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网游动漫 -> 人间天国

第234章 流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盟主还没出来?”,若加上这一次的话这已是秦阳一天之内的第五次追问了。
  作为天机盟主掌情报事务的大执事,这几天他手中已积压了太多紧急信报需要盟主亲自作出决断。偏偏叶易安就在这时候闭关了,而且闭关的地点还是任谁都进不去的土台。
  秦阳见护卫摇头,重重转身匆匆而去。就在几天前一则消息突然在联军,尤其是天机盟众中流传开来,消息的内容就只有一句话——天机盟主叶易安遇刺,不仅身受重伤,更重要的修行尽废。
  叶易安遇刺当夜言如意就曾下过封口令,虽然这个消息瞒不住盟中那些执事们,但普通盟众却并不知道;尤其是丹力禁锢、修行尽废的消息除了陈方卓及几位大执事外,就连那些中层的执事们都不知道。
  这个消息刚出来的时候天机盟众并没有把它太当回事,毕竟消息中说的遇刺那晚他们曾亲眼见到叶易安于局势危殆之际力挽狂澜的雄姿,那个夜晚的盟主可谓如日之盛,怎么可能遇刺?
  但第二天新的消息就又来了,这新消息是对昨天消息的补充,在这新消息里全是具体而微的细节,刺客行刺时用的问心,问心的来历、威能等等都一应俱全。
  尽管天机盟中从昨天那个消息刚出来时就已开始严查消息来源并下重手处置了一些跟着散播消息的人,但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根本无法完全封锁。
  随着有着更多细节的新消息的传出,天机盟中人心难免有了浮动。一些人开始期待盟主能出来亮个相以使这谣言不攻自破。消息也从天机盟传导到魔门,影响到整个联军。
  联军期待的叶易安始终没有出现,而新消息却又接着来了,言说叶易安若想解除问心禁锢恢复丹力神通,普天之下唯有大道妖玄苦可以做到。这个消息到此就戛然而止,却给听到消息的人留下无穷想象空间,而短匕问心的来历又为这个消息做了最好的注脚。
  叶易安还是没有出现,联军内部的人心已经由浮动变为骚动。
  天机盟本就是成立不久,其中主力还是原锦绣盟众,叶易安不仅是盟主,更是整个天机盟的主心骨与粘合剂,他若无恙一切自然没有问题,反之则什么都是问题,甚至之前根本没出现过乃至想都没想到过的问题也都随之出现。
  陈方卓等人对这种情况无比头疼,比他们更头疼的是言如意。比起锦绣盟的人心骚动,更让人难受的情况是她花费无数心力才好容易整合起来的联军内部开始出现明显裂痕,且这裂痕还在急剧扩大,隐隐已发展成不信任的态势。
  只要是修行者谁都知道修行尽废的痛苦,扪心自问若我是叶易安会不会找大道正解除禁锢?更何况他们本就是同属于中原的修行者,叶易安会不会为了自己把魔门给卖了?
  当众多的魔门修行者都开始这样想时,对天机盟众的不信任就已不可避免。而这种不信任自然而然在表情、语言乃至行动上反应出来,本就是联合行动的天机盟众岂能感觉不到。
  因为历史渊源天机盟众在骨子里本就对魔门没什么好感,此前因叶易安与言如意的强力捏合,兼且战局总体上一直比较顺利所以都没太表现出来,现在魔门一有表现,本就心浮气躁的天机盟众自然也就没有好脸色言语,于是不快升级为恶言相加,再升级为冲突摩擦也就顺理成章了。
  联军内部的情势在以极快的速度恶化下去,天机盟与魔门已经难以再并肩作战。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天天为调解双方矛盾而焦头烂额的言如意为避免给道门以可乘之机只能无奈下令全军收缩。
  至此,联军持续了两个多月一度气势如虹的南伐陷入了无奈的停顿。
  战事结束,全军收缩。天机盟与魔门当即各自集结,联军又自各归两部。因内部人心严重不稳,加之距离定坤山又不远,陈方卓遂请见言如意要求天机盟回山休整以利再战。
  这几天两部的摩擦主要是由魔门引起,言如意面对陈方卓的请求也委实不好拒绝,兼且开战已久实也已到了需要休整的时候,遂也就答应让天机盟回归定坤山。
  不料此举却让魔门内部一些人心怀不满,几位大祭师都是知道叶易安伤势底细的,如今叶易安又不在身边,他们心中实也有着害怕叶易安投靠道妖的忧虑。在这种心思下他们宁愿就在自己眼皮底下监看着天机盟众才更放心,自然对言如意的安排颇有些不以为然。
  道门吴州一战损失八百余神通道人也无法达到的战果却被区区几条小消息给轻松达到了,表面看来大战确已暂时平息,但水面下的暗流涌动却愈发风大浪急。
  陈方卓将天机盟众平安带回定坤山后憋在心底的那口气总算长吐出来,一直悬吊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此前他既担心道门又担心魔门,甚至还要担心天机盟自己散掉,现在好了,不管咋说总算是回来了。
  一边安排盟众休整,一边通报了叶易安的消息。当然他向天机盟众通报的是叶易安正在闭关,这本是实话说的自然就理直气壮,甚至还组织了不少普通盟众经由传送法阵前往失落之城亲自去看叶易安闭关的土台。
  虽然那些盟众只是看了土台,也没能见到里面的叶易安,并且心中也疑惑大战之际怎么会闭关,但陈方卓这样坦荡开放的态度本身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安定人心的作用。
  盟主既然还能闭关,修行尽废的说法也就显得不可靠了!
  这一番动作下来,随后大执事、执事们全体出动安抚人心,天机盟的躁动总算被控制住,至少是摆脱了解体的危机。
  然则安生的休整还没持续两天,新的事端又出来了。盟中当值巡山的弟子竟然接连抓住了不少探子,一番逼问之下这些探子竟然是出身魔门不同部族,都是被本部大祭师派来监看天机盟,害怕他们投奔道妖的。
  等陈方卓等人到时消息已经传开,听到消息的天机盟众无不义愤填膺。且不说这些日子的浴血奋战,但只那一晚要不是自己盟主力挽狂澜魔门就要全军覆灭了,****的不仅一点都不感恩还做出如此下作举动,再加上此前的那些摩擦矛盾,当真是竖子不可与谋。
  陈方卓费尽力气才将那些探子活着捞出来,一股脑送回言如意处并严词切问的同时也知会秦阳对魔门放出了探子。
  探子放出不过三天就传回了要命的消息,这也是秦阳一天五次来探问叶易安是否出关的原因。
  不止一个探子传回确切信报——他们亲眼目睹到有神通道人趁夜色进入魔门五大祭师帐幕,双方谈话的内容虽然不详,但长谈竟夜却是不争的事实。
  陈方卓与诸位大执事皆已齐聚失落之城,秦阳去打问叶易安的消息时他们也在闭门会议这最新的消息。
  “仗都打到这个份儿上了,魔门与道门还有什么好谈的?”
  “难倒……”
  这句话只说了开头两个字,但屋内众人对视间却都明白意思了。陈方卓摩挲着手中茶盏面色凝重,“不得不防啊!达鲁赤花五人愿意见那些道人,这本身就有问题。好一个长谈竟夜,真是说什么都够了”
  叶易安不在时天机盟就以陈方卓为主,他此言一出,其他诸位大执事们也没了顾忌,纷纷开言对魔门的猜疑毫不掩饰。
  你一言我一语中秦阳推门而入,只看他的表情众人已知结果,当下屋里的气氛为之一滞。
  “这都第几天了?”
  秦阳瓮声答了一句“12”后就再没了说话的兴致。
  “12天了?”
  “哎!”
  见众人意绪不高,陈方卓哈哈一笑,等大执事们都看过来时他才继续摩挲着茶盏慢条斯理道:“这是个好消息,你们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这下连秦阳也不解了,“好消息?”
  “当然是好消息。盟主的伤势你们都是知道的,外伤虽愈,丹力却被问心禁锢,行动上实与外城那些农人无异。但你们想想,外城中那么多农人有谁能在那土台内一闭十二天还丝毫没有出门迹象的?”
  陈方卓说的是实话,若是普通人一连十几天的闭关身体确实是受不了。秦阳双眼蓦然一亮,“你的意思是……”
  陈方卓迎着他的眼神一点头道:“若我所料不差,盟主必定是找到了疗治的方法。咱们这位盟主你还不知道嘛,惯常做的就是出人意料之事”
  座中老天机谷出身的大执事们听到这话俱都会心一笑,随后又将他的那些传奇经历闲聊般说给了原锦绣盟出身的大执事,说完最后不免还要感慨一句,十几年了盟主这人总是喜欢给人惊喜。
  原锦绣盟中出身的大执事们虽然未必就会因为这番话而像秦阳等人一样信心十足,但屋里凝重的气氛确实是冲淡了不少。陈方卓见状开口又将话题引到了议事上。
  最终计议的结果是一方面小心提防,另一方面秦阳要将手下的探子都撒出去,加强对魔门与道门的监看与信息侦搜。
  除此之外还要派人走一趟魔门去请见言如意,一则是因为对上次送回去的探子她还没有给予回复;更主要的则是探探她的态度,看她知不知道五大祭师与道门悄悄会面的消息。
  计议完毕众人各回定坤山忙碌,一天后陈方卓派去请见言如意的使者回来了,报说他此去并没有见到言如意,接待他的达鲁赤花一口否定曾与神通道人见面并长谈竟夜之事。
  陈方卓静静听完回报,又详细追问了使者与达鲁赤花见面的细节。达鲁赤花对为什么言如意不见使者的解释,他否认曾见过神通道人时的细微表情以及在场的还有谁?
  听到使者说他与达鲁赤花见面时那个总是穿着宦官服的老太监就站在达鲁赤花身后时,陈方卓陷入了沉思,叶易安没受伤前告诉他的有关魔门内部的一些信息自然浮上脑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