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玄幻魔法 -> 麒麟神格

第三百六十八章【大结局】 罪恶之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三天以后。【阅读网】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帕雅迪中心广场中央一个庞大的空间魔法阵上一堆一堆各个种族的士兵整齐的带着无比萧杀的气息分百人一队依次走进大阵随着一阵阵白光涌动被分派到大6的各个角落大6新的局势暗流开始汹涌的流动起来了。

    原赫美帝国库里城刚刚经过战火洗礼残破不堪的城墙上下络绎不绝的都是身穿战甲亮盔的士兵橘黄色中间有黑白两根魔法杖交叉的旗帜在城墙上随风飘扬那是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再联合古罗尔帝国联军的标志象征着盟军对库里城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城墙内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伤兵的惨嚎声与尸体的腐臭气息狼狈为奸形成了人间地狱般的残酷局面。

    库里城城主府里光明教皇黑暗教皇以及一干忠实的跟随者分作两旁而古罗尔帝国当今大王子维耶里.罗尔则居坐正位。

    虽然在座的以维耶里王子身份最为卑微因两大教皇名义上遵从神王的喻示不参政所以他反而捡了一个现成便宜成了联军统帅但是要对两大教皇指手画脚那可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坐在那里也完全十个傀儡摆设。

    现在维耶里王子正一脸尴尬的听着两大教皇对为了战局不停不休的争论非德烈战死莫里帝国大败黑暗教皇主张乘胜追击一举拿下吞并莫里帝国免得莫里帝国死灰复燃。

    而光明教皇则主张原地休整可以派出小股军队先吞并一些小势力壮大自己实力的同时更可以避免现在直接和帕雅迪势力相对撞当初他们在帕雅迪可没少吃亏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了一个上午。各不相让到现在也没有分出个输赢来。

    大厅里坐着各方有实力的属下可是大家偏偏都和维耶里王子一个德性心里都有一杆称却谁也不敢说出来如果插言虽然可能讨好一方恐怕也把另一方得罪了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傻子才去做。

    所有的人无不希望那个该死的倒霉鬼做出那等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来可是从日头初升到日头偏西也没有讨论个结果了大厅里除了两大教皇叽里咕噜的争执声就剩下叽里咕噜地肚子叫了。

    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在大厅里拉出一道裂缝似的白光。大家期盼已久的倒霉蛋终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还没看清楚这人的长相一个冰冷的声音便已经在大厅里响起:“还是我给你们出出主意吧无论是进攻莫里帝国还是瓦解小势力都是错误的应该想想如何才能救你们自己的命!”

    火红色的头英俊挺拔地外表随意自然的言行样样都可以告诉在场所有人米尔.唐再做所有人的终极目标。他竟然突然出现在这座敌方阵营里现场一片震撼一个个猛然站起。随身的近身武器自然而然的都握在了手里惊骇的看向大厅中这个如同逛街一般自信而自然的男人心情都紧张到了极点。

    “米尔.唐!”几个声音同时响起米尔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了这些都是杂乱坐在大厅队伍中的熟人其中以剑神盗贼丹佗易的声音最为明显言语中还带着犀利的杀机米尔能感觉到他双目中寒射出来地冷电。

    米尔并没有答话而是耸耸鼻子夸张的喊道:“哈哈。好浓的杀机味儿各位这两个老家伙吵来吵去地不烦吗?既然都肚子饿了还不快消停点对了还有几个熟人?”

    现场没有站起来的就数两大教皇了。然而米尔能清晰感觉到那两张抽搐着的老脸那是一种激动到了极点的表现四颗眼珠子死死的瞪在米尔的脸上仇恨的火花四射。

    米尔伸手之间坐在位的维埃里王子感觉神经一阵呆滞。全身丝毫动弹不得。脸上露出惊恐绝望的表情来想喊却喊不出一句话。

    米尔手一缩。维埃里王子的身体顿时如同箭矢一般地头前脚后电闪一般射向大厅厚实的石质门楣连声惨叫也没能听到。

    噗嗒

    脑浆以红白的方式飞溅着以烟花的方式庆祝着一条性命的流逝。

    众人没有任何地反应所有人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了。

    维埃里王子尸体落地那声啪嗒响点燃了在场所有人那战火中洗礼出来的战意恐惧这一刻显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可是一阵连续的哐当声所有人才现就在这瞬间身体几乎被恶魔控制不但没法举起手中的兵器一个个手掌完全失去了知觉原本手上的兵器也随之掉落在地板上出一阵金铁交鸣地声响。

    米尔一阵谦和地微笑如非亲眼看见没有人能相信维埃里王子在数秒钟之前是死在他的手里那微笑显得是那么地动人那么的祥和“唉那小子也实在是不懂事难道他没看见吗?两大所谓的教皇就坐在这里他还不知廉耻的身居高位当真该死!……你们说是不是啊?两位教皇阁下!”

    光明和黑暗两大教皇肝胆俱裂的感觉因为他们两人也现虽然依然是坐着可是全身上下几乎和灵魂分开似的没有了任何的知觉失去身体的感觉是及其可怕的偏偏他们的眼睛还能看耳朵也能听甚至鼻子还能闻到门口那新鲜的脑浆血腥味道比起平时那些更浓厚了。

    米尔四平八稳的一步一步走向那个主位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呵呵”一笑又夸张的斜倚在椅子上做出了一个慵懒舒适的姿势目光扫过全场道:“还别说那小子刚才还真享受的。坐在这里还真不错难怪他那么喜欢!……来来来你们谁告诉我打仗杀人是不是很好玩?”

    米尔沉吟半晌的样子“咦?你们怎么不说话?难道……哦难怪呢你们还不能说话啊来来来光明教皇你来说说。我记得光明教廷可是一直主张什么神救世人啊莫非你现在奉行的就是那种以杀扼杀地好办法?”

    光明教皇突然现似乎自己的嘴又突然能动了喉咙也有了知觉随着心里的战栗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丰富起来可是米尔的话他却无从回答别说他现在心里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震撼弄得魂不守舍即使情形的时候恐怕也最多以一个神棍的借口。把一切的功过都放在了光明神身上“这……那个……”

    “这个那个?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啊实在不行找神谕地借口啊。也可以说我是神的叛逆者啊怎么呢?什么这个那个的……滚!”米尔眉头一竖脸上寒光一闪身体依然端坐抬起就是一脚两人之间的距离本也有四五米并没有看见踢在光明神的身上后者却如同弹丸一般弹飞了出去啪嗒一声摔得七晕八素的。鼻腔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充溢着惊魂未定抬眼正好看见维埃里王子那张死人脸如非教皇的精神力有异常人恐怕当时就会岔过气去了。

    想挪开身体全身的感觉却再一次的流失掉了。丝毫也动弹不得想吐都吐不出来。

    米尔没有再看他一眼扭过头脸上泛起笑意一副人畜无害地表情。“黑暗教皇。呵呵?你和那老不死的我可是早有耳闻却没见过嘿嘿。真是见面不如闻名你这吊丧脸长得也够可怜的怎么?你都快得红眼病了是不是对于我刚才地话你有什么想法?来……别客气说说看!”

    “我……我……你杀了我吧!”黑暗教皇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原本作为大6人类世界的最强者还不至于那么的不堪但是米尔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违逆平日里大家的想法了能在不知不觉中取消上百人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只有一种可能神才能做到在这样的传说中的存在他如何能有反抗之心呢?

    米尔眯着眼睛哈哈一笑目光在大家身上扫过“你们看看你们说说你们可是都已经听到了我本意其实并不想杀人啊但是伟大的黑暗教廷教皇的请求我是无论如何也抹不下这个面子那么!你就去死吧!”

    说着话米尔在上百双地眼睛中露出一个邪恶的冷面挥手之间一道黑光在手心展现慢慢扩大再扩大……终于一个人体大小的黑焰夹带猩红的邪气邪异的出现在米尔手上如同一个有意识地幽灵飘舞着伸缩着化成不同的形状。

    黑暗教皇一双眼睛带着无比的恐惧仿佛在触摸恶魔的神经脸上狰狞的变换着死气苍白而无力狂吼:“炼狱狂炎啊!你……”

    “对你竟然认识绑架囚禁我地朋友威胁我?你地灵魂连进入地狱的资格都没有你只配成为茫茫世界中一粒微不足道地烟尘!”

    说话过程中那团黑色幽灵般的焰体已经完全包裹着黑暗教皇的身体“吱吱”声略带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那在黑焰中扭曲消亡的黑影也给大家带来了无尽的恐惧。

    米尔静静的坐着完全无视旁边那黑暗教皇凄凉的表现似乎完全无视在场所有人双目微闭就像在闭目养神。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一分两分……死并不痛苦痛苦的是那漫长的过程黑暗教皇永远也没有想到他最终的结局会是这样最终被自己最钟爱的黑暗魔法元素之王来自炼狱的火焰一种燃烧神灵灵魂的火焰给了他最高的葬礼即使灵魂也不剩下可是不得不说他的死还是具有及其高尚的意义的因为他得到了神的神一样的待遇从某种角度上他算是升级了。

    炼狱黑焰!这个词在场所有人都听说过大6典籍传说中没有少提到这东西。

    那是传说中只有罪神接受神罚时才能“享受“到的火焰而拥有这种火焰的只有具备神王以上级别地神才会拥有米尔。他怎么会拥有这样的实力天啊!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在和神王作对吗?父神的使者赞美神这米尔唐不会说的是真的吧!

    就在米尔闭目养神黑暗教皇被炼狱火焰慢慢焚烧的时候在场所有活着的人心里已经无数次闪过上面的那个念头恐惧无助感在默默的转移着一个敬仰。懊悔罪恶的心思在大家心里快升腾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暗教皇连同那邪异地炼狱火焰都消失殆尽如同凭空消失在这个大厅里一样米尔梦魇般的声音低沉的在大厅中再次回响起来“来来来你们谁告诉我杀人是不是很好玩?战争是不是很好玩?是不是没有杀戮你们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就在米尔话音一落全身的感觉再一次回到了所有人的身上但是。并没有让大家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不由自主浑身的战栗感恐惧仿佛刚才那炼狱火焰一般燃烧着大家的神经。如同一块寒冰堵住了胸口。

    “噗通、噗通……”密密麻麻跪了一地其中赫然包括武神丹佗易斯兰蒂等等这一刻没有一个人对米尔能产生一种叛逆的心思有地那是对大6无上神灵的忏悔。

    “这算什么?这算是回答我的问题还是为你们所做地一切赎罪?”米尔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脸上由衷的笑意一闪而逝目光转向依然躺在维埃里王子已经冰冷尸体上的光明教皇他身上的禁制米尔并没有解开。“还有你我尊敬的光明神教皇阁下大人?违逆光明神王让你照顾接纳我的神谕为了你勾结黑暗教皇苦心经营下的利益为了达到你们利欲熏心的目的除掉我这个眼中钉是吧?”

    米尔漫不经心地低下头。貌似在看着自己的脚尖又仿佛自言自语但是他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我实在是很好奇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是不是很想在炼狱之火中接受连灵魂都剩余不下的忏悔?”

    被尸体脑浆恶心得已经崩溃了地光明教皇。猛然间感觉到身体已经可以活动。惊恐的翻身爬起顺势跪伏在地上。脑袋不停的磕着额头烂了血流了一脸“别……求您别杀我……”

    “哈哈哈哈”米尔一阵夸张的长笑打断了光明教皇那苦口的哀求“又是一个恳求一个来自光明神地恳求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答应你呢?”

    光明教皇一脸死灰他似乎看见了自己变成刚才黑暗教皇被炼狱之火燃烧中地样子。

    米尔伸手梳理了一下火焰般的头散着父神祥和地气息无比慈爱的说道:“是的因为你是尊敬的光明教皇阁下所以你的请求我是会答应你的同样的就算我如同满足黑暗教皇的要求那样满足你是的我不会杀你!”

    “谢……谢您……”连感谢声都有些哆哆嗦嗦了猛然的狂喜让教皇感觉如同被春风抚过那么舒心畅快。

    米尔脸上泛着慈爱的微笑貌似在抛洒一个巨大的恩惠一般“你活着我需要你见证一个历史一个麒麟大6永远的历史我要让你永远站在罪恶之城的最顶端……对了罪恶之城就是以前的光明城我临时改的你将在那里永永远远的看着大6的展兴衰战争和平承受阳光雷电暴风还有白天和黑夜你会永远的活着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

    光明教皇歪斜着身子载到在地强大的精神力再也支撑不住瞬间晕死过去引来大厅里“咯咯咯”一阵牙齿碰撞声上百个跪伏的人没有一个能安静跪立的“紧张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米尔嘴角一撇目光在丹佗易脸上停留片刻再转移到斯兰蒂身上嘴角掀起一个嘲弄的表情“你们不是很喜欢打仗吗?机会我给你们等有一天你们把古罗尔帝国从大6上抹去那么就带着你们有罪之身去帕雅迪吧等待你们的将会有一个公平的答案。丹佗易从现在起你就是帕雅迪的仆人也是这支军队最新的领导者!”

    当丹佗易激动的答应着再抬起头来大厅里已经没有了米尔地踪影连同那晕死过去的光明教皇也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的米尔已经站在原光明城现在的罪恶之城光明教廷旧址上一个高大的石像大山一般矗立在最高处几乎占据了原光明神殿所有的地盘。石像神态没有威武反而是一个猥琐的一个残败不堪没有站立而是跪伏忏悔的摸样面向大6那眼神就像活的一般注意着大6的一切。

    所有见过教皇地人都知道这就是当初大6人类世界曾经的主宰光明神在人类世界的代言人光明神最终的下场胸前数十个大字。简练的彰显了光明教皇一生的罪恶警示世人。

    静静的坐在光明教皇石像头顶迎着江风。米尔心潮澎湃:“谁说神就一定要是仁慈的谁说神就一定要是宽宏容忍的谁说神就一定要以一种道貌岸然的形象矗立在顶峰谁说神就一定没有感情?……

    大6乱局因我而生根源却在天地因果至理之中你也算是悲惨只不过是我父亲为我安排地命运在一个最悲惨的配角而已你也是个微不足道的替罪羊但是这个角色你就永远担当下去吧或许。在麒麟大6地未来你的警示作用能带来永远的和平也不一定父亲所说的信仰作用只怕要在你和我那帕雅迪雕像之间产生善与恶的火花了你应该满足了。因为你拥有了和我比肩的机会。

    我不杀死你是因为每个月圆之夜在这罪恶之城里在月色的照应下所有人都能听见你凄凉惨嚎的声音。你将是麒麟大6的警世钟!”

    神界究竟何去何从。难道真要用神战来解决这一切?

    米尔想起了前些天在那玉石中和玉麒麟的残留意识聊了不少话题。现在地米尔对于神界并不陌生两大神王光明神巴尔特和黑暗神王霍独尔各盘踞一方引领善良和邪恶对峙神界如非有父神玉麒麟的威望存在不敢轻举妄动凭着神战的级破坏力恐怕神界早就在战乱中覆灭了一直能以这样的态势稳住局势和当初玉麒麟不告而别留下悬念有着直接的关系。其实时间往往能改变不少根深蒂固地东西米尔十九年前穿越这个世界无意中似乎已经踏破了这个规矩黑白两道之间的矛盾也因此而得到激化给怀鬼胎虽然最终依然没有引神战但一到接着一道的神谕从两大神殿传送到光明和黑暗教廷中两大神殿针对米尔的阴谋也开展起来。

    令光明神王和黑暗神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大神王之间虽然誓不两立可是原复苏大6两大教廷主裁者光明和黑暗两大教皇则阳奉阴违早在此前就已经勾搭成奸围图大6利益突如其来地神谕之下光明和黑暗两大教权必将成为势同水火这对两个教皇之间地庞大利益是完全冲突的。

    两大教皇为了保证自己地利益一旦被神王现更是不得了所以经过好一阵子的犹豫不得不做出杀掉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米尔.唐的决定也造成了米尔当初离开圣光魔武学院后步步危机的惊险场面。

    因为当年人类连接神界获取神谕的通道是父神玉麒麟开辟的所以任何的喻示都无法瞒过玉麒麟的残留意识根据事情的始末这段曲折并不难联想到整个大6都在沿着米尔的命运轨迹流动着。

    罪恶之城一道虹影划破天际以肉眼看不见的度飞过莫高森林飞过死亡沼泽飞到大6南面海面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如同一根箭矢一般的射在父神远古时期布置下来的结界上。

    那在所有神眼里被喻为世上最强大的结界上微微起了一道波澜那虹影便消失不见结界依然还是结界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异常一般。

    上千米厚的结界对于大6新一代的创世神米尔来讲进入里面如同置身于一个五彩缤纷的水世界。各系元素凝聚地结界里融合了无穷无尽的善恶念力在这个大6上能这么自由自在的置身其中的也只有米尔一个人才能做到了。

    穿过结界依然是一片深蓝色的大海阳光并没有因为结界的原因而放弃这个大6的照射东方海面上洒下一片粼粼的金光波浪滔滔表面上看和结界的另一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米尔地思感里何其的庞大神念散出去霎时间蔓延了整个神界。这边的大6面积比起麒麟大6似乎小了许多总面积还没有莫里帝国大而且生物的数量也大幅度的减少。

    但是每一个生物本身的能量比起结界的另一面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即使这里最弱小的人类如果穿越结界到麒麟大6也将是一名惊世强者神界的基础果然不同凡响。

    米尔思感一动从米尔离开帕雅迪时就进入米尔芥子袋里暂居的七个老婆便纷纷放了出来。他事先曾经答应只要一到神界就必须满足几女地好奇心。看看神界的具体样子。

    当一个个仙女老婆飘飞在米尔身边时米尔的目光并没有被她们所吸引大脑顿时一阵地呆整个神经便猛然放松下来脸上很快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

    爱丽丝一脸好奇的偎进米尔怀里嘻嘻的笑道:“老公你在想什么怎么现在才放我们出来笑得这么坏。想什么坏事呢?”

    米尔展颜一笑“呵呵呵没什么你老公我呀想到了一个解决难题的方法。所以当然开心了走咱们去我老爸住了数百万年的那创世神殿走走貌似挺宽敞的啊!”

    “难题?米尔哥哥什么难题。莫非……莫非是神界的问题?”露丝惊讶的问道。

    米尔嘿嘿笑道:“是啊。没想到啊原本绞尽脑汁的难题。解决起来竟然是那么简单。”

    众女一阵娇嗔兰妮撅着小嘴坏笑道:“哥哥你就快说嘛老卖关子逗大家你就不怕……恩?”

    米尔一凛他现在都有点后悔当初教几女地北斗七星阵了前些日子在去往兽人族的马车上偶尔陪着几女对抗演练七星阵可没被她们少占便宜这里摸一下那里拧一下的偶尔还用胸脯顶你一下虽然没少占便宜偏偏找借口没有一个人愿意让自己碰那日子可不是人过的。

    米尔忙不迭的陪笑着“呵呵老婆我可没那么意思这不是马上就要告诉你们了吗”说着话还是忍不住地笑笑故作神秘惹来一阵妩媚的卫生眼“嘿嘿”笑道:“你们说说看如果我把神界带在自己身上那算不算很牛?”

    “带在身上?”几女一脸惊愕突然猛然惊醒过来眼睛都不由自主落在米尔胸口的那芥子袋玉佩上脸上慢慢都泛出了笑意一个个皆露出一副顽皮开心的笑容来。

    芥子袋可是玉麒麟飞升到地球世界后实力大增后专门给自己儿子炼制的一款级灵器起本身地空间就已经不小了随着米尔实力地暴增现在里面空间之大别说是这边的神界恐怕北方地麒麟大6极北冰原以南的所有地方里面也能完完全全装下去刚才放出几女时米尔灵机一动突然就有了这一番的主意。

    一旦装进了芥子袋里所有进出的东西包括在内都得经过米尔或者元素精灵女皇的思感特许最重要的是如果米尔想就连元素精灵女皇都无能为力这样的空间里别说是装下这个大6的神即使再高法力的地球世界的满天神佛恐怕也无能为力了因为米尔本命芥子袋里他就是最高的统治者如果要惩罚里面的东西揉圆揉扁可以随心所欲了。

    米尔现在能不欣喜若狂吗?从今往后麒麟大6上的神界只能在虚幻的信仰中存在了。

    好多好多年后。

    四海升平百废俱兴麒麟大6大统归一。

    中午烈日当空响了好久的嘎吱嘎吱声终于平息了下来。

    帕雅迪领主府卧室里散出一股**后的残香米尔看看身边熟睡过去的露丝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件长袍正要穿。

    一个灵力急波动着沁人心脾的女人香让米尔打了一个寒颤正准备打个手印快逃逸一双肉球已经狠狠的顶在他的胸腹之间淡淡的红唇快印在耳垂上酥得他混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响起:“老公你偏心还有人家呢!人家也想了……唔……”

    米尔感觉一股凉气从尾椎升到了头顶温颜细语的宽慰着:“这……老婆改天……改天好不好你看我都六个月没出门儿了这样……”

    女人声音有些娇嗔了带着撒娇的气息扭着身子摇着头“嗯不嘛你现在双修一次一个月人家都半年没和你在一起了再说你不是说想早点修炼到实力回地球吗?人家……人家就要……就要嘛……”从头走到尾的兄弟们喜欢的兄弟请继续关注胤狐新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