”
“你今天犯什么毛病?”
“不不不,我只是合理地提出猜想。”
“要是想多待一会儿,就留下。我又不会赶你走,何必绕圈子。还是说,你是个死要面子的主儿。”
“其实……嗯……我走了。”
余小书正以为他在逗自己玩,结果抬起头一看,果真走了。她皱起眉,小声滴咕,
“奇怪的家伙,搞什么东西啊。”
她越想越想不通,只觉得乔巡今天莫名其妙的,跟换了个人似的。
心里的疑惑被迅速放大。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算了算了,想这些没什么意义。”
几个小时后,
她愤怒地扔了一页都没翻完的书,恼火地想,
“他到底什么意思啊!”
真是越想越气,气得书也看不下去,坐在沙发上都只觉得屁股头,窗外吹进的风也跟闷了几天似的。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
一番心理斗争后,她站起来,摇身一动,换了身行头后,迈出一步,消失在书房中。
窗外吹进的风,将翻开的书合拢。
……
中心城市燕都市,某折叠空间。
辛渔是个行动派,说了要给念薇准备个生日庆祝会,那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
很快就带着五茂纱绪莉出门采购一圈回来。
五茂纱绪莉和念薇负责布置场景,辛渔负责准备晚餐。
念薇依旧不理解为什么非得过生日,和五茂纱绪莉就此问题,展开了长达几个小时的讨论。
两人从生活的意义,吵到宇宙的起源,从宇宙的起源,又吵到情感的纽带。顺带着对古典生死观和后现代生死观进行了剖析。
辛渔就在厨房,一边听两人天马行空的交流,一边砍菜切瓜、折腾油盐酱醋茶……
能说五茂纱绪莉和念薇之间是相当不和谐的,毕竟,她们在大多数问题上的观点都是相左的。但也能说她们非常和谐,因为即便在三观上有着严重的不合,但偏偏能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还没擦出什么火药味儿来。
辛渔想来想去,只觉得她们上辈子应该是如胶似漆的关系。
所以这辈子才会变成欢喜大冤家。
尤其是当她知道两人前后认识了才不到一个月时,更加觉得两人一定是上辈子就种下了什么孽缘。
晚上,折叠空间里的人造太阳在天际线上变成红彤彤的夕阳。
忙碌了一天的辛师傅,把热腾腾的饭菜齐齐上桌,解下围裙后,看着一天的收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看着丰盛的晚餐,吵闹的念薇忽然安静下来,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眼神愈发地遥远。
她逐渐能够理解过生日的意义了。
大概是生活里如同黑夜焰火般的一件事吧。
漫漫的长夜里,焰火片刻即逝,但总能在人心里定格下短暂的美丽。
正恰此时,门铃响了。
辛渔打开门。
乔巡站在门口。
辛渔笑道,
“你回来了。”
“她们呢?”
“等你呢。”
乔巡走进去,五茂纱绪莉像个发射出来的炮弹一样,休地一下落在他面前。
她满面红光,
“乔先生,欢迎回来!”
“嗯,身体感觉好点了吗?”
“嗯,除了使不出力量外,都很好!”
“那是暂时的。你们俩在奥尔科特身体里经历了一个世界的诞生过程,信息量太庞大了,为了避免你们意志受损,所以我暂时静默了你们的能力。过段时间就会恢复。刚好,趁这段时间,你们好好休息一下。”
“嗯嗯,好的好的。”五茂纱绪莉听话地点头。
辛渔笑着调侃,
“我听南边儿的危险者城市的人说,平时你叫你休息,你一万个不同意。乔巡一句话,你就乖乖点头了啊。”
五茂纱绪莉别过头,
“主要是我也做不了什么。”
“恐怕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很强势吧。”
“才不是呢!”
乔巡看向念薇,
“你还习惯吗?”
念薇说,
“没什么习不习惯的。”
“那就好。”
“谢……谢谢你。”
“什么?”
“没什么。”
乔巡莞尔一笑。他看着丰盛的餐桌以及客厅的布置,
“今天是给谁过生日啊?”
“给我。”念薇说。
乔巡有些惊讶,
“没想到啊。”
“那就别想了。”念薇少见地有些红脸。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咳咳!”
语气紧张又着急,似乎再说不要把我忘了啊!
屋内的三人这才注意到,外面好像还有个人。
乔巡笑着说,
“奥尔科特,进来吧。”
然后,一只白净的手抓在门缘上。手指纤细而圆润。
接着,小心翼翼地冒出半个脑袋。眼睛眉毛抖个不停,肉眼可见的紧张和期待。
扭捏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站出来。支支吾吾地说,
“你……你们好,我……我,我叫奥尔科特·埃尔曼。”
个子不高,浅栗色的头发,稍稍带卷,眼眸是森绿色的,轮廓弧度与凹凸分明的脸型搭配着小巧的鼻子和嘴巴,在美丽与可爱的中间取得完美的平衡。她纤细的脖子绷得很紧,不是很放松。但这份紧张,为她增添了一缕可怜巴巴的感觉,瞬间戳穿了五茂纱绪莉和念薇的心。
五茂纱绪莉的眼睛冒出星星与花朵,
“小奥,你原来这么可爱吗!”
奥尔科特缩了缩脖子,
“不是不是。是乔先生!”
乔巡咳了咳,
“奥尔科特,这就是你的真实模样。”
念薇大受震撼地捏着奥尔科特的脸,
“真的会有人长成这样啊!太不讲道理吧。又可爱又漂亮,胸部还是某人一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尺寸!”
“是啊!”五茂纱绪莉眼冒桃花。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你说谁胸小呢!”
念薇歪着头,
“不太清楚诶。”
“你!”五茂纱绪莉刚要发作,感受到乔巡的目光,立马又冷静下来,“今天就放你一马。”
随后,她又投入到对奥尔科特的“欺凌”当中。
旁边,辛渔奇怪地看着乔巡,
“你还真是了不得,每次回来都能带一个我不认识的姑娘。我两只手都快数不过来了。”
乔巡说,
“别这么看我。你要是想男人,下次我给你带一大堆你不认识的男人回来。”
“滚蛋。”
五茂纱绪莉跟念薇深陷于奥尔科特的“美色”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眼见着一桌丰盛的晚餐要凉了,辛渔这个“家长”般的角色才拍了拍巴掌,
“我说各位,闺中蜜语还是等晚上你们挤在一个被窝里再慢慢说。饭菜快凉了。”
五茂纱绪莉恍然大悟,
“对啊对啊,今天可是一顿大餐。得让小奥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美食。”
奥尔科特不解,为什么特意提到她的名字。
她不知道,直到现在,五茂纱绪莉和念薇也还认为她以前是捡垃圾吃的。
乔巡说,
“再等一个人吧。”
“谁啊?”辛渔问。
乔巡望起头,
“一个朋友。”
没过一会儿,不见人,先闻声,老远的一句话就传来了,
“乔巡,你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
余小书陡然闯进其乐融融的氛围。接着,她顿了顿,
“这么多人啊。”
念薇立马上前,恭敬地说,
“巡礼者大人,您来了。”
余小书冲着乔巡眨眨眼。
乔巡说,
“今天是念薇生日。你打算给她送什么礼物。”
余小书恍然大悟,瞪着乔巡用心声说:
“好你个乔巡,算计我是吧!”
乔巡挑眉,反问:
“我怎么算计你了?”
“你无非就是故意激起我的疑惑,然后把我骗到这里,然后让我给念薇自由是吧!”
乔巡说,
“是你自己脑补的,别甩锅。”
“可恶!再天堂帮了你那么多,你一句谢谢都没有,现在还来算计我。没有你这么玩的!”
“都说了,不要自己脑补的东西甩给我。”
“混蛋。”
“今天是人家的好日子,你也不想被她们当成鲁莽无力的笨蛋吧。”
余小书皮笑肉不笑,
“算你狠。”
接着,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念薇,温和地说:
“我仔细想来,你在天堂经历了许多事情,这是一种蜕变。我很期待,你未来更加遥远的成长,所以,念薇。从此以后,你将不再背负‘黑色革命的屠夫’之名,你将以‘依念薇’之名,选择你自己的人生。”
“‘依念薇’?”念薇茫然地看着余小书。
余小书说,
“依红在离开之前告诉我,最初,她是打算让你跟她同姓的。但是,她预料你或许会活在她的阴影之中,于是只叫你‘念薇’,这意味着你是不完整的你。等到你哪天成为完整的你,再用完整的姓名。我想,今天就是依红所想的那一天。”
依念薇低下头,
“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要是她也在的话,我会更开心。”
她吸了吸气,笑着对大家说,
“非常感谢大家,请快些坐下吧,饭菜要凉了。”
生日宴,在欢声笑语中开始。
没有什么比经历了一场艰难且危险的冒险后,齐聚一堂享受生活更美好的事了。
起码,对奥莉薇三人小队而言,是这样的。
只有辛渔,心中有些许不安。
在乔巡身边,从来没有哪个人的出现,能像余小书这样,带给她真正的危机感。
当然,是关乎吕仙仪的。
她不由得想,
“仙仪,你最大的对手出现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