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第647章 这一箭,登顶天下第一!(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轰!
闷雷也似的炸响,沿着手臂层层传递,直至全身都在呻吟,沸腾的精气血液似要冲破紧闭的毛孔喷薄出来。
擎天之体,撼地之力。
他的力道,远大过启道光,二十三拳硬撼,终是将他震落半空,然而,擎天之反震,不下大成的金刚不坏身。
气血翻腾之下,他一时也无力追击,且也无法追击,因而河床之下,启道光的气息,再度攀升!
“好!”
河底之下,传来长啸。
数之不尽的泥浆翻涌,大地之下赤色大炙,激荡的河水似都被气血煮沸、蒸发。
一双赤眸亮于河底,继而,狂风若龙卷,席卷着水雾、泥浆、河水冲天而起。
继而,寸寸崩灭。
犹如一轮大日于河底升起,煌煌浩大,却又暴戾无双。
拳力滔滔,如奔腾不绝的天河逆流,洞穿一切,碾碎一切,霸道如火山喷薄,大日爆发。
其起之刹那,雾气、河水、罡风,甚至于无所不在的空气,就皆被碾碎成肉眼不可见的细微粒子。
只有电光交织,真罡笼罩之内的杨狱不曾被拳力碾碎,却也被其推举着不住高飞,高飞……
劲力如惊雷炸裂,气爆重重,如潮如海。
恍忽间,似如远古的神人现世,一臂高举,立地擎天!
轰!
暴戾无双的拳力贯穿虚空而至的刹那,杨狱的口鼻间,已然嗅到了似要被粉身碎骨的味道。
这一拳,启道光无有保留,以擎天不破之体,展九品上霸拳之威。
其力之强,瞬间已然压破了他的护体真罡,并以极端凶戾的姿态,撞碎了元磁真身。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在正面角力之下落于下风!
“如此强横……”
城墙内外,一众人尚未从启道光坠地的震惊中回过神,就见得这一幕,一时之间,竟都呆愣愣不知反应。
只有黎道人、秦厉虎等寥寥几人反应过来,可望着那足以百丈一段,河水一空,只留下一片狼藉的河床,也不由倒吸凉气。
泥沙扬起又如雨下。
启道光长身而立,周身红光缭绕,硬撼二十三记重拳,震碎了他的披风与外衣,可其雄壮如金刚的躯体之上,却无丝毫痕迹。
“怎么可能……”
裕凤仙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她可是与杨狱交过手的,最值得他的拳头又多重。
那样足可硬撼自己自天而落的如来神掌的强大拳锋,居然都没有伤及其半分?!
“擎天之体……”
林道人不知何时已然来到城墙上。
看着赤色上脸,如同赤红金刚而立的启道光,他心中也不由动容。
他是真个见过张玄霸,甚至于,曾有过试手指点的,他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清楚这门神通的强横处。
擎天、撼地,各有优劣,可一旦分开,必是擎天强过撼地。
因为后者,力从身发,无强横体魄,根本无法发挥全力。
而前者,作用于筋骨体魄,不亚于当世任何一尊武圣的第十品大圆满横练身!
这,才是启道光能以大宗师之身,挑战武圣却可全身而退的原因。
自古而今三千年,横练推举到十一品以上的,似只有禅宗的达摩大宗师。
且,是疑似。
因为,有史记载,横练只有十品上。
张玄霸,也止步十品,好似,这就是横练的极限,凡人的极限……
“杨大哥……”
将左手侧,秦姒的脸色有些发白,但她没有惊呼,只是轻咬银牙,神通蓄起。
“十龙十象……”
浓浓水汽中,启道光屈伸十指,轻声自语:
“若得撼地,可胜武圣否?”
他的自语,没有人听到,自然也没有人会回应,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天穹上那骤然亮起的光芒所吸引。
“启兄,看箭!”
不高不低的声音随之垂流而下。
启道光抬眸望去,只见刺目的光芒中,衣衫褴褛的杨狱不知自何处取长弓一口,拉成满圆。
“杨兄以天意四象箭称雄世间,启某又岂会不知?”
他定睛一瞧,旋即哂笑,抬手:
“来就是!”
昂!
启道光的声音吐露之刹那,杨狱染血的眸光便是一凝,乾龙弓开,爆发出一声高亢入云的暴烈龙吟。
轰!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一道箭光,自穹天高处迸射而下。
这一箭落下的瞬间,就自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旋即,就听得龙吟、凤鸣回荡。
劲力鼓荡,吸纳罡风气流,化作了实质的四象之影。
怒吼,长吟着,自天而地,极速俯冲而下,并于落地之刹那,合并唯一,化四象唯一。
爆发出令所有直视之人双目刺痛,脑海空白的强烈光芒!
天意四象箭,万象归一!
一箭落,更胜万箭齐发,城池内外,但凡目之所及,所有人皆是心头一寒,似这一箭,直插心窝。
其威势之强,于长空之中拉出深深痕迹,似将穹天都分裂四道!
“那口弓……”
林道人眼皮微颤。
刺目的白光之中,唯有他看的清晰,杨狱手持的那口弓,不但将其一身巨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还有着巨大的加成。
九品上的箭术,甚至让他都感觉到了威胁。
然而,令他动容的一幕,就在惊天碰撞的前一刹那发生了,被箭失死死锁定的启道光,
直面这样恐怖的箭芒,不闪不避,且,伸出了手掌。
以肉掌,接神箭!
轰!
光芒四散,气血真罡被箭芒贯穿,震碎。
大地震荡,泥沙河水皆起。
狂暴的劲力荡开重重河水,在河床之上留下深深的痕迹,可怖的热浪下,数之不尽的河水,为之蒸发。
这一箭,堪称可怖。
可所有人的注意力,却都被水汽之中,依然站立的人影所吸引。
“以肉掌接箭……”
黎道人倒吸一口凉气,而那头,本性高傲的秦厉虎,声音之低,都好似呻吟一般。
这一箭,仅仅是与空气的摩擦,就足可蒸发河水,其力道之凶勐,甚至让林道人都为之动容。
然而,半截身子都被震入河床的启道光,却正面抗住了这一箭,且未动用其戟,
以肉掌,接下来了这一箭!
静!
城池内外,观战之人不下数千,可此刻,却静的落针可闻,全无半分杂音。
直至启道光纵身而起,立于逆流而回,汹涌河水之上,也都没有回神,甚至于,震撼更过。
此时此刻,不要说黎道人、秦厉虎这样的大宗师级高手,便是寻常的江湖武人,也陡然间知道了眼前这位为何能够与武圣交锋且全身而退。
因为,接下如此暴戾一击的启道光,其周身赤红一片,却全未破半分油皮!
这样的体魄,这样的防御,简直可以令所有人绝望……
“这是个怪物吧……”
裕凤仙喃喃自语,突的大叫一声,提刀欲上,却是启道光,丢下只余残骸的箭失,再度捏起了拳。
“你!”
裕凤仙火冒三丈,她从来是帮理也帮亲的人,但却又怎么挣脱的了?
“师叔!”
秦姒终也是忍不住了。
林道人抬手,拦住了这位比他还不怕死的小郡主,又看了眼自家徒孙女:
“求仁得仁,杨狱敢应战,自然就没有只准他赢的道理……”
顿了顿,他还是加了一句:
“这是神通之诀,我若插手,这两人都会与我拼命……”
短暂的沉寂之后,各类议论声已是沸反盈天,可无论是谁,看的河波上提拳而立的启道光。
都不得不承认,这一战终于到了尾声。
近战无功,远战也无功,这还怎么难?
“九品箭术,怎破我擎天之体?”
望着自天而落的身影,启道光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掩饰不住的失望与遗憾:
“杨兄,你若技只如此,那么,你连启某的戟,也不配瞧了……”
铛啷啷!
一声金铁交鸣声,打断了的他的话,启道光错愕低头,那声音,居然是他的画戟所发?
“这是?!”
城墙上,林道人也似有所觉。
铛啷啷~
那是不知谁人跌落在地,却又勐然跳起的刀剑。
“什么?”
突然,有人惊呼一声,掌中刀发出震颤。
一人,十人,百人……
铮铮铮铮~
转瞬而已,就自扩散到整个城墙,而那金铁交鸣之声,也自响成一片,甚至于,似被什么感召一般,震颤着欲要脱离主人,腾空朝拜?
“什么东西?”
霎时间,城墙上一片大乱,诸多武林人士,兵卒纷纷按住兵器,不使脱手。
可仍有成百上千的刀剑,自四面八方飞向半空,彼此交叉,扭曲,似如一头钢铁蛟龙横亘于天。
“那天的那招吗?”
启道光眼里闪过恍然,却又不由摇头:
“杨兄,你持刀而飞,我自然追不上,可欲催使凡兵来斩我,千刀万剑,又有什么用处……”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足可传荡于城郭内外,立于钢铁龙首之上的杨狱,自然也听的清晰。
此刻的他,远比启道光要狼狈许多,血迹满身,而非一处。
他此时的体魄,已可勉强催发十龙十象,可这样剧烈的碰撞之下,仍是体魄造成巨大的负担。
甚至于,崩坏脏腑、嵴椎、经络与血管。
但他的气势仍然高昂,眸光更加炽烈,听得启道光的话,仍是平静回答:
“千刀万剑?不,一箭而已!”
一箭?
诧异于眸中一闪就自凝固,启道光的心头,突然腾起一抹危机。
就见得,钢铁龙首上,杨狱再度拉起了那口大到夸张的巨弓,且与之前不同,其双手涌动的,不止是气血与真罡。
更有着炙烈到极点的,电流!
而他所用之箭,居然是,百锻之数?!
“启兄以为,杨某只能催使这些凡兵吗?其实,远不止如此……”
电光闪烁下,杨狱的神情明灭:
“此时,我不知如何与你解释,但我接下来这一箭,你最好不要尝试以肉体来接……”
过去的十天里,他似乎并非勤练武功,那是他清楚,启道光比他多练的那二十余年,绝不是他一朝一夕可以轻易追上。
但他,也绝没有半分松懈,而是在炼化食材的幻境之中,尝试真正催发‘元磁’。
此刻,已堪堪入门。
“是吗?”
启道光将信将疑,却还是松开握拳的五指,扬起画戟:
“这一击,分个胜负吧!”
轰隆!
话音落处,护城河已然勐然炸了开来,启道光动如惊雷,一踏百丈,拖在身后的方天画戟,绽放出令所有人都为之悚然的极尽锋芒!
然而,百分之一刹那都没有,一道纯粹的电光,就跳出了乾龙神弓。
仍是天意四象箭,可这一刹,再也不同!
“什么?!”
启道光的童孔剧烈的收缩着。
这一道电光之快,超乎想象,说他,纵然是已然晋位武圣林道人,都只觉眼前一花,
那电光,已然纵贯而下!
快!
快!
快!
这一箭快到了极限,两者碰撞的惊天动地之音都未来得及爆发之前,那即将绽放的方天戟,连同启道光,就自以极速,再度坠入护城河中!
轰!
电光与空气剧烈到极点的摩擦,生出了焚山煮海般的恐怖热力。
遥隔里许,城墙内外的一众人,都不由后退,好似被火焰灼伤。
黎道人骇然抬手,以真罡隔绝,极目望去,只见那河水漫灌而来的那段河床,再度干涸了。
可怖的气浪,自地而天,直如一团蘑孤云,腾起不下二十丈,烟云弥漫,似要将西北道城都笼罩在内。
泥沙、狂风、河水、气流,一时之间,混同如一,四下狂飙,不分地与天。
待得一切平静下来,呈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片末日之后的废墟。
宽达百丈,自大江引流而来的护城河,在此刻彻底断流,可怖的劲力,将河道扩宽不知几丈。
狰狞的痕迹横七竖八,遍布了河床,其沟壑之深,似不见底一般。
一箭之威,竟恐怖如斯!
轰隆隆!
而直至此时,那声声巨响,才化作一声响彻,震动天地。
似又许久,也可能只是片刻。
冲天而来的河水,似瓢泼大雨催着杨狱落了地,在他干涸的河床前,他伸出手,也是有心的敬佩:
“启兄好横练。”
伤痕累累,似可见骨的手掌伸出,任他拉起,这一笑,启道光恐怖如骷髅妖:
“杨兄好箭术……”
------题外话------
补了一章啊,今天写了一万出头,明天继续,别叫我画饼大师,谢谢……大家晚安哈。顺便推书一本,极道流《我,敕封万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