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19章 一张照片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此时此刻,在我的眼里,自己仍是孤身一人,要不是认识洪奶奶,恐怕连这个车都很难蹭,好在现如今大家的目的都很明显,那就是尽快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此前莫少祺说有人想借养老院的那个家伙杀了我,可是却被我侥幸逃了,现如今这条线索已经断了,好在菲姐的讯息又及时出现了。
一路无话,很快车就开到了宿舍门口,我们学校的宿舍楼呈品字形,三三成口,一共有9幢,每一幢都是7层,按照我们国家颁布的《住宅设计规范》,7层以上的住宅必须设置电梯,我们学校大概是为了省钱,就很机智地把所有的楼只修到7层。
这下可苦了学生,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们刚来没多久,血气方刚,所以一般被安排在宿舍楼的5、6、7层,虽然辛苦,但宿舍每过一两年总会调整一次,而快毕业的大四学生则被安放在最舒服的3、4层,正所谓金三银四,我们这些位于中间的大三学生则被安排在1、2层,方便是方便,唯一的缺点就是潮湿,不过比起爬楼梯的学弟学妹们来说,我们已经幸福太多。
这时就听见莫少祺对洪奶奶说:“姑姥姥,我看咱们俩就待在车里吧,要是有什么动静也好追上去,这里是男生宿舍,咱们就别进去了,免得惹人注意,让小易陪他去看看。”洪奶奶点了点头,大概觉得莫少祺说的有道理,对我说了句注意安全。
正因为我住在一楼,所以和楼妈可以说是相当的熟,我们宿舍的楼妈姓裴,当面我们都喊她裴阿姨,裴阿姨有一个漂亮女儿在加拿大留学,照片被她压在写字台的玻璃板下,所以我们经常跟她开玩笑要给她当女婿,刚和安易走到宿舍门口,就听见裴阿姨推开一楼值班室的玻璃窗喊我:“贺丰,正好,快过来,这里有你一份信,好家伙!现在写信写的也太省钱了,写完不往邮局送,直接放我这儿了,八成是情书吧。”
我一听,怎么着?又有我一封信,这可真是奇怪,身边的安易也皱了下眉头。我连忙走上去,从裴阿姨的手中接过那封信,很薄,里面似乎也就一张纸,裴阿姨探着脖子还想看看里面写的什么内容,可能又有点不好意思明着偷看,就笑着说:“趁我去厕所的功夫,也不知道是谁从窗户缝里塞进来的?”
我怕她偷看,就赶紧把信往口袋里一塞,对她开玩笑地说:“裴阿姨,你放心吧,我在感情上是不会背叛你女儿的。”说罢我就冲她笑笑,走到宿舍楼下的一棵树下,裴阿姨听我这么说,笑着骂了句就关了窗。
我不知道这封信里又会有什么内容,但是潜意识里觉得绝对不是好事,因此也不敢先回宿舍,打算在外面把信看了再说,好在此刻安易站在我边上,这家伙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也能给我一些安全感。
我又把信从口袋里拿出来,仔细看了看,果然这封信上除了“贺丰收”三个字外,邮编、地址甚至邮戳都没有,我不禁奇怪,不知道这和我上一次收到的信有什么关联,于是我就把信封撕开,里面只有一张照片,看上去像是晚上拍的,格外的不清晰,应该是匆忙之下的抓拍,我再一看,照片焦点应该定在中间,可是照片想表达的东西却在角落,可见当时匆忙到连焦都没对好。
可是这角落里的东西却又很模糊,很难辨认,安易瞅了瞅,也皱皱眉,很明显他也搞不清楚这照片想要表达什么,突然,我从照片角落那团东西里就隐约看出两个影子,这两个影子的轮廓虽然非常模糊,但是仔细辨认还是看得出,而且一瞬间我身上的汗毛就竖了起来,妈的!这不正是那两个黑衣人吗?
安易见我脸色一变,就问我看到了什么,我在照片上给他指了指,他这才辨认出来两个人的人影,给他说的过程中,我慢慢发现,这张照片还隐含着很多信息,因为照片上的场景虽然有黑有淡,是晚上,四周围的景色很难辨认出来,但是还是让我觉得很熟悉,于是我又仔细看了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正是我和菲姐上次超度女鬼的地方吗?
我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安易,安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两个人一时间愣在了树下,我心中很快地分析了一下整件事,不免有几个疑问:第一,是谁给我的这封信?是不是菲姐?可她不是说中午要来找我吗?第二,这张照片很明显是偷拍的,而且偷拍技术实在不怎么样,看样子是偷偷跟在两个黑衣人的身后,那么偷拍这张照片的人和送信的人应该是一个人,即便不是一个人,也有着很深的关系,会不会又是菲姐呢?第三,给我这封信,让我看到这张照片又有什么目的?两个黑衣人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超度鬼魂的地方?给我信的人是希望我去一趟吗?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11点刚过,菲姐说她中午还来,我还是回宿舍等等她好了,如果她出现了,这些事也许就有眉目了,但是我心中隐隐觉得,菲姐应该不会出现了,想到这里,我又把照片拿在手里看了半天,突然我又发现,照片的中间微微凸起,我赶紧把照片翻了过来,果然,照片的背后背人用圆珠笔很用力地写了几个字——“03:00”。
这好像说的是时间,凌晨三点?我数学学得不大好,这几个字不会还有别的含义吧,于是我又把照片递给安易,他瞅了瞅也没多说话,而是低头看了下手腕子上的表,然后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算时间,这人不爱说话又装逼,看他一脸便秘的表情,就知道估计也是没什么注意,于是我就一把扯过照片对他说:“走吧,跟我回宿舍待会儿,看看菲姐还来不来?”说罢我就率先往宿舍走了过去。
我俩一进宿舍,就发现东哥他们三个正在地上捣鼓呢,高总边捣鼓还边说:“你们速度快点,等会儿人就来了!咱可说好了,要公平竞争!”我定睛一看,原来他们一个个都往头上喷啫喱水呢,东哥也把他那套最好的西装套在了身上,大家见我回来,都冲我尴尬地笑了笑,我就问高总:“我说你们这是干嘛呢?穿这么好,要相亲去啊?”
霍比特笑了笑说:“这不是找你那美女就快来了么,我们简单准备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说罢猥琐的一笑,原来这几个家伙是为了菲姐打扮……这时他才看见我身后还站着一个安易,就问我,“卧槽,你还嫌我们竞争不够激烈,怎么又带回来一个帅哥?”
我恨不能往这几个家伙的脸上啐口唾沫,我骂道:“我说霍比特,他们俩范二逼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瞅瞅你这身高,站一起还没人家肩膀高,跟个盆地似的,你他妈凑什么热闹,还有你们两个,一个个油头粉面的,别他妈给我丢人了,人家是来找我有正事,你们快拉倒吧!”
这时,安易走到了宿舍的窗户边,靠着窗台看着我们几个,显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实话,安易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一身腱子肉,脸上也是棱角分明,这要在我们学校,也算是校草级别的帅哥了,这下子另外三个人的表情立马变了,东哥瞅了瞅我,轻声问道:“那啥,丰哥,这哥们是谁啊?”
我一听就顺嘴说:“他就是那美女的男朋友啊,你们接着打扮,尽量打扮得把他比下去,看看人家会不会见异思迁。”哥三个一听就觉得自己和眼前这位帅哥实在比不了,又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就边收拾东西边笑着说:“我说丰哥,你也真是的,人家都名花有主了你不早说,害我们几个在这捯饬半天。”
我哼了一声,心说你们他妈的也太给老子丢人了,看见美女就迈不动腿,但是当着外人面又不好发作,就强忍了下来,绕话题说:“她来找我到底是怎么说的?”
东哥这才跟我一五一十说了,原来菲姐找我的时候很仓促,看样子也很慌张,像是有什么大事,但是见我不在,很快就离开了,还说中午会来找我,我问他菲姐是一个人来的吗?东哥说应该是,他们也没说几句话,不过看神色表情绝对是有急事。
我心说这可真是奇怪了,突然间消失又突然间出现,难不成是她出了什么事,可是我又不能当着宿舍人的面跟安易讨论,于是我就硬憋着在地上走来走去,就这么一直待到下午近3点,菲姐还是没有出现,看样子和我猜的差不多,她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应该是见我不在,才把信放在了楼管室,又怕我不能及时拿到信,才说中午还会来找我。
想到这我就转头对安易说:“看样子她是不会来了,我们走吧!”说完为了以防万一,我又对东哥说:“要是她来了,记着第一时间给我电话,就是有天大的事儿,也要把她留下,我有非常要紧的话跟她说。”东哥见我表情严肃,就点点头。
之前我收到第一封信,差点死在养老院,现在又收到第二封信,难不成又会遭遇什么惊险的事?然而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卵用,想到这里,我就准备出门,突然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