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44、第四十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侧卧本来就是林冬每年回来的时候习惯住的, 甚至衣柜里面还留着不少林冬以前的衣服, 全都叠得整整齐齐, 透出衣物被清洗过后的香味来。
林冬站在衣柜前面摸了摸里头柔软的衣物, 听见身后很安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蒋逍正坐在床沿目光专注地看着自己。
林冬揪紧了手上的衣料,又听见门口传来声响,林冬扭头发现是外婆轻手轻脚给他们将房门啪嗒一声关掉了。
空间密闭,一时间只有空调吹出的微微声响与窗外的夏日蝉鸣。
林冬假装坦荡, 到了床边先迈步上去,卷着被子在一侧躺下。蒋逍却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手拉住了窗帘。
“你干什么?”林冬问他。
“不把窗帘拉起来不是会很亮吗?”蒋逍说着手上一用力,哗啦一下遮光窗帘直接被拉上, 将原来中午亮堂堂的光线给阻隔在了窗外,屋里只剩下了昏沉沉的光亮。
“但是,”林冬有心说但说不出口后半句,但是把窗帘拉起来以后, 他更紧张了。
蒋逍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站在靠近林冬的那一侧, 林冬悄摸往后缩了缩。蒋逍缓缓倾身,林冬越发往后, 直到蒋逍的一只手忽然用力撑在了林冬脸侧,人整个罩了下来。
林冬仿佛受惊, 下意识直接闭上了眼睛, 不过却没有感受到蒋逍身体压上自己的重量,而是听见一声轻笑。
林冬慢慢睁眼,却看见蒋逍手上拿着原本放在床另外一侧的一只枕头。
蒋逍盘腿在床边坐下, “房间里的地板很干净,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睡在地上。”
他怀里抱着枕头,又是坐在地上,少了居高给林冬的压力,又多了几分乖气。
这样一来,林冬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
他看了看地板,又回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位置,又心软了,“要么,要么你还是睡床上吧。”
睡地板显得多小可怜啊。
“可是你不会不自在吗?”蒋逍没有动,只是附身靠到床边,将脑袋搁到了床沿,与林冬放在枕头上的脑袋视线平视。
“还不是因为你……”林冬小声抱怨,将裹住自己的被子拽下去一点,“老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林冬脸上的肉软软地压在枕头边沿,蒋逍的目光落在上面,觉得心都跟着软了,满身不平的棱角都因为林冬而短暂消失。
“睡在地上也没有关系的。”蒋逍说,“其实和床只是高低差距而已,我们还是离得很近,这样我其实也很高兴了。”
越说这味儿越不对了呢。
林冬皱起眉毛认真询问蒋逍:“你现在好像一个绿茶啊。”
“什么是绿茶?”蒋逍问。
竟然不知道?林冬兴致来了,干脆从躺着改成了坐着,清了清嗓子跟蒋逍说,“我给你模仿一个。”
“你男朋友怎么这样,像我就不会管这么多,男朋友喜欢干嘛我都会支持的,多打几盘游戏怎么了,哥哥我给你辅助啊。”林冬说完自己忍不住先笑倒了,歪过头去与眼里都是笑的蒋逍对上,又问他,“明白了没,你有时候说话就是这个味道。”
“反正你还是不要睡在地上,”两人说了几句玩笑话,林冬的心情又放松下来,他往后挪了挪,拍了拍自己身前出来的空位,“你睡这边,等太阳不那么大了咱们再出门去。”
蒋逍于是站了起来,将枕头重新放回床上,在林冬身边躺了下来,同时将林冬的手抓住握紧了。
林冬动了动但没有把手抽出来,只是将自己的被子分了点给蒋逍,“我睡觉了昂。”
“嗯。”蒋逍低低地应了一声,在林冬之前闭上了眼睛。
林冬跟着闭眼,须臾便睡了过去。
蒋逍却在片刻之后睁开眼睛。他平躺在不算宽的双人床上,双腿伸直碰到床尾时脚后跟几乎有悬空感。这个房间的装修也好,陈设也好,都简单而质朴,与蒋家有天壤之别。窗户隔音一般,窗外的蝉鸣热烈咏唱着夏天,房门外面有老人走动和电视机里戏曲频道的声音。
不过最让蒋逍觉得在意与安心的却是身边人均匀的呼吸声。
蒋逍闭上了眼睛。
蝉鸣如此刺耳的盛夏只零星存在于蒋逍小时候的记忆里。
“小的这个总是扔在家里就算了,一放暑假大的这个也回来,也不知道孩子是帮我生的还是帮他们自己生的。”老妇的唠叨声从厨房毫不遮掩地传出来。
小蒋逍站在房间里面偷偷往外看,对老妇的骂声充耳不闻,只是看着门外那个脸色漆黑的小蒋琦。
他和兄长相处时间不多,此时并不熟悉。但是在爷爷奶奶家里从来都并不融入状态的蒋逍还是将蒋琦更当作自己人。
他小步跑到蒋琦身边,拉住他的胳膊:“哥,别听她说,我们可以一起玩。”
蒋琦年纪也小,很少受委屈,并不像蒋逍这样对此习以为常,眼眶有些发红地看着他说:“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让爸爸把我接回去。”
他说着扭头往外跑,不知到哪里去了。
蒋逍追出去站在院子里,门口呼啦啦跑来一群小孩儿,不知道在哪里玩得灰头土脸,见了他站在院子里就笑嘻嘻问他:“小逍,一块儿抓知了去啊。”
“哦。”蒋逍没看见蒋琦去了哪里,便跟上了自己平时的玩伴。
玩伴没两句就把话题转移到蒋琦身上,对蒋逍抱怨:“你哥哥不理人,看着一点都不像咱们这里的人,我妈说他和你妈一样就会装。”
蒋逍其实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怎么就被激怒了,他只记得自己一把抓住说话的小孩儿,把人按在昨夜下过雨还有积水的泥地上狠狠揍了几拳头,把个小屁孩打得哇哇哭。后来被得知孩子打架赶过来的家长给拎了起来。
蒋逍并不觉得解气,在人家长手上了还扑腾着要下地揍人。结果最后闹完回家,已经是浑身狼狈之极。
打架蒋逍没少打,也不管外面如何骂骂咧咧,他自己回到房里随便洗了洗,直接就在房里呼呼睡了。
等他醒来时天已经快黑了,蒋逍听见一阵很熟悉的车声。他跳起来扒着窗户往外头看了一眼,惊奇发现来的车子是早上才把他哥送过来的那辆。
车门外站着一个漂亮女人,有些陌生,但的确是他妈。
他奶奶正在同他妈抱怨他:“刚好你把小的也带回去,一天到晚招猫逗狗的,打架倒是心黑手狠。”
蒋逍看看站在段丽身边的蒋琦,忽然明白过来段丽是要带蒋琦回去,他奶要把自己也塞过去。
蒋逍没说话,只是从窗台上期盼地看着段丽。
段丽好像察觉到他的目光,抬眼与他对视在一起。蒋逍忍不住缩了缩自己的脑袋,不过并没有完全将自己的视线收回去。
段丽收回目光,冷淡地拒绝道:“我们现在都忙,两个照应不过来,蒋琦不习惯呆在这里,蒋逍是习惯了的。”
她说完话,瞥见窗台上的那个小脑袋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缩了回去。
夏天留在蒋逍记忆里的好像大多也不是美好的回忆。
林冬比蒋逍醒得早,他坐起来时蒋逍还睡在他身边,只不过看上去睡得并不怎么安稳。
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蒋逍的眉头微微拧着,身体也蜷缩着朝向林冬这边。不过即便是蜷缩着,蒋逍占据的一半位置对于他来说好像也太过逼仄了些,一双长腿委屈得不能好好放直。
而蒋逍漂亮的眼睛此时逼着,挡住了里头的明光,但无论是脸上或者身上的哪一块肉似乎都格外知道应该完美地长在哪里。
林冬有些看呆了,他难得有这样安安静静看蒋逍的机会,此时便专注了些,微微俯下身去凑近了看蒋逍。
蒋逍的呼吸绵长,凑近了能感受到一些温热的气息。鼻子下面的嘴巴红红的,林冬想起蒋逍亲下来的那几次,对方嘴唇的柔软触感此时又回荡在他的脑海里面,林冬不由自主抿了抿唇,有点想要亲蒋逍一口。
林冬别过脸去看了一眼床头柜上老旧的小苹果闹钟,已经是下午将近三点半了。
林冬自己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是决定叫蒋逍起床。
一阵细碎的声响,蒋逍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推了推。他倏然睁开眼睛,倒是把手正放在蒋逍胳膊上的林冬吓了一跳。因为掌心下的蒋逍的胳膊上的肌肉忽然硬了起来。
“你睡好了吗?”林冬坐在蒋逍身边问。蒋逍刚睁眼时候的目光有些冷,陌生而充满距离感。
让林冬把原本放在他身上的手又抬了起来,呆看着蒋逍。
忽然被叫醒,蒋逍的那段回忆似的梦境带给他的不适感还没有完全消散,骤然看见林冬又几乎让他分不清楚现实与回忆。
一旁的小苹果闹钟到了三点半,忽然铃铃铃响了起来。
这是起床气吗?
林冬没怕,只伸手将闹钟的定时声拍掉,又将腿盘起来安稳坐在蒋逍身边,给蒋逍选择,“如果你困的话可以再睡一下,我自己出门给你带好吃的回来,好吗?”
他好脾气极了,和蒋逍打商量道,说着起身下床准备走,才站到地上,放在身侧的手就被蒋逍拉住了。蒋逍的手背被空调吹得微凉,手心却有些发烫。
“没有,”蒋逍说,“只是我刚才做了个噩梦,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噩梦,”林冬反握住蒋逍的手心,“害怕吗?”
“有一点,不过看见你就不怕了。”蒋逍跟着林冬下床。
“你真的好会说绿茶话哦。”林冬打开房门,轻轻松开了蒋逍的手,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房门拐角处,只剩下说话的声音渐渐走远。
“这也算吗?”
“我说算就算!”
--
外公外婆这个时候正在沙发上打瞌睡,屋里静悄悄的,戏曲频道还在尽职尽责咿咿呀呀唱着地方戏。
林冬和蒋逍见状立刻收声,两人一起轻手轻脚地走下楼去。
楼下大门敞开,屋主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有什么意外会发生。
外头太阳还是有点大,林冬虽然并不怕晒,但他怕热。蒋逍见林冬站在房门口停顿住了脚步,以为他是准备退却,不过没有想到林冬神色坚毅地回头,又对蒋逍说:“把那边的草帽给我,你自己也拿一个”
一旁的挂钩上面挂着两个编织的草帽,是平时外公外婆侍候自己的小菜地时候会戴上的。
林冬先往蒋逍脑袋上按了一个,跟着又往自己头上戴了一个,然后笑眯眯地说:“嘿嘿,情侣款!”
蒋逍因为林冬的话脸上又有笑意,他放慢脚步走在林冬身后,耐心十足地看着林冬出门后非要沿着水泥路边边走的折腾样。
林冬头也不回地和蒋逍说话:“我小时候只要在外公外婆家里,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去村里头的馄饨店吃馄饨的,今天我带你去,给你分享好吃的东西。”
外公外婆所在的村子有一千多的人口,馄饨店并不真的完全是馄饨店,其实是村里的小卖部。只是经营小卖部的老奶奶会在每天下午做馄饨生意。
林冬这么一说,蒋逍就好像看见了肉墩墩小小只的林冬沿着这条路哼哧哼哧往前走的模样。
小卖部并不小,除了两个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玻璃柜台外,剩下有几张桌子放着供老人打马吊,再往里一点才是两张做馄饨生意的小桌子。
此时里头热闹极了,一台大电视放在高处正播着家庭伦理剧,几个老人仰头看电视。
一屋子里坐着的几乎都是老人,还有几个豆丁大小的小孩儿来回跑动,时不时打破安静的氛围。
林冬带着蒋逍从后门进去,直接到了馄饨桌前坐下。
“奶奶!”林冬探头对着看电视的其中一个老人喊,“我要两碗馄饨。”
老人闻声站起来,远远看过来,一见是林冬就笑了:“冬冬啊,今天回来的吗?”
“恩,今天回来的,”林冬帮蒋逍把草帽摘了,将他也介绍出去,“这是我朋友,叫小逍。”
“姓肖啊?”
“姓蒋,叫蒋逍。”林冬耐心解释,“所以叫小逍。”
老奶奶站在一旁的水龙头前面认真洗了手,听见林冬的话跟着他重复了一边,“哦,姓蒋,但是叫小肖。”
林冬直乐,也不跟老人家强行掰扯这些了,只单手杵着下巴看老奶奶动作。
老奶奶有些糊涂了,但包馄饨的动作十分利索。她打开一个小抽屉,变戏法似的从里面拿出一叠馄饨皮和一碟子剁细的肉,指尖动作翻飞,一下就变出一堆薄如蝉翼的小馄饨来。
另一边的小锅里面的水慢慢在被柴火加热。
林冬桌上的调料往自己这边拢了拢,“一会儿都要加一点。”
馄饨很快包好被下进水沸水中,几乎片刻就被烫熟放进了预先准备好的调料碗里面。热气腾腾的馄饨被一双苍老却稳当的手放到了两人面前。
林冬忙着往碗里面加醋加剁椒,还不忘问蒋逍:“你加不加?”
蒋逍对酸辣无感,但林冬问他他便点了点头,让林冬给他在碗里每样都加了点。
大夏天吃小馄饨其实热得很,不过老房子里面格外有种凉快感。两人才开吃就有两个小孩儿被馋了,跟着央求了自己家的爷爷奶奶也要了两碗馄饨。
没多久两个小孩儿就坐到了林冬和蒋逍对面。
蒋逍抬头就能看见两个小孩儿忍着烫吃得吸溜吸溜的,侧过脸又能看见几乎和几个小孩儿差不多的林冬,不过吃了半碗,林冬的嘴巴都有些红了。
“一会儿我们去游泳。”林冬边吃边说,“外公说今年村里给小孩专门弄了个游泳池,村里人免费玩的。”
也是前两年小孩儿暑假玩水出事故的事情太多,村里虽然没有,但一直担心。去年村办企业效益很不错,就专门给村里孩子弄了个游泳的去处。
“哥哥,我们一会儿也要去哦。”坐在两人对面的一个小女孩笑眯眯地和林冬搭话,“我正在学游泳。”
“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一定很快能学会的。”林冬笑说。
小女孩脸蛋红红地跟着笑了起来。
小女孩旁边的小男孩跟着抬手向林冬求夸奖:“我已经会闭气了!”
“太棒啦!”林冬立刻捧场。
他逗得两个小孩儿的小短腿一起在桌子下面晃了起来。
林冬吃完自己的馄饨,又把汤喝得干干净净,还是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只将目光放到了蒋逍的碗里。
蒋逍一只一只吃得慢,此时碗里还有一小半。
“你吃得下吗?吃不下我可以帮你分担。”林冬说。
蒋逍哪里不懂林冬这点语言的艺术,当下将自己面前的碗往林冬那边推了推。林冬嘿嘿一笑,直接用勺子勺了两只馄饨进嘴里。
老人,孩子,林冬,夏天,蝉鸣。
全都成了独属于蒋逍的,新的夏天记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6 03:22:56~2020-02-28 02:4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燦燦ok嗎、最可爱的鸟、不吃草莓长不高、作者哪哪都短小、天生小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10妖妖靈、张家南极 30瓶;大旭 20瓶;椿春春虫虫 18瓶;不可爱的九玖 13瓶;马德里没有蜂、知命、男票via 10瓶;可乐鸡翅 5瓶;t.末姑、捡到还给林无隅、爱你么么、莫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