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40章 阴魂不散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心想这三虎也太不知轻重了,万一女鬼要是反击迅速,他那小命还要不要了,于是赶紧冲上去一把将他拽开,可能是梁兰花被三虎几拳给打懵了,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可仅仅过了几秒钟,就听见她愤怒地一声干嚎,一阵阴风就从四周围笼罩过来,毫无疑问三虎已经彻底把她激怒了。
我握紧双拳,把三虎挡在身后,少祺则和我并肩站着,我有百鬼玉护体,心里虽然没底但也不至于害怕,少祺有一身功夫,应该也不会吃亏,说时迟那时快,梁兰花狰狞喊叫着就冲我们扑了过来,我早已经做好准备,照着她的脸就又是一拳。
我这拳和三虎的截然不同,上面贯穿着百鬼玉的力量,果然一拳之下,就把梁兰花打得折了回去,碰在墙上“咣”地一声,可那梁兰花就跟没事人似的,转身又速度极快地再次冲我扑来,我没料到她的速度如此之快,因此根本来不及反应,好在旁边的少祺倒是准备充足,飞起一脚,就把梁兰花又踢到在地。
这大长腿踢得真是漂亮,可没等少祺脚落地,那梁兰花又是一拐,再次朝我们扑来,这一下我和少祺彻底慌了,要说一次两次我们还应付的过来,这要是老打不死她,一直这么下去,我们体力一旦不支,肯定会让他有机可乘。
可时间根本不容我们反应,我赶紧又把她一拳打开,我尽量使足力气,这样可以把她打得远一些,我们也好有一个反应时间,可那梁兰花又是一个回折,迅雷不及掩耳又冲了过来,我滴妈呀,我们快被这梁兰花折腾坏了,可这该死的18层又无遮无拦,根本没地方躲避,这么下去迟早要着了道。
关键时刻,这几乎站在边上看热闹的三虎脑子就活泛起来,冲我们喊道:“把她丢到窗户外面去!”
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在窗户边看过,下面混沌一片,像是起了雾,根本看不清外面是什么,其中几扇窗户都开着,不停地往里灌阴风,三虎这一嗓子算是把我和少祺给震醒了,这倒是个好办法,于是我就一拳将再次扑来的梁兰花往窗户的方向打去。
那梁兰花始终一句话不说,似乎并没有什么思维,反而像是把我们当成了猎物,有一种猎杀动物的原始感,我不敢大意,生怕被她咬上一口,她那大嘴始终喷着血,被她咬一口估计能掉不少肉。
少祺没我力气大,站在我旁边随时提防着,我很顺利地就把梁兰花打到了窗户边,紧接着又是一记重拳,就见梁兰花从窗口飞了出去,紧接着就掉进了一团混沌之中,再也不见了踪影。
我和少祺气喘吁吁,三虎在一边也抹了一把汗说道:“好家伙,这女鬼可真是太厉害了,简直就是个弹力球,你大多远她就弹多远!”
他话音刚落,那电梯门“啪”地一声又开了,我们三个都快被吓成习惯了,等我们转头一看,才发现那电梯里又是空无一人,三虎瞅了瞅我说:“不会又垂下来个人吧。”
于是我们都没敢轻举妄动,可是等了有10几分钟,那电梯门居然没有自己关上,依然敞开着,也不见又什么东西从上面垂下来,突然三虎就又说:“小丰,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打电动吗?那游戏叫啥名来着,就是每次一过关就出现一个电梯,然后就进入下一个场景,你说这是不是让咱们去下一个场景啊?”
三虎形容得确实很形象,这个游戏的名字虽然我也没记起来,但是那场景我却记得,看这个样子,似乎还真是让我们去下一个场景的意思,于是我就瞅了瞅少祺,想征求她的意见,只见少祺冲我点了点头,似乎是让我拿主意。
反正在这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看起来并没有别的出路,不如进去试试,我心中还不放心,又把百鬼玉抄在手中,这时百鬼玉也不再震动,似乎没有刚才危险了,而它依然发着光,危险应该还没有解除。
我壮着胆子一脚就从电梯里踏了进去,没有反应,三虎和少祺也走了进来,还是没有反应,我看了看旁边的按钮,上面确实没有18层,只有16层,于是我就按了下14,想回到之前的楼层,那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接着电梯就动了起来,我们三个屏住呼吸,也不知道再打开门,外面又是什么样的状况。
很快电梯就停了下来,门“啪”地一下又开了,我探头瞅了瞅外面,似乎还真是回到了14层,于是我们三个赶紧出来,还没等电梯门关上,我就发现楼道的尽头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地正对着我们,从轮廓上能看出是个男人,只是那里光线很黑,看不清他的长相。
我喊了一嗓子:“谁在那?”声控灯立马就有了反应,灯泡亮了,虽然灯光极其昏黄,但是我们还是很快就认出了面前的这个人,正是此前在楼下和我们说过话的保安,此刻他已经脱去了制服,换上了一身平时穿的衣服,我瞅了瞅他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就又问他:“嘿,哥们,你站那干嘛呢?”
那保安还是低着头,一句话不说,我想过去看看,可是狭长的楼道非常闭塞,总感觉这楼道里弥漫着一种危险,因此也不敢轻易上前,只好从地上捡起一个广告传单,团成一团,冲那保安砸了过去,我扔的很中,几乎就砸到了那保安的脸上,擦着下巴打到了前胸,可是那保安还是没有反应。
我更纳闷了,这保安看上去有血有肉,应该是个人啊,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三虎瞅了瞅那保安,就说:“要不咱们上去看看,总不能老在这站着啊。”其实我已经打算从楼梯间跑到一楼,可这种逃跑行为无疑会有损我在少祺面前的形象,因此我就冲三虎点点头说:“咱们一块过去吧,大家小心点。”
于是三个人就从楼道深处走了过去,我边走还边小声冲那保安说话:“嘿,哥们,你倒是给句话啊!”可是直到走到他面前他也没有反应,这时我突然发现,原来这保安根本就不是站在地上,而是被人挂在了墙上的一个大钉子上,他的衣服已经被钉子穿透了,难不成他已经死了?
我大着胆子推了推他,他的身体还有一丝温度,我又摸了摸他的鼻子下面,轻微地喘着气,看样子还是个活口,我心想,不会是这保安也着了道吧,于是赶紧拍了拍他的脸,想看看他还有没有知觉,可身后的少祺却一把拉住了我说:“他的魂儿被人勾走了……”
少祺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看这样子还真有可能是丢了魂儿,我刚想把那保安从大钉子上弄下来,那保安突然就把头仰了起来,两只眼睛瞪得巨大,直勾勾地看着我,脸上的肌肉也不规则地抽动起来,像是在对我笑,可是他这表情哪里像个人,分明就是刚才梁兰花的诡异表情。
我再一看,他的身体隐隐泛着一层光,《通天灵诀》里说,人要是被鬼上了身,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过一段时间光才会消失,我们三个赶紧就朝后退了两步,可是还是没有那保安快,他一下子就冲了上来,一把把我搂住,紧接着一张嘴就张得巨大朝我的肩膀就咬了下来。
我就闻见一阵腥风,紧接着浑身上下就直冒冷汗,看样子哥们我这下要英勇就义了,可我万没想到,那保安却咬了个空,我扭头一看,原来是身后的三虎把一只鞋塞进了那保安的嘴里,我哪里还敢停留,隐隐觉得百鬼玉又在震动,我心中不禁骂道,你这报警是不是晚点,于是一把就把那保安从我身上揪了下来,朝墙角放向就是一拳,随后我就朝身后跳去。
这时才发现三虎是把自己的鞋脱了下来,还没等我开口,就听三虎说:“算你小子命大,哥们我今天穿得是一脚蹬,我要是穿我那双50多个鞋带眼的靴子,你今可就就义了。”
三虎话音刚落,那保安一把把嘴里的鞋抽了出来扔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又冲我们冲了过来,三虎和少祺赶忙朝楼道的另一头跑去,我则站在原地,想给那保安再来一拳,只听少祺边跑边喊:“下手轻点,他是被鬼上身了,搞不好还是个活人!别给打死了!”
少祺这句话活活把我这一拳头就喊了回来,这人命官司可不是开玩笑的,可紧接着我就感觉胸口一疼,是那保安就撞了上来,力量之大容不得我做出什么阻挡,一下子就被撞翻在地,整个后背被水泥地震得几乎要断了,那保安见我倒地,如狼似虎地就冲我扑了过来。
这楼道非常狭窄,我赶忙一个侧身,让他先扑个空,紧接着就用百鬼玉朝他的脑袋后面就是一拍,那保安立马就老实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从他的身体里就飞出来一个魂儿,正是刚才在18楼被我摔下楼的梁兰花,卧槽,真是阴魂不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