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4章 深夜网吧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事我听我爸说过几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菲姐又说道:“我入行的时间也不长,排起辈分来,恐怕是最末位的,连我爸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没学到,我爸一辈子走南闯北,到处抓鬼,常常感叹,如果我是个男孩子就好了……”这个我从她家墙上的照片就看出来了,她爹老张绝对不简单。
我看菲姐年龄也不小了,就说:“菲姐,你结婚没有啊?”
菲姐笑了笑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家室吗?哎,不瞒你说,以前结过一次,后来这不离了吗?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就快到地方了。”说着她伸手指着不远处。
我顺着她的手指远远望去,直接山腰上有一个亭子,看起来应该是现代建筑,顶多也就几十年,兰州的山到了夏天也基本光秃秃的,只是隔一段距离会有一堆杂草,因此那亭子格外惹眼,只听菲姐说:“过了那亭子后的山梁,背后就全是墓地了,今天运气不错,没什么人,咱们就去亭子里把她超度了,免得夜长梦多。”
我点点头,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看见这个女鬼了,于是就三步并作两步,赶紧朝亭子那里走去,菲姐边走边对我说:“这个超度分很多种,这女鬼看样子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去投胎,今天咱们得来个硬的,才能送她上路。”
我哪里懂这个,就问菲姐来硬的是啥意思,菲姐笑了笑说:“就是请鬼差来把她抓走,不过鬼差可不是那么好请的,你瞧,这不我带了不少好东西,虽然仓促了点,估计也够了。”说罢我就看她从背的包里拿出了许多的纸钱,每张的面值都大的吓死人,几乎一张就是一个比尔盖茨的身家,再看她又拿出两本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美女写真集,她还挺不好意思的说:“鬼差都好这口,扎纸扎来不及,给他几本也就凑合了……”
我一看这架势,心中更加纳闷了,这鬼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等菲姐把包里的东西都倒腾出来后,空中突然吹起了风,菲姐先是拿出一张纸符,拿在手里叨咕了一阵,似乎在召唤鬼差,接着我们就趁着风把纸钱一张张引燃,又摆了一些水果之类的吃食在周围,这时那些纸钱上突然打起了小旋风,把纸钱扬扬洒洒地抛向空中,像是天女散花。
菲姐一看赶紧把写真集拿出来扔进了火堆里,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把那个装女鬼的瓷瓶拿了出来,慢慢地揭下上面的纸符,此时空中的风也越吹越大,刮在耳朵上呼呼作响,又过了不一会儿,空中又平息了,那些纸灰也慢慢地灭了,菲姐冲我招招手说:“好了,完事了。”说罢把瓷瓶拿了起来装回包里。
我原本以为还能看到鬼差怎么带走女鬼呢,谁成想只是刮了一阵风,不过这样也好,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两个也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就快步朝山下走去。
等我回到学校,已经接近黄昏了,回来前菲姐还请我吃了顿饭,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原本是我找人家帮忙,最后还老让人家破费,思前想后总觉得不合适,于是给我老爸打了个电话,说我的病已经被菲姐治好了,怕他担心,中间发生的事就没告诉他,老爸在电话那头很高兴,说要给我打点钱让我好好感谢菲姐。
一进宿舍,哥几个就把我围住了,说我昨晚彻夜不归,是不是去哪找快乐了,我实在懒得搭理这哥几个,就说:“哪啊,这不出去给人帮忙去了吗?你们今天怎么没去网吧啊?”
我们宿舍原本一共6个人,其中两个交了女朋友后,就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租了房,托人办了走读,不回来住了,剩下我们4个中,除了我是甘肃本省人外,还有一个是兰州本地人,这哥们叫黄东,复读了两年才考上大学,比我们年龄要大两岁,所以平时大家喊他东哥。
另外两个外地人,有一个是四川人,个头不高,叫霍辉,由于他身材矮小,大家都管他叫霍比特,还有一个是内蒙人,不过家靠近东北,所以说话一股子大碴子味,特别幽默,名字叫高建光,这哥们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网吧里兼职做网管和收银,所以我们都开玩笑喊他高总。
平时这个时间点,大家基本都去高总上班的网吧玩,不知道今天怎么都窝在宿舍里不动弹,我刚一张口问他们,高总就笑着说:“今天网吧停电,这不我们也是刚回来,老板正盯着呢,说要是来电就给我电话去上夜班,要是不来今晚就不用盯着了,对了,哥们这有件好事不知道你愿意干不?”
我最近正走霉运呢,一听有好事就说:“啥好事,说来听听,你可别逗我玩哈,我最近可烦着呢。”
高总笑着说:“我刚跟他们俩都说了,这俩高干子弟还看不上,是这样,我们老板说了,和我一块倒班的那哥们最近就要不干了,他问我有没有同学想干的,虽说挣得不多,可1000块钱也是钱啊,怎么着?有兴趣吗?”
我一听这还真是个好事,反正我老去他们网吧玩,和老板已经很熟了,天天听高总讲,网吧的情况我也比较熟悉,如果真的能去上班,以后上网不花钱不说,每个月还有收入,这下子再也不担心我爹给的生活费不够花了,于是我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两天,我拿着老爸给的钱请菲姐吃了顿饭,感谢她的帮忙,说实话这个时候我依然有点惊魂未定,菲姐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让我不必挂心,继续我正常的生活就好,不过她依然没有搞明白那晚放女鬼出去的究竟是谁,大概是怕我担心,只提了一嘴便不再讲了。
就这样,我和菲姐成了朋友,虽说菲姐长我将近10岁,但是她的很多想法却和年轻人相当接近,因此我们也经常聊天,再加上我爸似乎很想让我学点行里的东西,因此也隔三差五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常去看我菲姐。
大概过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网吧的老板就喊我去上班了,说起来老板和老板娘和我算是同乡,只不过他们是县上的,我是区里的,因此对我还算照顾,我们的网吧不大,所以只有两个网管,我和高总一人上12个小时,高总说我刚来,因此让我上夜班,夜班网吧的人少,我也好照顾。
没上几天班,我就发现网吧里有个怪人,这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是个中年人,自打我上班以来,就天天在网吧待着,给他自己开了一个包厢,吃喝拉撒从来不出网吧门,我就趁换班的时候问高总,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高总说这人在网吧都这么住了小半年了,也不知道是哪的,连个身份证都没有,老板也是昧了良心,不登记就让他待着。
我说别呀,你平时都不看新闻吗?网吧里猝死人的新闻可多着呢,别回头让咱们给碰上,高总笑着说,要是真遇上了也没办法,谁让咱就挣得这份钱呢,我一听也是,就也没再说什么,没想到还真他妈出事了。
那是一个周三的晚上,来包夜的人少的出奇,为了省电,我一般在1点左右就把网吧里的大灯关了,我们的网吧是在二楼,要下一楼的话得走一段小楼梯,小楼梯的尽头还有个门,夜深人静,我有时候不免打打盹,所以为了安全,就把这道门也反锁了,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一到2点,那些打游戏的渐渐地也乏了,不是下载点激情小电影,就是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我见这几个人都是常客,也不怕他们偷东西,因此就趴在收银台上打算眯一会儿。
刚眯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人在睡梦中叫我,我心中不由得有些烦躁,大概又是哪个王八蛋要买泡面了,于是我就抬起头来,眯起眼睛,努了努嘴说:“怎么了?”抬眼一看,原来是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瞅了瞅我,一脸的愠色,看样子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色黄中泛青,看上去像是身体格外不舒服,就听他说道:“我要出去,你帮忙开下门。”
我一听,这可真是奇了怪了,这家伙好久没出网吧门了,大半夜的这是要去干嘛,再一想管他呢,赶紧把他送出去,我好回来接着睡觉,于是我就说:“你还回来吗?”
那中年人摇摇头,脸色难看地厉害,说道:“不回来了。”
于是我就从抽屉里拿出钥匙,从楼道里走了下去,那中年人跟在我的身后,楼道的灯光很是昏暗,我就感觉自己的脑子都是糊的,两脚发轻,好不容易才走到楼梯尽头,把门打了开来。
刚想转身对中年人说话,就发现门外还站着两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街上的路灯都已经灭了,因此冷不丁地出现两个人还真是吓了我一跳,还没等我借着楼道的光看清楚他们的长相,就听我身后的中年人说道:“别怕,他们是来找我的,我走了。”说罢就一把豁开我,走了出去,那两个人也不说话,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就转身就和他一起走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