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33章 第二个女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声音在黑暗中突如其来,把我和少祺吓了一跳,我扭头一看,只见一张脸色铁青的老脸不怀好意地盯着我们,像是已经注视我们很久了,旁边还蹲着一只狗,那狗也不摇尾巴,龇着牙恶狠狠的看着我。
只听那老头接着说:“昨天我就觉得你们能看见我,看来我猜的果然不错,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我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这老头有没有恶意,只得说:“那个……我们就是来这里溜弯的,这是我女朋友,大爷,这种事你懂的……”说完我就一把把少祺拥进怀里,少祺反应也很快,赶紧做了个小鸟依人状。
那老头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以为我傻吗?我眼睛是老花了,可我心不花……”说完可能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这眼花和心花可是两个概念,但是为了保持他的肃穆感,他还要强忍着一脸便秘的表情。
我心里不由得好笑,既然他看出来了,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就说:“李老爷子,我相信您也看得出来,我们都是行里的,我们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想来顺便查查您到底是怎么死的?听您昨天说话那意思,您的死和李教授有关系?”
“行里的?”李老爷子似乎听不懂,“哪个行里的?建行还是工行?”
我不由得好笑,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李老头死前估计也是个普通的老百姓,哪里知道行里的事,于是我就笑着说:“不瞒你说,我们这行当就是和鬼打交道,这不见您死的不平,打算拔刀相助吗?”
李老头瞥了我们一眼说:“我家的事就不劳你们这些外人上心了,没什么事你们就赶紧走吧,要不然,别怪我翻脸。”
我刚想再跟他说两句,少祺就拉了拉我的衣角,那意思是没必要和他扯皮,于是我就叹了口气,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家的事确实轮不上我操心,刚站起来,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轻微却又急促的脚步声,那李老头脸色也是一变。
我赶紧扭头一看,就发现一个人影从家属楼里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那家伙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人,只听那李老头:“咦……”的一声,似乎已经看出了那人是谁。
黑暗中,我和少祺的视觉当然比不上李老头,只听李老头那只叫汪子的狗也低声呜呜着,似乎也认出了这个人,借着月光,我又瞅了半天,刚开始我以为是李教授,但是再一看,才发现是个女人。
这女人看起来30多岁,颇有几分姿色,算是那种典型的熟妇,不过这大秋天的,穿的未免单薄点,两条腿上居然还是很薄的丝袜,手里还提着一双高跟鞋,似乎是不想发出声音才脱下来的,夜色中她这么一身性感打扮,看得我心里也乱七八糟的。
那女人见四周围没什么人,就快步转身,朝家属楼的另一个单元跑了进去,只听我身后的李老头骂道:“这个贱人,果然有这事,看来之前我是错怪老二了。”我虽然没听明白李老头说的是什么事,但是明眼人一看,这八成就是桃色事件,而且几乎可以断定和李老头有关系。
果然,那李老头又扭过头来对我和少祺说:“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我和少祺一看这老头态度越来越差,就陪笑着说:“老爷子,你确定不需要我们帮忙?”
那老头一听,就又嗔怒道:“我们家的事不需要你们关心,你们赶紧走!”话说完,他就带着那只汪子朝家属楼方向快步走去。
我和少祺并没有动,还想留下来看看事情的进展,不出十分钟,那李老头一脸气急败坏地回来了,左顾右盼像是再找我们,一看我们还在原地,就又走过来说:“要不你们帮我去瞅瞅,我们家门上已经贴了符,我靠近不了。”
我一听就乐了,这是基本常识,一般家里有人去世,白事办完后是一定会在家门上贴符的,防止死者留恋在阳间,李老头刚死没多久,虽然是个怨鬼,但是也没什么道行,哪里进得去,不过我也没必要卖乖,于是我就点点头说:“行,不过刚才那女的到底是谁啊?”
李老头一听,就软了下来说道:“哎,那是我家老二的媳妇,以前别人说她和我家老大……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说到这里,李老头就停了下来,似乎是家丑不可外扬,不愿意接着往下说了。
我不由得纳闷,既然他们两个有一腿,我现在上去又能怎么样呢,不过看这老头一脸期待的注视着我,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了,少祺有点不好意思,似乎觉得她一个女儿去趴墙根有点不太正常,于是就说:“小丰,我看还是你去吧,我就不凑热闹了,我在这陪着老爷子。”
我点点头这样也好,等我按照李老头指的路到了4楼,就看见一扇绿色的防盗门虚掩着,这应该就是李教授的家了,楼道里一丁点动静都没有,但我很快就隐隐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 李教授家的门一共两层,一层是外面虚掩着的防盗门,一层则是最早的木头门,门上还贴了张黄符。
我轻轻的掀开防盗门,然后把头贴在木头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虽说我这是给李老头帮忙,但归根结底这也有点太过猥琐,只好安慰自己说这事看起来像是有隐情,不听听明白怎么下手呢?等我的耳朵一搭上去,就听见里面两个人嗯嗯啊啊地好像在摔跤,一听之下不由得我面红耳赤。
过了一会儿,他们的声音逐渐平息下来,就听见两个人开始交谈起来,只听李教授说道:“那个老家伙终于死了,要我说你干脆别碍着老二的面子,和他离婚算了,大不了我辞职,把老家伙留下来的房子一卖,咱们去别的城市生活,也省的老是这样偷偷摸摸。”
只听那女的说道:“不行,我虽然和老二没孩子,可是他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做起事来狠着呢,要真让他知道咱俩背着他这样,还不拿刀把我捅了,要我说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李教授语气有点着急,“咱们都这个年龄了,还怎么从长计议?好不容易熬到老头死了,这房子归了我,现在远走高飞是最合适不过了,还想什么?”
听这意思两个人应该在讨论私奔的问题,没想到这李老头家里够乱的,老大和老二的媳妇搞在一起,这可真是热闹,听到这里,我都有点想笑。
突然那女的就说:“行了,别瞎想了,我该回去了,要不然被人发现可了不得……”
只听李教授又说:“你看,咱们要是一起走了,谁还能管咱们,你呀,你赶紧想想,要我说咱们赶紧走吧……”
说着我就听见有脚步声从门这里走过来,我赶紧站了起来,刚想下楼又怕来不及,就往上面跑去,只听身后的木头门轻轻地就开了,我在黑暗中探头一看,那个丝袜熟妇又把高跟鞋提在了手里,轻手轻脚的下楼去了,看她这一身性感打扮也真是难为李教授了。
等那熟妇下了楼后,我又爬到木头门边,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这时就听见李教授在屋里一个人发狠说道:“既然能干掉老家伙,老二就也活不了,要不然我没有一天好日子能过。”好家伙,看样子这李老头还真是被李教授害死的。
还没由得我吃惊,就听屋里又有个人说道:“你别动气,老爷子刚死,要除老二怎么也得过上一阵子,要不然岂不是惹人怀疑。”这下子我着实吓了一跳,我一直以为屋子里就剩下李教授一个人,怎么又多出来个人,而且听动静也像是个女人。
这下子我可是受惊不小,难不成刚才他还来了个一王二后?只听李教授又说道:“你可千万小心,这段时间绝不能让人怀疑咱们,否则公安搞不好就找上门了。”
只听那女的又说:“你刚才和那骚货亲热的时候,怎么不怕我被她发现?现在倒想起来了,怕什么,老头那么大年龄了,死了大家也一定以为是善终,根本不会想到是我。”
我一听这里面果然是有隐情,可那两个人不再说话,似乎是要睡了,我见没了动静,就慢慢地抽身回来,下楼后少祺和李老爷子还在花园里等我,我就把我听到的跟李老爷子说了,没想到李老爷子怒发冲冠,骂道:“原来,是他们合伙起来害了我!你们赶紧报警,让警察把他们抓起来!”
我见李老头这么生气,就问她那女的到底是谁,李老头说:“那是我以前的保姆,也是老大请回来的,没想到他们居然勾结在一起害了我,都怪我太疼小儿子,这老大一定是怕我把遗产留给老二,才下手害了我。”
我一听,看来这家的事还挺复杂,就对李老头说:“老爷子,要不你给我们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我们也没办法帮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