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43章 暗中联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家伙一听,知道我和安易肯定查出了什么线索,此刻又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因此都点点头,可是安易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个人自打一开始就非常古怪,我们接触不多,但是我已经对他产生了厌恶之情,不是我这个人不记情,我知道他救过我两次,可他的这个态度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于是我就催促他道:“刚才不是你说他们要对李教授下手了吗?你怎么还愣着不走?再不去,他们搞不好真要得逞了。”
可安易却像是在思考什么,低着头也不言语,听我冲他说话,还抬起手示意我别吭声,似乎是怕我打断他的思路,可能少祺比我要更了解安易一些,因此就也拍了拍我的胳膊,示意我不要和他计较。
一边的三虎和我一样,也对这位冷冰冰的家伙没什么好感,不过这件事和三虎本身关系就不大,因此他并不是很在乎,只是觉得安易对待我的态度太差,他毕竟是我哥们,要是在平时早就出头了,可现在情况比较复杂,他也不好发作,何况真发作后,他很明显也不是安易的对手。
过了一小会儿,安易抬起了头说:“可能我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就说:“什么意思?”
只听安易瞅了瞅空旷的街道,说道:“你不觉得这件事太过凑巧了吗?一个和自来水厂打交道卖净化器的人,却娶了一个毒枭做老婆,而且他本身还有一点道行,我总觉得像是掉进了什么局?”
“什么局?”我一听大概理解了他的意思,是啊,这一切确实太过凑巧,难不成这个李长善是有所安排?
少祺和三虎并不知道梁兰花跟我们说的话,而李老爷子此刻的神经已经接近崩溃,还在想他两个儿子的事,汪子蹲在他的脚下也是连叫都不叫一声。
所以我和安易的对话只有我们两个能明白,只听安易又说:“你看,此前你仅仅是遇到了一场白事,接着就发现了谋杀,最后又发现这胡良和李教授的事,结果又通过跟踪发现了更多的线索,直到我们刚才听梁兰芳讲了这么多,你不觉得这好像是一条暗线在推动着你不断向前吗?更准确的说,是有个人拿着线索引诱你一直查下去……”
安易的冷静让我脊背上汗毛竖起,我从未把这件事想的如此之深,我以为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使得线索被层层剖开,但是每一个线索似乎来得又太容易,想到这里,我看向了站在一边的李老爷子。
他两眼无神,呆呆地注视着前方,看那样子还在伤心自己儿子的事,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绝不是装出来的,接着我又看了眼少祺,她在最关键的时刻找我,让我帮她去学校问问工作机会,可是她是洪奶奶的晚辈,据说她外公洪爷爷也算是行里的老前辈,因此她也不会有嫌疑,三虎就更不用说了,要不是我招呼他,可能他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唯一一个半路杀来的就是对整件事提出质疑的安易了,想到这里,我又把目光放在了安易的身上,安易似乎也明白我内心在想什么,就苦笑了一下说:“你也不要太过敏感,我是说有个人,又不是说这个人就一定是我们几个之中的一个,我是在想,这件事和你们之前遇到的那件事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很明显,安易指的之前的那件事就是苗老板,当时几乎也是这样,我们不断调查,结果却发现自己被引入了圈套,要不是百鬼玉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恐怕我们此刻早已经死了,怪不得安易觉得这件事有问题,细分析一下,两件事的路子似乎很像,但是其中除了我们几个,有没有任何别的人物关系啊。
于是我就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少祺和三虎这才差不多明白我们讨论的内容,但是他俩也沉思起来,似乎也无法断定这两件事是否有关联。
“真的没有人物关系吗?”安易看了看我,似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是很明显,他希望我能说出来。
可是我想了一圈,这其中确实没有任何人物关系啊,安易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不觉得,所有的事都是冲着你来的吗?”
“我?”我被安易的话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很快我就明白安易说的是对的,从一开始我被女鬼睡了,到今天,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只有我这么一个关键点,换句话说,我是唯一一个经历了所有一切的人,那么毫无疑问,如果李长善和苗老板这两件事真有关系,那肯定是因为有个人想牵引着我去踏进这两件事中。
我的脑子随着不断的分析和思考变得更加清晰,各个事件的脉络甚至细枝末节,我都飞速地在脑中过了一下,是啊,要不是我,也不可能去公安局,要不去公安局,就不会认识洪奶奶,更不会认识少祺和安易,而要不是碰到了墓地的事,恐怕我和三虎也不会这么快又重新成为铁哥们,所有的所有,居然真的是以我为中间点,一瞬间,我突然想起爷爷的话,难道真的是他的仇家一直在害我?
我并没有把心中所想说出来,常姑姑告诉我,绝不能告诉别人这件事,因此除了我老爸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曾经去过阴市,更没人知道,我还想办法从阴市还阳,不仅没死,还认识了常姑姑,又从师傅那里得来了百鬼玉这个宝贝。
少祺见我陷入了沉默,半天不说话,大概是担心我,就走上了拉住我的衣角说:“小丰,你怎么了?别想那么多,你应该感谢这一切,要不然你也不会认识洪奶奶和安易,而且更不会认识我……”
“更不会认识我……”这句话似乎有深意,我笑了笑,瞅了瞅少祺说:“没关系,不必替我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真如安易所说,有人要引导我经历这一切,那我倒要看看,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安易,你说是吗?”
安易瞅了瞅我,脸上依然波澜不惊,淡然地说:“只能这样了,现在我们在查这件事的同时,也得找找蛛丝马迹,看看是不是和苗老板有关系,所以大家一定要格外小心。”
安易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明白其中的重要性,于是都点点头,只听三虎说:“你们深沉了这么久,那咱们现在去干吗?是回学校呢?还是找个地方撸串?”
我一听这三虎还是这么二,不过我心中也没了主意,就瞅了瞅安易,想听他怎么说,安易见大家都看着他,就说:“现在去学校已经于事无补了,我看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等天亮了再做打算吧。”没想到安易竟然也选择去撸串。
于是我们就让李老爷子和汪子先找个地方溜达,别跟着我们吓坏路上体质弱的人,这大半夜的,出点事谁都脱不了关系,剩下我们四个人就找了个大排档坐了下来,看看表,夜已经很深了,现在正值秋天,大排档的生意也慢慢淡了下来,再过一两个月,可能就不出摊了。
我们乱七八糟点了些东西,随便吃了,就无所事事地看着远处的山,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倦意也没有,安易也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看样子他也不困,到时三虎吃完就没心没肺地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过了一会儿,少祺似乎也困了,靠着我的肩膀就慢慢睡着了,我怕惊醒她,更不敢动了,经历了这么多,恐怕认识少祺才是我心里最温暖的所在,哎,屌丝就是屌丝,经历千难险阻都不要紧,只要女神在身边,给个微笑就不疼了。
天很快就蒙蒙亮了,老板也开始收摊,但见我们也没什么去处,又不好赶我们,因此就没先收桌子和椅子,清晨的第一辆公交车很快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紧接着街上就有了牛肉面的香味,我轻轻拍了拍少祺把她叫醒,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是躺在我的腿上,就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是我的肩膀太硬了,不一会儿她就滑了下去。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这才想起可能是闹钟,可拿出来一看,却是张老师给我打来的,我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是学校真出事了,我赶紧把电话接起来,就听到张老师说:“贺丰啊,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有件要紧事……”
我一听就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张老师说:“是这样,今天不是让你那个朋友,就是莫少祺来填表吗?”卧槽,张老师不说,我们都忙完了,说好了今早上去填表,办一个基础的入职手续的。
只听张老师接着说:“可是我们突然得到消息,今天可能办不了,要推迟了,主要就是那个你见过的,我们学院的人事去公安局了,我估摸今天一天都够呛,我也是刚接到的通知,这不是我这没有莫少祺的电话吗,这才通知你。”
“去公安局了?”我有点不明白,那个人事去公安局干什么?
“没错,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警察昨晚上把李教授带走了……”张老师话一出口,我就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