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52章 看棺材的女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渐渐地,张天森就靠这门手艺挣起了钱,他出来挣钱的时候,文革也刚刚结束,全国上下百废待兴,不要说各种寺庙渐渐被修复,就连行里这门手艺也很快恢复起来,但姑侄总不能一辈子相依为命,正巧,张翠翠的老公,一个叫黄福的福建男人,当年大串联时留在了兰州,机缘巧合下就和张翠翠走到了一起,文革结束后,一心想返回福建的他就带着张翠翠一起回了东洲村老家。
张翠翠也成为了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外来人口,而且还是从西北边陲之地来的,一时间也成了村里媳妇们饭后茶余的讨论对象。这黄福没什么大手艺,但是做的一手好菜,十里八乡有个什么大事,或者谁家有了红白喜事,都会让他去当主厨,张翠翠也帮忙打打下手,因此两口子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一年四季鲜有没肉吃的时候。
可万没想到,这个张翠翠的眼睛却是天生的敏锐,对脏东西十分敏感,好几次在白事上差点出了乱子,她本来就是个女流之辈,原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谁也不愿意成天睁眼就见鬼,因此这个原本行里人求之不得的天分在她身上却成了十足的累赘。
苦不堪言的张翠翠将这一切告诉了还不知情的黄福,这黄福是个中农成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几经周转才捡回来一条命,现如今对自己的小日子也格外满意,可偏偏自己贤惠的老婆却又遇上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他也一时没了主意。
张翠翠毕竟从小就和行里人打交道,因此很快就想到了和自己一起学艺的侄子张天森,相比张翠翠,张天森的手艺无疑学得更全些,虽然比自己的老子要差很远,但是却比张翠翠这个弱女子厉害许多,一接到从小相依为命的姑姑的电报,就第一时间赶到了福建东洲村。
等张天森出现在黄福一家人面前时,身边居然还带着另一个男人,这个人就是让我们现如今头疼不已的李长善,据张天森说,李长善是他出外做活时遇到的一个好友,对行里的事也是如数家珍,李长善自己则说,他入行是遇到了一位高人点化,学了点手艺,不过那高人却不让他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家人,大概是怕家里人担心不让他继承师傅的衣钵。
黄福一看来了两个行里人,自然是十分欣喜,用自己的好手艺给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备了许多好菜,还把自己的苦恼一股脑给他们全部倒了出来,张天森自然知道姑姑小时候和自己吃了多少苦,有现如今的幸福生活的确来之不易,可问题是,这个开眼从来都是想办法开,自打他入行以来,还没听过有人关眼的呢。
那个李长善点点头,也随声附和,说他师傅也从来没教过他怎么关眼,况且这天生的开眼对于行里人是多么梦寐以求的事情,却反倒成了张翠翠的烦恼。
黄福一看来的这两位并没有什么真本事,连个眼睛都不会关,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脸上虽然没有完全表现出来,但是和之前的热情相比却已经大相径庭,张天森看在眼里,自然不能当场发作,说到底,人家毕竟是自己的姑父,说啥都是长辈,可和他们毫无瓜葛的李长善就不这么想,说黄福是狗眼看人低,门缝里看人,瞅准了他们俩没有通天的手艺,张天森本来就和这个外地姑父没生活过,听李长善这么说,情绪不免也被带动起来,不过也只是在背地里吐吐唾沫罢了。
说来也巧,他们俩在东洲村没住几天,突然村里有个小孩掉到水塘里淹死了,小孩的家里人一直以为是上哪玩去了,迷路了,找了两天,直到小孩的爷爷做了个梦,梦到孙子在前面跑,边跑边喊,爷爷跟我来,爷爷就一直在后面追,追到池塘边梦就醒了。
爷爷心想坏了,就跑到池塘边,划着船在里面找,这池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里面还长着好多芦苇,那小孩的尸体就是在芦苇丛中找到的。
按理说小孩死了草草烧了就好,可这家的老头死活说孙子死的冤,还说孙子托梦告诉自己死不瞑目,一定要操办一场白事才算对得起孙子,说来也可怜,这老头三代单传,自己的儿子40岁左右才生了这么个宝贝孙子,基本算是断后了,自然想大操大办。
于是这家人就来请黄福去主持流水席,黄福一听头都大了,要说红事他毫不犹豫就接了,可一说到这白事就不免想到自己那开了眼的老婆,心中叫苦不迭,就打算回绝,这时候李长善就出主意说,既然这么巧,不如接了这场白事,看看张翠翠是否真能看见鬼魂,这样他们也好对症下药。
黄福一听,这话也在理,就硬着头皮应了下来,还对主家说,自己有两个亲戚,对白事很在行,算是行里的人,如果主家需要主事人,他们自然可以应对自如,这主家正愁找不到主事人,就想答应下来,可是一想到三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张天森和李长善更是千里之外来的,哪里会懂福建的风俗习惯。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实在是找不到白事主事人,再加上这李长善口才极佳,没一会儿功夫,就从黄福的嘴里了解了福建当地的丧事风俗,照猫画虎,再加上师傅之前教的本事,虽说做不到十分像,但是蒙过主家不成问题。
就这样,这场白事就被张天森和李长善给“承包了”,其实说起来,全国的丧葬风俗大同小异,总体的流程无非是做法事、超度、大殓、下葬,但是这个小异中又不免见大,例如每个环节的名称、孝子贤孙的服装、墓穴的风水、还有祭品,看似都是小的点,但是在白事中不免被处处放大,否则招人耻笑在所难免。
这张天森算是赶鸭子上架,心里纯粹是想拿这场白事为自己的姑姑做做实验,因此能过且过,实在过不了就偷奸耍滑,鱼目混珠,反正主家都伤心过度,也没个人出来全程盯着,但是李长善可不这样,这人言谈举止之中就透着能干,而且他的学习能力特别强,在只字片语中就能分析出村里老人对葬礼某个环节的期许,他自然也就能安然应对。
因此在白事前的准备时间里,这张天森对李长善是刮目相看,而且心中不免佩服起这个人来,还觉得李长善要比自己更厉害一些,同时也庆幸自己带了这么一个好帮手。
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在丧事的当天,这个当天指的并不是白天,而是从子时到下一个子时,据张翠翠回忆,那个小孩的葬礼是在初冬,昼夜温差大,虽然比不上北方冬天的寒冷,但是也足以在夜里让张天森和李长善两个人喷嚏不断了。
这天夜里,按理说是要守灵的,按照丧葬风俗,必须是晚辈跪在灵前给死者守灵,可这个小孩也就是个5、6岁的样子,加上那时生活条件差,连开裆裤还没换下来了呢,哪里会有晚辈,让自己的父母和爷爷守灵自然说不过去,那么这个守灵的任务就落到了张天森和李长善这两个不相干的外人身上。
白事的灵棚是木架子搭的草棚,好在那几天天气干冷,并没有下雨,因此放在灵棚里的纸扎和贡品还都完好无损,而那个小孩的小棺材则放在灵棚的最深处,被外面的灵牌、纸扎遮挡着,长夜漫漫,要熬到第二天的中午才能下葬,因此李长善和张天森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生怕自己睡着,忘了给死者续香。
大概到了夜里1点多,张翠翠突然出现在了灵棚外,她站在外面喊张天森的名字,这下可把张天森吓了一跳,说你本来就怕看见这个,怎么还自己跑来了,这时张翠翠把自己拿的吃食给了张天森说,还不是你那个朋友,她说让我夜里来看看,要找到病根才能下药。
张天森一听不免有点生气,刚想回头责怪李长善,李长善就笑嘻嘻地说,他有自己的打算,还把张翠翠也请进了灵棚,三个人摆开了架势,把张翠翠带来的吃食码了开来,打算在夜里喝点小酒取暖。
张天森念这两天李长善忙前忙后,就也没好意思开口,突然,那张翠翠的眼睛就直了,张天森心想不好,还好他此前已经开过了眼。
回头一看,一个浑身穿着青色衣服的女人一声不响地站在棺材边上,已经把棺材盖掀开了一半,正探头往里看呢。
张天森虽然也见过些鬼,但是冷不丁在灵棚里看到一个毫不相干的女鬼却还是第一次,立马就站了起来,李长善随即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心理素质要好很多,依然坐在板凳上,往嘴里送着花生豆,只听他慢慢地问道:“我说这位嫂子,你半夜跑到我们灵棚里做啥,那可不是你的孩子……”
那女鬼一听是跟她说话,就把头抬了起来,只见她的脸上幽幽地泛着绿光,两边的脸颊上绿里透红,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好像吃了过量防腐剂一样,她嘴一张,雪白的牙齿和脸上的颜色又对比分明,不仅瞧不出一丝人气,反倒在纸扎堆里显得诡异无比,只听她轻轻地说道:“没想到你们还有点本事,居然真能看见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