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科幻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八百九十七章 长大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如果通过无人探测器最后发来的画面,大约就能体会到第一人称视角沦为猎物的震撼场面了。只不过,在王座上的余连和他的小伙伴们倒是没有被吓到。在那个张牙舞爪的巨兽出现在无人机的探测范围的时候,其所在位置和即时生体信息也就被传送到了王座号上。
于是乎,被小灰加强过的雷达直接扫向了那个星球的大气,将那个巨大怪兽的全部身影纳入了探测范围。
那是一头长达百米的巨物,身形整体呈现的是纺锤形的样子,咋看便像是一只将云海当做了自己栖息圈的巨型鲸鱼。只不过,它的外表,却在云海和星空的交汇之处呈现出了近乎于玻璃一样的透明质感,彷佛批了一层宛若梦幻的纱雾。无数的色彩依稀在它的轮廓上流淌而过,但最后却依旧只留下了一层肉眼几乎分辨不出来的模湖身影。
在大约是这种飞天巨兽的保护色了,但如此巨型的生物不但能飞还能变色,确实显得很不科学,非常挑战大家的常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拥有类灵性能力的幻兽种。
“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型幻兽!”孔大副用商量的口吻道:“是不是很有研究价值?”
“有,但这不是我们的专业,做一个粗略的分析就行了。”余连笑道:“不过,至少我们可以肯定,这确实是一个灵气滋生,生机蓬勃的繁荣星球了。”
于是,工作船又向着大气圈内投放了两组总共六台新的探测器,都带上了电击枪和麻醉针剂。其中的一组很快便追上了那头正在逃跑的“透明飞天大鲸鱼”,用电击枪刮下来了对方的一点皮下组织,收集了起来。
这东西确实很可能是幻兽,至少智商还是挺高的。它大约已经猜到自己刚才的一扑已经闯祸了,现在便知道向着云空之下的深海蒙头冲。明明拥有把那些小型探测器撕碎的力量,但却任由它们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伤口,却压根就没想着要反抗。
随后,这些探测器们又下降了一点高度,一边开始加速,一边用360度无死角的扫描仪继续收集着周围的信息。大约是因为无人机们开始编组行动了,还把闪烁着电弧的尖锐枪头露了出来,看上去就不好惹。于是,在探索工作中,它们总算是没有遭遇别的险情了。
两个小时之后,双方的探测器在这个星球赤道附近的一个大岛上空“会师”,这便算是完成了本星球的初步探索了。
星球的体积是地球的1.52倍,但重力却只是地球的1.0006倍,正常人甚至都感觉不到区别。海洋覆盖面积为73%,拥有四片大陆,从含氧量、气候条件、湿度和温度等等条件来看,确实非常适合碳基生物,尤其是人类生活。
另外,由于大气之中灵性因子的存在,哪怕是不喜欢湿润温暖气候的生物,在这里应该也会生活得很自如的。普通无人机当然探测不出灵能因子的存在,但这一点,却可以从哪里在天空和海洋中露出了峥嵘身影的巨大生物而可见一斑。
银河诸国文明对新大陆的探索已经快有半个世纪了,却还从未发现过这般繁茂的星球。
在帝国本土,帝都天域的蒂芮罗和古美亚星球,经过晨曦皇室千年如一日地改造,也就如此而已了。
“可是,并没有发现人工建筑的痕迹。”余连自言自语道,随即又觉得有点贪得无厌了。这个星球确实是经过了启明者的盖亚化改造,但那些上古神人们应该是没有在星球上留下了什么遗迹,要不然小灰早就说了。
只不过,单单只是让无人机粗略地探索了一周,便至少发现了上百种未知动物,其中至少有十几种疑是幻兽种。仅凭科研价值,这都是堪称宝藏一般的星球,无论对神秘侧还是科技侧都是如此。
余连思索了一下,觉得如果把这个星球的信息传回本土,地球的衮衮诸公不好说,但一定有的是感兴趣的民间团队。别的不说,自己那位唯一还没有见过面的师姐,很擅长和幻兽灵草打交道的韩黛小姐姐,应该就会来的,说不定还会把师母……啊不,师叔请来。
只不过,共同体那些大企业扶持的民间组织,有太多和帝国联盟牵扯不清了,有些甚至幕后的控制者干脆就是两大国。这如何操作,就得商榷一下了。
余连还在思索着的时候,对面索拜克的通讯便又过来了:“萨督兰公爵认为,我们可以先在这个星球上建立一个联合科考站,不用人派驻,但至少得保留基本的防御措施和无人机充电设备。”
“公爵阁下何等天人,居然还会理会这等俗务啊!”余连一脸敬佩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叫兰萨星的原因吗?”
“……不,公爵阁下认为,还是暂定友谊星为好。”索拜克一本正经地道:“公爵大人会以枢密院大臣的名义做保,将这颗星球暂定为我们两国的军方联合管制。探索权和归属权则暂时搁置。”
余连点头表示了感谢。这虽然是回避了问题,但也确实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索拜克接着又道:“那边的审讯结果也出来了,呃,名为克来斯·派顿和瓦扎·海骨的不明恐怖分子,已经承认了,他们确实是蛇的成员!乃是直接隶属于‘过去公’的执行时官。”
瓦扎·海骨应该是那个涅第亚龙人,但余连表示自己不认识,却认识那个叫“克来斯·派顿”的家伙。
余连一边思索着,一边迅速把那位“熟人”在上辈子的历史大事件过了一遍。
克来斯·派顿先生,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确实是位可以上历史书的名人。他在三十多年后的共同历865年,已经成为了一位颇有影响力的资深联盟国会议员。然后,在那一年,他参与了一场针对某位担任了三届大统领女士的白毛狐狸的政治行动。
顺便说一下,那场由不信任桉投票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最后演变成了一场相当大规模的最高层政争,据说还差一步就会演变成内战,而在历史上是被称之为“865年钻石门事件”的。
不过,在那场让全银河的吃瓜群众看了小半年乐子的“钻石门事件”中,派顿先生只是反白毛狐狸小姐的政治势力的核心成员之一,并非领袖。他的生卒年和之前的经历也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年轻的时候当过游击士和探险家,中年进入了超凡管理局,成了一位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的执行官。到了晚年,便又以这样漂亮的履历步入了政坛。
还是那句话,以联盟的体制,资深的参议员就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可以调动的资源甚至超过不少加盟国的世袭君主。作为一个卧底,能潜伏到这个程度,一定也是蛇的重要核心人物。
当然了,克来斯·派顿现在还在跑外勤,还没有另外一条时间线的三十多年后那么重要,但应该也是受到了重点培养的,至少地位绝不亚于当年的“律师”甚至挚爱亲朋一号。应该还是知道不少见不得光的秘密。
很显然,帝国应也是这么想的,对这两个俘虏便表现出了最大程度的重视。根据两姐妹的说法,现在聚集在那艘小船上的星界骑士,已经增兵到十人以上了。
这样的收获,当然不会一点收获都没有。
“他告诉了我们船上的终端密码,我们正在破解。”索拜道。
如果对方是蛇的重要成员,船载终端中应该是会留下不少蛛丝马迹的。当然了,如对方是蛇,很难想象没有在终端中留下什么暗门,譬如说发现非法入侵就自动将所有资料洗掉之类的。只希望对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来不及启动吧。
这时候,却听索拜克又道:“他们还是联盟军事情报局的编外情报人员。”
余连沉默了半分钟,随即露出了非常失望的表情:“就这?联盟军事情报局至少有好几亿编外情报人员,绝大多数领的还是各种民间基金会的补贴。这锅可扣不到联盟的头上。”
耶格尔·索拜克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是的,所以我们正在想办法继续讯问。这个……呃,上校,现在整个新大陆的局势颇有些紧张。您也可以理解吧?我的战友们又都是嫉恶如仇的人,做事也会有些激烈。可是,在消灭掠夺者这个大前提之下,一切都是可以谅解的?您也可以理解吧?”
“我会尽量理解的。不过,耶格尔老弟,我必须得承认,您在外交辞令方面可真是越爱越熟练了啊!是准备转行到鸿胪院发展吗?”
那我可真是要感谢宇宙之灵了!索拜克的眼神似乎准确地表达了这个意思,但嘴上却道:“我是帝国的骑士,皇帝陛下的爪牙!陛下让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余连点头:“那贵官还是继续留在帝国军中吧。宇宙之大,英雄却不多,你若是走了,我会说不定会寂寞的。此间事了,随后展开的应该便是针对掠夺者的大规模攻略行动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他随即便在对方便秘的表情挂断了通讯。
余连因为自己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心情顿时觉得舒畅了起来,于是吃饭的时候又多吃了两碗。要不是时间有限,他说不定会亲自降临到下面那颗“兰萨星”,抓两头看上去比较好吃的异兽烹饪一番呢。
这时候,干将和莫邪的通讯也发了过来。这两个未成年高中少女挂着一脸三观被刷新的僵硬表情,彷佛一夜之间就看够了世间的黑暗面似的。
“这有什么好震惊的,这是帝国正常的操作了。”余连没好气道。
干将干巴巴地尬笑了两声,但莫邪却道:“小师叔,人家可没有震惊!而是敬佩啊!灵能者如果要在官家混,就得有主观能动性,要学会用一切手段达成自己所需要的目的。刚才塞尔路小姐可是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
“……这是她教你的,还是你自己总结的?”
“她倒是没这么说,但我觉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莫邪笑道。
干将大约是看出余连的脸色不好看,又赶忙补充道:“塞尔路小姐刚才又从母舰上调来了一批终端数据处理和安全方面的专家,正在破解敌舰的数据库。小师叔,我们需要做什么。”
“多看少言,但不能离场。放心,不管他们破解了什么出来,都有我们的一份。”余连想了一想,又道:“另外,可以在量力而为的情况下,进行一定配合。”
“量力配合吗?我明白了。”莫邪一副学到了的样子。
你又学到了什么?
莫邪解释道:“塞尔路小姐还不是太满意,便又叫了几位骑士来,准备直接用心灵系的技法再多掏出点情报来。她希望我们继续做个见证,必要的时候还得护法一二。呵呵,就算是星界骑士,对我们灵研会的镇心手法还是很佩服的。”
余连顿时想到了当年在克尔那城遭遇的情况,心中一紧:“那你们可要小心了!这家伙的精神有可能在遭遇袭击的时候触发一些不太和谐的诅咒,精神崩溃堕落,最后还会引带身体堕化!”
“还有这种操作吗?”两姐妹大惊。
可不是吗?蛇虽然表面是一群目的不明的愉悦犯的社团组织,但其实内部做事还是挺不讲究的。给重要成员的脑子里面埋点小东西也是很正常的操作了。
想想已经去了天国的挚爱亲朋一号吧。好歹也是个教主,身前是多体面的人啊,却死都死得那么克系,想想都觉得凄惨。
“要不,还是我过去一趟吧。”余连还是不太放心。
莫邪却又露出了一副学到了的叹服表情:“怪不得啊……放心吧,小师叔!帝国应该就是防了这一手,现在已经把那两个俘虏的大脑挖出来挪到培养皿里去了。”
真不愧是武德充沛的帝国贵族啊!还真特么够熟练的啊!余连心想,不说是这两个高中生了,就算是见多识广如自己,说不定都会叹为观止的。
经过帝国的这么一操作,不管挖出多少玩意,那两位蛇首就算是想自爆,却也连累不了别人了。
说起来,他们最开始躲在星系的重力井入口,顶多就是暗中观察收集情报再看看后面能不能得点遗迹的边角料,压根就没想着打扰两国的行动。要不是小灰在临走之前拉了一下偏架,也不可能被余连发现,更不可能挨上两国不讲武德的偷袭了。
这算不算无妄之灾呢?
无论如何,一位在未来混成了联盟国会议员的蛇组织高级成员,在这条世界线上的命运就便就可以就此画上一个句号了。
另外,考虑到新大陆的通讯状况。蛇组织的高层,说不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外勤侦查部队遇袭的消息呢。
至于蛇的紧密战友,正躲在星幕之后小心发育的掠夺者们,就更不用说了。
余连还是挺好奇他们现在的反应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