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42章 利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梁兰花一听我这么说,捂着嘴哭得更厉害了,扯着嗓子哭丧道:“我就知道干坏事要遭报应的,这下轮到我自己了……呜呜……”
我见她精神有点崩溃,就又缓了一阵子,想等她心情稍微平复一些再问她相关的事情,过了会儿,她慢慢抬起头,瞅了瞅我和安易说道:“你们是谁?是你们救了我?”
我点点头,希望这样大家能彼此信任一些,果然那梁兰花就冲我们苦笑了下说:“谢谢你们……”我并没有答话,是希望她能接着说自己为什么会死?
只听梁兰花接着说道:“既然你们救了我,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反正我人都死了,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原来这梁兰花并不仅仅是一个小保姆这么简单,起初她确实是图李长善有钱,而且见李长善经常往返于各个城市的自来水厂之间兜售净化器,由于自来水厂需求量很大,因此来钱也特别快,梁兰花觉得自己颇有几分姿色,搞不好能和李长善发生点什么。
但是李长善哪里看得上她这种货色,这梁兰花虽然长得还算漂亮,但是品味、学识、谈资、素质各方面都是个24K纯女屌,比良姐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再加上这李长善什么女人没见过,很难对她动心,只是偶尔对送上门的她临幸几次,也算是吃惯了满汉全席换换口味啃啃窝头。
梁兰花渐渐觉得自己似乎并不入李长善的法眼,就萌生了去意,可李长善却觉得这个女人可以利用,就高薪让她为自己做事,但让她做的这两件事听起来可真是匪夷所思。
第一件事,也是梁兰花死之前才搞明白的,据梁兰花说,良姐真名叫胡良,我一听这名字也是乐了,胡良听起来很像是无良,自从李长善知道自己的老婆勾搭上了自己的哥哥后,就一直默默隐忍,他告诉了李老爷子后,李老爷子不仅没有斥责李教授,反倒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李长德气愤不过,因爱生恨,就有了杀李长德的冲动,可是在商场如鱼得水的他,自然知道要是自己一旦出手,警察很快便会因为家属院流传的关于胡良偷情的传闻而找到他,因情生恨自然会让他成为犯罪嫌疑人,因此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是利用梁兰花施展了自己的另一个计划。
他制造机会让梁兰花故意撞见李教授和胡良的偷亲,接着就让梁兰花用钱和房子来要挟李教授,李教授自然而然就有了经济压力,再加上他多次想和胡良私奔,可这胡良却次次不肯,因此也把胡良不肯私奔的原因归结到了自己没钱,双重压力之下,又想到自己的老爹每每只关心小儿子,自己住的房子还是李老爷子的,因此就动了杀机,和梁兰花一拍即合,终于下定决心下手杀了李老爷子。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其实都是自己的弟弟做的局,李老爷子是他杀的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警察就是再怎么查也绝不会怀疑到一个以受害者形象示人的李长善,好在李长善并没有报警,而是让李教授安葬了李老爷子,因此他的把柄已经彻底地被人握在了手中,可李教授在此刻还不自知,竟然还想和梁兰花一起想办法杀了李长善,这样他就可以如愿得到胡良了。
我听到这里,真是佩服这个李长善的手段,杀人于无形之中,不过他为什么没有动手杀李教授,难不成是想让李教授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所以还在等待机会?
安易在旁边也听得直皱眉头,只听他问道:“这是第一件事,那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梁兰花看了看我,接着说道:“这第二件事就是让我跟踪胡良,我起初以为他知道胡良和别的男人还有一腿,因此平日里只是拍些照片,但是渐渐地,我却发现,这个胡良甚至比李长善还要深不可测,她和好几个男人保持关系。”
我点点头,这个我今天亲眼得见,看得出来,这胡良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应该也不会和一个男人保持关系,梁兰花并不知道我和少祺今天跟踪了她,因此我也不打算拆穿,正好能看看她有没有隐瞒什么。
只听梁兰花接着说:“胡良经常会去一个废品收购站,按理说,她那样漂亮的女人应该不会出没这种地方,但是她却去的很频繁,而且她每次去都要和一个小白脸幽会,看得出来,她很喜欢那个小白脸,那也是她复杂男女关系中最常见面的一个,我起初以为,她之所以去那里,是因为那里的老板是他的亲戚还是别的什么,但是那老板是和她毫不相干的两口子,而且见了她就点头哈腰,于是我又瞒着李长善跟踪了那两口子……”
我和安易都听得入了神,看样子这事情确实很复杂,就听梁兰花接着说:“那姓王的两口子每次都说要去收款什么的,开始我还以为是梁兰花放出去的高利贷,因为李长善很有钱,因此也不管梁兰花的花销,可我跟踪了那姓王的两口子后,才明白,这梁兰花居然是个毒枭。”
“毒枭?”我知道这梁兰花没什么文化,大概没有理解这个毒贩子和毒枭的区别,所以才说出来,想让她确定一下。
但是梁兰花却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没错,是毒枭,她不是简单的毒贩子,整个兰州周边的毒品供应都是以她为首,那个废品收购站就是他们的基地,老王两口子就是她手下专门负责出货和收款的,你想想,谁会去注意两个收废品的人?我猜这梁兰花自己有不少的黑钱,如果叫她毒贩子,是有点贬低她了。”
我和安易听到这都惊呆了,谁会想到那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居然是个大毒枭,如果说她乱搞男女关系,这我倒是能够理解,可现在说她是个毒枭,我就有点不敢置信了,毒枭不都该是那种全身纹带鱼,头上寸草不生的中年壮汉吗?
听到这里我又有个疑问,于是就说:“可是你为什么会死?他们为什么要杀了你?”
梁兰花哭丧着脸说:“我也不知道,我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为了钱干这些事,但是拍良心说,我对李长善是忠心耿耿,绝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是他今天却没有出手帮我,而是眼看着我被胡良给杀了……”说到这,她有捂着脸哭了。
这么说,梁兰花并不是李长善直接杀的,而是胡良动的手,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是梁兰花知道的太多,又或者他们知道自己被我们盯梢,所以想扫除一切有关于他们的痕迹?
听完梁兰花的讲述前我对这一切是一头雾水,可听完后我又是另一头雾水,这谜团怎么一个接着一个?
还是安易的脑子比较冷静,只见他冷着脸问道:“这里是个幽灵楼你知道吗?那个李长善是不是也懂些道行?否则不会把你收在罐子里。”
梁兰花哭着说:“这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他确实是会点东西,没想到他瞒了我这么多事,哎,我这一辈子,听起来真像个笑话……”
我不由得同情起这个梁兰花来,要是重新选择,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村里安安稳稳找个人嫁了,平凡的度过自己的一生,可是来到省城打拼也并没有错啊,归根到底还是她努力的方向不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后落得自己年纪轻轻就要去下面了。
我和安易见她已经诉说了很多,其中很多细节虽然难以考究,但是见她说得头头是道,应该不会有假,不过现在把她说的这些事和我之前听到的加在一起,或许一切就都明朗了,毕竟这梁兰花也只是一家之言,还有很多黑幕她并没有接触到。
安易瞅了一眼梁兰花,也没多说话,只是轻轻地说了句:“你走吧,去你该去的地方……”
那梁兰花就冲我们点了点头,慢慢地消失不见了,应该是去了黄泉路,安易大概觉得这女人多少有点可怜,就从桌子抽屉里找了几张白纸,撕了点纸钱,点燃烧了,也不知道梁兰花收不收得到,或者只是安易觉得这样可以让自己内心好受一些。
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或者说不愿意表达自己的人,我瞅了一眼地上的纸灰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安易瞅了我一眼说:“我觉得还不是时候,这事还需要咱们查查,对了,我觉得那个李教授十有八九性命难保,李长善不会让他活多长时间的,搞不好现在已经下手去了。”
我一听还真有这个可能,就和他赶紧下了楼,此刻少祺、三虎还有李老爷子正站在楼下,街上空无一人,连路灯都没亮几个,那个保安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听三虎说,那保安被他几个同事架回去了,我们说是在楼道里看见他昏倒了。
我瞅了瞅李老爷子,不知道要不要把梁兰花讲的话告诉他,但是又怕他受不了打击,就对他说:“我们现在得赶回学校,搞不好李教授有危险,虽然他杀了人,罪有应得,可是我们还是应该去救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