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11章 重大车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听老爸这么一说,我不免也紧张起来,爷爷说这两个黑衣人可能是他以前惹下的仇家,这么算起来我们也是世仇了,而且那两个黑衣人似乎有些道行,害我的时候还带了一群披麻戴孝的家伙吓唬我,如果被他们知晓我还没死,一定不肯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我就对老爸说:“爸,我住院的事情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我爸一听就说道:“你被人救起后,半个学校都知道了,我这才赶来,我怕你妈伤心,只让她在家等着,这不下午才给她报了平安,说你没事了。”
我一听,好家伙,敢情这么多人都知道了,我又问他:“菲姐知道吗?”我第一次见鬼就是在菲姐家里,按理说她也是这一切的关键人物。
老爸瞅了瞅我说:“你说老张的闺女啊,小时候我就见过几面,现如今已经长这么大了,你昏迷的时候她还来看过你,不过我看她神色之中似乎很慌张,我又不好问,怎么你怀疑她和这事有关?”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只是觉得菲姐是个很关键的人物,她先是帮我治好了病,又给我开眼让我第一次看见了鬼,而且她之前也说过,说我得病可能是一个凶兆,现在看来还真叫她说对了。”
我爸听我这么说,低着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对我说:“我和她爸很早就认识了,她爸在行里虽然算不上什么一等一的高手,但也算有点本事,而且也是个本分人,我想老张教出来的女儿也不会差,何况她还帮你治好了病,现如今要是想防那两个黑衣人暗下毒手,我觉得不如拉上这个张菲菲,这样我们也算有个帮手,再加上你老爸我好歹也学过几手,这么一来我们也可以和他们抗衡。”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一个好汉三个帮,有了老爸和菲姐的帮助,那两个黑衣人要是再想害我就没那么容易了,接下来两天,我在医院不动声色睡了好几觉,等到身体彻底恢复过来,就和老爸一起去找菲姐了。
等到了菲姐家的院门外,我却傻了眼,只见她家的院门大大的敞开着,可院子里却是一片狼藉,看上去像是遭了贼,等我和老爸推开屋门一看,才发现屋子里除了地上的几张破报纸外,已经空空荡荡,看上去像是搬了家。
来之前我也没给菲姐打电话,我赶紧掏出手机,可电话那头却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可真是邪门了,怎么菲姐就这么不见了?我瞅了瞅四周围,菲姐家的院子在郊区,是独门独户,周围离她们家最近的也有50多米,我和老爸快步跑到邻居家向他们打问菲姐的去向,可邻居们平时来往就不多,一个个都摇头说不知道。
这下子我和老爸彻底傻眼了,难不成菲姐就这么人间蒸发了?说白了,我其实和菲姐也不是特别熟,只不过我爸和她爸有些交情而已,人家要是真搬家了也没必要跟我们说,不过现在这个时间段对我来说确实无比关键,而且她的手机怎么也就在这个时候关机呢,难不成这一切还真和她有关系,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和老爸回到了菲姐家,想在这个已经人去楼空的地方再找找蛛丝马迹,我们看的格外仔细,可是依然一无所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变得格外慌乱,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爸爸似乎也有不好的预感,他转过头来对我说:“我看事不宜迟,咱俩现在就坐车回家吧,等回到家,咱们再从长计议。”
我点点头,现如今也只有先回家了,我家原东城距离兰州有差不多500公里,兰州车站里有不少回家的车,我和老爸买了最近的一班,是下午17点发车,大巴车开得慢,恐怕要到晚上12点左右才能到家,不过只要到了家,我们的心也就放下了。
出了兰州城一路往东,几乎都是山路,很快天色暗了下去,今天车厢里的人也格外安静,大概是天气太热,路途又颠簸,因此一路上几乎听不到人说话,坐在我们过道对面的是个30多岁的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大的是个男孩,看上去已经上小学了,小的则躺在妈妈的怀里,看上去也就几个月,我和老爸见他们那边的座位要挤一些,就说要不然我们换着坐,我们这边宽敞些,那妇女自然求之不得,连声称谢。
换了座位后,我和老爸坐在角落里,小声商量着回家后的打算,这里都是山路,手机也没什么信号,聊了不一会儿,困意就渐渐袭了上来,不知不觉,我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似乎又回到了阴间,四周围都是混沌一片,渐渐地我就听到周围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喊我,那声音听起来格外耳熟,但是又轻飘飘的,像是底气不足,我想答应可是好像被人堵住了嘴,怎么也喊不出声音,朦胧中我就发现有个人影慢慢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菲姐,她极其魅惑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突然间一阵巨大的响声把我从梦中惊醒。
紧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失了重一般被甩了出去,这时我才意识到了,草,八成是出车祸了,第一瞬间我就睁开了眼睛,想看看我爸怎么样,可是四周围漆黑一片,只能借着天上的月色观察周围,此时车厢里一片寂静,没有一丝生气,在黑暗中我大声地呼喊,这时我就发现,我和我爸一直是坐在靠着车窗的两个位置,老爸在里,我在外,现在窗户已经破了,可我爸却不见了踪影。
难不成老爸从窗户外摔了出去,我也不知道这车到底被撞成了什么样子,多亏我睡觉的时候还系着安全带,我刚要动手解安全带,脑子才彻底清醒过来,原来刚才我一直在眩晕状态,此刻我才发现自己被安全带侧吊在空中,也就是说,车已经翻了,而透过我头顶的则正巧可以看见悬在天上的月亮。
我缩了缩身体,解开了安全带,紧接着就掉了下去,好在我已经有了准备,只听脚下传来一阵玻璃被踩碎的声音,我借着车外的光这才发现,四周围的乘客几乎全部都躺在这里,到处都是紫红色的血迹,其中绝大多数已经不能喘气了,其中就有和我们换座位的母子三人,看上去都已经死了,还有几个也被倒掉的车座椅牢牢地压着,看样子也是受了很重的伤,在那里哀嚎着,大概大家都没有系安全带。
我一个个的看过去,并没有发现我爸爸,我心中焦急万分,赶紧踩着倒掉的车椅,从破碎的窗户外爬了出去,要是我爸爸真的死了,那我也得找到他的尸首,一爬出窗户,我这才发现,原来车从半山腰的公路上侧翻了下来,摔出去足足有20多米,整个山坡上都是车的零部件呢,时不时的还有点人的零部件,看得我一阵反胃。
我吓得不知所措,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刚从鬼门关上回来,难不成我爸爸又去了?我没有多么高尚的品质,也不再管车里是否还有活人,只是朝山坡上飞奔上去,我要找到我的爸爸,看他是否死在了大巴车翻下山的过程中,我边跑边哭,嘴里大声的嚎叫着,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
可是直到我再次跑到公路,也没有发现我老爸的踪迹,难不成老爸还在车里?不可能,车里就那么大的空间,我早已经看过了,而且四周围也查看了,绝对不会看错,又或者车停在了山坡上,可我爸爸还接着滚了下去?我的眼泪不停地从眼眶里涌出来,亲人的安危比我自己死恐怕都要难受。
我刚要往山下奔去,突然间我就发现在公路的不远处出现了两个人的人影,那两个人影我几乎再熟悉不过,正是此前害我死过一次的黑衣人,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100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我心底油然而生,难道这场车祸就是他们两个一手造成的,那我爸爸必然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我的恐惧已经被抛在了脑后,我冲他们大声地喊道:“混蛋,你们把我爸爸弄哪去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我的声音格外嘶哑,已经是出离愤怒了。
可是那两个黑衣人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像是两只等待猎物束手就擒的秃鹫,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头脑已经彻底的混乱了,此时此刻我已然无法冷静,今天不管你们两个是什么来头,只要敢伤我爸爸一根汗毛,我就绝不会放过你们。
想到这里,我就慢慢地朝他们走了过去,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记得师傅给了我一块百鬼玉,说要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这百鬼玉自然会救我,也不知道灵不灵,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