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21章 诡异墓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概是白天太累了,入睡速度太快,还在朦胧之中,就听见常姑姑在远处喊我,我飘飘悠悠地走了过去,果然在一团馄饨当中,常姑姑熟悉的纸扎脸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大概是今晚太紧张,我低头一看,手里还紧紧攥着张晓给我的百鬼玉,心里不免又是一动,师傅说百鬼玉在关键时刻会救我,不知道今晚又将怎么度过。
常姑姑笑着问我:“最近怎么样了?”
我苦笑了一下说:“常姑姑,最近可真是一言难尽啊!”于是便把近期发生的事一一跟她讲了,常姑姑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可到了最后她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说,这些都是你的必经之路,过不了这些坎儿,你也成长不了。
我点点头,她说的也对,毕竟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行里人,这是个长远的目标,短时间内还得积攒经验,不过话说回来,在这行里混确实也不容易,每天都徘徊在生死边缘,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爸每次讲爷爷的故事都那么的激动,要是我把自己的经历将来讲给儿子,光现在这点事就够我吹很久了。
不知道在梦里,时间是不是会被拉长,总觉得在梦里时间过得很慢,可是每次醒来一回想,又觉得时间飞快,在梦里几乎没做什么事呢就醒了,也不知道常姑姑为什么这阵子不找我,于是我就问她:“常姑姑,你上次不是说会经常来给我教通天灵诀吗?”
常姑姑笑了笑说:“三爷说,阳间和阴间的交流并不容易,而且这么交流,也会让你阴气过重,虽然对你在行里有好处,但是对你人身体却伤害很大,因此他想出一个比较折中的办法,按你上次死亡的时间,每隔七天我来找你一次,这样就算是头七、二七……每过七天,你的阳气和阴气就会调和一次,如此一来,就不会影响到你的身体,当然了,要是有什么要紧事,损害个一次两次也不打紧……”说到这常姑姑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我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段时间以来,我和常姑姑也算是越来越熟了,虽然她只是爸爸烧给爷爷的一个纸扎,可能连思维方式都是和爷爷的相处中耳濡目染的,但是却给人一种难以表达的亲切感。
闲谈了一会儿,常姑姑就说:“言归正传吧,上次我跟你说过,《通天灵诀》是古代高人所传,现如今只剩下8篇,虽然看起来少,但实际上是包罗万象,想要全部学会并不简单。”这段时间以来,我偶尔也把书拿出来看看,虽然通过康熙字典等一系列查字典籍,我已经学会了不少生僻的古字,但是其中的含义却格外生涩,难以参透,要没个老师从旁指点,实在是难以掌握。
常姑姑接着说:“按你爷爷所说,这仅存的8篇当中,每篇都有每篇的主题,因此要循序渐进,才能彻底掌握,从而烂熟于心,首先要说的就是这个识鬼篇……”这识鬼篇顾名思义,就是让人怎么识别鬼,但是这一章篇幅很多,靠死记硬背很难记住,常姑姑说只能在日后的实践当中慢慢积累才行。
正巧,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于是我就问常姑姑:“那两个一心想害我的黑衣人,隔三差五就出现,但是他们是人是鬼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如果是人无非就是坏人,倒也好办,可是要是鬼,那可就难对付了,而且我虽然没有和他们直接交过手,但是也领教过他们的本事,要让我猜,我觉得是鬼的可能性还是更大一些。”
常姑姑笑了笑说:“这个还得要你自己去看,这识鬼篇的大意我都讲给你了,日后切记要多加学习。”我点了点头。
这时,突然觉得有人在摇我,我赶紧对常姑姑摆摆手说:“我要醒了!常姑姑我们下次见。”
常姑姑见我手里拿着百鬼玉,冲我喊道:“百鬼玉可是好东西,你一定要善加利用……”话音未落,我就醒了过来。
我睁眼一看,原来推我的是安易,这觉虽然都是在梦里,但是肉体也算得到了休息,因此精神倒是缓过来一点,我瞅了一眼安易,就说:“怎么?该我值夜了,那你睡会儿吧。”
谁知道安易摆了摆手指着表说:“看你们太累,就没忍心叫你们,现在还差几分钟三点,准备下你就进去,我会跟在你身边不远处,要是有什么动静,会第一时间出来帮你。”
我对安易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感动非常,但是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踏上战场,心里不免还是有几分紧张,这时洪奶奶的少祺也醒了过来,我们简单交流了几句,我就和安易下了车。
安易远远坠在我的身后,尽捡些隐蔽的可以遮挡住他身体的小路走,留我一个人走在大路上,心里不免有点害怕,我瞅了瞅四周围,除了墓碑连个屁都没有,半夜里山头上又起了风,吹起了呼呼作响,把气氛渲染的相当销魂。
我站在原地往四处张望,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啊,唯一扎眼的就是几个新坟上搁着几个花圈,颜色对比格外鲜艳,让人夜里看见格外不舒服。我又掏出照片看了看,难不成是我站的地方角度不对,于是我就对着照片,想找到拍这张照片时的角度和位置,大约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发现,我又试着走到照片中那两个黑衣人站的地方,心里不由自主地砰砰跳着。
可四周围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动静,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我们猜错了照片后面数字的含义,我刚想把安易喊出来,可是四下里一望,好家伙,这哥们藏得也太好了,连我都找不到了,突然我眼睛一瞥,就发现我脚下的山坡上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这片墓地整体是在一个山坡上,在山头的位置也有一些,而我现在就站在整片墓地的中间,也正好是山头和山坡的交界处,也就是说我的脚下就是一个斜坡,而这个斜坡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墓碑,但这么突然间的一扫,我就发现,这些墓碑看上去横七竖八格外杂乱,但是其中有一部分似乎组成了一个图案。
在白天似乎还很难察觉,但是到了晚上,月光一照,其中几个墓碑的顶部像是石料不同,会发出暗光,这样一串连接后,一个巨大的箭头就出现在了墓碑群的中间,我手中的拳头一下子就握了起来,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兴奋,看样子我贺丰也有双善于观察的眼睛。
再看,那箭头虽然大,但是最顶端只有一个小尖,端端正正地只在靠南边的一处坟墓,这是什么意思,看样子那坟墓里应该有问题。
我不知道安易藏在哪,很想喊一声把他招呼出来,可是又怕自己目标太过明显,万一有什么坏人恶鬼在附近,我岂不是死定了,于是我就默不作声,慢慢地朝坡下走去,脚底下都是摩擦沙土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中让人更加胆寒。
月亮不断在云层里进进出出,那个箭头也在我的眼前若隐若现,不过等我来到坡底,找到刚才它指的那座坟墓后,就已经不需要它的存在了,我咽了咽嘴里因为紧张而分泌出来的口水,浑身上下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而有些轻微的颤抖,我哆哆嗦嗦地摸索到那坟墓的面前,就发现这应该是座半新不旧的坟头,看样子最多在这里也就三年。
不过现如今的公墓和以往的不一样了,很多墓碑墓地是早早就修好,放在这里,然后有人死了,就买一块把尸首或是骨灰放进去,贴张照片现刻个字就算安葬了,所以从墓地墓碑的新旧程度是分辨不出埋在里面的人死了多久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里面埋葬的人死的时间不会比墓地和墓碑的出现更早,毕竟是先有墓地墓碑,才能埋人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再往南就是一片未经开垦的荒地了,而东西两侧也是无遮无拦,地上长着一些类似于骆驼刺的植物,星星点点地洒在周围,再往山下看,就是街灯中间的汹涌奔腾的黄河了,我咽了咽唾沫,也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啊。
于是我就凑上前去,想看看这墓地里埋得是什么人,就见那墓碑上似乎并没有刻字,难不成是个空坟,可是墓碑靠上的位置上却有个人脸的照片,看上去像是墓主的照片,我凑近一看,就感觉自己背后的白毛汗全都竖了起来,整个身体开始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这照片上的人格外的熟悉,这他妈不是我自己吗?我啥时候死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的神经彻底被这张照片打乱了,我站在原地恐惧万分,不由自主就“哇”地一声,几乎崩溃地叫了出来,可我的声音还没发出来,就感觉自己的嘴被人捂住了,紧接着眼前的墓“哗”一下自己打开了,然后我就被人一把推了进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