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历史军事 -> 漫游在影视世界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季杨杨,你混得好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乔英子打了个哆嗦,仰头对上他质问的眼神,试着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撒谎?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林跃说道:“宋茜并没有同意你来深圳参加南大冬令营,是你自己执意要来的对吗?”
“我……我没有。”
她低下头,双手紧握背包肩带想要侧身闪过,快速离场,哪里知道林跃预判了她的动作,再一次把人拦住。
“把事情说清楚再走。”
“我说了我没有撒谎。”乔英子很激动:“你让开,你不让我喊人了。”
即便被识破,她为什么一口咬定没有撒谎,因为确信林跃不会主动联系宋茜和乔卫东确认此事。
“第一,我记得南大冬令营的活动昨天就开始了,如果乔卫东给力,能够劝动宋茜,你前天就应该到深圳的,而不是今天才下飞机,现在已经是下午,除去订酒店和赶路,你整整错过2天课程。第二,以宋茜的性格,你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几点睡觉都要管,如果可能,她甚至还会决定你想什么,你一下子从北京来到深圳这个南部大都会,肯定会派一个人陪着,恰好乔卫东没事干,上班别人不要,搞投资又借不到钱,正好可以过来看护你,然而从上飞机到下飞机都是你一个人。第三,现在北方冬季,气温在零度以下,而深圳在十度以上,日间最高气温能到二十度,穿羽绒服是不合适的,准备完全的旅客一般都是带个大一点的旅行箱来放羽绒服,你呢,背着一个上学用的双肩包就过来了,这说明什么?要么走得很急,没有准备时间,要么就是你不敢带旅行箱,因为害怕被家人察觉你的意图,综上所述,你这次来深圳,近似于离家出走,对吗?”
乔英子听完他的话呆在原地,没有想到自己那点小动作一眼就被他看穿了。
惊讶,尴尬,慌乱,紧张,羞恼,幽怨,茫然无措……种种情绪横在心头,很不是滋味。
“小姑娘,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
便在这时,一名身穿制服的中年保安走过来,问话是冲乔英子去的,但是警惕的目光一直落在林跃身上,似乎是注意到两个人的矛盾,以为她受到骚扰。
“不用了,谢谢,我们认识的。”
保安确认过她的眼神,又审视再三,转身走了。
乔英子低头向下,几个呼吸后重新望向林跃,哀求道:“这事儿能替我保密吗?算我求你了。”
“本来能让宋茜和乔卫东愤怒,我会很开心,不过这次……好吧,我答应你,不把你偷来深圳的事说出去。”
“谢谢。”
乔英子听说安心不少。
林跃又道:“你以前来过深圳吗?认识去冬令营举办地点的路吗?”
“放心吧,有高德地图呢,不认识路我可以导航啊。”
“如果搭出租车的话,记得尽量选择正规出租车公司的车子,黑车尽量别碰。”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停顿两秒忽然眉梢一扬。
“你是在担心我吗?”
林跃说道:“废话,这里是深圳,不是北京,你人生地不熟的,真遇到困难连求助的途径都很少。”
乔英子问道:“你们要在深圳呆几天?”
林跃说道:“情况顺利的话两三天,如果不顺利……反正尽量赶在春节前回去吧。”
“那……如果我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能不能给你打电话?”
“可以。”
林跃很意外,虽然乔英子不是季杨杨,不算倔强,但是以他和宋茜、乔卫东的关系,要她遇到困难主动求助还是比较困难的,她今天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踏足异地,人也变怂了?
“那我走了,再见。”
乔英子疲惫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冲他挥挥手,走了。
林跃没有多想,目送她离开大厅,返回季胜利和刘静身边。
“刚才怎么了?”
还没到跟前呢,刘静便先一步问出心头话,看起来保安介入引起了她的注意。
“没什么,走吧。”
眼见林跃不想说,她自然而然地认为是关于宋茜和乔卫东的事,毕竟当初在心理讲座会场,林跃搞得那两个人灰头土脸,乔英子作为他们的女儿,双方关系紧张也是情理之中的一件事。
季胜利紧赶两步追上。
“打个车走吧。”
“不用。”林跃说道:“我爸在这边有朋友,我们可以借他的车开几天。”
“你要开车?”季胜利吃了一惊:“深圳这么大,你认识路吗?”
他知道林跃会开车,而且技术不差,但那是在北京,这边是深圳,交通习惯有稍许差异,之前他在西部地区当副市长的时候曾来深圳调研过,知道这座城市的电子警察很厉害,稍有不慎就会吃罚单,借别人的车开不麻烦,处理违章才头疼。
“放心吧。”
林跃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解释。
笑话,《二十不惑》和《人世间》的世界里,他在深圳可是生活了多年,对于这座城市的道路状况不说了如指掌,闭着眼睛都能开到目的地,但是用“老司机”来形容是没问题,开个滴滴顺风车什么的绝对合格。
……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大众SUV来到位于龙华区一条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的老街上,林跃找了个位置把车停好,指着斜对面逼仄的小巷子说道:“季杨杨就住在里面一栋二层民房里,不过现在还早,他应该没回来。”
刘静轻咬下唇,看着外面的街区。
被雨淋得发白的五金店招牌下站着一个穿破旧牛仔裤的民工,正一口一口抽闷烟,旁边小吃摊的火炉几乎摆到路牙子上,灶膛里火焰旺盛,叠起来的蒸屉往外冒着白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包子还是烧麦,而鼓风机的呜呜声冲澹了药店门口孩子的哭闹,大人在接电话,没空理他,只是牢牢抓着小孩儿的衣服,不让他到处乱跑,这时更远处的牛羊肉店里走出一个人,把一盆脏水倒进泛着恶臭的下水孔里,也不管溅没溅到旁边的行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季杨杨就住在这种地方?
以前他的居住环境是什么样子的?先是姥姥姥爷的联排别墅,然后是舅舅住不着的大平层,哪怕是父母回来后居住环境变差,那也是精装修的两居室学区房,物业勤快,居民友善,可是再瞧瞧这里……
“刘静,多少吃一点吧。”
季胜利递给她一个汉堡,这是刚才在马路边的麦当劳买的,因为林跃说季杨杨的回家时间不固定,需要守株待兔,现在已是傍晚光景,他们又没心思找个合适的地儿吃饭,便想随便凑合一下。
“我不饿。”
刘静刚要拒绝,看到季胜利的投来的眼神,想起在家时为说服丈夫同意她来的“约法三章”,只能接过来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季胜利也抱着一个鸡腿堡啃了两口,感觉有点噎,准备去拿矿泉水冲一冲的时候,林跃一指前方。
“来了。”
俩人闻言抬头望去,只见右前方的路灯下走来两人,前面一个又黑又瘦,他们不认识,而后面那个人……穿着一件地摊货牛仔外套,下面是军绿色口袋裤,还有一双沾满污渍的旅游鞋。
重要的是脸,撇开清瘦和一脸疲倦这些,可不正是他们的独生子季杨杨。
刘静看到这里忍不住了,就要开门下车,季胜利一把抓住她的手:“再等等。”
她知道老公是怕突然下车吓到儿子,以他们的身体素质,几乎没可能追上青春正盛的年轻人,林跃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住处,万一把人惊跑了,再想找可就困难了。
两人耐着性子按兵不动,直到季杨杨越过车子,季胜利才冲妻子使个眼色,二人尽可能小心地推开车门,从后面追上去。
林跃没有下车,选了一首刘德华的老歌静心倾听。
马路对面的三个人拉扯一阵后,季杨杨妥协了,那个又黑又瘦的男子确定没有危险后先走了,季胜利一家三口走到旁边烧烤摊的座位坐下。
又在车上呆了一会儿,感觉季杨杨和刘静夫妇的情绪都稳定下来,林跃离开驾驶室,整理一下外套朝马路对面走去。
行走途中他隐约听到季杨杨在跟父母讲离家后的遭遇,这两个多月是怎么过来的。
那两个人很难过,刘静眼圈儿都红了,但是到了林跃这里,他只想笑,因为他就是想让季杨杨品尝一下底层民众每天都在承受的人间疾苦,没想到这货混得还真是……蛮有趣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