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9章 易如反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听到这都傻了,原来我能看见鬼全是拜我爷爷所赐,难不成他是想让我继承他的手艺,这才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强迫我眼睛进了鬼血?
常姑姑看我脸色阴晴不定,就笑着解释说:“三爷的手艺传到你爸爸那就基本上荒废了,他老人家是不希望看到《通天灵诀》就这么失传了,所以才出此下策,希望你不要怪我们。”虽然她是笑着说的,可是这纸扎笑起来实在是太难看了。
我心想:可惜你们的如意算盘现如今已经行不通了,我这么年轻就死了,那本什么《通天灵诀》注定是要失传了,哎,可惜我贺丰英年早逝,要不然说不定真能成为抓鬼行当里的一代宗师……
常姑姑说完又瞅了瞅我爷爷,接着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就小声附在爷爷的耳边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我爷爷的眼珠也是微微一转,似乎有什么秘密不方便明说,我也没敢多问,也不知道自己在阴市的命运几何,只能等待着他们指点迷津。
过了一会儿,爷爷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走过来扶着我的肩头,像是看到了自己未完成的事业般对我说:“小丰,没想到鬼血害得你这么年轻就死了,不过这世间邪不胜正,那两个黑衣人既然杀了你,爷爷就能救你……”话说到这,我脑子突然一个激灵,这算怎么回事?难不成我还能复活不成。
于是我赶紧问道:“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您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复活?”
爷爷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似乎非常不情愿,常姑姑在旁边也是表情凝重,爷爷慢慢说道:“孩子,爷爷只能帮你一把,但是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看,这鬼门关的西边有两棵枝繁叶茂的柳树,树冠奇大,你从它们中间穿过去,就能发现那树后有一条小道,普通的鬼都怕柳树,平时躲都来不及,因此根本无法知晓,你沿着这条小道一直往前,大概走上十里路,就能路过一处隐秘的宅院。”
爷爷说到这顿了顿,接着说道:“到了那里,如果宅院的主人肯帮你,那你就有机会复活,如果他不肯,那你就只能认命了,早年间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你就说你是贺三爷的孙子,或许能管用,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去吧,回到阳间要切记,要好好学学那本《通天灵诀》,等你学会了,自然就懂了,还有那害你的黑衣人,我估摸着,八成是爷爷以前惹下的仇家,你回去后一定要多加小心,以后要是遇上什么事,我会让你常姑姑去找你的……”
我还想再说两句话,谁成想爷爷话一说完,就一把把我推了出来,然后他就和常姑姑一起给我使眼色,似乎是让我装作没事人一样,免得让旁人看出端倪,我赶紧点点头,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西边走去,也不敢回头,心里七上八下,别提有多紧张了。
鬼门关里这时还是淅淅沥沥地出现行人,似乎也都是刚刚死的,一个个垂头丧气,见了我也懒得多看两眼,慢慢悠悠地朝关口走去,我一路朝西,渐渐地就发现爷爷说的那两棵大柳树,只见那柳树的树冠果然格外的大,在雾气之中也格外显眼,枝条足有千万条,在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里显得格外突兀,居然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两棵树,我的精神为之一振,我赶紧低着头,趁周围没人注意,就从树中间穿了过去,一条羊肠小道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敢迟疑,一路不再回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见远处有一处宅院,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走得越近就显得越真切,看上去竟然像是武侠剧里高人隐居的地方。
爷爷说,我能否复活要看这宅院的主人是否肯帮我,于是我整理了下衣服,想给他一个好印象,走到大门口,我轻轻地叩响了门,四周围格外寂静,一阵叩门声传到耳中,犹如油锅里滴进了水,瞬间就被无限放大,那门也格外的怪,我刚把手放下来,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可是院子里空无一物,既然门自己开了,那就走进去看看吧,想到这里,我就慢慢地走进了院子,刚一进去,身后的大门像是有了感应一般,瞬间就自己关上了,这下可把我紧张坏了,以前看电视,凡是这种时候背后的门突然关上,那就意味着将有巨大的危险等待着我。
我抬眼瞅了瞅,这院子非常简陋,也看不出是什么年代修建的,很多地方的荒草都已经齐腰深了,院子的尽头是一个紧闭着门的屋子,这屋子的门窗都紧紧关着,也听不见里面的动静,只是门栏上挂着一副牌匾,上面写着“易如反掌”。
以前看电视剧里,那些牌匾上大多是“什么堂”、“什么厅”,这地方倒也奇怪,居然叫“易如反掌”,这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敢贸然推门进去,于是就站在院子里冲里面喊道:“你好!有人在吗?”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回声,这里地方不大,却如此空旷真是让人意外,过了半晌儿,也不见有人应,于是我就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时才看清这里的门窗都破旧不堪,几乎四处漏风了,哪里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难不成这里要拆迁了?我爷爷说的高人已经搬家了?阴市拆迁办给他在别的地方赔了个大别墅?
我不免瞬间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原本以为自己复活还有一线生机,这下子算是彻底绝望了,我还不死心,一把推开门,房间里同样也是空无一物,四个角上的地板缝里都钻出了不少的草,看上去一副破败的景象,一开始要知道自己死定了也就算了,偏偏又给了我复活的希望,这种希望破灭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一时间我居然没有了主意。
突然我就觉得四周围的环境有了变化,似乎有了些许亮光,我赶紧揉了揉眼睛,果然房间里不知道何时居然被人点上了几根蜡烛,房间里的家具也突然焕然一新,在看墙角哪里还有破败的杂草,全部都变成了亮的发光的地板。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阵香味,像是刚刚烧纸后的味道,紧接着房间里就凭空出现了几个纸扎的童男童女,每一个都是衣着艳丽,身上不是红就是紫,眼睛漆黑,脸蛋血红,看上去比常寿还要诡异上几分,再一看,他们居然还都冲我微微一笑,似乎在对我点头示意,只是它们的模样实在是让人瘆得慌,看得我腿肚子发软,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心想我现在也是鬼了,怕个毛啊!
既然有了纸扎,保不齐这屋子的主人还在,于是我赶紧问道:“诸位,请问这宅院的主人在吗?”
那几个纸扎冲我一笑,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问,为首的一个女纸扎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浑身上下都吱吱作响,像是各个零部件之间还没有习惯,只见她冲我做了一个万福,扭着她那张极其不自然的嘴说道:“贵客到,有失远迎,我家主人出游未归,不知贵客有何事寻他?”
我一听这纸扎女说话怎么还文绉绉的,好像红楼梦里的人物,只是这长相惨点,要不然我还真以为自己穿越了,我赶紧冲她做了个揖说道:“您好,我是贺三爷的孙子,找他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他何时回来?”
我话音刚落,就听得背后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声问道:“你是贺三爷的孙子?”
顺着声音看去,发现门口走进来一位长髯男人,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40岁上下年纪,那些纸扎一见,都纷纷跪了下来,看来这男人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我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冲他做了个揖,说道:“您好,我叫贺丰,是我爷爷让我来找您的……”
那男人一听,并不说话,走了过来,盯着我看了半天,就笑着说:“你爷爷在你眼睛里放了鬼血,反倒把你害死了?”
我苦笑一声,心想这还真是个高人,于是就说道:“一言难尽,我爷爷说您是世外的高人,所以我想请您帮我重返阳间,实话实说,我死的也是不明不白,是被人害死的……”
我话还没说完,那男人就挥了挥手,示意那些纸扎都出去,那些纸扎一见,赶紧转身出了门,这时那男人慢慢坐到了椅子上,盯着我说道:“贺丰,既然你爷爷让你来找我,那我就帮帮你。”
我一听顿时喜上眉梢,那男人笑了笑又说道:“话说到前面,帮你重返阳间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却要依我件事,否则你就原路返回,去阴市熬你的阴寿去吧,到时候投胎转世,再回阳间。”
以前看电视剧,凡是关键时刻让别人依自己件事的时候,绝对没什么好事,于是我就有些面露难色,试探着问他:“那您先说说是什么事,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别回头办不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