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55章 替夫报仇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到这个穿寿衣的小鬼站在自己面前,一下子就让他心慌起来,两只腿不由地就抖了起来,身上也是冷汗直流,手中的木夹子都已经夹住鸭子了,却怎么也提不起来。
那小鬼一见鸭子被夹住,还以为马上就要夹起来了,就站在那里等着,可等了半天,也没见黄福有下一步的动作,就不由得纳闷起来,等他一抬头,看见黄福正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就高兴地笑了起来。
其实他一早就来了,他知道今天晚上做饭的锅头势必会是那个吃了自己眼珠的张翠翠的男人,他死前在村子里跑来跑去,虽然记不住别的人,可对这个逢年过节做好吃的的厨子却印象极深,再加上那张天森和李长善在他们家里放了许多辟邪的东西,因此他也不能进去找张翠翠报仇,就盯准了这个晚上打算下手,所以早早就准备让黄福看到自己,吓他个屁滚尿流。
可他毕竟是个小孩,自己的血海深仇转眼就被一只煮熟的鸭子给转移视线了,可此刻再次看到黄福的脸,又让他的仇恨再一次返潮,他咬了咬牙,瞅了黄福一眼,紧接着嘴角就冷冷地笑了一下,整个发青的脸犹如一个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倭瓜扭曲到了一起。
黄福不过是个老实做饭的厨子,哪里有什么胆色可言,“嗷”地一声就差点背过气去,裤裆随即就屎尿齐流了,他身后的那些婆娘不知道是怎么了,回头一看黄福惨白的脸也是吓了一跳,紧接着一股恶臭就传到了她们的鼻子里,其中一个妇女很快就发现那恶臭是从黄福的裤裆里传来的,一脸的嫌弃。
这些妇女几乎每个逢年过节都会给黄福打下手,因此平时也比较熟络,其中几个胆大的赶紧让胆小的去喊人,接着她们就扶着黄福,让他坐在板凳上,可黄福吓得腿脚都绷直了,看着那个阴笑不断的小鬼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哪里还坐的下来,那几个妇女却看不见小鬼,还以为黄福是抽了羊角风。
其中一个算是有经验的,就让大家把黄福放到地上,平躺着,接着就玩命的掐黄福的人中,女人的手指甲本来就长,这么一掐黄福的鼻根就被指甲刺破了,鲜血不住地流,可是他嘴里依然叫不出声来,只是喉结一鼓一鼓的,看着那个小鬼更觉得骇人了。
那妇女手上又使了几分力气,见还是没有效果,就赶紧大喊着让其余的人喊张翠翠来,说是他男人恐怕得了急病,再不送医院保不齐就没救了。
那时候农村本来就比较闭塞,赤脚医生们更是只有三板斧,遇上真正的邪门病别说他们了,医院都没什么办法,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让黄福抽过去的居然是一个小鬼,不一会儿,张翠翠就闻讯赶来了,自打她上次遇到鬼之后,一般晚上做活的事,黄福都舍不得让她抛头露面,怕又出什么意外。
此刻黄福看到自己的老婆跑来,这才恢复了几分元气,直起胳膊来哆哆嗦嗦地指着墙角对张翠翠说:“鬼!小鬼!”他的声音虽然小,可众人却都听了个清清楚楚,几个胆小的妇女腿一软,嚎着就破门而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鬼呢。
那张翠翠一听自己的丈夫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她盯着墙角看了下,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看样子自己的眼确确实实是关上了,可是她不能确定这小鬼是不是就是此前那个,于是就问黄福:“小鬼?那个小鬼?”
那黄福哆嗦着说:“就是……前几个月淹死在池塘那个……”他话一出口,那几个胆大的妇女也受不了了,虽说没有嚎,但是也是快步从屋里走了出去,边走边说我们去喊些人,可脚底下的速度更快了,一眨眼这厨房了就剩下了他们夫妻两个。
张翠翠怕那小鬼伤害自己的丈夫,赶紧跪了下来,朝着那个墙角就磕起了头,而且个个都是响头,没几下,额头就见了血,她边磕边说:“求求你,放过我男人,我是无心吃你的眼珠子的,你现在不也好好吗?求你放过我们吧!”恐惧和对丈夫的担心让她的眼泪鼻涕不由自主地就喷了出来。
黄福这时已经差不多缓过来了,一听自己的老婆说她吃了小鬼的眼珠子,还以为听错了,以为这小鬼活着的时候,自己的老婆吃了他什么零食,就也赶紧跪了下来说:“你就放过我们吧,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你想吃啥我现在就给你做!”
那小鬼“嘿嘿”了一声,并不买账,走到张翠翠的面前,那张翠翠还是看不见她,依然一个劲儿地磕头,嘴里念念叨叨的,小鬼一时间玩心大起,看张翠翠看不见自己,就朝着张翠翠的脸上一个耳光,张翠翠一下子身体就被打到了一边,那小鬼一看,高兴得乐了起来。
在一边的黄福见小鬼居然动了手,而且居然打了自己的老婆,他这人虽然胆小,可是对张翠翠却是感情深厚,一看张翠翠被打,就壮着胆子一把把小鬼推开,那小鬼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抬头一看,居然是被他吓得尿了裤子的黄福,顿时火冒三丈,哇呀呀地就叫了起来。
那黄福一看,心里又是一哆嗦,就扶起老婆,转身就想跑,那小鬼哪里肯放过他,抄起一个锅就冲他甩了过去,也不知道那锅是谁放在那里的,居然盛满了油,一下子泼遍了黄福的全身,冬天本来穿得就是棉服,那衣服里的棉花又格外吸油,还没等黄福和张翠翠反应过来,锅边的火苗不知道怎么就引燃了慌乱之中的黄福。
火苗子一下子就腾了起来,黄福瞬间就被火苗给笼罩了,情急之下,黄福一把就把张翠翠推开,大概是怕身上的火引着了张翠翠,他赶紧想把自己身上的棉服扯下来,可手已经被火烫的起了泡,只得咬着牙硬来。
谁知道那小鬼却是发了狠,一下子冲了上来,抱住了黄福的腰,黄福的两个胳膊使命的锤,可那小鬼就是不松手,这下子黄福的衣服很快就着到了里面,火苗子几乎把他全身都烧了,黄福在想起水缸就在不远处,就想跑过去,可那小鬼却又抱住了他的腿,此刻再解衣服已然来不及了,皮肤已经和衣服粘在了一起。
惨叫中他还想倒地滚灭火苗,可还没滚两圈,整个人就不能动弹了,张翠翠就这样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被火苗给吞噬了,那小鬼一脸得意地看着张翠翠,似乎下一步就要对她下手了,刚才那些跑出去的妇女此刻带着人也来了,大家一看地上的黄福被火苗给吞了,都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再一看张翠翠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更是骇然,一时间居然没人敢上来,张翠翠此刻心如刀绞,没想到这大年夜自己的丈夫居然被小鬼活活折腾死了,要说李长善的心狠,这小鬼毒起来更是没有人性。
紧急时刻,张翠翠后知后觉,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和自己的哥哥学过行里的手艺,虽然没什么通天的本领,可是一些基础的抓鬼行当她还是了解的,她一想到这里,就又恨自己为什么不早想到,现如今她的丈夫已经死了,大概是这手艺在自己脑海中沉睡的太久了,可她又一想,既然丈夫死了,那她就一定要报仇。
于是就赶紧站了起来,那小鬼见张翠翠有了动静,就想再观察观察,他知道张翠翠和这里所有的人都看不到自己,因此不免有恃无恐,张翠翠飞速的在案板上转了一圈,一眼就看见了一只盛满了鸡血的碗,村里每年过年基本都是吃公鸡,因为母鸡留着还能下蛋。
她想都没想,就把这碗鸡血泼了出去,接着又抄起了一把刀,这刀口上还有血,十有八九就是杀鸡刀,那些鸡血在空中停留不到一秒,就泼到了站在原地的小鬼身上,这下子,四周围的人都惊了,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被公鸡血泼了后的小鬼原型。
那些妇女再次吓得哇哇大叫,他们身边的男人一瞬间就明白了黄福为什么会惨死,但是依然没人敢上来给张翠翠帮忙,张翠翠见小鬼已经显形,一下子就冲了上去,一把揪住小鬼的衣服,紧接着就手起刀落,还没等小鬼叫出声来,就把那小鬼的头砍了下来。
这时候,那些围观的女人中已经有几个昏了过去,剩下的,也是哇哇大叫着四散跑开,那些男人也没什么胆色,看到这个情景,也赶紧脚底抹油,转身飞快的跑了。
张翠翠就一刀一刀,剜出了小鬼的眼睛,割下了小鬼的耳朵,把他身上的零件也一件一件的剁了下来,那杀鸡刀切鬼比切豆腐还容易,等张翠翠切完那小鬼,每个零件就都慢慢变淡,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此前李长善挖出小鬼眼睛时张翠翠觉得恶心无比,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发了狠居然把这个小鬼给活活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