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玄幻魔法 -> 众神的星空

第三十四章 大战尾声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不管您是在哪里阅读我的作品,但看到这句话后,请您能到www.17k.com来支持我。一朵鲜花,一次点击,一个收藏,我都将万分感谢!)

  时间,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同样的一分钟,在不同人的感觉里,流逝的速度是截然不同的,比如,现在对于齐格飞来说,每一秒钟都是漫长的煎熬。

  天殛剑阵虽然是极可怕的阵法,可是在没有人操纵的情况下,并不能击破光耀之龙那堪比半神的强大防御力,可是问题是,齐格飞也无法冲破重重雷网,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下来,而天威这方等得起,莱因哈德特却已经等不起了,黑暗气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它全身蔓延,谁也不知道,它还能支持多久。

  就在此时,齐格飞忽然察觉到一些异状,那就是,困住它的魔法阵,威力似乎在慢慢地减弱,似乎,正有某种力量,将魔法阵的威力分流到了其他地方。

  “这样真的可以吗?”

  奥康纳胆战心惊的趴伏在一个大坑里,全身上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蓝色,只有双眼与口鼻露在外面,看起来颇为诡异。

  狂猛无俦的妖雷魔电,就在他的头顶上方来去纵横,不时溅射出来的电浆轰然落地,发出霹雳般的巨响,将周围的地面炸的好似蜂窝一般,奥康纳现在所待的大坑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距离战场足足有数百米远,那种仿如末日来临的感觉依然让刚才表现的很爷们的游荡者情不自禁的微微战抖起来。

  “该死的,该死,不许抖,混蛋。”奥康纳低声咒骂着自己的手,在他的掌心里,紧紧地攥着一颗黝黑的珠子。

  “只要把这颗珠子,摆放到指定的位置就可以,见鬼,这样就能破坏这个魔法阵不成?”

  奥康纳一边咕哝着,一边飞快地爬了起来,四肢着地,好像一条蛇似的从坑里“游”了出来。

  尽管心中满是疑虑,可是奥康纳别无选择,只能按照雅克的指令行动,因为,他想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

  “应该是这里了,见鬼,哪有什么异常,咦?”

  奥康纳咕哝着,试图寻找雅克所说的“阵符”,蓦地,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死死地盯住距离他数米开外的一处地面。

  那是非常普通的一块岩石,可是在这一片仿佛台风过境,满目疮痍的地方,这种普通,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在岩石附近,大约数尺方圆内,连一点被破坏的痕迹都没有,相比周围,显得格外的醒目。

  “嘿,总算找到你了。”

  大喜之下,奥康纳飞快的朝岩石的方向爬去,动作不免大了一些,顿时乐极生悲,被一道散逸出来的闪电击中,幸亏有植甲的保护,这才没有送命,不过即使如此,那种全身麻痹,仿佛连内脏都被烤熟的感觉,依然让他痛苦的险些嚎叫出来。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奥康纳顾不得身上的伤痛,用力将那块岩石掀起,果然,在岩石的下面,一块巴掌大的,篆刻着繁复符文的晶石被镶嵌在一些古怪的字符中央。

  奥康纳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眼看就要将那块晶石握在手中,猛然惊醒,忙不迭的将手缩了回来,暗中擦了把冷汗,他这才记起,雅克曾经说过,这种被称为阵符的东西,都有很厉害的禁制保护,万一被引发的话,他忽然觉得身上酸痛的更厉害了。

  小心翼翼的将那颗黝黑的珠子埋在阵符的旁边,将那块岩石恢复原状,刚想转身离开,迎面而来的,是一抹凶戾的寒芒。

  奥康纳仰天倒在地上,全凭背脊的力量往后暴退,饶是如此,胸前的植甲还是被散逸的剑气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手腕一动,一直隐藏在护腕中的匕首滑落掌心,漆黑一片中,只有闪电的光芒不时划破夜空,方才偷袭他的对手站在不远处,似乎也对自己这一次偷袭失败有些意外,这时奥康纳才看清楚,袭击他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他记得,这个人在来这里的船上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平时也不说话,总是一个人抱着剑坐在船尾。

  “很好,你比想象中要强一些,看来是小看你们了,不过这正合我意,厉害的敌人杀起来才更有意思,希望你能让我愉快的时间长一些。”

  他的声音很难听,充满金属的质感,就像两把大锯互相摩擦时发出的那种噪音,奥康纳暗自忖道:“难怪这家伙一直不开口呢,就这破嗓子,是个人听了都难受。”

  不知是不是因为平时不说话的原因,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便有些滔滔不绝的意思:“其实照我的意思,在船上就该把你们这些废物干掉,可惜首领不肯,现在看起来,还是我说的有道理,早把你们干掉,也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了。”

  “你的废话太多了。”

  “你说什么?”中年人有些错愕的望着奥康纳,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

  “知道故事里那些反派都是怎么死的吗,大部分都是像你这样,因为废话太多才被干掉的。”

  一时间对奥康纳的话有些难以理解,片刻后,当中年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咆哮了起来。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蠢。”奥康纳冷冷地说完,身形猛地向后急退,中年人大怒之下正欲追赶,眼角的余光蓦地发现脚下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轰……”

  随着一声霹雳巨震,中年人的身体仿佛破娃娃一般被爆炸的气浪掀起,在他陷入永恒的黑暗之前,唯一记得的就只有连续不断的爆炸声。

  奥康纳此时已经退出去数十米之远,却依然被强烈的冲击波掀了个跟头,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暗自咋舌道:“雅克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这东西,威力居然这么可怕。”

  他当然不可能知道,那颗黑色的珠子其实是刘越闲来无事炼制的阴雷,只需心念一动即可引爆,别说那个中年人根本没有注意,即使他运起战意,全力防备,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也别想幸免,这次雅克出来游历,刘越特地给了他一袋阴雷防身,却正好用在了这里。

  龙族在魔法方面的造诣本来就比人类要高得多,更何况齐格飞还是属于天界的光耀龙一族,它毫不犹豫的抓住了这个机会,全力朝着阵中防御力薄弱的地方攻去。

  就在此时,一直怕伏在地上的的莱因哈德特忽然发出一声充满了暴戾,愤怒,怨毒等负面情绪的长啸,猛然向守护在它身边的两条金属龙发起了攻击。

  猝不及防之下,格拉斯哥与奥德利亚纳顿时受了重伤,莱因哈德特使用的力量极为古怪,隐隐带着一种腐蚀之力,片刻之间,两条巨龙的伤口处已经开始散发出腐败的气息。

  “莱因哈德特,我的孩子,你到底怎么了?”

  克里奥佩特拉手中的黄金长矛猛地爆散成漫天金光,顿时将两个敌手逼开,转眼间便来到了莱因哈德特面前。

  “让我来告诉你吧,女皇陛下。”

  影子终于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心情激荡的克里奥佩特拉根本没想到,除了天威与那鲁克斯之外,居然还会有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躲在暗处。

  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威胁,克里奥佩特拉如同千年冰山般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动摇:“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合作。”

  埃米尔好整以暇的走了过来,丝毫看不出双方刚刚才进行过一场大战:“只要您愿意和我们合作,其他一切都可以商量,吾主莎尔希望可以和黄金龙一族达成某种谅解,具体的细节,我们完全可以换一个更为舒适的环境来商谈,您看是不是……”

  “哼,你们以为这就可以威胁到我了吗?”

  “当然,我们并不认为可以这么简单就打倒您,不过,难道您就不顾忌莱因哈德特的安危吗?”

  此时天威与那个阴影行者一起出现在了克里奥佩特拉的周围,大有一言不合,便要群起而攻之的味道。

  群敌环伺之下,克里奥佩特拉却是毫无惧色,只听她冷笑道:“莱因哈德特的安危,哈,说得真动听。”

  众人虽听出她的语气中实有无穷怨毒,却自恃有王牌在手,故而不以为意,不料她的语气蓦地转厉道:“你们给我听着……”

  语气一变,那神秘的影子便知不妙,刚想出手,只觉一阵莫名的心悸,似他这种层次的存在,对危机往往有一种神秘的感应,决没有所谓心血来潮这种说法,当下不求伤敌,先求自保,心念闪动之间,人已经消失了,不,不能用消失来形容,而是硬生生的将自己从这个时空中剥离了出去。

  与此同时,光耀之龙齐格飞终于借着外力,将天殛剑阵破去,它的反应极快,第一时间便来到了受伤的两条金属龙身边,两只前爪闪烁着柔和的白光,重重地按在它们身上,两条巨龙顿时露出轻松之色,不复先前的痛苦。

  埃米尔一边飞退,一边急叫道:“你疯了,真的不要自己儿子的命了吗?”

  克里奥佩特拉怔怔地站在原地,仿佛不知道周围有那么多敌人一般,闻言一个踉跄,神情悲苦之极。

  埃米尔还以为自己的话奏效,趁热打铁道:“女皇陛下,你不要冲动,这样对贵我双方都没好处,你……你想干什么?”

  却见克里奥佩特拉脸上闪过坚毅之色,长啸一声,竟是现出了双头黄金龙的本相,须知龙族在人身之时,最多只能发挥出五成实力,克里奥佩特拉一直不肯显出真身,一方面是她艺高人胆大,另一方面,其实也有不想全面开战的意思,毕竟,她也不愿意和可以役使那鲁克斯这等人物的势力结下太深的冤仇。

  相比之前出现的那几条巨龙,克里奥佩特的的体型显得“窈窕”了许多,不过即使如此,也是身长超过三十米的庞然大物,尤其,她还是罕见的双头龙。

  “我黄金龙一族,宁死不辱!”

  伴随着这句掷地有声的怒吼,克里奥佩特拉左边那颗龙头猛地张开大嘴,一口化铁熔金,无坚不摧的吐息竟然,骇然,居然对着自己最心爱的儿子,莱因哈德特喷去。

  全身黑气缭绕,神情木然的莱因哈德特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被可怕的雷劲殛成了焦炭,一时之间,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你这个不可理喻的疯子,该死的,全体撤退。”眼看十拿九稳的计划竟然失败,尤其是用来对付克里奥佩特拉的杀手锏临阵退缩,让埃米尔嗅到了不祥的味道,连忙下令撤退,可是这时候哪里还来得及。

  早已窥伺在一旁多时的刘越此时终于毫不留手的发动了,漫天飞舞的银色莲花瞬间就将埃米尔湮没在花海之中,天威见势不妙,化作一道紫电走了个无影无踪,阴影行者也想遁走,却被克里奥佩特拉堵了个正着,无视防御的雷电喷吐只一个照面就将那团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黑气击溃,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赫然是昔日影月家的族长卡尔维诺??影月。

  原来自从那日大败亏输之后,他便被那鲁克斯趁乱救走,为了复仇,他不惜借助神孽之子费厄尼的力量,将自己变成阴影行者,结合精研了数十年的傀儡术,实力大进,却不料遇上了满腔仇恨的克里奥佩特拉,死了个惨不堪言。

  一场大战落下了帷幕,除了刘越之外,没有一个赢家,也许炎风算一个,这条狡滑的老红龙第一时间便向刘越投诚,能够多一个超级打手,刘越当然乐意,反正祂有的是办法让老红龙不敢背叛,当然,最大的收获就是,与克里奥佩特拉达成了同盟,共同对抗莎尔。

  数日之后,上百头黄金龙突袭了野蛮人的船队,这些野蛮人原以为可以去水晶群岛大肆劫掠一番,却遭到致命的打击,近万大军无一生还,这一战,可以说已经决定了乌士迦陨落的命运。

  刘越与黄金龙族的联军随即攻入北地,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失去了绝大部分的精壮,那些留守在部落里老弱妇孺根本不是对手,只能在联军的逼迫下改变信仰,至于那些忠心不二的信徒,纷纷被残酷的刑罚杀死,乌士迦无奈之下派出化身,企图反败为胜,却被刘越杀死,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战灵图腾之神乌士迦,终于陨落,北地的人口经此一劫,锐减了将近五成,不过留给刘越的,却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天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