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历史军事 -> 重生云水间

第一四九章 战争(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第一四九章 战争(中)


    顾雅妍见阿其格几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应该是对这座农庄挺满意的。确实,这座庄子虽然就种些粮食果子之类,一年忙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银子,但人员相对简单,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烦心事,能够自给自足,风景不错,环境也很幽雅安宁,非常适合让人休养散心。


    当晚一行人在这个小庄子里吃了饭,路勤把庄户人家养的鸡鸭羊都捉了来,又让水性好的下湖捞了几条鱼,精心的整治了几桌饭菜奉了上来。一盘五花肉烧莴苣,一个鲫鱼豆腐汤,一盘葱爆羊肉丁,一瓦罐板栗烧鸡子,一大碗五谷丰登八宝鸭,一个清炒白菜,一个清炒菱角,一碗蛋皮粉丝瘦肉的三鲜汤,下菜的是农家常见的“金包银”玉米饭,虽然比不上城里的精细,不过胜在食材新鲜。家常的味道,大家也吃得很好。


    用完晚饭,顾雅妍一行人就离开了主宅,去湖另一边待客的香榭晓苑休息。她们延着一条青石小路,拐了几个弯,顾雅妍看到自己身边的景色渐渐由树林变成了一片开阔的湖泊,月光很好,湖水被春风一撩拨,鳞鳞地发光,就像无数双不断眨动的眼睛。湖泊边种着垂柳,垂柳下是三三两两的草丛,不时传来细弱虫鸣,又像是有人在风中窃窃私语。湖中种着荷花,夜里已经聚合成花骨朵儿。湖上架着九曲游廊,湖中还有八角的亭子,湖的对面砌了一道粉白的墙,墙头是青色的玻璃瓦,紧靠着墙还有座敞榭,敞榭边还系着三、两两的小舟,景致非常迷人。


    送顾雅妍过去的阿其格,这几年跟着顾仲安谋事,走南闯北,见过数不甚数奇珍雅园,也不得不承认这里是个好地方,朴素却不单调,如此简单而宁静。


    作为顾家的小姐,看在顾仲安的面子上,顾雅妍在成都府乃至整个四川蜀中都还是很便宜行事的,因此,即使是城门已关,进出盘查极为严格,基本上只出不进的情况下,顾雅妍还是想办法和阿其格一起来到白叠子种植基地,安排好了棉纱布作坊的事情。


    然而,顾雅妍忽略了兵家之事往往是瞬息万变的,即使只是****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西北汗王的这支队伍,凶猛异常,是由正规的,受过多次战争洗礼的守边骑兵和最骁勇果敢的牧民骑士所组成的。特别是其中一支由孤儿猎手组成的敢死队,凶悍无比。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当兵就是为了吃粮,活下去,战争就是为了掠夺,为了银子和女人。生存环境的恶劣,生活物资的匮乏,因此他们比雍汉王朝的精锐军队更敢豁出命去拼搏,几次交锋后,谢大帅的主力军队吃了大亏,亏损不小,北疆已经失守,他选择在西疆暂时死守不出,休整一下,以谋划下一步的作战方案。


    前方的战争已经打到了白热化的状态,然而与西疆一山之隔的四川蜀中,经过了最初的高压戒备,人们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紧张的气氛,随后习以为常。出入虽然没有以前自由了,生活虽然没有以前方便了,物质也有些缺乏,但是战争似乎还很远。即使是年纪最长的老人家,印象中与西北的无数次征战冲突中,也从没有哪一次打到山这边来过。不是王朝的战士异常勇猛,而是这座山就是天然的屏障。习惯了平原生活与作战的西北人,很难克服高原反应和气候,没有任何障碍的翻山越岭过来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还有重兵把守。这也是为什么经验丰富,作战老道的谢大帅放心坚守在西疆调整的原因。


    这样的地理背景下,作为联通西北与中原的交通要冲,山脚下不远处的泸州镇,就是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然而却极其重要的军事要塞了。因为一旦西北人越过大山,占领这里,并以此为军事补给的根据地,以他们强悍的侵略精神与健壮的体魄,那么,直指东京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蜀中的沃野千里,则是一直担负着为西疆北疆两个前线驻守的军队提供粮草的重任,可谓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


    因此,目前的情况是西疆呈现出完全的胶着状态。西疆城的城墙又高又厚,粮草充足,可以苦守三四个月都没有问题。这里需要提一下,负责这次粮草准备工作的就是顾雅妍的父亲顾仲安,他被临时委任全权处理此次战役后方军需供给的事物。顾雅妍不知道乾元帝何时对父亲有了如此的信任度,居然将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他爹负责,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她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现在却不是验证她猜想的时候,而且她在她父亲顾仲安这里也并没有这个实力,甚至可以说很多事情她能够顺利的进展,多多少少是在顾仲安的支持与默许下的。


    另一方面,对于西僵,越来越得势的西北汗王这边似乎也是势在必得。他派了十万军队,把整个西疆城围的水泄不通。西疆守军因为顾仲安成功的调派,粮草是非常充足的,但西北军的士兵可是没有多少粮草的啊,他们是游牧名族,难不成把牛啊羊的也带上打仗吗?因此,许多人认为西北必然耗不过雍汉,多守上一段时间后,等没了粮草自然会离去。要是真赖着不走,等雍汉朝从别处再集结的援兵一到,他们就里应外合,杀他西北个落花流水。然而,对于雍汉来说怎么都是胜算的局面,西北的兵士却也不急,他们很有耐心和勇气,有恃无恐地在西疆城外驻扎下来,似乎是打算困死城里的守兵。他们来之前,南夷那边提供了足够的粮草支持


    势均力敌的僵持,谁能首先突破,谁也许就是最后的赢家,而战争是不能忽略任何一个小细节的,这次西北之战的起因是西北守军的叛变投敌,正是这一小众叛徒,却成了这场战役的关键。他们在叛变之前就与西北那边里应外合,然后趁两军对立在西疆之际,在一个普通到不能再寻常的夜晚,也就是顾雅妍出城的同一个晚上,与一小部分身体极为强壮,且之前刻意训练过的西北人,居然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越过了蜀山,十分突然的占领了泸州镇。这个变故,无疑对雍汉大军,蜀中乃至全国的百姓都是一个措手不及。


    出了城的顾雅妍很幸运的逃过了一劫,她本来准备安顿好阿其格,第二天早上就会去的,谁知接到整个泸州镇和几个临近的村子都被西北军占领的消息,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回去了的,然而她身边现在只有墨香,迎夏和巧夏。并且姐姐,姨母,表弟他们,还有秋雨香柏安雁一众的人可都是在城内呢至于顾老太太在山中家庙里,顶多钱财损失些,人受些些罪,性命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其他顾家人她可管不了了。


    现在,怎么办?无论前世今生,顾雅妍的人生阅历里都没有真正体会过战争是怎么一回事在这里,走到今天这一步,借鉴前世的经验和自己的小聪明,她都走得磕磕绊绊,那么现在……顾雅妍的脑子有些空白,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只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够平安。


    “我去想办法把你姐姐他们弄出来”在顾雅妍还有些呆滞的时候,阿其格面色坚毅道。


    “真的吗?”顾雅妍像是找到了救星,“可是,怎么避过那些西北军呢,城门应该都关了,也不是我们认识的人……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你不会功夫,留在这边守着就好,相信我,我不会让他们有事的”阿其格说罢就准备去了,“迎夏巧夏跟我去救人,墨香,你在这边好好照顾小姐。”


    阿其格朝墨香递了个眼色,他很怕顾雅妍意气用事,偷偷跟着去。这次前景不明,肯定是很危险的,他必然顾不上雅妍妹妹,也不能为此分心,并且顾雅妍留在这个基地,万一他们失败了,或是碰到个什么,她算是留个后路,也多些胜算。


    阿其格很自信的朝顾雅妍微微一笑,“雅妍妹妹,你把这边好好整理一下,等着我将人带回来就好”他说得轻松,其实心里还是很没底的。


    一天,两天,三天……夏末秋初,树上的叶子也都开始一片一片的往下落,早过了与阿其格约定的日子,既没有好的消息,也没有坏的消息传来,偶尔有人从外面进来投亲靠友躲避战祸的,带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吓人。


    一会儿说是西北兵也缺粮,到处杀人放火,抢粮烧房;一会儿说我军回防,两边交战,血流成河;又说西北军在城里到处抓奸细,城里的奸细常常一死就是一家,头被砍得血淋淋地挂在城门上……


    总之一团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