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23章 串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听完这些我有点不敢置信,坐在沙发里愣了神,可是心中又有好几个疑问,于是我就问菲姐:“你为什么躲在墓地里?”
菲姐瞅了瞅我,苦笑一声说:“最近真是发生了太多的事……”原来自打我掉进黄河昏迷后,菲姐就去医院看了我,当时她就觉得事情很蹊跷,因为当时在她家的时候,她就说过,被女鬼睡只是一个凶兆,紧随其后的可能还有更多的厄运。
自打从医院出来后,菲姐不知道是自己太过担心,还是会因为别的,总觉得有人盯着她,心中也隐隐觉得不妙,很自然地就怀疑是不是和那个女鬼有关,于是就一个人孤身来到了墓地,无意之中菲姐就发现了我们这些人的墓碑,由于我此前跟她讲过我的经历,所以她很快就发现了网吧里的中年人和那两个学生,中间还有一个看不出是谁的墓碑,等到她看到我的墓碑时,就觉得这件事一定不简单。
而等到她自己的墓碑出现在她眼前时,她几乎不敢相信,她没有多做停留,很快地就返回了家,然后把家里的东西都找搬家公司搬了出去,想造成一种她已经离开的假象,为了调查这件事的原委,她就在墓地的附近潜伏了下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里,我点点头,怪不得我找不到她呢,可是我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菲姐要写信让我去永登二招呢,我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了她。
菲姐说:“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老爸的在天之灵保佑,有一个晚上,我就躲在墓地里,那两个黑衣人果然出现了……”菲姐此刻肯定的说,那两个人绝不是鬼,因为不论从身形还是他们说话的语气,是根本无法伪装的,关于他们是人是鬼这点我一直没有搞明白,没想到菲姐先破了案。
菲姐说她在墓地中无意中听到那两个黑衣人说起了“永登二招”,其实这四个字要是旁人听起来可能连什么意思都不明白,但是听在菲姐的耳中,却犹如一声惊雷,因为菲姐已经故去的老爸,就是我在她们家墙上看过照片的那个真正的“老张”,以前就是永登二招的工作人员,只不过永登二招私营化后,他就提前退休了。
如此说来,这也算是机缘巧合了,菲姐虽然没搞清楚他们两个说“永登二招”是为了什么,但是很快就觉得这是个重要线索,因此第二天就去了一趟永登二招,但是那里早已经变成了养老院,她长了个心眼,就用二招的旧稿纸给我写了封信,内中的含义就是让我去二招和他汇合,却没想到,她发现这里还住着一个行里人,那就是洪奶奶。
菲姐正在纳闷之际,那两个黑衣人就走了出来,菲姐不敢大意,既然这里有行里人,那她也就不用过分的担心我的安危,因此就又跟着黑衣人走了,正好和我到达二招的时间错开了,之后的一切菲姐都一无所知,只是在听我讲到我在二招的经历之后,也是为我捏了把汗。
事实证明,菲姐的及时离开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在跟随两个黑衣人回到兰州后,她就发现了黑衣人的抛尸行为,而他们抛的尸体正是那个手腕子上有我名字和生辰八字的女鬼,菲姐这才明白,那些墓碑当中空白的那个正是属于这个女鬼的。
菲姐偷偷拍了张照片,原本打算去宿舍问问我的安危,却得知我还没回来,她担心之余准备给我打个电话,却发现我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这才想了个办法,偷偷把照片放在信封里,然后告诉东哥他们她中午还会来,这样我自然会第一时间赶回来,及时看到照片,而且也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惊动任何人。
听完了这些事后,我这才把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原来菲姐一直是躲在暗处偷偷观察,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也算调查出一些眉目,起码她发现那两个黑衣人并不是鬼,而是实实在在的人。可是也有她没想到的事,她没想到突然间就又出现了这么多人,洪奶奶、安易和莫少祺。
想到这里,我突然又想起了张三虎,就问菲姐,这张三虎是怎么冒出来的,菲姐笑了笑说:“我也没想到你们居然认识,本来我就是想去劳务市场找一个胆大的,让他躲进墓地里,一是想给那两个黑衣人造成一种混乱,第二要是我遇到什么危险,也能有个帮忙的。”
真是无巧不成书,一伙人居然就这样凑到了一起,听到这里,我也大致明白了,于是就问菲姐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菲姐说:“我一直在想,既然那两个黑衣人是人,做事就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我一直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害人,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
我记得我爷爷说过,有可能我是被他之前的仇家盯上了,可是事情发展到现在,我渐渐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所有的事情都是以这两个黑衣人为中心展开的,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何许人也,但是我想任何人杀人都会有目的,而且这两个人杀人的手段如此特殊,十有八九是行里的败类。
想到这里,书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我一看原来是莫少祺,天此时已经蒙蒙亮了,大家最近这段时间休息的实在太少,莫少祺就想招呼菲姐去卧室休息一会儿,我大致也搞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冲菲姐点点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是休息休息好。
大家轮流睡了几个小时,精神逐渐缓了过来,张三虎拿了菲姐给的钱就先走了,我们毕竟算是发小,于是我就对他说,要是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可以来找我,谁知道张三虎倒是不客气,说:“你就是一个穷学生,我能有什么事找你。”他这人就是心直口快,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听了还是不怎么受用,不过我也懒得跟他计较这些事。
临走的时候张三虎又折了回来,对我说:“我看你这成天在坟地里刨,当兄弟的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和我不一样,你是堂堂的大学生,我呢是个刚从圈里出来的泥腿子,迫不得已才去挣这钱,你可千万要好自为之。”说到底,三虎还以为我是去刨人家的陪葬品呢,我苦笑一声,也没法给他解释,就冲他点点头,送走了他。
我把和菲姐说的事没有丝毫隐瞒的告诉了大家,大家一听,这才算是把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拼了起来,这样一来,之前搞不明白的事情就都明朗了许多,洪奶奶说:“我觉得这件事一定还有什么隐情,现在我实在猜不透这两个黑衣人的杀人动机,这几个人看似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却都有联系。”
“却都有联系?”这点菲姐和我都有点不明白,莫少祺和安易则是坐在一边不说话。
洪奶奶瞅了瞅我说:“不就是因为你才把他们联系到一起吗?”
这么一说我就突然明白了,果然还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最早的那个和我发生的女鬼,到在我打工的网吧里死去的中年在逃犯,再到我从派出所回来时目击的车祸中死掉的两个学生,再到老爸介绍我认识的菲姐,这些人看似零散,但是却因为我的存在而产生了联系,这就是说,我依然是这件事的核心所在。
我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偏偏这种邪门事和我交织在了一起,不过细想起来,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点,我才注定要成为一名行里人,而常姑姑也说,不经历这些事,我也不能够成长,哎,既然已经摊上事了,就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
洪奶奶见我脸色凝重,就笑着说:“小丰,你也别怕,有我们这么多人帮你,肯定不会让那两个黑衣人得逞的,依我看,与其我们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可是我们连那两个黑衣人在哪都不知道啊?”一直在旁边默不吭声的莫少祺突然说道。
“不一定非得知道他们在哪才能主动出击。”另一边的安易也突然开了口,可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洪奶奶笑了笑说:“小易啊,既然你有了主意,就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可行不可行?”
几天接触下来,安易这小子话不多,但是往往一张嘴就命中要点,我还倒真想听听他的高论,于是就也说道:“是啊,众人拾柴火焰高,你到底有什么主意?”
安易顿了顿说:“之前在二招里的鬼已经被我打发了,这也就是说那条线索已经断了,但是现在菲姐又发现了墓地,我再想,既然我们搞不清楚那两个黑衣人为什么要杀他们,不如去砸了这些墓碑,看看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反正我们也不是单枪匹马,没什么好顾忌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