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其他类型 -> 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362.考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16、考核
焰灵姬,李固不知其身份,但刘邦和张良,他又岂能不知?
作为地球龙国人族妖化,李固内心依旧是骄傲的,在他看来,人族正统也只能是炎黄一族,其他的不过是附庸罢了。
自然的,作为炎黄历史之中留名的刘邦和张良,哪怕李固明知道不过是刘浩随手从其他世界携带,哪怕明知道或许哪一日就会被刘浩下放到某一个世界之中,他依旧没有任何轻视;
好歹也是祖辈的一员,哪怕不过是同名同姓,哪怕根本不是一个世界之人,他和刘邦、张良的相处之中,依旧是发自内心的认可的,几乎是有问必答就能够说明了一切问题。
但这份态度,李固自然不可能在廖仲身上出现,今日他能够安静的坐下来和廖仲分说这些,已经是看了对方发色肤色、姓名组成和炎黄一族没有任何区别的状况,想要和刘邦张良一个态度,又怎么可能?
他虽然无法猜透刘浩随手的布局,但也明白眼前的廖仲绝不可能在刘浩心中可以和刘邦三人对比的。
但这些话,他却不会真正宣诸于口,哪怕明知道张良三人并非刘浩弟子,他也没有分说,而是选择了慕凌两可的说法:
“焰灵姬,此外还有外出的刘邦和张良二人,皆以‘老师’成为主家,具体如何,你自去领悟!”
廖仲也是老狐狸,本就在凡人世界读过书,稍微一想立马也知道区别所在。
可以说这三人未来很可能也会成为主人弟子,但如今却并非,更相当于宗门之内‘外门弟子’的存在,可哪怕如此,也并非自己这个临时管家就能够相比较的。
谁知道未来哪一个时间,自己主人就认可了三人,将他们收入囊下?到了那时,这三人可就真是自己的小主人了!
“山门内,尚且还有一头小毛驴,也是妖族的一员,乃主家在其他世界寻得,作为临时代步之用!”
李固也不想在焰灵姬三人话题继续和廖仲探讨,人家可就在山门之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不好多说什么。
他话题一转,廖仲也明白不好继续分说什么,眼前大妖能够和自己分说这些,已然是看在自己作为主人临时管家的份上,再继续询问就是不知所谓了。
也是此时,正好焰灵姬收到刘浩新炼制的‘业火手镯’,急着想要尝试一下威力,正呼啸的从紫微宫内飞出,也将二人眼光吸引。
或许是看到了焰灵姬手镯的法宝,廖仲猛然间意识到这个童女在主人心中的地位,高高在上的主人,能够看到自家童女对一件小小法宝的喜爱,就足以证明一切问题。
换做是他,会如此吗?也必然是心中有了对这个外门弟子看重了,才会附身为之吧?
他的目光随着焰灵姬停留在一块石碑之上,那石碑通体黝黑,看不出什么材料炼制而成,不等他有所猜测,就看到焰灵姬将新得的法宝运起,而后一股略带惨白色的火焰猛烈荡开,朝着那黝黑石碑呼啸而去。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过,那黝黑树立的石碑上出现一道金色光茫,隐约之间他看到了一连串数字,这数字他此前根本闻所未闻,但出现了之后,却在告诉他这分明就是数字使然,而且还是方才焰灵姬攻击大小的一种展示。
他好歹也是灵界一个小小的高手,本身的阶位也比焰灵姬高出一个等级,可他发现即使自己站到焰灵姬对立面,去接取方才焰灵姬攻击之时,也很难就敢说自己能够接的下来。
那惨白色的火焰他一清二楚,此前可是他手镯的法宝,又岂能不知?
可相比之下,就是他高出一个阶位,似乎也难以做到方才焰灵姬的威力。
很快,他又释然了,跟着主人,越过一个阶位对敌并战而胜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自己接不下,也意味着整个灵界九成以上和自己同阶位的修士也接不下,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但同时,他心中也多了一份迫切心理,想着既然跟了主人,日后也不能给自己主家丢脸才对,也必须迎头赶上才行。
这份心理压下,廖仲这才看向焰灵姬手镯的法宝,隐约之间他感觉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机又一阵恍然,既然过了主人一手,提升才更合理了,或许对灵界诸多修士而言,那法宝已然是极限,但在主人手中,不值一提才是理所当然,随手更改之下也绝非他如今可以理解的。
越是这般,他内心也越是火热,倒不是认为主人也会帮着自己法宝炼制一番,而是诸多此前根本无法想像的资源显然已经摆放在自己眼前,这可是真正的通天大道也。
在今日之前,他心中连何时就一命呜呼都在恐惧,可今日之后,成仙似乎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只要一想,就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值了。
眼前,焰灵姬似乎对自己的手段依旧十分不满,调息片刻,再次酝酿起来,紧接着那黝黑石碑的震动也大了一分,其上的数字显然增加了不少,对比之下,似乎前后多了近三成上下。
这个变化,也让廖仲对焰灵姬更加重视许多,心中想着能被自家主人看重的果然是天子骄子耳。
他却不知,哪怕焰灵姬此番动作,依旧不过是尝试耳,分明对手中的法宝根本没有熟悉之下的产物。
作为洪荒练气士,还有着巫族特有的传承,哪怕焰灵姬空手对敌,在凡人修仙世界之中,跨越一个阶位斩杀敌人,也不会有多少费力,拼命之下,就是渡劫期一个步步小心也要被焰灵姬斩落马下,这才是焰灵姬真正的手段耳。
她手中的‘业火手镯’,与其说是‘业火手镯’,还不如说是‘火焰手镯’,之所以如今只能这个称呼,不过是其中只刻录了一道微小的‘业火’而已。
这可是刘浩根据斗破世界,从消炎身上焚诀推演而来,尝试炼制之下的产物,今日可以收取一道‘业火’,就代表着明日可以收取其他火焰,当天下万火收集完全,何尝不能进化成为‘上品’乃至‘极品’后天灵宝?
不要以为这是刘浩一个微小的尝试,到了他如今这种修为,任何一个小小的动作也必然带者诸多深意。
就好比焰灵姬手中的手镯法宝,何尝不是刘浩感觉十分契合焰灵姬?
分明就是有着一份实验隐含其内,借助焰灵姬在凡人修仙世界学会的蕴养法宝,看一看未来到底能够将之进化成为哪般程度?
看一看到底能否在将来作为焰灵姬的‘成道灵宝’?
刘浩可知道先天灵宝哪怕在洪荒之中也是万分稀有的,与其好不容易寻找一件和焰灵姬并不契合的灵宝,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将其指望放到后天灵宝之上,一点一滴的跟着焰灵姬成长起来,或许到未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焰灵姬一旦成功,其必然也是一件大势,修士何其多也?又哪里有那么多先天灵宝给他们?
或许这才是他认为进入凡人修仙世界之中最大的收获所在吧?
紫微宫内,刘浩同样在观察焰灵姬的尝试,眼看到效果,也微微点头,对自己将一个准圣玄武世界怪兽的骨骼精华拿来炼制一件连仙阶都没有达成的法宝,似乎也是歪打正着了,至少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焰灵姬无需为自己手中的法宝提升等级懊恼了。
如此才是最好的实验耳,至于另一个极端的实验,凡人修仙世界之中有的是修士在做,也无需他刻意为之,不过是多观察一份罢了。
山头阵法之中,出现一个微小的波动,根本无需多想,也知道刘邦和张良二人从青云城返回,这两个家伙也是闲不住,但凡有了空闲,就一定要外出溜达一番。
刘浩倒也没有给出任何禁止,本身而言,性格就决定了道路,当真做了限制,张良也就罢了,那刘邦多半可能就要费了,小混混出身的刘邦哪里关个三五日尚可,一旦久了,很可能还会走火入魔也不定。
与其如此,还不如随了他们的意,再者,得了刘浩赐下的来自凡人修仙世界仙界更改版的修真功法,加上其自身的气运,哪怕偷懒也不会差到哪去,又有什么好担忧的。
反而他这般性格,日后寻到哪方世界,将之仍入人间才是最好,说句不客气的话,这家伙本身的‘荣华富贵’才是主流,红尘之中的洗练才是人家真正的道路使然。
当真刘邦要仙气飘飘了,刘浩或许才会担忧了了。
几个呼吸之后,刘邦和张良二人的身影也在阶梯尽头显露而出;
他们二人一眼就看到廖仲这个新人的出现,那刘邦瞬息之间就双眼一亮,立马就拉着张良朝着这头走来;
待到近前,不等他二人询问,廖仲就率先行礼:
“老仆廖仲,见过两位小老爷!”
“过了过了!可不敢以‘小老爷’称谓!仲叔唤吾刘季即可,这位乃张良也,和吾一般,都是老爷门下道童!
日后可要多麻烦仲叔才是!”
刘邦这话一出,哪怕是廖仲也微微一愣,倒不是感觉刘邦这话自谦之类,而是他发现眼前这个道童远比自己想像的成熟多了,给自己的感觉,分明是在一个老狐狸对话一般。
他微微一想,也感觉本该如此才对,哪怕是道童,也不代表人家年纪就小了,他虽心中微楞,可手下却没有丝毫怠慢:
“哪里,此老仆分内之事,只是如今刚刚得了主人收留,其中尚且还有诸多事物需要二位道友帮衬,日后只要有所需求,二位道友只要吩咐一声即可,老仆一定竭尽全力!”
廖仲当场就改了称呼,这份进退在张良看来倒也不错,眼中的审视也少了一分,心中暗暗赞许一句,认可了眼前这位新到来的同僚。
张良可不管廖仲是不是临时的管家,只要一日任上,他就不会存在其他想法,该有的尊重也不会缺失,可同样若是对方不合格,他可不会客气,其内心可骄傲着呢。
如果说刘邦三人之中,论修炼天资最好的,非焰灵姬莫属,刘邦最末,张良居中,但论心思聪慧,张良也绝对是最强的,哪怕是诸葛亮,他也敢于一碰。
在此之前,道场之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也落到张良身上,哪怕是青云门他人到来,真正主导接待的也是他,自然的,他对廖仲也带者一丝考核之意。
在他看来,方才廖仲称呼的改变,非但没有恶了他丝毫,反而让他十分欣慰,倘若只是为了恭维他们而不该,他就真要皱眉头了,认为今日可以对他们如此,日后也一定会弱了道场威势;
反而冒着可能让他们不喜的想法也要将称呼改变,其本身也需要莫大的毅力,这般不卑不亢的态度才不会真正弱了道场名头。
从头到尾,张良一句话没有分说,却已经将一切主导完毕,甚至于还抽空和刘邦交流了一下眼神。
殊不知他们这般默契,早在李固视线之内,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能在历史之中浩浩留名的,绝非善类耳,这种花花心思,若非早就存了观察之意,当真难以察觉,眼前的廖仲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咦?焰灵姬师妹似乎炼制了新的法宝!不对,莫非……”
刘邦和张良默契完毕,适时的转变了话题;
当他看到焰灵姬手中法宝之后,瞬息就明白了青云城现在沸沸扬扬的传言‘仙人’到底是谁了,在那些修士眼中毫无察觉的‘瞬移’,还不是自家帝君一个念头的事情?
也就是自家帝君低调,不想和那些蝼蚁计较,又或许是不想好不容易布置的棋子失去了作用,这才懒得搭理他们,任由他们分说了。
他这句或莫非一出,廖仲立马就明白了二人是刚刚从青云城返回,也多半是猜出了自己来历;
他内心虽有所好奇,想要知道青云城那些修士是如何讨论的,但也没有任何询问的意图,反而因此观察起刘邦和张良来,看一看二人是否存了‘嫉妒’的心理。
可惜,看了良久,唯独没有这份情绪。
猛然间,他又在心中苦笑一声,感觉无论是自己的思维还是眼光,依旧没有脱离原本桎梏,那法宝或许在灵界之中能够掀起一丝风浪,但在自家主人门下,又哪里能看得上?
他心中猜测着刘邦和张良二人手中或许有着更高等级的宝贝,可他却不知,二人手中最好的灵器,也不过是青云门此前分发的飞剑耳,他们或许有一丝羡慕,但也仅此而已。(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