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75、第七十五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要凶人啊。”林冬说着探身朝着张元哲说, “小胖, 把我放后面的包拿给我。”
他探身的动作一定程度上隔绝了蒋逍盯着张元哲的视线, 让张元哲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着急忙慌把林冬的书包递了过去。
林冬从包里拿出自己喝了一半的运动饮料, 拧开喝了一口又递给蒋逍,“你要不要?”
蒋逍直接就着林冬的手喝完了剩下的。
肖彦抱着个林冬平时放在后排的抱枕,看着张元哲叹了一口气,“谈恋爱真好啊。”
张元哲闻言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在讽刺我没谈过恋爱?”
肖彦:“这么敏感的吗?”
张元哲大怒,“果然在讽刺我。”
两人在后排打作一团, 后面断断续续拌嘴,一直到蒋逍和肖彦换着开车才有暂停。
林冬在前排脖子上圈着个睡眠枕眯了好一会儿了, 车子停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停车场,张元哲下车去买零食顺便撒尿,回来的时候蒋逍已经把林冬抱到了后排,且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个毯子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让林冬侧着半躺在自己身上睡, 一只手环住林冬的肩膀,和林冬的放在脸边的手握在一起。
对于并不是不想谈恋爱的单身狗来说, 张元哲觉得这个画面真是刺眼。同时再一次感叹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连蒋逍这种混身尖刺的人, 此时都好像身上环绕了圣光。
后面的一半路程如同前面半段一般波澜不惊。不过因为出发的时间比较晚, 回到本市的时候已经是夜半。考试完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林冬安稳睡了一路。等他被蒋逍推醒,张元哲已经爬下车正在后备箱掏自己行李。
“冬冬?”外面有冷风灌入车内, 蒋逍裹了裹林冬身上的衣服,“一会儿回家里面睡,我给阿姨发了微信,她说还没睡在等你。”
林冬迷糊地坐起来,恍恍惚惚有些不明白自己刚躺下好像还在半路上怎么好像一眨眼就到了。
不过听见蒋逍说的话,他还是扭头就准备走。蒋逍一把拉住他,“怎么了?”
林冬睡的懵了,各种反应都慢半拍。蒋逍直接附身在林冬的嘴唇上嘬了一口,又用手捧着林冬的脸搓了搓,有些舍不得地说:“等下要给我发微信。”
被搓几下,林冬的睡意也就跑了大半了,“你到家也给我发。”
蒋逍本来还打算陪着林冬上楼,被林冬拒绝了,“就这么点路我又不是不认识,去去去。”
他赶鸡仔似的把蒋逍送走,自己转身上楼。
李婵果然没睡觉在等他,而且还在厨房下面条。
听见林冬开门的声音就笑开了,“冬冬啊?”
“妈妈我回来啦!”林冬放下手边的行李箱也走进厨房。
客厅里堆放了很多纸箱子,家里的一部分家具也已经被打包了起来。早就准备的新房子装修完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次年前就要搬过去。
李婵一边煎着个形状圆润的荷包蛋一边回头看了林冬一眼,满眼笑意地叫了林冬一声乖宝贝,又说,“饿了没有,吃碗面条,没给你下很多。”
这个称呼从小李婵都会叫,只是林冬长大以后也就叫的少了,基本就是现在这种久别重逢之后才会叫。不过乖宝贝这个称呼,林冬此时听了却有些脸红,因为蒋逍撒娇的时候也爱这么叫他,这称呼就显得不那么纯洁了。
“妈妈明天就要开始搬吗?”林冬回自己房间放了下东西,回厨房的路上抬高点声音问李婵。
“下个星期正式搬过去,这周你在家里把自己的东西稍微收拾下就行了,本来也不用着急,但你也知道过年了我就更忙了。”李婵说,“这阵子还算空闲。”
林冬点头,他当然清楚李婵忙起来有多忙。
林冬家的新房子买的位置比较靠近李婵公司那块的商业圈,房价连年飙高,那样的地段无论是投资还是自己住都是不错的选择。当然,对于搬家这事儿,林冬目前最大的感想就是,新房子离蒋逍家近了不少。
刚谈恋爱的时候,虽然是假期,林冬和蒋逍也不是天天见面,而且林冬想了想大概那时候也多少有点纯情和磨合。自从上个学期两个人去一个学校,后面更是同居以后,天天能见面且一天少说有几乎一半的时间呆在一起已经成了林冬的习惯。
所以乍然寒假回家,睡醒一睁眼家里没有蒋逍也不是最近一阵特别熟悉的房间,林冬还有些恍惚的怅然若失。
但好在现代人谈恋爱就算不能贴在一起腻歪,也总有数不清的聊天沟通感情的方式。林冬和蒋逍的微信来回飞,吃早饭的时候林冬呼噜噜喝粥还不忘和蒋逍说:“好想吃家里楼下那个小笼包啊!”
蒋逍此时也正坐在早餐桌前,保姆阿姨早早准备好了早饭,不过在做好饭以后直接小心翼翼回了自己房间。蒋国平昨晚酒局回来的晚,早上这会儿根本起不来,蒋逍一个人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杯牛奶,混不在意地就着冷的往下喝。
没一会儿蒋国平不知怎么却是起来了,在楼上先是从电话里骂了人一顿,接着脸色不快地走进餐厅,在蒋逍旁边坐下。
“坐有坐相,一大早这么懒散像什么样子,”蒋国平的余怒未消,对蒋逍发了出来。
蒋逍的指尖蒋牛奶杯往外推了几寸,慢慢挺直腰背端正坐好,脸色入场如常并没有在意蒋国平不善的语气,反而在蒋国平吃了几口早饭以后主动问起了他公司的事情。
蒋逍虽然年纪还小,但是这近一年以来,对蒋国平公司里的事却关心多了很多。蒋国平两个儿子剩这一个亲的,也是将蒋逍当作接班人来培养的,因而蒋逍主动提及,蒋国平也少有什么忌讳,多少与蒋逍说了些。
只是几句以后多少又转向说教方面,这个年纪的孩子多数不愿意或者没耐心听的话。从前蒋国平也讲这些,但蒋逍要么脸色不好,要么根本就坐不下来听,每每都要让蒋国平生点气。没想到今天当面被说教,被用人生大道理砸在脸上,蒋逍也都是认真专注地听着蒋国平说,不时甚至还点头。
蒋国平因此兴起,和蒋逍有来有往地问答,生意场上的肮脏手段,商业场上的无情竞逐,蒋逍都听得格外有兴趣。一顿早饭的功夫,蒋国平心情倒是好了很多,直到后面秘书又两个电话过来,他这才起身出门,走前不忘拍了拍蒋逍的肩膀,以示他心情舒畅。
蒋逍听见身后的动静消失,车从车库里开出去,这才长腿一展动作放松了许多。他并不真正崇拜敬仰蒋国平,只是在他希望成长起来独当一面的时候,蒋逍深深觉得自己时间有限要学的很多,他就像一块干瘪的海绵想要尽快吸饱水分。
而面对蒋国平,蒋逍也深知他在这个家里的独断专行。在自己尚且软弱的时候,他要收敛无用的锐气与锋芒,此时的任性与冲动都只是幼稚。
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实在没什么意思,特别是在蒋逍也几乎习惯并享受和林冬在a市的那个单独小家后,对比起来环境反差更加强烈。桌上的早餐倒是丰富,依旧还留有余温,但蒋逍并没有什么吃的欲望。
直到他的手机响起微信提示,他翻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林冬发来的一条消息加一个表情包。林冬说的家楼下的小笼包,指的不是现在蒋逍家楼下,也不是林冬家楼下,而是他们同居的a市的家楼下。
蒋逍看见这三个字,脸上立刻有了笑意。有了一个和喜欢的人共享的家以后,在其他暂时栖身的居所感到些微不适也就不那么让人在意了。
李婵看林冬发了一条微信手机屏幕自然暗下去后,林冬自己隔一会儿就看看手机,等手机上有新消息提示以后,他嘴角不自觉往上翘起,指尖又飞快地打了几个字给发过去。
李婵思忖片刻,脸上也有了笑意,觉得这个年纪的林冬如果真的谈恋爱也是正常,因此并没有开口刻意点破什么。
搬家的事情不消林冬操心,他只将自己房间里比较要紧的东西收了起来。没两天李婵空出工作上的事情留在家里又请了专业的家政过来收拾了一整天,而后利索搬进了新房子。
寒假往前,过年更加临近。国内国外要回家团圆的,这个时候也都陆陆续续回来。
林冬对此无所查,他最近过得挺顺风顺水的。回到家的好处除了能和妈妈住在一起外,还不耽误谈恋爱。李婵有时候出门,蒋逍就会过来,再不济每天晚上也会开车过来接林冬出门散步。林冬带着陈爷爷家的狗子出去撒欢,在背光的地方和蒋逍亲个嘴什么的也挺好玩。最关键的是有那么点小别胜新婚的意思在,虽然说这么讲是夸张了点。但是林冬觉得起码晚上和蒋逍分开睡,他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嘴都不肿了。
多好啊,林冬甚至有点陶醉。
这天晚上两人开车带狗到江边公园,公园人不多,两人坐在长椅上靠着,林冬就又是这种心情。林冬手上拿个刚买的烤红薯,热烘烘的,自己吃一口,给蒋逍吃一口,还不忘掰下一点给狗子尝尝味。
“我感觉自己什么烦恼都没了,”林冬坐在长椅上,小腿开心地往上一踢,后脑勺往蒋逍的肩膀上靠去,觉得生活美好。
蒋逍的手环住林冬的腰,和林冬仰过来的脸蹭了蹭,残酷开口,“我哥后天的飞机回来了。”
林冬的小腿僵在半空,笑容也垮了,只想自抽嘴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