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恐怖灵异 -> 枕边有张脸

第3章 惊魂未定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可是我又不敢回头,只能哆嗦着说道:“菲姐,大清早的你可别吓唬我,万一我尿在你们家地板上可就不好了。”
可菲姐的表情依然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我咽了咽口水,慢慢地转过头去,这时就看见昨晚那个衣不遮体的长发女人无声无息地站在我的身后,一动不动却又让人感觉她正在透过自己的头发看着我,这下子我可是彻底吓尿了,“啊”地一声尖叫就把手中的碗朝她砸了过去。
菲姐还是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赶紧一把拉住她就往窗边靠去,边拉边说:“你昨晚不是把她收了吗?怎么她自己又跑出来了?”
菲姐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昨晚那个飒爽英姿的女人一比像是换了个人,我见她直愣着不说话,就狠狠地拍了她一巴掌,她这才反应过来,再看那个长发女人,依然站在原地,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以前听说鬼都是晚上才出动,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谣言,好在她虽然是冷不丁地出现,可是却迟迟不出手,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菲姐才平定了心绪说道:“真是遇上怪事了,往日里鬼只要被收进瓷瓶里,就算有多大的本事也逃不出来,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心想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见菲姐也乱了方寸,求人不如求己,于是就壮着胆子问那女鬼说:“姐们,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白白睡了我那么多次,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俩也算有缘,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实在不行,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赶明我就给你烧两个过去。”
我话音刚落,菲姐就一把拉住我的小胳膊,她的眼光死死地盯着那个长发女鬼,就听见那女鬼的头发下传出一声“咯咯”地笑声,那笑声短而尖,像是金属摩擦,听到耳朵里磨得人耳膜疼,哥们我啥时候见过这种阵仗,吓得腿肚子直打哆嗦。
菲姐这时候终于恢复了镇静,小声说:“别怕,虽然我还没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但是千万别慌……”
这话还没说完,那长发女鬼就嚎了一声毫无征兆地冲着我俩就扑了过来,好家伙,我就感觉一阵腥风扑面而至,那女鬼的动作奇快,我虽然躲得迅速,但是几乎是和她擦着身子躲开的,我也顾不上菲姐的安危了,说到底她也是个行里人,这屋子里就我这么一个弱势群体,我还是先保护自己吧,于是我就一个就地打滚,顺着墙根就打算从门口冲出去。
可是那女鬼似乎早已算定了我会从地上遁走,一把揪住了我的后脖领,往后一甩,我就被扯了回来,她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这一招,又发出一阵“咯咯”地笑声,这下子气氛更渗人了。
我吓得已经体如筛糠了,抬头一看菲姐,只见她也是贴墙站着,眼睛盯着门外,大概是想冲出去找点管用的家伙什,我一看到这种情况,就心生一计,不如我孤注一掷缠住这个女鬼,这样好争取时间让菲姐去拿几件家伙什,否则我们俩都得死在这里。
可是我又没有什么手段,情急之下我心生一计,对菲姐大喊一声:“菲姐,你先走我掩护!”喊罢我就一把把自己的裤子扒了下来,这么多天,这女鬼一直垂涎我的美色,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出此奇招了。
果然那女鬼一下子就愣住了,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菲姐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人影一闪之后,那女鬼也反应了过来,大概她觉得自己被耍了,又是一声嚎叫,接着发了疯似的朝我扑了过来,两只手就如同两个铁钳,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我使劲全身力气打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却不见有一丁点的反应,简直就是铁打的。
我只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窒息了,整个胸腔像是要爆炸了,我使劲挥舞双手,想从她的手中逃出来,可是慢慢地就感觉身体供氧不足,想求救也喊不出声音,也不知道这女鬼怎么这么大的力气。
就在我们撕扯的瞬间,她的一部分脸终于在头发后若隐若现,只见她的皮肤都是溃烂的,看上去像是被硫酸泼过一样,坑坑洼洼,惨不忍睹,妈的,我居然被这样一个女人睡了!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菲姐终于出现了,只见她拿着昨晚的那个瓷瓶,打算如法炮制,金光一闪,我就跌落在了地上,那个女鬼又被她收了进去。
我大口的喘着气,抬起头看着花容失色的菲姐,再看看她手中的瓷瓶,我心中是觉得一万个不靠谱:“大姐,你怎么还用这招,别等会让这女鬼又跑出来,你瞅瞅我这脖子,快被她掐爆了!”
菲姐往耳朵后拢了拢头发,脸色绯红地说道:“我刚才查看过了,我贴的符好像被人揭掉了,应该是有人救那个女鬼出来!”
一听到这我头就大了,难不成还有人和我们作对不成,我说:“你没搞错吧,这屋子里从昨晚到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怎么可能有人揭掉?”
菲姐把瓷瓶重新用纸符封好,拿在手里说道:“绝对不会错,这纸符就好比瓷瓶的封条,要是没人揭,以这个女鬼的法力根本无法脱身,一定是借了外力……”她话说到这里,我们俩立刻面面相觑,难不成这屋子里真的还有第三个人,或者是另一个鬼?
菲姐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如果是人还好,要是鬼可就麻烦了,能揭开纸符的鬼法力肯定不同凡响了,搞不好我对付不了,你小心点。”
我点点头,原本以为自己算是熬到头了,没想到这霉运是一波接一波,不过既然遇到事了,就不能怕事,菲姐一个女人家尚且如此,我一个大男人说什么也不能怂,于是我就说:“菲姐,这么熬着也不是办法,你家也不大,咱们要不扫一圈吧,是人是鬼总是要对付的!”
菲姐听我说的有道理,就点点头,又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小心点。菲姐家是一个独院,但是里面的结构和楼房差不多,三室两厅一厨一卫,大概有130多平米,此刻我们站在饭厅里,里面连着开放式的厨房,目力所及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我们就朝外面走去,菲姐小声说:“这瓷瓶我放在我爸的房间里,刚才回去时也没有什么动静,看来这家伙不是在我屋就是在卫生间了。”
于是我俩亦步亦趋地朝菲姐的屋子和卫生间走去,扫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整个屋子的角落都被我们检查过了,奇怪,难不成这家伙已经走了?
菲姐似乎也想不通,摇摇头说:“难不成这家伙已经走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满脑子的弦都绷得紧紧地,本来还以为和美女相处能遇到什么好事,现在看来几乎倒霉到家了,既然现在没有危险,不如走为上,于是我就对菲姐说:“那啥,菲姐,咱们也查看过了,确实没危险,我估计十有八九是你昨晚睡糊涂了,自己把她放了出来,我看咱也别大惊小怪了,说实话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鬼,现如今腿肚子还哆嗦呢,要没事的话我就回学校了,得好好休息压压惊……”
菲姐一听我要走,脸上立马就急了,看那样子她心里也没谱,还指望我和她作伴呢,于是就对我说:“那个,要不这样,你陪我出去找个清净地方把这女鬼超度了,然后再看下一步怎么办?”
人家帮了我,我总不能拒绝她的要求,于是就硬着头皮说:“那行,不过今晚说啥我得回宿舍了,要不然我们老师查房我也交代不过去啊!”
菲姐点点头说:“放心吧,只要打发了这女鬼就没事了。”话说完她就折回来她老爸生前的卧室,过了一会儿,就见她拿出了好多东西,她先是把一个八卦镜放在了客厅的窗台上,接着又把我昨晚用的那个铜铃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在卧室、卫生间的门上各贴了一张黄符,最后又跑到厨房找了一堆五谷杂粮朝房间的各个角落撒去,打得噼里啪啦的,做完这一切,菲姐才摆摆手说:“走吧,现在可以出门了。”
走出菲姐家门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发现,在我跨进这个门之前和之后,我的生活已经被彻底颠覆了,以前我爸给我讲了那么多鬼故事,我从来没相信过,现如今我拜菲姐所赐,居然也亲眼看见了鬼,而且还和鬼发生了关系……这一切简直就是一场梦。
菲姐轻车熟路,很快就把我带到了市郊处的一个公墓,这里处于整个兰州城的最东边,公墓在半山坡上,俯视下去就是蜿蜒曲折的黄河水,菲姐边上山边对我说:“我爸生前抓的鬼都是在这里被超度的,你瞅瞅这里,坐北朝南,依山傍水,是整个兰州城风水最好的地方,所以超度起来也往往事半功倍,我记得你爸也算是半个行里人,他没给你讲过这些?”
我蒙着头走在菲姐的后面,山上的风把菲姐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都朝我吹了过来,一阵阵的芳香格外提神,我听她问我,就说:“小时候我爸倒是经常跟我说,不过我对你们这行当也不怎么感兴趣,再加上我爸也是个二把刀,只是听说我爷爷当年在行业还有些名声,据说还有本行里前辈传下来的《通天灵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