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32章 怨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李教授一看学院的领导同事们都来了,赶紧上来迎宾,那些跪在灵牌前的几个孝子贤孙就哭了起来,这是哭灵,其实就是让来访的客人们知道自己悲伤的心情。
副院长他们赶紧上前安慰家属,一副领导来视察的模样,我和少祺尴尬地站在一边,张老师就连忙上来帮忙介绍了下,李教授冲我们点点头,又看了看我,大概是想起来昨天还在我那买过鞋,因此嘴角浮起了一丝友善的笑容,但很快那笑容又被他悲伤的心情掩埋住了。
送别死者,来宾一定会先进香,院长似乎早些时候已经来过,因此副院长就代表大家走到灵牌前给死者上了三炷香,一般来说,这要是在别的地方,肯定要磕头行礼,毕竟死者为大,但是这也算是大学校园的一部分,因此副院长只是带着大家向死者三鞠躬,完事还很不好意思地跟李教授解释了下。
李教授也没多说什么,似乎也不拘泥于这些礼数,只是说父亲去的匆忙,他们准备不周,因此不能好好招待大家,就打算晚上办个告别仪式,我心想这种事少有准备周全了等老爹死的,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过了一会儿,人就到齐了,于是李教授的家人们就分立两侧,我们这些来宾就都站在灵棚的入口处,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们,李教授清了清嗓子,又拿出几张稿纸,似乎是自己给父亲写了一份悼唁,打算当众念一念。
不得不说这李教授确实是文采飞扬,写的悼词感情真挚,李教授的母亲死得早,老父亲含辛茹苦的将他们弟兄几个带大,现如今还没来得及享福就走了,又说他们童年都经历过些苦日子,其中的细节描写画面感十足,听得我和少祺心里都发酸,他身后的孝子贤孙们哭得更是跟拔丝苹果似的。
念完悼词大家又唏嘘了一阵,基本也就没事了,副院长问了问李教授打算去哪安葬,李教授就说,他父亲不是本地人,原本说要狐死首丘落叶归根,可是现在虽然已经入了秋,但要把尸体运回老家也不现实,所以兄弟几个商量了下,就打算把尸体埋在东边山上的公墓里,他们已经买了一块面朝西的坟墓,这样也能让老父亲遥望家乡。
我和少祺一听见东山公墓几个字立马就心中一动,这可真是巧了,不过看着李教授的打扮,也不像什么有钱人,郊区的墓地价格昂贵,运尸体的价钱更是天价,看来也不光是他们不想尽孝心,毕竟实际困难摆在面前,这才选择了比较便宜的东山墓地。
又过了一会儿,大家就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我和少祺本来就很尴尬,恨不能早点离开,可突然间,我的眼睛一瞥,就发现那棺材上好像爬了个什么东西,那棺材由于大家瞻仰遗体,因此棺材板并没有合上,我定睛一看,居然有条狗从棺材里跳了进去,卧槽,这狗可真是大胆,连棺材都敢爬,难不成想吃死人肉,等会儿让人发现了,还不打断它的腿。
突然就听李教授又对身边的一个人说:“哎,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我爸一走,他生前养的那只狗居然也不吃不喝,就跟也突然老了似的,精神一下子就垮了,大概是太想念我爸,昨晚我回家一看,那老狗居然也死了,我就连夜把它埋到了学校西边的花园里。”
我一听心中又是一动,再扭头一看,那狗果然身形发虚,不像是个活狗,我赶紧一把拉住莫少祺,小声对她说:“你瞅瞅那边的棺材。”
可莫少祺却摇了摇头,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我这才想起来,我的眼睛里有鬼血,因此看得见脏东西,就附到莫少祺耳朵边上跟她说了,李教授刚才说他家狗的时候,莫少祺也听到了,因此脸上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只见她从兜里拿出一个风油精大小的小瓶,给自己手上倒了一点,抹在了额头上,这玩意儿我在菲姐家见过,说是可以开眼。
莫少祺刚一抹,脸色就变了,对我说:“还真有条狗,没想到这狗这么念旧,死了还要来看看自己的主人。”
这种事我以前倒也也听说过,说是主人死了后,狗每天都要跑到主人的坟头嚎上几嗓子,要不怎么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呢。
我俩正为那狗的忠义唏嘘不已,突然就发现那棺材里居然又伸出了一只人手,在那轻轻地抚摸狗的脑袋,这下子可把我们吓坏了,怎么这老头的灵魂还没走,还附在肉体上,紧接着就看见那老头居然从棺材里坐了起来,我和少祺赶紧扭过头去。
我用眼睛的余光就发现这老头坐了起来,接着瞅了瞅四周,一脸愠色地注视着李教授,看了一会儿,他就从棺材里走了出来,那只狗也跟在他的身后,还时不时冲李教授喊上几声,可是四周围没有一个人能看得见听得见,我和少祺还得假装看不见。
就听那老头说:“汪子,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害了我不说,现如今居然把你也给杀了,还到处说你是自己死的,你说这不孝的玩意儿我们怎么整治他?”我一听这怎么回事?难不成这老头是李教授害死的,不能够吧,刚才李教授还泪如雨下的来了把忆童年呢。
那狗似乎也通了灵性,一听主人问他话,就冲主人喊了几声,那老头就像是能听懂狗的话似的,自顾自的点点头说:“没错,他不配当我的儿子,等他把我葬了后,咱们再来收拾他,免得死了没人埋。”我一听这老头还挺机智,就噗嗤一声乐了,那老头一下子就把头扭了过来,死死地瞪着我。
我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多亏少祺掐了我一下,我这才假装说道:“你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你听我给你讲几个……”
那少祺一听就赶紧说:“还讲什么,这里可是灵堂,是你讲笑话的地方吗?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去吧。”那老头一听我不是笑他,这才把头扭了过去,我心说侥幸,这要是让这老头发现我们能看到他,搞不好又要闹出什么乱子。
不过听这老头的意思,明天下葬以后,搞不好就会回来收拾李教授,这李教授看起来文绉绉的,怎么还能干出这种杀自己老爸的事,难不成这父子间有什么误会,可是这是生死大事,造成误会的可能性太小了。
我俩也不敢多逗留,就赶紧从灵棚里走了出来,这时副院长和张老师他们也都慢慢散了,只听少祺小声跟我说:“我看这里面八成有事,咱们既然遇上了,就不能不管。”
我一听人家女孩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说现如今也跟着常姑姑学了点手艺,算是个行里人,当然不能怂,就说:“那是自然,不过他刚才说要把那老爷子埋到东山公墓,我心里就咯噔一下,不会又和苗老板扯上关系吧。”
少祺摇了摇头说:“我看不像,不过咱们还是防着点好,这李教授看起来也不像是为非作歹的人,搞不好其中有什么隐情……”
这点我也深表赞同,那李老爷子看起来死了没几天,《通天灵诀》的识鬼篇中讲,鬼的种类很多,像李老爷子这么大年龄的,一般都是黄寿终正寝善终的鬼,只要到鬼门关报了道,再去阴市过完自己的阴寿,就可以再度投胎做人了,可据他刚才所说,似乎死的很不甘心,看上去更像是个怨鬼。
我点点头说:“没想到给你找工作还遇到这么个事,如果那老头真是李教授害死的,你这工作也就泡汤了。”
少祺笑了笑说:“我这都是小事,人命关天,我刚才听他们说,明天中午12点一过,就会把李老爷子安葬,估摸着晚上那老头就会回来,咱们明晚就待在这家属院里看看情况吧。”
我点点头说:“这倒没事,既然遇上了,肯定要管到底,不过我的意思是最好能找那老头聊一聊,别最后误会一场,还坏了人家的父子情分……”
第二天中午,我专门去了趟学校家属院,果然灵棚已经被拆了,院子里的小孩也都出来玩了,估计前几天被灵棚的氛围吓得够呛,一放出来就玩命的撒欢,吵得我耳膜都疼,我打听了一下,一个大妈就说,李教授已经拉着棺材去公墓了,估摸这会儿已经下葬了。
到了晚上,少祺如约而至,由于这事还没眉目,我俩又都有点练手艺的私心,于是跟谁都没说,我俩一直在家属院里的小花园待到12点多,街上的路灯都关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小情侣钻树林呢,渐渐地,我就有点不耐烦了,我就小声问少祺:“连那老头的影子都不见,该不会不来了吧?”
我话刚一出口,就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幽幽地说道:“怎么?你们找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