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56章 照片背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就这样,张翠翠为自己的丈夫报了仇,可是她内心深处却格外痛苦,我瞅了瞅嘴角歪斜着的她,知道这些年张翠翠一定遭受了很严重的心理摧残,自己心中也有点不忍。
只听张翠翠咬着牙根说:“后来我想了很多,我虽然没什么文化,可是将心比心,那个小鬼本来就是枉死,死后又被我给剁了个魂飞魄散,他是杀了我的丈夫,可是却也是因为我吃了他的眼珠……”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都怪那个李长善,要不是他,也不会害得我家破人亡!”
我一听敢情张翠翠把这一切的错都归结到了李长善的身上,不过细细一想,确实是这李长善招惹了小鬼,之后才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要是真要找一个罪魁祸首,只能是他首当其冲。
安易听到这里,也是表情凝重,谁也没有想到,我们面前这个老太太却有着这样悲惨的命运,这么说来,她丈夫死后,她一个人孤苦伶仃也确实可怜。
张翠翠接着说:“自打那事以后,村里的人都把我当怪物看,我本来就是外地远嫁来的,自然不受大家欢迎,不过改革开放后,村里的气氛也变了,当初的人都慢慢变老,有些人的心也化了,这才又接纳了我,哎,总之这些年的日子已经好过多了,我现如今也是黄土埋了半截的人了,就等着去阴间见我那短命的丈夫去了……”
安易站了起来,瞅了瞅张翠翠说:“那您和张天森就没了联系?”
张翠翠头也不抬,有气无力地说道:“后来我侄子也听说了我的事,他也后悔当初带李长善来,据他说,他后来和这个李长善就很少来往了,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就不知道了,再说了,我那可怜的侄子现在也走了,哎,我在这世上的亲人都死完了……”说罢又垂下泪来。
我瞅了瞅张翠翠,虽然她的故事让我们对这个李长善有了一些了解,但是却依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想到这里,我就快步走出了屋,李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溜达,汪子和张翠翠家的狼狗看上去似乎已经成了朋友,正抱在一起撒欢呢。
我问李老爷子是否有印象,李长善早年间曾经来过一次福建,李老爷子摇了摇头说:“我那小儿子从小就很独立,我也不怎么管他,早些年他折腾些小生意,也算走南闯北,不过要问我他具体去过哪些地方,我还真不知道?”
听完李老爷子的话我突然就觉得事情似乎有什么被我们遗漏了,这李长善当年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按照张翠翠的说法,他和张天森在此地待了足有小三个月,他一个生意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生意就这么白白放三个月,想到这里,我就再次走进屋子里问张翠翠:“当年李长善来的时候有没有说自己要做什么生意?”
“生意?”张翠翠看了我一眼,从她的眼神中能看出她似乎有什么记忆,只听她说道,“你要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印象,当初这个李长善说自己是个生意人,是听说福建安溪的铁观音不错,大概是想顺道贩到西北挣点钱,可是后来……”
说到这里张翠翠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她脸色一变,接着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当时我丈夫还陪他们去询了价,可是好像是因为当时价钱没谈拢还是怎么样,这生意就没做成,不过我记得他有那么几天老往老候家钻……”
怎么又冒出个老侯家?张翠翠解释道:“这个老侯家当初就剩下一个儿子,由于他家是地主成分,所以家里其他人在几场运动中都死绝了,这老侯家就剩下了候钢这么一个人,还是当年逃到了西南国境线才活了下来……不过据说,这家伙后来贩毒,村里的人都不和他来往,再后来就不知道什么原因暴毙死了,我估计是抽大烟抽的……”
一说到毒品,我和安易立马就精神了,此前我们调查得知,这个胡良可是兰州一带的大毒枭,而在我们的印象中,这个李长善一直是个比较本分的生意人,对胡良的毒品生意并不知道,如今他又和这个侯钢扯上了关系,难不成那时候他在这里搭上了侯钢这条线,而且这张翠翠也说了,候钢可是从西南边境上逃回来了,据我所知,那里可是贩毒案件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可是这候钢现如今已经死了,对我们来说也是死无对证,这个线索也只能说是勉强站得住脚,看样子,如果我们猜的不错,李长善隐藏的就太深了,一个连自己老爸、老婆都不知道底细的人,这该有多么可怕,再大胆设想一下,搞不好胡良所拿到的毒品正是藏在暗处的李长善卖给她的,这种大宗非法交易,互相不知道底细也算是很正常。
想到这里,我和安易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全部都愣在那里,张翠翠瞅了瞅我们,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就试探地问:“其实自打你们拿出那张照片,我就猜到你们肯定是来查李长善的,既然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你们,你们是不是也该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翠翠的要求也不过分,于是我就简要的把事情告诉了她,张翠翠听罢也是连连摇头,说道:“要不是我见过李长善,你们讲的我还真不一定相信,可是既然这一切都是他做出来的,那么我也能够理解,他这个人心狠手辣,那时候我就觉得他将来肯定是个人物,可没想到他居然连杀自己父亲这种事都下得了手!”
讲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之前来时出租车司机说的话,于是我就问她:“东洲村的人是不是大多数都跑出去开医院了?不知道有没有在兰州的?”
张翠翠可能也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就摇摇头说:“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一般省会城市都会有吧,怎么?这和李长善也有关系?”
我心中一直觉得,当初在医院给我看病的老头不简单,加上当时他也是福建口音,因此我自然而然就把他和东洲村联系在了一起,不过时间久了,那老头的长相我已经淡忘了,即便形容得出来,恐怕张翠翠也不知道那是谁,于是就只好作罢。
安易见我们也得不到新的线索,脸上不免有失望之情,我们大老远跑这一趟也不容易,虽然知道了以前李长善的一些旧闻,但是想要抓住他的把柄,最后将他绳之以法却还是道路漫漫。
想到这里,我就和安易起身离开,这次不仅没什么收获,还让张翠翠旧事重提,心里不禁有些内疚,于是就冲她笑了笑,张翠翠倒是很和气,送我们出了门说:“也没帮上你们什么忙……”
走到回去的路上,我拿出那张李长善和张天森的照片,照片上两个人还都很年轻,走在他们曾经或许走过的路上,我的心里百感交集,安易也放慢了脚步,虽然一句话不说,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其实和我们比起来,心里最煎熬的还是李老爷子,自己的两个儿子都这么不成器,安易大概是不愿意看到老爷子难过的表情,就把小罐子拿了出来,准备把他们收进去……
突然那李老爷子又开口说:“那张照片你给我也看看吧……”我一听就站了下来,把胳膊伸了过去让他看。
李老爷瞅了瞅说:“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你不是说徐警官说过,他也觉得这张照片是我儿子故意放在家里的吗?难不成这照片上还有别的线索,我们没注意到?”
我一听就又皱了皱眉,徐警官当初确实是这么说过,不过那也只是他的猜测,并没有证实,想到这里,我就低下头又看了看那张照片,从照片上可以看出,这里确实是村委会,那棵大槐树现在也还在那里,突然在旁边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梁兰花开了口,说道:“他们为什么在这里照相?”
这句话看似不经意,但是一瞬间就把我从照片里拉了出来,我记得在张天森家看过他去往全国各地的照片,都是一些边边角角,乡土味十足的风景,这和一般人比起来截然不同,普通人照相都会选一个景点当背景,即便没有景点,也会尽量把建筑物当做背景,可这张照片看上去却很奇怪,一半是那棵大槐树,一半是那个建筑物,谁都不是重点。
而且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这对焦也不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而是在边边角角,要么这照片就是个不会照相的人拍的,要么他就是想从照片中表达出什么意思?想到这里我就对梁兰花说:“是啊,我也想不明白?会不会是这个房子,或者是这棵树有什么问题?”
这时旁边的安易突然说道:“我记得吴支书说,那房子以前是个地主家,后来才被扒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