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18章 唯一的线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毫无疑问,这女孩说的那家伙正是指另一个“我”,我原本以为那家伙已经被这个叫小易的收拾了,原来还在养老院里,洪奶奶一听立马紧张起来,可是那个小易却一脸的不在乎,转过身对那个漂亮女孩说:“少祺,你赶紧带他们走,我去对付那家伙!”说罢就撇下我们朝养老院跑了回去。
那个叫少祺的女孩转过来,看了我一眼,接着就急忙说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走!”说罢就率先朝街道的另一头跑了过去,洪奶奶一看就又跟了上去,我心想今晚这是怎么了,怎么尽遇上些奇怪的家伙。
这少祺的体力真是好,一口气跑出去足有5、6公里连个气都不带缓的,再往前跑两分钟,我和洪奶奶就得供氧不足昏过去,这时那少祺终于放慢了脚步,原来路边停了一辆切诺基,她一把拉开车门就对我们说:“上车!”
我和洪奶奶坐在车后座上不断地喘着粗气,而那个少祺坐在驾驶位却脸不红心不跳,眼睛始终注视在后视镜,看样子是在观察我们身后的动静,我借着后视镜偷偷看了她几眼,可真是个美女啊,皮肤白皙不说,这大眼睛水汪汪的,一看就不是凡间俗物,想到这我忍不住骂自己,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节骨眼了还只顾着看美女。
过了半晌儿,我的气总算是喘匀称了,身边的洪奶奶低着头也是累得够呛,少祺瞅了瞅我们两个,从座位旁抽出两瓶矿泉水递给我们说:“喝点水,一会等小易回来了咱们就离开这里。”
我接过水,心里想,刚才那个小易似乎是洪奶奶的大哥派来的,可这个美女又是谁?难不成他们都认识?就顺嘴问道:“那个……你们到底是谁啊?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祺瞅了瞅我,紧接着从手腕子上拿下来一根橡皮筋,边把自己的头发拢起来扎成马尾边对我说:“你就是贺丰吧,你的事我听说一点儿,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冲动,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被一个女孩这么说,我脸上有点挂不住,这可真是怪了,今晚上遇到的人都这么看不起我,我刚想呛她两句,就听见洪奶奶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喝水的时候呛着了,我赶紧拍了拍她的背,她咳了两声对我说道:“小丰,这是莫少祺,是我大哥的外孙女,刚才那个叫安易,也是个行里人……”
洪奶奶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车外又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副驾驶的车门就被一把拉开,那个叫安易的小子很快坐了上来,连眼睛都没抬就对莫少祺说:“开车,回兰州。”显然那个“我”已经被他干掉了。
莫少祺也不多问,发动车就往前开,我瞅了瞅洪奶奶,洪奶奶冲我做了个表情,似乎是让我别介意,这两个人就是这脾气,可是我也是个小伙子,平时别人在人群中多看我一眼,我都恨不能上去问个“你瞅啥!”现在怎么能受这种气。
不过再一想,刚才要不是这小子,恐怕我已经死在那个“我”的手中了,毕竟人家救了我一命,我总不能以德报怨,还是能忍则忍,因此我强压中心中的怒火,尽量语气平和地问道:“刚才多亏你们两位的帮忙,要不然我今天可就交待在那了,不过我有个问题,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我这话可是相当客气了,先感谢人家,然后再咨询问题。
可没想到那个小易还是冷冷地,似乎不大愿意回答,只是嘟囔了句:“刚才你们看到的都是幻象,你们着了道儿了。”说完就不再吭声,似乎是累了,把眼睛一闭就倒在了座位上,看样子是打算睡一觉。
那个莫少祺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也是一脸地冷淡,扫了一下就接着目视前方,开自己的车,洪奶奶拍了拍我的腿,小声跟我说:“他的意思是我们被人布了局,刚才我们看到的都是假象。”
“假象?”我似乎明白过来了,难怪养老院会在我们睡着后变成原来第二招待所的模样,而且那个走廊里也没有了楼道,更奇怪的是我拿椅子砸窗户,玻璃没碎,反而椅子腿折了,看样子八成是砸在墙上了,这么一来,这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好家伙,难不成又是那两个黑衣人搞得鬼,想到这我就不免紧张起来,不过前面坐的这两位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我也不用再担心什么。
可是刚才那个“我”抓我脚后跟的时候是真疼啊,这种疼痛感是幻觉无法有的,这也就是说,肯定有什么东西真的抓住我的脚后跟了,或者说刚才确实有个鬼,但是那鬼却不是我看到的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长相,而是另外一种长相,只是我被幻象迷住了,因此根本没发现它的真面目,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分析得应该对,于是就对洪奶奶说:“那刚才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洪奶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时莫少祺从后视镜里又看了我一眼,说道:“那家伙是以前死在第二招待所的一个旅客,死前用那里的信纸写了一份遗嘱,死后一直在这个招待所,之前死的那几个老人都是他害的,不过这次他应该也是被人利用了,有人想借这家伙的手杀了你,好在你和我姑姥姥撞了山,这才从我们这里捡回条命……”说着又从后视镜里瞅了瞅我,那表情无疑是觉得我怎么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我听她这么一说,脑袋里很快就把这件事串成了一条线,那个人死前用信纸写了封遗嘱,而我又带着信纸住了进来,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也就是说,有人故意用这种信纸给我写信,实际上是想诱使这个家伙来杀我,那给我写信的到底是不是菲姐?或者另有其人?
我赶紧把那封信从口袋里翻了出来,这时再仔细看,那信纸似乎是两面的,一面是之前我看到的内容,另一面的字非常非常的淡,像是橡皮擦掉后留下的轻微痕迹,如果不瞪大眼仔细看,绝对发现不了,难不成我手里这个信纸就是他当年写遗嘱时用的,然后别人把遗嘱擦掉,又在另外一面给我写了封信?
想到这我的脑子又乱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如果说有人要害我,那不用说,十有八九就是那两个黑衣人,不过以前他们每次出手都会露面,可是这次我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到,到底是不是他们作祟我还真不敢肯定,说到底还是要找到菲姐,她才是这一切的关键。
我越想越没有头绪,只好两眼望着窗外,很快我们就进了兰州城,莫少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想回学校吧,又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有安全感,于是我干脆不吭声,想看看他们去哪,很快车就到了城关,这时已经早晨7点多了,我才想起我的手机昨晚关机后就没开过,我赶紧打开手机,就发现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和七、八个短信……
我打开一看,原来都是东哥他们发来的,信息内容差不多一样,大致是说有个大美女一大清早6点多,就来宿舍找我,可我不在,那美女说有非常要紧的事,给我打电话打不通,这才来的宿舍,没想到我也不在,我赶紧把电话打过去,就听东哥在电话那头说:“我说,你最近这神出鬼没的干嘛呢,这大美女找上门你都不在,你这谱儿摆的够大的?”
我连忙问:“东哥,那女的长什么样?你没问问她叫什么?她现在还在宿舍吗?”洪奶奶一听,立马就坐了起来,那个莫少祺也不断地从后视镜里看我,而那个最装逼的小易此刻也直起来身子侧着耳朵。
东哥笑着说:“现在着急?晚了,人家已经走了,不过她说中午还会来的,你赶紧回来吧,别让人家又跑一趟,你这人也是,一辈子屌丝命,不知道怜香惜玉。”
我说:“东哥,你别扯了,我问你那女的啥模样,叫什么名?”
东哥这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长相,这怎么形容,总之是个美女,她说自己好像叫什么菲菲?哎呀,你还是赶紧回来吧。”
我一听,这一定是菲菲姐了,她总算是出现了,于是我就对东哥说:“好,我现在就往回赶,她要是再来,你们千万要留住她,就说我马上就到。”说罢我就挂了电话。
我的电话是诺基亚,刚才说话时音量调的很大,因此大家都听到了,只听洪奶奶说道:“这个菲菲既然露面了,我觉得咱们都去看看吧,这事太邪门了,要是真有人要害你,我们问过这个菲菲说不定还能得到什么线索,最重要的是要看看,你那封信是不是出自她的手笔!”
我瞅了瞅安易,我知道这车上的人去不去宿舍,还是要他拿主意,如果他不愿意去,我现在就自己打车回去,我虽然害怕,但是这是目前调查事情真相的唯一途径,失不再来。
那安易点了点头,转头又对菲菲说:“去学校。”刚一说完,莫少祺就一个原地转弯,朝学校驶去,永登在兰州的西边,而我们现在是在兰州城的中央,也就是说我们的学校在永登和兰州城的中间,属于安宁区,大清早的,黄河沿路上的车不是很多,因此莫少祺车开得格外快,我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能从菲姐的嘴里得到些什么消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