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24章 生面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安易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表情都愣住了,但是很快大家就意识到这是个好办法,虽然我们形成这个团体还没超过48小时,但是这48小时里我们却经历了太多,彼此之间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认识,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我,早已经摆脱了单枪匹马的窘境,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可以分担承受的。
我的心里不免有点小激动,菲姐更是眼睛放光,看着安易说:“这主意好!这下子我们有可能就化被动为主动了!”洪奶奶和莫少祺也是不住点头,看样子大家都很赞成安易的提议。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就要赶紧付诸于行动,据菲姐说,东边山上的墓地虽然属于公墓,但是政府并没有在那里设立专门的看坟人,因此总体上说,也就比乱葬岗稍微正规一点。
近几年,随着兰州市周围部分公墓的兴起,不管是在风水上还是后期服务上,都要好于东山上的公墓,因此除了部分的家族习惯和手头资金不充裕的原因外,大部分死者家属都更愿意把亲人葬在市郊条件更好的公墓,因此这几年来,去东山公墓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我们办事的时候也不怕遇上什么阻拦。
我们商量了下,想更大程度上让那两个黑衣人知道我们的目的,因此依然准备在晚上3点去墓地,而为了更深入的调查,我们打算双管齐下,从几个出事的地方分别调查,例如网吧、酒吧还有街道等一系列的地方,洪奶奶说,这段时间情况比较特殊,让我们都住在她家,反正她家房子足够大。
商量完这些事后时间还早,我躺在沙发里又有点走神,来兰州快3年了,没想到学生生涯都快走到末期时,居然碰到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这段时间以来,我几乎没有时间思考自己近期的经历,让人头昏脑涨的事情一件件接踵而来,让人目不暇接,也就是这个下午才有了短暂的宁静。
这时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屋里,想好好休息休息,只有莫少祺和我一样躺在沙发上,这姑娘长得很漂亮,但是也不爱说话,见我想事出神,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竟然主动跟我攀谈起来。
此前我并没有把我去过阴间的事跟他们说起,一是觉得我爷爷的事完全属于私事,我并不方便提及,二是我不想让任何人觉得我是一个死而复生的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通天灵诀》,我始终觉得这个《通天灵诀》中肯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好在莫少祺是一个很懂得聊天的人,很快我们之间就没有了距离感,她说自己其实也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原本到了该找工作的年龄,却成天和这些事打交道,我一直很好奇他外公,也就是洪奶奶他哥的事情,于是就旁敲侧击地问她,她笑了笑,只说她外公叫洪天成,是行里泰山北斗般的人物,其余则笑而不语。
时间过得很快,我眯了一觉就到了晚上,大家抖擞精神,就准备去墓地行动,洪奶奶还从她家的工具箱里翻出来几个个头不小的锤子,抡起来倒是很合手,很快我们就到了东山墓地,四周围黑洞洞一片,没有任何人,我们怕有什么意外,就让莫少祺和洪奶奶在车里接应我们,由对这里最熟悉的菲姐带路,三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属于我们的墓碑面前。
之前我只见过自己的那块墓碑,现在一看,果然如菲姐所说,那些墓碑按照顺序整齐地排列在墓地里,让人看了就不由得心生厌恶,远处的树林里还时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叫的人心惶惶。
我往四下里望了望,今晚的月色白得渗人,映照的四周围都发虚,月光之下除了墓碑和我们三个人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大概是我心里还幻想着和那两个黑衣人有个直接接触,因此心中不免有点失望,我瞅了瞅自己的那块墓碑,心说真他妈晦气,于是抬起一脚就把那墓碑踹到在地,紧接着我一锤子就敲了上去。
那墓碑是用石板做的,也就10厘米厚,一锤子下去,虎口虽震,但是墓碑瞬间也被敲成了好几个碎块,我还不解恨,就把最小的几块捡了起来朝远处扔去,没想到石头刚一落地,地上就哗啦啦腾起了好多只黑乎乎的东西,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蝙蝠,但是仔细一看,居然都是些巨大的娥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能长到这么大只。
这些蛾子飞起的同时,还连带着腾起了不少粉末,分不清是它们翅膀上的,还是从地上扬起的,这时月光印了下来,那些蛾子的翅膀似乎都能吸光,只见它们两片翅膀的最顶端处居然长了类似于眼睛的两个花纹,让人看上去不免头皮发麻。
虽然这些蛾子长得奇怪,但终究是些动物,我们心中惊讶了一会儿也就抛掷脑后了,很快我和安易三下五除二就把剩下的墓碑砸了个粉碎,看着碎了一地的石头渣子,我的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之前一直要防备两个黑衣人在暗地里伤人,现如今主动出击,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可是除了这些飞出来的大蛾子和远处几只咕咕叫的猫头鹰外,在这墓地里愣是没遇上什么别的活物,这不禁让我们有些失望,也不知道那两个黑衣人会不会做出回应,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收拾收拾回去睡一觉才是正经事。
刚打算离开,菲姐突然愣在了原地,安易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顺着他们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半山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他们一动不动地面对着我们,由于距离不近,因此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依然能感觉到他们在一脸阴晴不定地注视着我们,我身上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就冒了出来,万万没想到,我们居然真的和黑衣人遭遇了。
我刚想大喝一声就追过去,却发现我们之间虽然隔的距离不算很远,可是却被山体的几个断层远远分开,要想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绕开这高达十几米的断层,可是毫无疑问等我们追下去,是个乌龟也早已逃之夭夭了。
一时间我们居然都沉默下来,死死地盯住那两个黑衣人,想看看他们有什么举动,可那两个黑衣人很快就转过身去,开始朝山下走去,并没有做出任何针对我们的行动,甚至连头也不回,一点也不担心我们追下去,我见他们竟然如此蔑视我们,就朝着山下大喊一声:“你们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喊这一嗓子有两个目的,一是给自己壮胆,二是想得到他们的回应,哪怕听听他们的声音也行。
可是那两个黑衣人像是聋哑人一样,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给我的感觉就是懒得搭理我,这下我更是火冒三丈,可是又只能无可奈何地注视着他们离开我的视线。
不过好在这下我终于确定了菲姐的判断,那两个黑衣人必然是活生生的人,安易这时在我身后轻轻说了句:“走吧。”就一言不发地朝我们停车的方向走去,菲姐紧随其后,我又看了眼满地的碎石块,悻悻地走了。
走到车旁,大概是洪奶奶和莫少祺都听到了我刚才的喊话,还没等我们开口,就已经猜到我们和黑衣人碰面了,只是这次仅仅是打了个照面,不过也好,起码让黑衣人知道了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如果接下来要有什么真正的交锋,对我们来说也算是起了个敲山震虎的作用。
本来我以为见到黑衣人大家都会很兴奋,但是一上车,却都陷入了沉默,是啊,虽然黑衣人露面了,但是我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办?怎么才能逼迫他们和我们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想到这里,我就对众人说:“看样子,我们还是要分两步走,黑衣人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我们就有必要从另外一点去突破,接下来我们应该好好调查下出事的几个地方,他们毕竟是人,做事肯定会留下痕迹,如果我们能查清楚这两个黑衣人到底是谁,这事情就简单多了。”
洪奶奶对我说的话非常赞同,说道:“这个倒是不难,别忘了我们这边还有个徐警官,他在派出所工作,这出事的地方又都是他的管辖范围,只要他肯帮忙,我们应该不难查出来。”
洪奶奶话音刚落,安易就摇了摇头说:“这样太明显了,黑衣人一定已经有了准备,要我看,还是得找个生面孔去这些地方探一探。”
莫少祺点了点头,对安易的说法表示赞同,只听她说道:“那个叫张三虎的行不行?我看这人胆子够大,你们也都认识,办起事来应该也不成问题。”
我和菲姐一听莫少祺这么说,都点点头,张三虎这人我知道,虽然他心直口快,没多少文化,但是干事却相当干练,这恐怕也是他在社会上练就的梁山秉性,而且这人刚从圈里出来,比较缺钱,又是个生面孔,再加上和我又是老相识,绝对值得信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