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53、第五十三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心里有我这样平平无奇的确是不能和这么个神仙学弟坐在一起吃饭的颇为不真实的感觉, 欧阳浩低头憨厚地笑了笑, 换成林冬他可以直接上去搂住人家的脖子埋汰人两句, 可面对蒋逍欧阳浩就成了锯了嘴的葫芦一句话也回不过去了。
早知道饭桌上的气氛对他来说会这么诡异, 欧阳浩觉得自己就不该随便过来,还平白当了林冬冬一回儿子,亏大发了。
蒋逍此时已经将视线从欧阳浩身上挪过去转到了林冬那边。他倒不是故意要说话扎欧阳浩的心,而的确他是没有注意过欧阳浩这个人。在超市那一对眼, 与其说看见了欧阳浩倒不如说看见了欧阳浩身旁冰柜里面林冬爱喝的饮料。
蒋逍将手上的冰棍放到桌上,轻轻撕开包装袋, 又从中间抽出一个小盒子,一堆小小的五颜六色的冰棍就露了出来。
“路上有点热, 好像有点开始化了。”他将盒子往林冬面前推了推,“现在先吃两个?”
“嗯。”林冬点头,自己取了个黄灿灿菠萝味的出来,又说, “现在吃不掉也没关系, 一会儿不吃了就重新盖上,反正化了以后还是在盒子里面, 我就当做饮料一口气直接喝下去好了。”
欧阳浩视线所及看见黏黏腻腻的雪糕体,想象了一下这种雪糕融化成了水以后在盒子里面的样子, 不由道:“咦……”
他觉得那场面属实算恶心, 立刻下意识斜看了林冬一眼,并且开口就要怼说看不过眼。
结果这话还没有说出口,蒋逍忽然看向了他:“学长怎么了吗?”
欧阳浩刚才那一个“咦”字的语气拖了长音, 随便一个人都能够听出他话语里头的嫌弃来。林冬咬了一口雪糕,眼刀子唰唰飞到欧阳浩那边,如果不是蒋逍在场他顾忌面子,林冬是想要开口叫欧阳浩为不孝子的。
不过蒋逍的话拦住林冬也拦住了欧阳浩呼之欲出的话。
蒋逍说话的时候微微侧过头,从圆桌的角度来说,这个时候的林冬看不见蒋逍的目光和完整表情,因此不知道蒋逍说的话语气温和,但眉头实际上皱着,唇角也抿在一起,显而易见的对欧阳浩刚才一个简单的“咦”字就不那么高兴。
欧阳浩感觉自己的后脖子那儿伸来一只鬼手忽然掐住了他的命门,他立刻抬手:“刚才嗓子不舒服,没什么没什么。”
“你吃不吃?”林冬见欧阳浩今天倒是不嘴贱,决定对他也宽宏大量,他拿了一只面前的雪糕出来,“可乐味的,你应该爱吧。”
欧阳浩拿起自己带过来的刚从超市买回来的一袋子东西,“我这里面有可乐。”
雪糕黏糊糊的,饭前吃这个怪腻味。
他话音一落,却听耳边蒋逍又说:“可乐味的冰棍和可乐还是不太一样的吧,学长可以两个一起吃来比较一下。”
怎么不吃还不行了呢!
欧阳浩干巴巴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决定给林冬一个面子,伸手将林冬递给自己的冰棍接了过来。
好在这一顿饭后面吃得算是波澜不惊。
点菜后半个小时内菜就陆陆续续上齐了。四菜一汤的分量对于三个这个年纪的小伙子来说并不算多么难以解决。饭桌上面蒋逍的话不多,大半是林冬和欧阳浩在说。
而蒋逍在这个过程中间的言行举止也都十分正常合理,十足小学弟的模样。让欧阳浩隐约产生了一些刚才的鬼手掐命门的感觉只是他被太阳晒晕了脑袋的错觉。加上有林冬在前和蒋逍说话时半点不怕人家,还吆五喝六让人去拿饮料又让人去拿杯子的,蒋逍甚至在帮林冬倒完饮料以后还不忘记给欧阳浩倒一杯,很是客客气气的。
因此欧阳浩慢慢也就放开了些,恢复到和平时几乎无差的状态。
“一会儿你回寝室吗?”吃得差不多,欧阳浩开口问林冬。
“我下午不回寝室了。”林冬说,“应该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再回寝室,你想吃宵夜吗?到时候我可以给你带一点回去。”
欧阳浩听见宵夜两个字眼睛就直放光:“什么宵夜,可以选择吗?”
“要是回来路上顺带有的话就能选择,到时候我在群里问你们再说吧。”
“不过,”欧阳浩问,“你下午不是没课吗,干嘛不回寝室休息一下,晚饭又准备去哪里造呢?”
“我要陪小逍去弄报道的事情。”林冬说。
说到这里欧阳浩就听出来了,一脸了然道:“原来你今天不愿意跟我一块儿去接学妹是为了蒋逍啊。”
蒋逍本来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侧耳听着林冬讲话,看着他刚喝碗汤嘴边还带着点油光,很想拿纸巾给他擦了。听见欧阳浩这句话,他转头问林冬:“是吗?”
本来在学姐学妹这个话题上就莫名觉得自己矮了一头的林冬为此立刻挺起胸膛:“那是当然,什么学妹不学妹的那和小逍比能算得了什么吗?”
他将根本不把学妹放在眼里的气势拼命展露,一下连嘴巴旁边的汤汁油水都连带着一起在蒋逍眼里可爱了起来。
林冬桌面上不能如何,桌子下面却是已经得意地踢了踢蒋逍的脚,一副为自己自证清白的模样。
却不料欧阳浩话锋一转道:“去年是因为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因为你说自己想睡觉不愿意下楼,结果后面一个星期都在和我说后悔没去迎新,我觉得这次你铁定也得后悔。”
林冬本来挺有节奏踢蒋逍的脚一下停住了,蒋逍看向他的笑容也瞬间多了点高深莫测。
林冬不知道从何解释,主要欧阳浩说的这话也不是假的。去年这个时候他的确是挺想要在学校里面脱单来着,谁能知道这风水转这么快啊,去年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当下的他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更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他就从一个喜欢漂亮小姐姐的直男变成了泡了朋友弟弟的基佬不是。
“我肯定不后悔。”林冬瓮声瓮气道。
蒋逍在桌子下面回踢了林冬一下,林冬站起身来:“我去结账了啊。”
欧阳浩站起身来,“我一起去。”
两人往收银台那边走,离了蒋逍有几米远了欧阳浩才压低声音开口:“没想到蒋逍是这么一个人啊。”
“什么这么一个人,”林冬说,“你说话好好说,别跟骂人一样。”
“我不是骂人的意思,我是说我没想到他这么高这么帅。”欧阳浩赶紧解释道。
“还行吧,”林冬与有荣焉,笑眯眯道。
“不过你和他关系这么好也有个弊端,”欧阳浩感叹道,“有他在你旁边,女生还能喜欢你吗。”
虽然有蒋逍在自己旁边林冬根本不用别的女生来喜欢他,但是欧阳浩这么说还是让林冬不高兴,“怎么就不能喜欢我了?皮囊终究是一时的,相互吸引的是灵魂。”
“什么灵魂不灵魂的,你拽什么酸词呢。”欧阳浩说,“之前还眼巴巴要学姐微信,我给你搞到了你又不加人家,亏了我费了那么大劲儿了,昨天碰到学姐学姐还问我你怎么不加她呢。”
林冬闻言一惊:“真的假的?”
“当然是,”欧阳浩见林冬在意便故意拖了个长音,“假的了,哈哈哈哈。”
光是口头上说说的学姐学妹什么的就能让蒋逍吃醋,如果学姐真的问过欧阳浩这话,以为自己对她还有意思,那林冬觉得自己要完。
见是虚惊一场,林冬好歹是松了一口气,伸手就要捶欧阳浩:“你可真是个带孝子!”
“不过学姐是真的问起你了啊。”欧阳浩说。
“怎么问的?”林冬有些好奇,一边将手机的付款码递给收银小姐姐一边问欧阳浩。
“好像就是随口问的,”欧阳浩说,“就说平时都看我们一块儿走的,昨天怎么没见你。”
林冬想了想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学姐大概率是随口问了下吧?毕竟平时见面都是会打招呼的关系,可能就是和欧阳浩说话没话题随便找了一个。以此来判定学姐的话有什么深意,好像未免自恋了一些。
三人在小食堂楼下分别,欧阳浩蹭了顿饭后直接回了寝室,林冬则带着蒋逍去图书馆溜达了一圈,在图书馆的咖啡室内坐了一会儿。
等中午休息时间一过,他又带着蒋逍开始走各种流程,该报名的该填的,一样一样弄过去。
许多新生的活动集体已经开始用寝室为单位了。林冬作为过来人更加清楚,大学期间一个班的同学和初高中时候的一个班同学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很多人熟悉的集体都会被寝室这个小集体替代。以寝室为据点往外扩张整个社交圈。
所以像蒋逍这样一过来就外宿的人在这点上面就突出了一点,许多寝室为单位的事情他只能自己来了。
没有家人没有同学,林冬一下就觉得自己的肩膀上都是责任。
学姐坐在桌子后面,抬头先看了一眼蒋逍,手上记录的动作顿住,本来和旁边的女生说笑的声音一下停了片刻,接着才说:“咳咳,那什么,大一就申请外宿了吗?”
“嗯。”蒋逍点了点头。
学姐也就没问,只是说:“一个人来报名的吗?”
此时周围的人群里全是家长带着孩子,大一就外宿还一个人来报名着实比较少见。
林冬本来在人群中有点快被挤扁了,热到脸颊冒汗被蒋逍护在身后,脸都快贴在蒋逍后背上了。
但听见学姐的话以后立刻费劲儿地从蒋逍身旁探出脑袋来认认真真地说明:“不是一个人的,我陪着他报名来的。”
不过林冬话音一落,终于挤出来站稳了,人却跟里面那个女生一起愣了愣,继而里面坐着的女生笑了出来:“林冬是你啊。”
里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前面欧阳浩提过,林冬曾经想要加人家微信的学姐。
林冬的脸因为紧张和热有点红了,他在人堆里面面前站稳了身子,“学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这活怎么也不用大四学姐来做吧。
学姐笑了笑解释道:“刚坐下没多久,帮我学妹来替班的,她去上厕所了,反正这几天在学校没什么课,我也有点无聊。”
林冬点了点头,“哦,好。”
他本身也不是特别擅长和女孩子聊天的类型,加上在学姐这边又有那么点亏心,另外蒋逍这会儿在他身边,各种因素已糅合起来,林冬现在就想快点走。
“学姐那我先走了啊?”林冬说着话,手已经拉到了蒋逍的胳膊上,准备把人往外带。
“哎,等下。”学姐叫住林冬,“要加个微信吗?我过几天就不在学校里面了,加个微信方便联系。”
学姐会主动提起加微信的事情,林冬就有些意外了。
他正踌躇着要不要加的时候,学姐又笑着说:“之前欧阳浩找人来问我微信说你要加的时候,我还看了好几次好友申请呢,没想到一直也没看见。”
“是吗?可能是欧阳浩忘记推给我了。”林冬赶紧描补,不好意思让学姐尴尬。
况且退一步说加个微信这个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林冬想,蒋逍现在就在他旁边,这也不算是在背后背着蒋逍加人微信,林冬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递出自己的手机说:“学姐我扫你。”
学姐笑了笑,将二维码给调了出来,两秒钟后林冬顺利发送了好友申请。
“学姐你那边通过一下就好了,我先走了啊。”
两人离开人群到了人少的地方,林冬立刻和蒋逍说:“我是怕学姐尴尬才加她的,平时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肯定不会聊天的。”
蒋逍点点头:“我车停在停外面的,估计得走一段路。”
很好,看上去很平静。
林冬心里松了一口气,逐渐放下了胸口的包袱,继续和蒋逍说:“而且我觉得学姐也不过是礼貌加我一下,没有别的意思,学姐这人平时可高傲了,她肯定对我没意思。”
大概是话说到这里了,蒋逍也就接上去了。
“女生应该很少会主动加一个没有好感男生的微信吧?”蒋逍看着林冬。
两人对视在一起,林冬脸红了一会儿后破罐子破摔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了解女生,我要是了解女生还有咱们现在这一出么。”
蒋逍了然点头:“所以也不是全没这个贼心。”
“什么叫贼心,”林冬不满道,“这都是青春期男生正常的想法,虽然现在不一样了,但曾经有过也不能算错啊。”
这点林冬还是颇为坚持的,他本来觉得自己是个直男,曾经对女生有过好感什么的不能算他有罪吧?
“说得也对,”蒋逍道,“好吧,就当学姐对你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不过这么一说,林冬心里又颇为不得劲了。
这么一说好像他一点男性魅力都没有一样。
林冬憋着一口气在太阳底下猛一顿走,一路到了学校门口感觉后背都有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子了,原以为蒋逍和他也该差不多,结果转头一看蒋逍脚步悠闲。
不靠别的就靠两人双腿长度的差距,林冬在走路这方面就得天生吃亏。
这一路上林冬脑瓜子转啊转,等坐到了蒋逍的车上终于吹了空调的时候,林冬终于憋出了回嘴的话来了。
“学姐说不定也不是真的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以前我们在外面遇见的时候,吃饭好几回都坐隔壁,挺有话说的,现在微信也加上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得给我发消息。”林冬说。
蒋逍打着方向盘在密集的车流里面慢慢拐弯,闻言说:“这样的话,你还是加了她,你觉得谁的问题更大?”
臭弟弟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就敢和我说谁的问题更大了。
林冬情绪糅杂快要炸毛,“都已经加了反正,你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你最好是自己警醒一点,不要气我。”
“我怎么会气你,我只是觉得你是一个足够聪明理智,知道怎么在一个大一嫩草和已经大四的学姐中间选择的人。”蒋逍说话的重音放得巧妙,重点突出了“嫩草”与“大四”这两个关键词。
林冬心里美了一下,但脸上还是虎了吧唧地说:“全看你乖不乖了。”
他凶相没有全放出来,手机就响了一下,是一条新的微信消息。
蒋逍逗林冬:“看看是不是你学姐发过来的消息。”
“嘁。”林冬哼了一声,低头随便打开手机。
林冬并没有觉得这声微信提醒会是学姐那边发过来的,因此打开手机的时候表情漫不经心并不很在意。不过等他将手机的微信界面打开以后,林冬愣住了,微信还真是学姐发过来的。
学姐:林冬啊,想和你说个事儿。
林冬拿起手机给蒋逍看了眼,“看见没有,真的是学姐发过来的。”
蒋逍开着车抽空扫了一眼,看见学姐说的内容,原本松松握着方向盘的手立刻收紧了,眉头也皱了起来。
“有什么好说的?”他不满道,语气委屈,“你要怎么回她?”
“嗨呀我还没想好呢。”林冬感觉自己找回了一点场子,心中不免得意起来,“你就专心开车吧。”
蒋逍的车开离了主车道,靠到路边的一处停车位上停了下来。
这么一搞弄得林冬回复一条微信都有了正式感。
但林冬的小尾巴此时摇摆地欢,他冲蒋逍抬起下巴:“所以我让你有忧患意识是很合理的事情了吧。”
自抬身价成功,林冬开始琢磨着回复学姐消息了。
他想了想保险起见还是先给学姐回复了个短的。
咚咚锵:啥事儿啊?
这会儿蒋逍不想笑了,他盯着林冬打字的手道:“说话这么和声细语的呢?”
“什么和声细语呀?”林冬看着自己一共回复的四个字加上一个问号,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个回复哪里有什么特殊情绪了。
蒋逍凑过去在林冬脸上用力亲了一下,亲得林冬哎呦一声:“你亲的我脸上的肉都碰到我牙齿了!”
他用舌尖顶了顶自己嘴巴里的脸颊肉,眼睛瞪了蒋逍一下。
学姐那边回复也快,几乎是林冬这边消息刚发出去学姐就回了过来。
学姐: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哈哈哈哈。
林冬和蒋逍一起看着手机屏幕,两个人有不一样的紧张。
学姐:就是想问问你,刚才你身边的那个学弟你们熟吗?
咚咚锵:还挺熟的,怎么了?
这条消息蹦跶出来的时候林冬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不那么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学姐紧接着发过来的下一条信息让林冬彻底笑不出来了。
学姐:哈哈哈,就是有点馋他身子……看看能不能加他微信。
学姐:【图片】
图片内容简单,一头泡在水里口中叼着嫩草的老水牛,简而言之就是学姐想要老牛吃嫩草。
林冬盯着手机屏幕无言了。
他慢慢偏头看向蒋逍。
蒋逍此时脸上除了松一口气的神色,半点没有其他波澜。林冬说:“你想笑就笑吧。”
他觉得自己此刻已经被现实打击地心死了。
蒋逍问:“真的吗?”他的嘴角跟着慢慢扬了起来。
“假的!”林冬按黑了手机,一下扑过去假意掐蒋逍的脑袋,“我生气了要!”
林冬觉得自己现在是面子里子都快没了,蒋逍还真敢笑出来,简直是活腻味了。
“学姐馋你的身子你还笑,你很高兴啊。”
“我不是因为学姐想老牛吃嫩草才高兴的。”蒋逍说,“我是因为学姐不喜欢你才高兴的。”
林冬仰头皱眉看着蒋逍:“我觉得你现在说的这话听着也不那么好听呢,不像好话。”
蒋逍伸手在林冬脑袋上面揉了一把,将他的发丝都给拨乱了,跟着才说:“因为学姐不喜欢你的话,我就不用担心你会喜欢学姐了。她喜欢我总比喜欢你好,因为我确定我不会喜欢她的。”
林冬听到这里才有点回过味来,脸上微微红了下说:“嘁,什么话都是你说的。”
蒋逍哪里话少了,他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堵得人没有话说。
不过他无法否认蒋逍说的话让他忍不住要甜到心里想笑出来。
“而且你不要老是揉我的头,每次都把我头发弄乱,我就从来不揉你的发型。”林冬严肃提点蒋逍。
他觉得自己在蒋逍面前越来越没有当哥哥的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度过了一开始的那段互相熟悉的时期以后,他做哥哥的权威就开始逐渐流失了。
虽然蒋逍的确是还很听话,而且大部分时候都叫他哥哥,但是么实际上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好像哥哥并不是一个尊称而是一个情趣称呼。
想到这里林冬又忍不住脸红着在心里呸呸呸了几句,什么情趣不情趣的,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心情一下奇怪了起来。
蒋逍将车短暂地在停车位里停了一下,此时便驶回了主干道上重新踏上原定路线。
林冬则低着头寻思怎么回复学姐。加微信这个事儿并不难拒绝,特别是蒋逍之于学姐还几乎是一个陌生人的情况下。但是作戏得作真了。
咚咚锵:那学姐我帮你问问他昂。
这条消息发出去以后,林冬先按黑了手机。他得当自己真的在问蒋逍这个问题,等一会儿再回学姐一条说蒋逍不同意。
完美!
林冬和蒋逍聊闲天:“不过你刚才为什么说学姐要是喜欢你,你就不会喜欢学姐?”
林冬心里对此其实有了点答案,心里想着蒋逍左不过会说的都是些“因为我最喜欢你,其他人我都不可能喜欢的。”或者,“审美标准被你抬高了,怎么会随便喜欢的上别人,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么。”
想到这些答案,林冬忍不住直乐,脸上笑容一下一下快满出来了。
蒋逍认真开着车,回答也是真心实意的,“因为我经历这种事情多了,麻木了。”
既没有说出林冬心里预期的话,还隐约语带炫耀?不对,这都不是炫耀,而是对于蒋逍来说这种事情的确是再平常不过的,所以他才能够用这么平常的语气把话说出来。
林冬想起之前张元哲和自己说的什么喜欢蒋逍的人可以在操场上排长队,占了学校总人数的多少云云。
新仇旧恨加上此时的不满,林冬炸锅:“就知道你上次说喜欢你的人不多是骗我的,我刚才说我生气了是假的,现在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我下车就踢你两脚。”
蒋逍憋着笑:“不要生气,真的生气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踢我两脚。”
林冬闻言尝试着抬了抬自己的腿,抬的过程就不那么方便雅观,他又在心里面预估了一下自己到时候腿能不能越过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中间的格挡成功踢到蒋逍身上。
这个想象的过程在林冬的脑子里并不那么顺利,他只能放弃这个想法,又说:“算了,我不会踢你的,安全驾驶的道理懂不懂?我这样的人不会为了一时的小矛盾而把我们两个人的安全问题抛到脑后的。”
他说完以后扭头不再看蒋逍,就盯着车窗外面炽热的阳光与车流,心里想他非得认真和蒋逍生一次气,要不然这臭弟弟都快要飘上天了。
这个生气林冬还真的生的颇为认真,主要是他觉得自己真有点丢人了。
原本以为学姐还对自己有点意思呢。虽然那个时候一开始怕蒋逍吃醋什么的还觉得有点棘手,但不得不承认林冬心里有个地方隐约还是觉得有点满足的。
毕竟学姐本身也的确优秀,如果真的对他有好感的话,林冬当然会有点得意。
结果半路就给蒋逍这小崽子截胡了,关键是小崽子还这么得意。
林冬心里头酸水咕嘟咕嘟的,不知道具体是对谁发酸,反正就是酸。
为此晚上蒋逍把他送回学校,下车前要亲林冬的时候,林冬还颇为矜持地只是在蒋逍嘴巴上亲了一下,“就这样吧,去去,开车回去注意安全。”
林冬推了推蒋逍,把打算深吻的蒋逍推开,自己麻溜解开安全带跳下车,在车外面对蒋逍又挥了挥手:“我走了啊,你自己注意早点睡觉,早上别起不来啊。”
新生入学头一件最关键的就是军训。
a大的军训的确是出了名的严格,林冬并没有夸大吓唬蒋逍。
军训开始的第一天,原本青春靓丽各种打扮都有的大一新生们还没来得及完全适应学校以及周围的同学,就已经被套上了统一制式的迷彩服拉到了学校各个专业的指定区域开始训练。
迷彩服一穿,什么漂亮姑娘帅气学弟都被帽子遮掩去了半张脸,加上紧接着的太阳曝晒,估摸着等军训完毕无论谁的颜值都得打个折扣。
不过即便如此,一早还是有几张照片通过学校非正式的微博传了上去。
“新鲜出炉的学弟学妹们,颜值我疯狂可可可!”
下面配着的是一堆照片,看着拍摄的设备十分专业,图片内容也很清晰。照片里的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在面对镜头的时候脸上都有笑容,并不介意自己被拍进去。
而这些照片里的主人公的共同特点就是男的帅气女的漂亮,即便是穿着军训的迷彩服也个顶个颜值爆表。
每年这个时候a大中间肯定会有一次这样照片的流传,这些学弟学妹们往后基本也都是学校里人人都有所耳闻的风云人物了。特别是a大这学校还并不好考,在全国范围内也算是一流院校,颜值和才华并重,以至于许多不是a大本校的学校都会转发评论a大这边的微博。
林冬早上被欧阳浩摇醒,头一个怼到他面前的东西就是一个微博的界面:“快看看。”
“看什么啊……”他揉着眼睛迷迷瞪瞪坐起来,看着杂技演员一样站在楼梯上的欧阳浩,“你别把我床拆了。”
欧阳浩把那条微博里面的其中一张翻出来给林冬看:“你看这个啊,眼熟不眼熟。”
林冬半睁着眼睛看过去,一下人跟着清醒了不少。
因为图片里的人他的确眼熟,不是蒋逍么。
照片里的蒋逍看着镜头,好像是被人喊了一声以后回头看向对方的表情,脸上淡淡的,不像同系列里面的其他人笑得很灿烂。
不过也是因此蒋逍这张照片倒是下面评论提到最多的。
“这个学弟是什么神仙??我可可可我太可了,求告知详细信息!”
“好高好高,我心中最萌的身高差呜呜呜。”
林冬坐在床上用欧阳浩的手机看了一圈评论,又反复看了蒋逍的那张照片,瞌睡虫全跑了。
欧阳浩和林冬分享完了以后又下去和另外两个室友分享:“哎,这个就是之前游戏带我的那个学弟,林冬认识的……”
林冬拿起自己手机打开一看,早几个小时以前蒋逍就有发微信给他。
草莓蛋糕:早安,没起床吧。
草莓蛋糕:我要去军训了,中午一起吃饭好吗?
草莓蛋糕:【猪猪亲亲】
林冬盯着蒋逍发过来的消息脸上不住想笑,他特别想去微博下面评论一条,“都别可了,学弟早有主啦!”
“哎林冬,”欧阳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上来,对林冬说,“起来吃早饭啊,食堂应该还有点剩下的,一起去不?”
林冬打着哈欠重新往被窝里面钻,他现在一点都不饿,而且寝室里面的空调吹得他舒服极了,外面温度高还热,有什么好出去的。
他拿着手机重新往被窝里躺:“我可不想去,我再睡个回笼觉,一会儿下楼就直接吃午饭了。”
“懒得你。”欧阳浩无聊地又从梯子上爬了下去,自己也并不想动弹。
就是怪了林冬没两句很快又忍不住找林冬搭话。
“哎林冬啊,同是男人不同命啊。”
“怎么说?”林冬在被窝里面随便应声。
“像小逍这就上了a大速看了,估计从此以后有数不清的桃花债咯。”欧阳浩感叹,“这个看脸的社会太不公平了。”
侯文彬在旁笑道,“你也不丑,就是和蒋逍那种没得比而已。”
差距太大欧阳浩连酸都没法酸,他点了点头说:“同样一句话我说出来和蒋逍说出来杀伤力都不一样,估计现在军训这会儿他们班小姑娘就得围着他看迷了眼吧。”
他说着话忽然听见一旁传来声响,欧阳浩抬头看去发现是林冬忽然爬起来了。
欧阳浩喜道:“怎么,要和我一起吃早饭了吗?”
“吃个屁!”林冬麻溜钻进了卫生间。

作者有话要说:  来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