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5章 恶性案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摇了摇头,心想这可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怪人就和怪人在一起,于是又把门锁上,上了楼,趴在收银台上睡着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网吧里本来就不多的几个人几乎全部都睡着了,只有角落里一个家伙嘴里咬着一根烟,还在那打着CF。
我打了个哈欠,就从门后拿起笤帚,准备在高总接班前把卫生搞定,心想,那个中年人走了,他那个包厢得好好散散味儿,于是我就想先打扫最里面的包厢。
我掀起门帘一看,顿时就傻了眼,那个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正倒在沙发上睡觉呢,我再一想不对啊,他走了之后,我把门倒锁了,他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是我昨晚睡糊涂了?
我赶紧走上去,想把他摇醒,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谁知道这一摇,那中年人却从沙发里滑到了地上,浑身瘫软无力,竟然好像是死了。
这时天边的太阳刚刚露了头,外面的第一缕阳光撒了进来,正好照在中年人的脸上,只见他的脸色黑里透青,哪里还有半点活气,我怀着侥幸心理又摇了摇他说:“哥们,你醒醒!”谁知道刚摸到他的胳膊,就觉得冰得渗人。
这下子吓得我哇哇大叫,连蹦带跳我就蹿出了包厢,那包夜的几个人一下子都被我的叫声吓醒了,有两个还骂着娘说道:“大清早的,你他妈嚎什么嚎?”
我都快吓哭了,扯着嗓子喊道:“赶紧报警,死人了!”那几个人一听我这么说,脸色顿时也是极为难看,我也顾不上解释,赶紧去前台拿出我的手机,打电话报警,那几个包夜的人则是挑开包厢的帘子,探头一看也是吓得不知所措,我赶紧喊住他们说,大家别再进去了,保护现场,别警察来了咱们说不清楚。
不出15分钟,警察就赶到了,很快就封锁了现场,我们几个人也被他们圈在网吧里,不让离开,老板听到了消息,也赶了过来,我心中骂着娘,你他妈真是猪油蒙了心,光想着挣钱,这下可好,看你以后怎么做生意。
警察探查了现场后,就把尸体拖运了回去,接着就把我们这些所谓的目击者带回了公安局,这可真是够晦气的,一个月累死累活就挣1000块钱,还遇上了这种倒霉事,谁成想一到公安局,差点没把我吓得尿裤子。
警察先是把我和昨晚那几个包夜的人分别带进一个单间,各个做笔录,原来其中几个昨晚基本都睡着了,只有其中一个打CF的还醒着,据他说,我昨晚上莫名其妙对着空气说话,还下了楼好像给谁开门。
警察问我的时候,我就把昨晚的事如实说了,我说我在睡觉,那中年人找我开门,我就送他下楼,门外还有两个人在等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死在包厢里了,说到这里,我都快哭了,他们不会把死人的事算在我的头上吧。
其中有个管事的警官一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好在笔录里写我做梦了。好在那个中年人并没有什么外伤,法医鉴定后说是猝死,公安局一查才发现这个人是个逃犯,从小是个孤儿,在本乡杀了人后就逃了出来,已经好几年了,没想到就这么死在了网吧里。
因为法医鉴定的结果证明这个人是意外死亡,所以我们很快就被放了出来,当年对网吧的管理很严,所以这段时间公安局让我们老板停业整顿,我本来打算留下来帮他,但是一想网吧里死过人,再上夜班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打颤,就辞了职,老板也表示理解,还说让我别想那么多,可能是我那天晚上睡糊涂了。
这下子连高总也不敢去网吧上班了,没过几天,他就又去另一个网吧当了网管,而我则在宿舍里压惊。原本我打算把这事跟我爸说说,但是一想我打工这事家里并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我不好好上学,成天钻在网吧里,还不得被他揍死,再说了,这事也过去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我又一想自己最近这运道真是太差了,难不成这是睡了女鬼后的副作用,就把这事跟菲姐说了,菲姐还专门来学校看了我,说可能是我身子虚,这才容易看见脏东西,让我尽量歇着,她回头给我找个中医瞅瞅。
我缓了大概有两周,觉得闲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而且一闲起来,我这满脑子都是鬼的影子,还是充实点忙点好。于是就又去找了份工作,这份工作比在网吧要辛苦一些,但是工资也多400块钱,是去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吧当酒保,这家酒吧并不大,加上我服务员一共是4个人,老板自己亲自当收银,后来过了没几天,老板看我干活踏实,就提拔我坐吧台,也就是管账。
大概是我太倒霉了,没过两天,警察又他妈找上门了,说实话,那段日子我过得非常小心谨慎,晚上出去没人陪着绝对不干,而且我还管菲姐要了张纸符放在身上防身。
那大概是在夜里2点钟,酒吧的生意刚刚结束,就剩下我和另外两个酒保一起打扫卫生,刚准备简单打扫一下就回去睡觉,酒吧的门就被一个老男人推开了。
那个老男人把我们三个招呼过去,我刚想跟他说要打烊了,但是看这个老男人看起来很面熟,一张黑脸面无表情,难不成是街面上的老混混。
我们这里经常会来一些混混,老板也不敢得罪,所以大家也不敢吭声,只是心里不断骂娘,真他妈耽误老子下班的时间。那个老男人瞅了我一眼也愣了一下,于是就从口袋里掏出个证件,我一看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个警察,之前我们在公安局见过,难怪这么面熟。
证件上写着他的名字,叫徐大强,于是我就说:“徐警官,您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
徐警官瞅了瞅我们三个说:“是这样,今天晚上这条街上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你们这里营业最晚,所以我想来问问你们今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这里?”
奇怪的人?我们这里天天都是些来买醉的人,要说奇怪,那是一个比一个奇怪,于是一个伙计就说:“这个不好说,我们这些人天天和酒疯子在一起打交道,奇怪不奇怪的也说不好。”
徐警官听他说的也有道理,就笑着说:“那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看你们反正要关门了,不如我带你们去一趟派出所,所里有这条街上的监控录像,你们可以看看那录像上的人你们认识不认识?”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这一天下来累得够呛,恨不能马上回去睡觉,再说派出所这种地方未免晦气,我刚出来没几天又要折回去,心中难免有些不痛快,转念一想不配合也不行,于是我们三个就勉强点了点头。
一到派出所,就发现这里的气氛很紧张,虽然徐警官只说是恶性案件,但是不用猜,十有八九是杀人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劳师动众,一个所里的警察全部都在值班,而那录像上也并不是凶杀现场,只是两个人奔跑的样子,正巧是从我们酒吧门口经过,看样子像是逃跑时的情景。
由于摄像头的距离比较远,这个视频的分辨率又很低,因此我们也看不出来这两个人到底是谁,只是从服装和身形上能断定是两个年轻人,而且看起来似乎是学校里的学生。
我心中暗叫晦气,这才没几天功夫,我就进了两次局子,今晚回家是该好好洗洗澡,最好是能上庙里求个护身符什么的,那徐警官看我半天不说话,就问我:“这两个人今天来过你们酒吧吗?”
说实话,我们酒吧很小,但是生意还算不错,每天晚上都是人来人往,由于大部分人都是来买醉的,因此要么喝完就走,要么就是吐一大堆,总之,只要不是有人打架,一般客人长什么样我都记不住,于是就摇摇头说:“不记得了,而且你们这摄像头拍的太模糊,也看不清长相。”和我一起来的另外两个人也摇摇头,只是说看起来像学生。
那徐警官一听我们认不出来,就冲我们招了招手说:“谢谢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这么晚了,你们赶紧回去吧,希望今晚的事你们不要声张,因为嫌疑犯现在还在逃,我们不希望给学校附近造成恐慌。”我们三个点了点头就走了。
出了派出所,那俩哥们执意要打车回去,大半夜的我不禁有点怕,就让他们带我一程,好在公安局离宿舍不是特别远,他们见快到了,就把我放在路口,让我自己走回去,我虽说肝颤,可也不好再麻烦他们,因此只能自己一边骂娘一边慢慢往回走。
刚准备过马路,我突然发现红绿灯下模模糊糊站了两个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