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54章 献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张翠翠只感觉心中一阵恶心,就快要吐出来了,可与此同时,她的眼睛却也模糊起来,视线里像是少了什么色彩,听到张翠翠这么说,我虽然无法理解她当时的感受,可是换位思考,要是自己吞了两颗眼珠,给我我也得吐,至于她说的视线模糊,我猜可能是关了天眼,也就是说从原来的1080P变成了720P,成了普通人的眼睛。
这么一想倒也是因祸得福,可是彼时的张翠翠可不这么想,她的眼前一阵模糊,突然就发现,此前站在地上的小鬼和那个青衣女鬼都不见了踪影,可四周围的纸扎却是碎的碎、破的破,俨然是刚刚打斗过的痕迹,她又转了转头,看见张天森和李长善一脸殷切的看着她,李长善更是探着个脖子,一脸兴奋地对她说道:“怎么样?是不是看不到鬼了?”
张翠翠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虽然自己确实看不到鬼了,可是心中明明知道有两个鬼正在自己的附近,这种不可知的恐惧感让她立刻汗毛倒立,觉得毛骨悚然,再加上她一想到自己居然吃了刚才那个可怜小鬼的眼睛,心中就更是歉疚,这种复杂的心情之下,自然难以说话,只得点了点头。
那李长善一看,就噗嗤一下乐了,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招还真挺灵。”可站在一边的张天森不干了,刚才他还打心眼里佩服李长善,可现如今一看这李长善居然如此残忍,还让自己的姑姑吃了那么恶心的东西,心里不免有点来气,扭头一看,那个小孩站在原地哇哇大哭起来,可是没了眼睛,只能张着嘴干嚎,别提让人多揪心了。
另一侧的女鬼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白事的主事人居然下得了这种毒手,虽然她有点神经质,但是也被李长善的举动给彻底激怒了,此前她还打算让这个小鬼和自己作伴,此刻这个小鬼已经变成了废物,她心中不禁也同情起这个小鬼来,于是哇哇一声大叫,就朝李长善扑了过来。
可刚往前走了一步,心里可能想到眼珠是被张翠翠吃了,如果把她刨肠刮肚,或许还能把眼珠子抢救出来,就一个转头,先把李长善丢在一边,又朝张翠翠冲了过来。
张翠翠此刻心神恍惚,哪里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张天森一看,赶紧把张翠翠拦在自己身后,紧接着从身边抄起一个童男纸扎就朝那女鬼扔了过去,那女鬼哪里会被一个小小的纸扎拦住去路,只在空中拿手一撕,那纸扎就被撕成了碎片,大红大紫的纸片纷纷洒洒,就犹如刮起了鬼风。
张天森见女鬼动作奇快,自己恐怕不是对手,又想起刚才李长善曾用桌子上的纸符制住了女鬼,就赶紧抄起一张护在自己身前,其实这纸符并不那么容易使用,一般来说这纸符分为两种,一种是法师自己画的,笔尖已经浸透了自己的法力,因此普通人拿着就可以御敌;另一种则是批量生产,也就是逢年过节,大家可以在寺庙附近买到的印刷品,这种在使用时则需要法师自己用法力附着,才能挡住鬼的进攻。
这张天森学艺时就没学到什么特别牛逼的法术,只是后来机缘巧合,学到了一些手艺,这才走南闯北起来,可是此时的他还年轻,手艺也是平平,因此拿着那张纸符也只能起到糊弄女鬼的作用。
那女鬼可能还忌惮于刚才被李长善所伤,这才站在原地一愣,可等她看清那纸符只不过是印刷品的时候,心中自然明白这张天森是个二把刀,便毫无顾忌的冲了过来,一下子就把张天森掀翻在地。
张天森也没想到手中符起不到半点作用,这才咬牙切齿起来,恨自己当初没跟着老爸多学两招,刚想爬起来再次护住姑姑,可那女鬼又是一脚,居然把张天森踹了个180度旋转,摔了个狗吃屎。
李长善一看张天森吃了亏,心中那股子狠劲又上来了,于是就想来个斩草除根,把这个女鬼和小鬼一起打个魂飞魄散,于是抄起那个杀鸡刀再次朝女鬼飞奔过来,那女鬼一听身后有动静,知道李长善的厉害,于是赶紧转过身去,想接住李长善的下一招。
谁知道李长善这个人远比女鬼的花花肠子多,也活该这女鬼不开眼,居然惹到了这么一位活阎王,李长善并没有按常理出招,而是一把搂起来站在原地哇哇大哭的小鬼,接着一把就朝那女鬼甩了过去,那女鬼一看飞过来的不是杀鸡刀,而是刚才那个可怜的小鬼,一时间母性又泛滥起来,赶紧伸手接住,生怕这小鬼再次跌倒地上。
可万万没想到,这李长善出了一招还有一招,他瞄准了前拳撒后手,一下子又把手中的杀鸡刀飞了出去,追着那孩子的身后呼呼就过去了,女鬼刚把小鬼接到手中,就看见黑夜中寒光一闪,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杀鸡刀就从她的眉心扎了进去,首乃万物之灵,这么一扎,这女鬼哪里还有什么战斗力,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女鬼在魂飞魄散之际,居然又发了狠,一手分出两指,一下子就朝自己的眼睛里扎了进去,紧接着居然把她自己的眼珠子抠了出来,接着就凭着刚才的记忆,把两颗眼珠按进了那小鬼的眼眶中,最后把小鬼朝身后一撇,大吼一声:“快跑!”这一声的惨烈程度,活活把李长善他们三个人给震住了。
李长善以为自己就够狠了,可是和这个女鬼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女鬼的身体就慢慢变淡,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再一看那小鬼,早已经钻进了附近的农田里,再也不见了踪影。
李长善心中明白,这次算是惹下麻烦了,那小鬼既然没死,还有了另一双眼睛,自然而然要回来报仇,可面对张天森和张翠翠,他却强颜欢笑,心中想着,要报仇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到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因此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等到第二天主家一家来一看,整个灵堂除了灵牌和棺材还各自放在原来的地方外,所有的纸扎和贡品几乎全部是破的破,烂的烂,完全看不成了,这李长善对付鬼有一套,对付人就更不在话下了。
他对主家说:“这是你家的小孙子昨夜显了灵,看到那么多纸人纸马,非要到自己的灵堂里玩,这小孩太顽皮了,我们两个人是紧抓慢抓也抓不住,这不后来只能被他糟蹋成了这个样子……”说完就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也不再做多余的解释。
那主家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其中有几个自然是信了,因为这小孩活着的时候就疲得厉害,要不然也不会自己跌进池塘里淹死,不过另外几个则不大相信,可是挠破了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搞成这样,总不可能是两个主事人半夜闲着没事干,撕纸扎玩,可这么一来他们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于是就也点点头默认了。
这场白事几乎在整个东洲村引起了轰动,这是东洲村史上第一次纸扎都是碎片的葬礼,这件事了结之后,张天森老是不放心,担心那个小鬼回来报仇,于是硬拉着李长善又住了三个月,又给张翠翠的家里贴了许多符,放了许多的避邪物,可一直没见什么动静。
李长善就劝他们说,可能那小鬼不敢来,已经投胎去了,张天森想了想,也觉得那小鬼不敢再来招惹张翠翠,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可是这年的年关,却还是出事了,东洲村每年过年都会举办一场巨大的村宴,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会来参加,既然是村宴,就少不了要吃饭,张翠翠的老公黄福自然而然就成了整个村宴的锅头。
那晚的事,这个黄福并不知道,还以为李长善和张天森是用了什么偏方把自己老婆的眼睛治好的,心里还夸了夸这个不怎么见面的侄子。
村宴当晚,黄福先是做了一桌献饭,放在了一个空桌子上,这空桌子旁放了九把椅子,按照风俗,这桌献饭是供奉给村里死去的祖先们的,如果有孤魂野鬼,也可以来吃一顿饱饭,俗话说谁家过年不吃饺子,鬼自然也是要过年的。
之所以放九把椅子,其实是一语双关,一为长长久久,二为无穷无尽,简单说就是四周围的鬼太多了,要全都来,摆几百桌可能都坐不下,九是顶天的数,可以容纳下所有的鬼。
做完了献饭,就开始做人吃的了,可是做着做着,这黄福就感觉身边怪怪的,他回头看了看四周,全是些来帮厨的妇女,有的在摘菜,有点在切菜,还不时的说东说西拉拉家常,并没有什么异样,因为要赶在天黑透之前把大菜的料配齐,因此隔一会儿,黄福就会催那些妇女一次。
等他回过头来,刚打算把锅里煮熟的鸭子捞出来,就发现锅前站着一个小孩,低着头直愣愣地看着锅里的鸭子,口水都快掉地上了,他本没有在意,因为平日里看他做饭的小孩太多了,他刚想把那小孩轰开,就发现那小孩有点不对劲,身上穿的居然像是寿衣,再一看那小孩的脸,分明就是之前淹死的那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