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网游动漫 -> 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

第三五零章 态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识海空间。
方长的元神如同夜空上的明月,让整个识海都蒙上了一层澹澹的光辉。
随着时间流逝,识海空间边缘正在扩张,也证明了方长的元神力量在不断增长之中。
但就在这种寂静中,改变在不知不觉间发生。
一抹澹澹的血色在识海的角落出现,而后显露出一个俊朗少年的模样,赫然正是血海老祖。
“呵呵,梅山老母,老祖我这一招金蝉脱壳百试百灵,等着吧,要不了多久,老祖就会再回来的。
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太惊讶。”
血海老祖修行《血海魔经》,能够身化血海,即便肉身被摧毁也不会死亡,反而能够借助血海重生归来。
这一次梅山老母不知从哪儿弄到了一尊宝塔定住了他的血海,让他数千年修行的血海毁于一旦。
但是他还有最后一招血魔转生,能够附身在不同的修士体内,借助修士的精血恢复。
而方长便是他选中的第一个附身对象。
早在梅山老母找来之时,血海老祖就将自己的一道血影打入其体内,就是为了以防不测。
血海老祖与梅山老母打过不少交道,再加上从少女那儿得到不少关于梅山老母的情报。
所以血海老祖明白,在梅山老母眼中,方长这种修士,即便已经是元婴境界,但与地上的泥土无异。
那是个极为高傲的女人。
到时候即便自己出了意外,他还有翻盘再来的机会。
结果果然出现了最坏的情况。
他抬头看着浩瀚无边的识海空间,又看了看方长那明月般的元神,有些疑惑道:
“奇怪,这个小辈的识海世界有点大得离谱了,便是比之我全盛时期,也要略有胜出。
可这力量境界老祖不会看错,只有元婴境的强度。
不过这样正好,资质越是优秀,能够为老祖提供的养料就越充足,老祖我也恢复得越快。”
他的力量慢慢蔓延而出,一点点小心地侵蚀着识海空间,不让识海的原主人发现。
待到他积蓄到足够的实力,便能将这具肉身吞噬,重生一场。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玛德,磨磨蹭蹭,你到底行不行啊?”
“谁?!”
血海老祖神情大惊,身体虚化,立即隐藏下来。
如今是他最虚弱的时候,谁都能来打他一巴掌,若是被人发现,他绝没有好果子吃。
而后血海老祖就看到了整个识海空间勐然一亮,那原本人畜无害的元神光芒变得炽烈有温度,从一轮月亮变成了太阳。
血海老祖感觉到了火烧一般的灼痛,身上冒出一阵阵白烟,他要融化了。
这并不是有什么人在针对他,只是坐镇识海的元神被动的力量而已。
在这种力量下,一切邪魔鬼魅但凡敢进来,就只有身死道消一条路。
“不,这绝不是元婴修士的力量?!”
血海老祖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不对。
“你是不是分身的时候把脑子也一起分出去了,现在才发现不对?”
一轮黑日在识海中显露,心魔嚣张地从黑日中走出,然后一脚踩在血海老祖身上。
“本来还想看看你能不能对付本尊,结果就这?连我给你设置的幻境都看不透,要你何用?”
心魔恨铁不成钢道。
作为一个有上进心的心魔,要想升得快,就得学会养寇自重。
如果麻烦不搞得大一点,如何能显露出他心魔在本尊那里的作用。
他如今执掌天魔之眼,可不代表一直执掌天魔之眼。
本尊随时能弄死他,到时候天魔之眼内被他压制的灵性就会自动诞生出新的法宝之灵取代他。
所以他必须干出点成绩来。
血海老祖进入识海的第一时间他就发现了,本来想要等血海老祖搞出一点动静来,他再隆重出场,为本尊献上一份大礼,证明自己的能力。
为此,他还特意帮忙屏蔽了本尊的元神力量。
结果……
“你让我很失望啊。”
心魔一脸不爽,手掌直接朝血海老祖抓了过去。
血海老祖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就变成了一滴晶莹剔透的血液。
他的元神被困于血液之中,曾经如臂挥使的力量,这时候也无法再动用分毫。
“你到底是谁?”
血海老祖的声音从血滴中艰难发出。
心魔没有回答,属于天魔之眼的天魔之力源源不断地灌输到血海老祖身上。
“成为天魔的傀儡吧!”
……
青霄城。
城主府后宅。
“夫君为何发笑?”
东东从屋外走来,就看到方长咧嘴笑得牙龈都露了出来。
“想到一些开心的事情。”
方长嘿嘿一笑,问道:
“那位梅仙子可是住下了?有没有说什么话?”
“已经安顿好了。”
东东微微颌首,说道:“而且人家姓宋,叫宋玉秀,不姓梅。”
“都一样,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
方长赞赏道:“还是媳妇厉害,我与她同行一路,都对我爱答不理的,你一出马,连名字都告诉你了。”
东东翻了个白眼道:“那还不是因为你不说正经话。宋姑娘说了,如果你若是还和今日一般与她故意说些故弄玄虚的话,她明日就会告辞离开。
至于她徒弟的事情,她会自己想办法。”
方长摇头道:“都不知道是几万年的老姑娘了,还这么沉不住气,放心吧,明日我就会与她说清楚。”
之前他还没搞定血海老祖,自然只能拿些玄虚的话来湖弄。
但如今血海老祖已经成了他的盘中餐,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对于梅山老母的妹妹,他已经有了解决办法。
当然,前提是梅山老母能够出得起足够的代价。
对于梅山老母的身份来历,以及大唐之外的局势,还有她手上的金塔,他都是感兴趣得很。
东东反驳道:“宋姑娘也就和我一般大,哪里是什么老姑娘了,以她这样的年纪成就化神之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之所以叫梅山老母,完全是吓唬别人,让别人不敢因为她的年纪来轻视她。”
“你们感情倒是升温得快。”
方长沉默了一会,说道:
“你与其心疼她那种天之骄子,不如心疼心疼我这个真正吃尽苦头的普通人。”
这种觉醒前世记忆就一路开挂的挂逼,他打心眼里羡慕。
不过他与梅山老母同行一路,也不是毫无收获。
比如梅山老母的修为境界只有化神初期,比他还低了一个小境界。
之所以打得血海老祖毫无还手之力,在方长看来,一个是她的功法传承不俗,起码要比他的魔眼宗传承高出一个档次,另一个就是她的前世积累了。
化神初期就能初步运用雷之法则的威力,越个小境界干架完全不叫事。
何况她还有一尊地煞金塔。
方长很肯定梅山老母手中的金塔就是和他大哥李虎手中地煞镇狱金塔同出一脉的北斗宝塔的子塔。
当然,这种进步速度相对而言,其实还是慢了些。
比如他之前遇到的万灵神君。
他与梅山老母同是远古转世的大能,可在数年前,他就已经拥有了化神中期的境界,如今就是突破化神后期也不意外。
所以方长推断,梅山老母虽然觉醒了前世记忆,但她还没找到一个靠山。
万灵神君能够一路高歌勐进,女皇大人的支持必不可少。
旁的不说,就是每月一次的讲道,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千金难换的机缘。
低境界之时尚不觉得。
但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就明白了女皇大人的讲道是何等高深玄妙,高屋建瓴下,化神境界似乎与普通的筑基没什么区别。
也正是如此,方长这才更加坚定抱紧女皇大人大腿的心思。
虽然他也很想自己翻身做主,但那得等到他什么时候有资格与女皇大人坐而论道之时。
梅山老母修行至今,还在化神初期,方长就有了有枣没枣打三竿的心思。
万一这梅山老母眼瞎,觉得能够沐浴在女皇大人的光辉下,一激动就加入了青霄城。
那他就大赚了。
……
第二日。
梅山老母被特邀进入青霄树的灵境范围之内。
“师父,好浓郁的灵气,我如果能一直待在这儿,我身体消散的速度起码能够减缓五成。”
梅山老母的少女徒弟名为宋玉芝,感受到青霄树独特的灵地环境,表现得十分兴奋。
她如今只剩下魂灵,还未开始修行鬼道,如果没有梅山老母护着,一阵烈风就能吹散她的魂体。
由于方长的提醒,梅山老母暂时没有允许她继续吸收血海的能量,所以她的魂体一直在消散当中,只是由于梅山老母的护持,她魂灵流逝速度十分缓慢。
但有了青霄树的灵气环境,她原本只能再活二十年,这会儿起码四十年。
与宋玉芝不同,梅山老母却是颇有些敬畏地地看了眼青霄树。
她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着青霄树中蕴含着何等庞大的生命力,几乎可以比拟她曾经在前世看过的几株灵药化形的药王了。
要知道灵药修行本就多灾多难,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给吃掉,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化形的药王几乎没有低于百万年的修行,能够在洞虚大能手下保住性命。
可如今距离天变多长时间,竟就出现了如此强大的灵物。
梅山老母心中原本的傲气在看到青霄树后,不自觉压制许多。
“早就听闻女帝陛下有着号令天地灵脉的能力,还能够催生灵脉的伴生灵物。
而高阶伴生灵物能够助益修士领悟法则,比去往法则之海冒险要稳妥许多,因此使得天下无数修士追随,成就女帝陛下四海八荒第一仙朝的威名。
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的内培育出如此强大的灵脉伴生灵物,不愧是女帝陛下高徒。
有了这么一株成道灵物,想必你未来突破洞虚之境只是时间问题。”
梅山老母看向站在树下的方长的目光多了几分友善。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态度改变。
方长善意一笑:“仙子乃是大能转世,比之我这等自行修行的修士高明不知道哪里去。
我之未来还需灵物相助,尚不确定,仙子却是能够稳定突破,羡煞旁人。”
梅山老母先是疑惑,而后恍然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也对,你是女帝陛下的弟子,这些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前世已逝,我如今只是梅山老母,修行也不过占得几分便宜罢了,想要突破洞虚境界,并不比你容易。”
见过青霄树后,梅山老母很自觉地将本宫换成了平易近人的我。
梅山老母不愿在这个话题多说,言辞一转:
“方城主,我已经依你而言,来到这青霄城中。
如何救我徒弟,还请你明言相告,需要什么报酬,只要我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辞。”
她并不是方长说什么就信什么。
相反,昨日得方长提醒后,她又使用秘法仔细查探了徒弟的魂体。
果然发现了除了血海相连之外,还有一丝连她都差点察觉不到的联系,连接着虚空中某个存在。
那极有可能是血海老祖。
想到自己信心百倍,觉得血海老祖已经亡于她的灭魔神雷下,她心中就有些羞赧。
方长笑道:“救令徒我已有定计,仙子请看。”
他的手掌一翻,就有一滴晶莹剔透的菱形血色水晶展露手心,大约拇指大小,没有借助任何力量,就那么悬浮在掌心上。
水晶如牢笼,关押着一个令梅山老母和少女徒弟都熟悉的人影。
“血海老祖!”
“恶贼!”
两女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呼。
人影浑浑噩噩,有些呆滞,但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还是令二女肯定,这就是与她们纠缠了数年的血海老祖。
梅山老母意外地看着方长:“你是什么时候将他抓到的?”
方长道:“自是与仙子回城之时。
之所以开始不与仙子说,只是因为当时尚无把握,如今血魔伏诛,我也就不用与仙子耍花腔了。”
“方城主神威,在下自愧不如。”
梅山老母态度再度温和几分,同时背后不自觉升起一股凉意。
血海老祖的遁逃她毫无所觉,但方长却在一天之内,还是在于她同行之时将其抓获。
这等手段,这等神通,简直是匪夷所思。
原本在她心中伪装演戏,显得有些卑劣的方城主地位忽的无限拔高。
周围的空气也莫名变得有些阴冷。
她还是太自信了,若是此时方长对她出手,她能否逃脱?
方长似是没有发现梅山老母的心思转变,笑道:
“血魔顽固,不肯吐露真言。
但我到底有几分把握,就是需要一些时间,若不是仙子说要离开,我还想给仙子一个惊喜的。
因此还需仙子多待几日,我正好也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仙子。”
虽然他现在就能告诉梅山老母她徒弟的解救之法,但不先榨干她,怎么对得起自己笑脸相迎的付出。
梅山老母沉吟片刻,问道:
“不知城主能否将血海老祖交于我,我想亲自审问。”
方长摇摇头道:“血海老祖与我青霄城还有血债未偿,仙子要求,恕我无法答应。”
梅山老母挤出几分笑容:“那我与小徒只好打扰城主几日了。”
“无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