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20章 女尸的手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敲门声非常急促,我心中一紧,莫不是菲姐终于来了,可等我拉开门一开,却愣住了,眼前这个人居然是徐警官,徐警官脸色极为难看,他一看宿舍里的人都扭着头看他,就说:“不好意思,打扰了各位。太好了!贺丰你在啊,你赶紧出来一趟,我正好有事找你。”说着就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把我往外拽。
我和徐警官虽然不是很熟,但是我的事他知道一些,当初还是他介绍我和洪奶奶认识的呢,我一听这话,就也不言语,冲安易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来,安易点点头,我们就这么走出了宿舍。
刚一出宿舍楼,徐警官就小声跟我说:“贺丰啊!又出事了!而且这次这事又和你有关!”本来警察上门就肯定没好事,这点我已经料到了。
于是我就问他:“怎么了,徐警官,您别着急,有事咱们慢慢说。”
徐警官刚想开口,抬头见安易站在我旁边,就问我:“这是?”我还以为他们认识,原来徐警官根本不知道安易是谁,我一想这安易也不是坏人,就对徐警官说:“您来的巧了,正好洪奶奶也在这儿,咱们干脆有话一起说。”
徐警官很意外,错愕的点点头,我和安易就把他带上了切诺基,洪奶奶见徐警官来找我,也很意外,我简单跟她和莫少祺说了下,说我们没等到菲姐,他们在车里待了也好几个小时了,闷得慌,我说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边走边说吧。
说完,莫少祺就发动了车,徐警官说:“既然都不是外人,我就不兜着了,那个我们刚才发现了一具女尸,脸已经被人毁容了,看不出来是谁,身上几乎没有穿衣服,但是在她的手腕子上,却被人用刀刻了字,刻的正好是贺丰的名字和八字!”
徐警官话一出口,大家都愣住了,我更是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一个女尸的手腕子上刻了我的名字和八字?难不成这女尸暗恋我?等等,他刚才说女尸被毁容了?难不成是她?我记得我在菲姐家第一次看见那个睡我的女鬼时,她的脸就是毁容状态!
想到这我赶紧问徐警官:“尸体是在哪发现的?”
“就在东边山上的公墓里,不知道是被什么人拖到那去了!”徐警官说,“除了发现你的名字和八字外,我们还没有发现别的线索,那边归局里管,正巧我今天去局里办事,一个老领导让我一起去看看,我一看就赶紧来找你了。”
我的心中一下子就明白了,之前我和菲姐在那山上超度了女鬼,紧接着我又收到了一封信,信里的照片上正是那个墓地,而且还有那两个黑衣人的影子,现如今又在那公墓里发现了一具刻着我名字和八字的女尸,看样子这些事是分别撞到了一起,但是我想其中肯定有什么联系。
想到这里,我就把刚才那张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大家一看就更紧张了,洪奶奶说:“这照片后面写着3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照片是昨晚上3点拍的,看这照片上的两个人是不是在搬运那具女尸?这是现场的照片?”
洪奶奶说的虽然只是猜测,但是有一定的道理,于是大家都看向徐警官,徐警官点了点头说:“我们勘察过附近的情况,这女尸死的时间差不多有3个月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腐烂,应该是在什么特殊的环境中保存的,然后最近这两天才被抬到了公墓里,不排除洪大姐说的这种可能性。”
可是我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如果这个女尸真的是之前害我得了脏病的那个女鬼,那么他们为什么要保存她的尸体,因为害我的只是这个女鬼的鬼魂啊?我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一直话不多的安易突然开了口:“我想这就是他们在女尸手腕上刻你名字和生辰八字的原因吧。”
莫少祺一听,就接着说:“这么说,那些藏尸体的人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控制女尸的灵魂找到贺丰,然后……”可能因为莫少祺是女孩,所以后面我被女鬼那啥的事她就没说,但是大家也心知肚明。
我们大家点点头,这么一分析,条理就顺了,可现在我们又该做什么呢?我瞅了瞅照片背后的3点,总觉得这“03:00”还有点别的意思,可是又百思不得其解,这送信的人究竟是不是菲姐,为什么有话不明说,非要整的跟文字游戏似的?
大家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徐警官过了会儿说:“要不,你们先跟我去趟公安局,让贺丰做个笔录……”卧槽!原来你找我是为了这个,再一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工作,于是大家就把车开到了公安局。
笔录倒是很简单,无非就是女尸的胳膊上发现了我的名字和八字,我说了下和我没什么关系,他们也没有证据证明我和死尸有过任何接触,加上我又有长达好久的不在场证据,所以在笔录上签了字按了手印,相约随叫随到也就没什么事了,由于女尸是重要的破案线索,因此我们并没有看到,但徐警官找了一些现场的照片给我们,我一下子就分辨出,这确实是和我发生关系的那个女鬼。
徐警官说由于女尸被毁容,要查明她的身份首先要排查最近的失踪人口,可一旦这女的不是兰州本地人,那就无疑于大海捞针了,说是一旦有任何消息,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等我们从公安局出来,天已经黑了,我心里还在惦记那张照片,转头看了看远处,兰州城是东西走向,南北各有两座山脉,中间则是黄河,所以基本上每一条街上都能看到远处的山,我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这给我写信的人,是不是约我今晚3点去这个墓地?
因为第一次我收到信时,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这个人是想引我去永登二招,后来莫少祺也说那人是打算利用二招里的鬼来杀死我,这次又给我一封信,肯定也是想引我去墓地,但一次不成功,又来第二次,难不成以为我是煞笔,会再次去送死吗?
可是很快的,我又觉得这个人一定非常有把握,因为他知道我想搞清楚这一切,所以必然会拼了命的调查这些线索,而我手中的线索现如今也只剩下了这张照片,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如果我不去,那就说明我将错失这次机会,毕竟这次我还能有所准备,一旦错失,下次遇事可能就防不胜防了。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刚想开口,身边的安易突然说话了:“怎么?想通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晚上我陪你去。”这人可真是厉害,竟然直接看穿了我的心思。
要是他肯帮忙,那最好不过了,这小子虽然看起来拽的不行,但是手里确实是有两下子,有他在身边,我也不用担心什么,这就好比多了一个专业保镖,我的安全系数直接就上升了。
于是就点点头说:“那最好不过了。”说罢我从他笑了笑,想表示友好,可这小子装作没看见,把头扭到了一边。
今天大家从大清早一直折腾到晚上,都有点累了,我把自己计划跟洪奶奶也说了,洪奶奶说:“既然你们这样打算,干脆这样,我们一起去山上,我记得那个公墓车一直能开上去,到了以后,你和安易进去,我和少祺等在外面,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也好有个照应,现在时间还早,大家可以先把车开上去,在车里眯一会,也好找个地方把车隐藏起来,免得被人发现。”
于是大家就找了个馆子先吃了点东西,这人也不是铁打的,吃饭的时候,大家不免闲聊两句,虽然安易和莫少祺都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相比之下,这个莫少祺好歹还给人点面子,时不时也找个话题和我说上两句,再加上这姑娘长得是真不错,一顿饭吃得还挺开心,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忘了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不开心。
莫少祺的外公是洪奶奶的哥哥,以前听洪奶奶说过,他哥算是行里的高人,可她嘴里的话我也只能信一半,以前我还以为她也是个高人,没想到在二招,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我”太厉害,还是她手艺不到家,几乎断送了我们两个的性命,要不是安易这小子半路杀出,保不齐我已经就义了。
吃完饭我又给老爸打了个电话,给他报了平安,永登的事我隐藏没说,其实老爸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惹得他担心,我唯一希望的,就是常姑姑能给我托个梦,我倒是想把这些事跟她说说,话说回来,好一阵子没见她找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灵感应,我们在山上找了个小树林,就把车开了进去,接着几个人就轮流睡觉,打算晚上3点再去照片上的位置,我刚一闭眼,常姑姑就来找我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