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41章 幽灵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只见她还是此前凶神恶煞的表情,我没有半点办法,心里突然想起上次在菲姐家见得那个瓷瓶,我要也是能像她那样把梁兰芳收进去,现在岂不是省了很多事,下次见面一定要跟她学学那个手艺,可现如今临时抱佛脚也得有的抱啊!
想到这里,我赶紧站了起来,想先发制人,这时少祺和三虎已经跑到了电梯那里,三虎正在玩命的按电梯,我刚想大喊一声:“你他妈走楼梯啊!”那电梯门居然又开了,紧接着就从里面冲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把揪住梁兰芳,接着就不知道从口袋里掏出来个什么玩意儿,看上去像是个罐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梁兰芳装了进去。
完事就抬起头一身的轻松,还不住地拍拍手上的灰尘,我一看,顿时就傻了,这不是安易吗?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少祺和三虎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可安易并不搭理我们,径直走到那保安的旁边,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点粉末状的东西填到了保安的嘴里,然后就站起来对少祺说:“这里太危险了,你们不该来的。”我一听这是什么意思,这算是英雄救美吗?那我算什么?
少祺一听就说:“你怎么会来这里?”
安易瞅了瞅她说:“你外公不放心你,让我暗中盯着你们,我看你们还是先下去吧,这电梯已经没有危险了。”
虽然这安易帮我们解了围,可这里的情况我们还一无所知,有危险的时候尚且没跑,现在危险解除了,谁还会轻易离开,于是我就说:“这事我们还没搞清楚呢,现在可不能走。”
安易用眼角瞅了我一眼说:“这里是座幽灵楼,现在已经算你们命大了,要不是你那件法器厉害,保不齐你们现在已经没命了。”
“幽灵楼?”我有点不明白,我以前只听说过幽灵船,这幽灵楼是什么?
安易似乎懒得跟我解释,就说:“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少祺,你赶紧和三虎把这保安架下去,找个通风的地方让他缓缓,等他醒了,什么都别跟他说,我和贺丰留在这里善后,放心有我在,他不会有事的。”
少祺对安易似乎很信任,一听就点点头,三虎似乎不大放心我,站在原地并不动弹,而是瞅了瞅我,我冲他耸了耸肩,意思是让他放心,于是三虎就过来把保安背在了背上,接着就跟着少祺进了电梯,门一关就下去了。
安易也不多说话,我也不知道他让我留下是为什么,就见他又走上前去,敲了敲1405的门,那门里依然没什么动静,我见他不说话,就主动问道:“怎么,李长善和他老婆还躲在里面?”
安易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过了一会儿那门始终不见开。
安易也就做了罢,转过头看着我说:“贺丰,我知道你是想做好事,但这种事实在太过危险,下次你不能这么鲁莽,要是真着了道,可就危险了。”
我点点头,没想到这安易还这么客气,居然给我讲起了道理,心中顿时对他有了点好感,于是我就说:“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才说这里是幽灵楼,那是什么?”
安易瞅了瞅1405的门说:“这李长善绝不简单,我估计是他设了局,想把你们困在这里,你今天第一次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我摇摇头,我们压根连门都没进去,能发现什么异样?看样子安易确实跟在我们后面,连我们第几次来的都知道,不过这小子也太厉害,神不知鬼不觉,我竟然一直都没发现他。
安易点了点头说:“这里有个18层楼,我估摸着是他们最早以前盖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给拆了,一定是当时在18层死了人,或是出了什么凶险的事,他们才下决心拆的,而为了和下面的楼不产生联系,他们连17层也一起拆了,所以你们到的地方应该就是这座楼的幽灵楼。”
我一听原来如此,只听安易又说道:“我觉得,这个李长善住在这里绝不是什么巧合,搞不好是他故意选了这么个楼,依我看,这家伙八成是有点道行的,你千万要小心。”
我一听也不免紧张起来,此前李老爷子告诉我们,他的小儿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孝子,为了给他养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还专门给他请了个小保姆,也就是梁兰花,可现如今看起来,这梁兰花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我瞅了瞅安易说道:“看样子这事我确实想简单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是下楼还是在这里等李长善?”
安易冲我笑了笑说:“等?你觉得他还会来吗?”说罢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铁丝一样的东西,走到1405的门前,从锁眼里捅了进去,接着就一把把门拽开。
我都看傻了,这不是和三虎说的一个招吗?这素质也太低了,不过,早知道我就也这么干了,安易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我紧随其后,只见这屋子里并不大,是个两室一厅,屋子里空空荡荡,也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和几个柜子。
安易快步走到了其中一个柜子面前,只见那柜架上放了一个罐子,安易笑了笑说:“果然和我猜的一样。”说罢就打开了那个罐盖,一个虚影就晃晃悠悠从里面飘了出来。
这不是李老爷子吗?他怎么在这里,李老爷子一见是我,就冲我哭了起来:“哎呀,我真是命苦啊,没想到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不争气搞弟媳妇也就算了,这小儿子居然还是个阴谋家,居然连我这当老子的都没看出来……”原来,这李老爷子昨晚来给李长善托梦,反而让李长善给收进了罐子里,要不是安易把他放了出来,不知道要被关到猴年马月。
自打我管上这事以来,基本就被绕在了里面,起初我以为来找李长善会很顺利,谁知道这里远比我想象的凶险的多,要不是有百鬼玉和安易,我恐怕已经着了道。
那李老爷子哭了半天这才停了下来,让我给他讲讲我的情况,于是我就跟他说了我的遭遇,李老爷子一听就又哭了起来:“八成我们家老二把那梁兰花给杀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变成鬼魂来害你们,这老二可真是糊涂啊!”都这种时候了,李老爷子还在为那个李长善担心。
我见事已至此,就对李老爷子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汪子呢?”
李老爷子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难不成汪子也遭了老二的毒手?”我一听那可真是倒霉到家了,老大杀了它,老二又打散了它的魂魄,这狗命运太多舛了。
安易又瞅了瞅这屋里的环境,就发现床脚还放着一个小罐子,走过去又打了开来,只见汪子就冲里面跑了出来,见了李老爷子一个劲儿地摇尾巴,只听李老爷子说:“谢天谢地,汪子平安无事,我可真是命苦,生了两个儿子居然连条狗都不如。”说罢就蹲下来抚摸着汪子的头。
安易瞅了李老爷子一眼说:“老爷子,你先去楼下,待在少祺身边,等我们俩下去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和贺丰还有正事要干。”李老爷子一听自己的救命恩人开了口,就点点头,带着汪子出去了。
我一听安易说有正事要办,就问他接下来怎么办?安易从口袋里拿出之前收了梁兰花的那个罐子对我说,看样子咱们还是得让她开口,才能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一听就说:“办法是个好办法,可是这梁兰花始终一言不发,不知道会不会说话。”
安易笑道:“那是因为她的三魂被人伤了,所以没了思维,和刚才那个保安差不多,喂点鬼屎就缓过来了。”说罢他就把盖子打开了,梁兰花晃悠着就飘了出来。
我赶紧朝后退了几步,怕她再次朝我扑过来,可是还没等梁兰花站稳,安易就冲上去掰开了她的嘴往里面填了点鬼屎,那梁兰花顿时眼神就变了,似乎是回过神来了,张开的血盆大口也闭上了,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她此前并没有见过我们,见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围住她,就说:“你们是谁?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安易也不回答她,而是问道:“是谁杀了你?”
梁兰花嘴角一瘪,都快哭了,拉着长腔说道:“我居然就这么死了,那个挨千刀的李长善,利用完我就杀人灭口,早知道我就不替他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
我和安易一听,果然这个梁兰花知道不少内情,于是我就问她:“李长善为什么杀你?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梁兰花瞅了瞅我,眼神里慢慢都是不信任,只听她说道:“你们到底是谁?”
我一看不解释还不行,就说道:“我们是李老爷子找来帮忙的,你不会忘了吧,当初可是你帮李教授杀了他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