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47章 新的线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只听老王“咯咯”地笑着,可脸上的表情和和说话语气却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老王笑着说:“没想到吧,良姐,你杀了我又能怎么样?我还不是可以借尸还魂,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胡良和杨晖的瞳孔瞪得很大,显然他们对能从老王口中听到梁兰花的声音感到不可思议,此刻安易在旁边冷笑道:“黄雀在后?看样子你们这只黄雀背后还有只老鹰,现在你们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了吗?”
“不可能!”胡良咬着牙说,“这不符合物理规则,我好歹是个硕士,不可能搞不清楚的,这一定是口技,老王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招,你为什么背叛我!”
我一听这胡良原来还是个高学历,只不过她这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脾气是要改改了,于是我就对老王说:“既然人家不信,你就现个身让他们瞅瞅。”
老王对我嘿嘿一笑,又点了点头,接着梁兰花就慢慢地从老王的身体中飘了出来,此刻的她故意现身,这样就能确保无疑地使胡良和杨晖看到自己,而老王的肉体就倒了下来,似乎自己昏了过去。
果然那胡良和杨晖就长大了嘴,可见他们根本没想到真的会有鬼,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害怕来形容了,只能说是崩溃,梁兰花笑着说:“咯咯,没想到吧,良姐,你杀了我后还能再看见我。”
胡良张大了嘴,哆嗦着说道:“兰花……我不是有意要杀你的,你不会是来找我报仇的吧……”
胡良已经彻底吓傻了。
梁兰花又冷笑了一声说道:“当然不是找你报仇的,我是来找你索命的!”说罢就冲了过去,一把就掐住了良姐的喉咙,良姐张大着嘴想喊救命,但是什么声音都喊不出来,她旁边的杨晖一看,赶紧拿枪准备朝梁兰花开。
突然,梁兰花的另一只胳膊就飞了出来,瞬间变成了好几米长,一下子就把杨晖手中的枪夺了下来,一个反手就朝我扔了过来,我赶紧接住,这时一边的徐警官也站了起来,我把那铁家伙递给了徐警官,徐警官惊魂未定,大概也是因为看到了鬼魂而有点紧张,少祺和三虎则站在一边,大概是觉得这局势转换有点快,三虎还不时地挠挠头。
我怕梁兰花弄出人命,回头我们不好交代,就赶紧拦住她说:“梁兰花,别弄出人命,我们会处理他们的,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我们被抓了,别弄出什么动静来。”梁兰花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就又把她的大长胳膊伸了出去,找了两个破布分别塞进了胡良和杨晖的嘴里,紧接着我就和三虎一起把他们再次给捆了。
现在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我对梁兰花说:“你先走吧,回头再来找我们,还有事需要你帮忙,这两个人看样子最好是交给公安局,你放心,我相信就他们贩毒的次数来说,应该够敲几回头了。”梁兰花点点头,又瞅了瞅我们几个,就慢慢悠悠地不见了。
徐警官把倒在地上的老王扶起来,也用绳子捆了,边捆边说:“现在我看还是要报警,外面这么多人,那么多把枪我们根本没办法对付,只能找大部队过来把他们包围了。”
安易低着头不说话,似乎是怕这样阵仗太大,惊动了李长善,但是似乎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就点点头说:“那就麻烦徐警官了,不过这样容易有漏网之鱼,我看不如想个办法把他们集中起来。”说罢就瞅了瞅已经面如死灰的杨晖。
安易走到杨晖面前,冷冷地说:“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都在门口候着,要是不打,你免不了要吃点苦头。”那杨晖大概已经被吓破胆了,此刻是体如筛糠,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哪里还敢有什么不答应。
果然,杨晖电话一打,那些人都集中在了门口,可没有一个人敢贸然进来,全部都站在外面待命,我一看这黑社会就是黑社会,等级森严啊,又过了不一会儿,他们就被一网打尽了,谁也没想到,最后收拾胡良和杨晖,还有那个老王的居然是警察。
当天晚上,废品收购站就被控制了起来,老王的老婆也被关进了警察局,据徐警官说,这胡良的生意范围很大,多亏了我们才能破了这个大案,还说要是有可能,一定会给我们学校通报表扬我,我嘴里说不必了不必了,心里却巴不得他早点通报。
可是李教授家里的毒品始终没说明白,我们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救了他,李长善不知所踪,像是突然隐形一般,没人猜得到他在哪里,据胡良交代,李长善并不知道她贩毒的事,所有的生意都是她最早用李长善的钱打下的基础,可是李长善的消失还是让公安部门警觉起来,大概他们的感觉和我们一样,都觉得李长善是个关键所在。
李长德在公安局里的第三天,大概是心里压力太大,总觉得警察抓他并不单单是为了毒品的事,于是就把杀害李老爷子的事情供认不讳,警察们意外之中还发现一起命案,自然是惊讶不已。
胡良大概知道自己的犯罪行为以摆脱不了一死,于是就把自己杀害梁兰花的事也说了出来,整个事情就都串联了起来,唯一的空白点就只剩下了李长善,我隐隐觉得,这个李长善似乎并不简单,大概和苗老板一样都是消失了的神秘人物,此外那个救李教授的人到底是谁也成了一个疑问。
事情过去后的一周,少祺在一片唏嘘中正式上了班,因为李教授入狱的关系,她只是拿到了工作岗位,但是实际的工作安排并没有助教的事情,而是更多的参与一些学院的琐事,她对这个安排也没什么不满,只会是在这种时候入职,不免让人侧目。
李老爷子和梁兰花都不愿意去投胎,说是不把李长善抓住他们俩死也不瞑目,无可奈何,安易就把他们俩带走了,据说是让他们暂时待在他那儿。
我在梦里把最近的经历对常姑姑说了,常姑姑似乎也怀疑这件事和我爷爷的仇家有关,不过只是让我多加小心,其他则没发表见解,《识鬼篇》渐渐地我也记诵熟了,常姑姑说,再过段时间,就可以给我教授别的内容了。
就当我们以为李长善的事情会成为无头悬案的时候,又有一个线索窜了出来。
进入11月份不久,徐警官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去一趟派出所,我以为是胡良的案子要结尾了,谁知道去了才知道是另一件事。
徐警官瞅着我说:“我们查李长德的记录时,突然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虽然理论上说和本案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但是我觉得可能对你会很有用,而且这事我估计靠警察也查不出什么名堂。”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徐警官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叠A4纸,上面写了很多东西,几乎都是数字,但是看在眼里,我心里却是一惊,因为那是从李长善家搜出来的一些资料,虽然乍看起来不起眼,但是里面有个频繁出现的人名字一下子就吸引了我。
“苗凯?”我对徐警官说,“这个苗凯和以前那个苗老板是什么关系?”
徐警官笑了笑说:“起初我也以为没关系,但是我自己查了一下,这个苗凯是苗老板的真名,因为他们公司的营业执照上就是这个名字,也就是说,他和李长善之间有频繁的业务往来。”
“业务往来?”我有点想不明白,“虽然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或许有关系,但是一个建筑公司和一个卖净化器的会有什么业务往来,而且我记得胡良交代过,李长善的生意都是和自来水厂打交道,不可能牵扯到建筑公司的层面上。”
徐警官摇摇头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或许他们只是有金钱关系,无论如何,这个线索非常重要,你再往后看看,还有他们之间的一些收据之类的票据。”
我往后翻了翻,果然,这些票据都被整齐地贴在A4纸上,看上去像是要报销才故意贴成这个样子,这些票据当中以个人为抬头的发票居多,而且数额都不小,最小的一笔也有8万之多,看样子这两个人之间的金钱关系绝非一般,而且从数量上看,也非常频繁,我又瞅了瞅每张收据的日期,全部是在我们调查出苗老板之前的日子,这也就是说,自打我们和苗老板交上手之后,他们之间的金钱往来就停止了。
难道说,李长善进入我们的生活也是计划好的,这和我们之前的猜测无疑吻合了,此前我们就觉得有人在牵着我们的鼻子走,现如今看起来,似乎还真是这样,想到这里,我对徐警官说:“还有别的发现吗?”
徐警官点点头说:“还有个发现,不过我不知道当不当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