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玄幻魔法 -> 修仙从继承灵兽铺开始

第三百七十一章 余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对于这场发生在青云峰山脚的金丹层次的大战。
青云城中的修士,自然不可能全都没有察觉。
在金丹高人和血牛大妖的斗法中,整座青云峰都如同地动山摇般震颤。
在如此大的动静下,青云峰上、青云城的修士,想要不察觉,都难。
实际上,青云峰上的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了这场惊世大战。
甚至,不少人以各种手段几乎对这场战斗堪称亲眼目睹。
其中 ,就包括四季灵兽铺中的众人。
不过,此时的季平还在静室中潜修。
静室有四季转轮阵的保护,内部依然没有外面的地动山摇之感,而已经沉心静气开始潜修的季平,自然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
原本,季仲和秦岚还想叫出儿子。
可季平闭关前曾说过七日后再叫他出来。
这又让两人怕打搅到季平闭关,有些迟疑。
而那阵地动山摇之感,来得快去得也快。
就在二人迟疑是否该叫出季平时。
整座青云城已经恢复平静。
地动山摇之感也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恢复了平静。
这场发生在青云峰峰脚下的大战,是不能藏得住的。
毕竟,整座青云峰都在大战中出现了强烈的震感。
而此时。
季平正在自己的静室中潜修。
尽管前段日子已经突破到筑基后期境界。
可境界尚需要巩固。
更别说,筑基后期的境界,在这青云城中已经算是不错。
可若是放在那灵渊重城,放在那灵渊府中,简直可以说完全不值一提。
很多门中的普通弟子,自身的修为都是筑基期起步的。
季平顶着一个真传弟子的身为,修为却和普通弟子相当。
短时间内,还容易让人接受。
可若是长此以往,势必会引起那些弟子们的不满。
哪怕碍于季平真传弟子,而且还是金鸠峰一脉之主,真传弟子的身份。
那些弟子不会明面上对季平做什么。
可背地里使些手段,做些动作,那是不可避免的。
在灵渊府这种一界霸主的大门大派中,要想有什么样的地位,最好也能有和地位相匹配的实力。
否则,哪怕被人刁难,针对,排挤,都不会有师傅帮忙。
这也是灵渊府的风气。
遇事只敢求师傅撑腰的门中弟子,往往会被其他弟子所瞧不起,所看轻。
尽管之前在灵渊府,在金鸠峰待的时日尚短。
还没有经历过被那些门人弟子刁难、为难的事情。
但自家师傅在宗门中的处境。
其实季安也是略知一二的。
毕竟,当初试剑大会结束后的登仙大会时,师傅出现后,从别的霸主门派的元婴上人、化神真人的反应,季安就能一窥一二。
对师傅的蛮族血脉,那些门派高人尽管道貌岸然地不说。
但骨子里都是敌视和轻蔑。
哪怕师傅他老人家那是灵渊重城地界最强大的门派,灵渊府的一脉之主。
成见之深,甚至让师傅从登仙大会带走自己时,那些家伙差点直接发难。
尽管季安嘴上不说,但对这些事情都看在眼里。
包括后来在门派中看到的一些事情,也让季安佐证了自己的看法。
那些门派之人,不光对自己师傅成见极深,甚至还将这份成交延伸到了对金鸠峰一脉之上。
别的支脉主脉之人,很多都对金鸠峰乃至金鸠峰的门人弟子或多或少有所成见。
当初,季安根本没在灵渊府甚至灵渊重城久留。
一个原因,自然是试剑大会结束,自然要回一趟阔别已久的青云城,见一见分别已久的父母朋友。
另一个原因,也是季安离开灵渊重城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就是季安看出了自己如今在灵渊府的地位颇为尴尬。
金鸠峰实际上也被群敌环伺。
自己实力弱小。
身为真传弟子,而且还是金鸠峰一脉之主的弟子,身份特殊,地位显赫。
留在灵渊府、金鸠峰,很容易成为被那些敌视金鸠峰的门人弟子攻击的目标。
再加上自己不过筑基修为,实力别说能够扛起真传弟子的名号,就连很多内门弟子都比季安修为高强。
这才是季安选择暂时离开灵渊府、离开金鸠峰的缘由。
这番回去之前,季安的目标,可不是仅仅将修为臻至筑基后期。
他的目标,可是至少将修为臻至辟谷境界。
辟谷境界,在青云城中已经是各大门派的高层,支柱。
各大门派除开那寥寥几位金丹高人外,就是辟谷修士地位最高。
而哪怕在灵渊府中,辟谷弟子的身为,也已经不算低。
算是整个灵渊府的中层骨干力量。
一旦自己臻至辟谷境界,哪怕回到灵渊府,也勉强能够算得上一名真传弟子了。
尽管哪怕在灵渊府中,辟谷境界修为的真传弟子依然罕见。
但至少不会像筑基境界的真传第一一样近乎绝迹。
除开修为境界的提升能够更加坐稳自己真传弟子的身份外,季安这番苦修对辟谷境界心心念念的另一个原因则是。
一旦臻至辟谷境界。
自己最重要的法宝,千兽图,也将解开最后一道封印。
从千兽图化为万兽图。
千兽福地也将化为万兽界。
万兽界一出,恐怕连金丹高人都难以抵挡其威能。
万兽图可不是一般的法宝。
季安猜测,当万兽图的威能被完全发挥出来后。
甚至能够和元婴高人祭炼千年的本命法宝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还能有有所胜过。
介时,自己有万兽图傍身护法,又有苍羽护道。
哪怕在灵渊府真的遇到门中对师傅怀有敌意之人针对,安全也能无虞。
哪怕元婴上人来对付自己。
有这两大底牌,季安又有保命的信心。
至于化神真人,那几乎都是名门大派的巨擘级存在。
有师傅在,那种人亲眼绝对不敢对自己一个小辈出手。
别看那些门人弟子或许敢针对自己,但一旦是这种巨擘级存在出手。
那自己便宜师傅蛮阿真人可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别看自己便宜师傅在门中处处受限,被人排挤打压。
但自己师傅蛮阿真人却是整个灵渊府实力最为强悍的化神真人之一。
加上身为金鸠峰一脉之主,能够御使金鸠峰一脉代代相传下来的强大灵兽。
不说别的,就是那头仙鹤,仙鹤子前辈。
就是实力一顶一的绝世妖王。
一旦师傅动怒,自身强大的实力再加上一干强大妖王。
那可不是寻常化神真人能够吃得消的。
是以,季安一点不担心有化神层次的真人会那般不要脸皮,因为不喜自己师傅,或是和自己师傅有过节,拿自己这样一个小辈出气。
因为,这样一来,不仅仅会落下不好的名声,甚至还会惹怒自己师傅。
毕竟自己可是师傅唯一的弟子。
若是自己被人暗害,其还无动于衷,那可真是人心尽失。
加上自己对师傅蛮阿真人的了解,自己那便宜师傅应当也是个重情义之人。
而且可能还颇为护短。
是以,季安自认为,自己只需要应对最高到元婴上人层次的威胁,就绰绰有余了。
而想达到这个目的,自己必须将修为臻至辟谷境界。
刚刚突破到筑基后期不久的自己,距离筑基圆满都还尚且遥远。
更别说更远的辟谷境界。
此时的季安,正在静室中炼化丹药,准备先稳固自己突破不久的筑基后期境界。
等到境界彻底稳固后,再精进修为,最后才能朝辟谷发起冲击。
就在季安在稳固修为时。
在青云城中央位置的青云宝殿中,来自各大门派的金丹高人正济济一堂。
他们此番聚在一起,讨论的便是不久前的青云峰峰脚发生的那场大战。
整个青云峰五大门派,一共也只有十位金丹高人。
其中,青云峰巨擘青云剑宗四位,开山祖师同样发迹于试剑大会的青云学宫三位,至于另外三大门派各一位。
而青云峰一番大战过后。
以一敌众,大战青云城各大宗门五位金丹高人的血牛,尽管最后不敌遁逃。
却也让五位金丹高人颇为难以置信。
一头连四转都不是的妖怪,竟然以一敌五,独斗青云峰十位金丹高人中的五位,还从他们手上全身而退。
这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了。
这尽管有当时五位金丹高人没有摸清楚血牛大妖怪的来历,怕若是斩了妖怪得罪了隐居在出云山脉中的某位盖世大妖,为青云城惹来弥天大祸。
因此,五位金丹高人尽管都用了手段,但却没有对血牛大妖怪下死手。
否则,血牛大妖怪想要遁逃,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可哪怕是这样,五位金丹高人联手却让一头三转妖怪逃之夭夭,还是让几人脸上无光。
此时,青云剑宗的太上宗主,青云学宫的创派祖师,都在场。
众人开始针对血牛大闹青云峰的事情展开讨论。
毕竟,一头不知道来历的异兽,竟然杀到青云峰山脚下,这可是近百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是以,甚至惊动了青云剑宗太上宗主和青云学宫大宫主这两位金丹圆满境界的真正金丹高人。
可以说,这两位才是青云峰真正的擎天支柱。
其余八位金丹高人一起出手,也不可能及得上这两位。
哪怕同为金丹高人,不同境界,不同法宝,不同神通之间,实力的差距也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差的。
而无论是青云剑宗太上宗主,还是青云学宫大宫主,无疑都是金丹高人中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神通法宝,都属于极为上乘之辈。
二人这些年都隐居在青云峰深处,目的便是在寿元将尽之前早日参悟透元婴大道,一步登天,踏入元婴境界。
此番,还是血牛此事闹得太大,才将二人惊了出来。
可以说,若是在血牛大闹青云峰脚时,出手的是这二位中的任何一位。
血牛大妖都很难还有命逃出生天。
恐怕此事已经血洒青云峰脚了。
这两位的实力,那可是足以和血牛大妖背后的荒牛大王相提并论的人族修士高人。
就在众人针对血牛大妖大闹青云峰一时展开讨论,并商量如何预防,如何消除影响,如何找到那大妖跟脚时。
远在出云山脉深处的荒牛山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荒牛山中。
血牛此时已经被黑牛大妖等妖怪,拖回了,没错,就是拖,也可以说是抬回了荒牛上。
别看血牛大妖在青云峰时如此生猛,可其受的伤可一点都不清。
此时,拖着已经被青云峰五位金丹高人打得破破烂烂的身体,血牛大妖出现在了荒牛山的主人荒牛大妖面前。
荒牛大妖浑身被一层雾蒙蒙的暗黄雾气所笼罩。
黑牛大妖见状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这些暗黄气体正是荒牛大王的本命神通,荒芜之气。
能够腐蚀一切、污秽一切法宝的本命神通。
一般情况下,荒牛大妖是不会主动释放荒芜之气的。
因为荒芜之气不仅仅可以污秽法宝,血肉之躯更是能够轻易腐蚀。
一旦被粘上,就连它黑牛身为三转顶阶的大妖怪,也不免掉一层皮。
而一旦,荒牛大王无意识地释放出荒芜之气。
那无疑表明,荒牛大王很生气、很愤怒。
“血牛,你怎么搞成这副模样的?”荒牛粗声粗气地问道。
语气中满意压抑的怒火。
如果说整个荒牛山中,谁最了解血牛的实力,那无疑就是他这个血牛效忠的大王。
血牛如今的实力,绝对不会逊色于普通的四转妖怪。
哪怕面对实力不俗的四转妖怪,或是人族金丹修士,打不过也能轻易逃脱。
能够将一心想逃的血牛高成这副模样的。
莫非是遇到人族的金丹圆满修士了?
荒牛愤怒中也无比奇怪。
血牛喘着粗气想答话,可话还没说出来,就大口喷涌着鲜血。
荒牛一挥手,一颗灵草便飘飞到血牛面前。
这是一株通体血红,如果红珊瑚一般的灵草。
“赤血灵芝马,赶紧吃了疗伤!”荒牛说道。
黑牛大妖怪面露震惊,这灵药可是荒年大王珍藏多年的宝贝啊。
就这么赐给血牛疗伤了?
而血牛也是面露感激,一口吞下了宝贝。
并马上开始炼化。
浑身血雾散发而出,逐渐血雾将血牛身影笼罩,血雾蒸腾中,已经看不清血牛的身影。
而荒年则将目光看向了依然面色震惊的黑牛。
“黑牛,你说!”
“血牛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黑牛闻言,面露无奈之色,说起了此番的遭遇来。
听到血牛竟然奉命追击在荒牛山地界撒野的人族修士,一路追到了人族腹地,追到了那人族修仙城池所在的青云峰山脚。
并且还引出了五名人族金丹高人,大战了一场,最后逃出生天。
饶是荒牛大妖,也有着诧异。
“看来血牛这家伙,离四转很近了。”
“有我这颗赤血灵芝马相助,伤势好了以后,未尝不能直接冲击四转大妖之境。”荒牛的一双昏黄的牛眼,透过血雾,看着血雾中炼化灵药的血牛,评价道。
“四,四转?”黑牛再次面露震惊。
三转顶阶的血牛就这么生猛了,四转的血牛还不知道要猛成什么样子。
说实话,它黑将军,都有些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