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17章 天降奇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现在楼道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我腿软得根本无法从地上站起来,那个“我”爬在地上一脸诡笑地看着我,让我紧张无比,而且他居然说他是我的替死鬼,这更是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紧张之余,我只能用屁股不断地往后蹭,两只胳膊撑在地上把身体往后拖,那个“我”似乎要和我做个游戏,他并没有站起来,而是随着我往后而慢慢往前爬,他的身体全部贴在地面上,像一条分叉的蛇一般不断地左右摇摆着往前匍匐前进,摆明了是调戏我,我吓得不知所措,一时间几乎就要钉在原地被他抓住。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洪奶奶从她的房间里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口袋一样的东西,我想张开嘴求救,可是整个舌头根都已经僵硬了,根本无力喊出话来,洪奶奶飞身一把将我后脖颈的领子抓住,紧接着就是往后一扯,我的脖子被领子勒出了一条红印,但是身体也终于被她拉到了后面。
洪奶奶大喊一声:“赶紧站起来,这节骨眼腿可千万别软!”我一听到她说话,仿佛把我从另外一个世界当中拉了回来,整个身体突然间就有了力气,我不敢再做停留,因为眼看着那个“我”就要扑上来,我赶紧一个就地打滚,翻起来就跑,可是腿还没迈出去,就感觉脚后跟一疼,整个身体犹如触电般疼痛,看样子八成是脚后跟被他抓住了。
洪奶奶一看我被抓住,脸色紧张地都发紫了,她赶紧把自己的口袋撑开,就朝那个“我”扑了上去,那个“我”一手抓着我的脚后跟,另一只手也在不断撑着想抓住我,因此对自己的上方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被洪奶奶扑了个正着,那口袋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一下子就把那个“我”包的严严实实,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口袋上是金黄色的,上面绣了两个大字“御用”。
我脚后跟上一松,总算是从魔爪里爬了出来,我也顾不上疼,赶紧站起身来,想看看洪奶奶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这么轻松就把那个“我”抓住了,这时洪奶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见那个口袋慢慢地收紧起来,似乎是把刚才那个“我”收了进去。
我大口的喘着气,心有余悸地说:“洪奶奶,多亏了你,要不然刚才我这条腿非得被他扯了去……”我话还没说完,那黄色的袋子“噗呲”一声,像是突然撕裂了,紧接着,一只手就从口袋的裂口处伸了出来,一把又揪住了我的脚脖子,我真的都快哭了。
洪奶奶脸上又是一惊,不过这次她的表情更多的是绝望,我心想糟了,她如果对付不了这个家伙,我更加不是敌手,而且这个家伙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还说是我的替死鬼,很明显就是冲我来的,八成是那两个黑衣人派来的打手,上次在黄河边他们就找过一群披麻戴孝的吓唬我,不过和这次这个比起来,上次那都是小儿科了。
一直到刚才,我内心深处都是想依靠洪奶奶,但是此刻看她的表情已经接近于崩溃,我的心中却燃起了一股求生的欲望,毕竟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深知生的可贵。于是我趁那个“我”还没有完全从黄袋子里逃出来前,另一只脚赶紧狠狠地朝他抓住我的胳膊踩去,果然,那家伙一下子就被我跺松了手,我一看已经脱身,转身就又朝楼道的另一侧跑去,边跑边对洪奶奶大喊一声:“快跑!”
洪奶奶大概没想到我自己能从那家伙的手中逃出来,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紧跟着我的身后就往前跑,身后很快就传来了口袋被彻底撕碎的声音,接着就听见那个“我”撕心裂肺地吼叫声,明显是被我们激怒了,我不用回头看就能猜出他狰狞的表情,心中赶紧不住地念阿弥陀佛,跑得过程中我才突然发现,这个楼道已经变成了一个闭塞的空间,之前的楼道彻底不见了,也就是说我们一直是在一个两面都是房间的楼道里蹿来蹿去,唯一和外界想通的只剩下了每个房间的窗户。
我想都没想,就一把拉住洪奶奶跑进了走廊尽头的屋子,这个屋子正是刚才那个“我”低头写信的屋子,我抄起桌子前的椅子就往窗户上砸去,可是一砸之下,那窗户却没有一点反应,反而是椅子折断了腿,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这个第二招待所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还没等我来得及绝望,那个“我”就已经从门口杀了进来,他堵住了门,现在完全我和洪奶奶彻底成了瓮中捉鳖,我俩连忙从身边拿起两个趁手的武器,洪奶奶抄起了暖水瓶,我抄起了角落里的一把雨伞,就算是死也要和他搏上一搏。
那个“我”看到我们两个这个造型,原本愤怒的表情突然平缓下来,紧接着嘴角就闪过一丝嘲讽的笑容,似乎在笑我们不堪一击,我咬了咬牙,想给自己一些胆量,就大喊一声:“操你妈的,有种就上来,老子今天大不了不要这条命了!”
那个“我”听我这么一喊,脸上立马又强硬起来,冲我大嚎一声,嘴张的跟口锅似的,哇哇地就朝我冲了过来,其实我的内心已经彻底崩溃了,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但求生欲望促使我做出最后的反应,我用尽全身力气把手中的雨伞朝他甩去,可是那个“我”轻轻拿手一挡,整个雨伞就折了,洪奶奶一看也把手中的暖水瓶朝那个“我”摔去,那个“我”伸出一个拳头,就把暖水瓶打了个粉碎……接着又朝已经手无寸铁的我们笑了起来。
我已经彻底绝望了,看来我八成又要去见我的爷爷了,我已经死过一次,没想到终究还是难逃命运,我闭上了眼睛,打算接受这属于我的命运。
突然我的耳边就传来一声“嗬”!紧接着就伴随出一阵巨大的响声,像是什么东西突然撞到了墙上,我赶紧睁开眼睛一看,怎么刚才的那个“我”没有了踪影,而洪奶奶则是一脸吃惊地望向门外,似乎那个“我”被什么力量甩到了走廊里,接着我就发现,这四周围的摆设怎么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又变成了养老院。
洪奶奶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也没工夫问她,赶紧朝楼道跑去,突然,门口就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挡住了我的去路,只见他脸色白皙,棱角分明,用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这家伙看上去应该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接着就掷地有声地说道:“这里太危险了,你们跟我走吧。”他的话短促有力,让人听了就只有服从的份,不过看这样子,刚才那个“我”似乎已经被他收拾了。
话说完他就转身往外走去,我看了看洪奶奶,她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我一看也赶紧跟在他们身后,只见楼道没有了刚才的景象,一切都恢复到了养老院的模样,我挠了挠头,难不成是我刚才在做梦,不能够啊,如果是做梦的话怎么会平白无故又来了一个人。
我又看了看楼道,刚才那个“我”确实已经没有了踪影,像是从空气中消失一般,我想问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觉得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终于我们从养老院里走了出来,来到了大街上,此刻虽然还是夜晚,但是天边已经有些天明的迹象,而且街上的路灯也把街道映照的灯火通明,没有了刚才在楼道里的闭塞感。
那个冷冷的家伙瞥了我一眼说:“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灯光扫过他棱角分明的脸,眼睛眯缝着冷漠地看着我,看他的表情真是一副欠揍的样子,而且说话的语气也是命令口吻,看他的模样,应该和我差不多大,怎么一副教育我的架势。这么一来我自然十分不爽,你让我离开,也好歹解释一下刚才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白了眼他,张口问道:“你谁啊?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这下子甚至都懒得看我,把头扭向了一边,很明显是懒得跟我解释,不耐烦地说道:“我没义务给你解释,不想死就赶紧走!”他这么一说我更来气了。
洪奶奶这时拉了下我胳膊,轻声说道:“小丰,听他的赶紧走。”说罢,又转头对那个家伙说,“小易,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我大哥让你来的?”
怎么?洪奶奶认识这个家伙,原来这小子叫小易,妈的,大空翼吗?我还麦泰来呢!那家伙瞅了眼洪奶奶,老大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说:“这里太危险了,你们赶紧离开,不要再回来了,有话我们回头再说。”
我一看这家伙对洪奶奶这样的长辈也是这种态度,实在是太装逼了,我刚想开口骂,突然从养老院里又跑出来一个人,一看还是个女孩,穿着牛仔短裤,两条大长腿白得直晃眼,一头披肩长发,长得小鼻子大眼,那叫一个漂亮,只听她冲着我们说:“还不赶紧走,那家伙要出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