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42、第四十二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林冬坐在副驾驶往外看, 台风席卷过后的市区虽然已经被收拾过一遍, 但不少绿化树木都遭了殃, 依旧能够看出明显的摧折痕迹。
外面还在下着斜风雨, 林冬扒着窗户和蒋逍说话:“一会儿你把身份证号码给我,我一起重新买来回车票,还能把我们座位弄到一起去。”
他说着将身体扭回来,视线又落到车上, 忽然东摸摸西摸摸起来。
蒋逍在看方向的间隙里面看林冬的动作,问他:“找什么?”
“你有在车上放烟吗?”
蒋逍没说话, 不过伸手两下就拨弄出一包开过的烟来。林冬拿过来看了看,是一个他听说过的牌子, 但他并不是太能搞清楚香烟和香烟的分别。
纯粹是出于好奇,林冬抽出一根烟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这个抽起来什么感觉?”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蒋逍说着又想把林冬手上的烟拿回来。
林冬倒是直接还给他了,又问:“你带打火机了吗?我想试试什么味儿。”
林冬长这么大也就大学室友有两个抽烟的,他自己是一点都没有碰过。此时和蒋逍要打火机想试试, 也真的并不是想要学抽烟, 而是好奇香烟到底什么味道。
“你不要试,这个一点也不好抽。”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的?”
蒋逍看了眼林冬, 林冬便抓住他的视线立刻补充:“你可不要骗我。”
不能骗人的话,蒋逍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初一的时候高年级的男生带我抽的, 后面断断续续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抽一两根。”
“好早。”林冬在心里算了下时间, “好多年了啊。”
“嗯。”蒋逍低低地应了一声。
“那你以后还要抽吗?”林冬问蒋逍,不等蒋逍回答,他又小声说, “虽然这个是个人自由,但是如果你嘴里有烟味,我就不想亲你也不要你亲我了。”
后面半句实在是林冬忍着害羞说出来的,为了让蒋逍不抽烟算是豁出去费了大劲儿了。
蒋逍的指尖捏紧了方向盘,忍着实在想现在就倾身过去吻林冬的冲动,只是克制地笑看了林冬一眼,反过来问他:“那如果我以后都不抽烟了,那能经常亲你吗?”
林冬红着脸躲开蒋逍的视线:“那就不是一码事,不要放在一起说,你现在专心开车。”
“我在专心开车啊。”
林冬怀疑此车非彼车,但他不能说。
车一路开到了小区楼下,没想到刚好捧上了李婵与过来重新装玻璃的工人。
林冬没下车就先按下了车窗玻璃,隔着窗户朝李婵叫了一声:“妈妈!”
李婵闻声回头,本来只是温和的表情一下灿烂起来:“冬冬呀。”
林冬回头对蒋逍说:“你来和我妈打个招呼。”他说着推开门先下了车。
李婵说话间已经朝着他们这边走来,见到林冬下车,低声问他:“是蒋逍送你回来的吗?”
她见过蒋琦,但没有见过蒋逍。不过照着蒋逍和蒋琦略微有几分相像的长相以及林冬昨晚留宿在蒋家这个细节来说,推算这个开车的人是蒋逍完全合理。
林冬点头,回身看车时蒋逍也已经下了车,隔着一辆车的宽度他开了口:“阿姨你好,我是蒋逍。”
蒋逍难得和长辈这样耐心而礼貌地讲话,此时言语间竟然觉得自己的措辞带着生涩,特别是在面对李婵温和的笑脸时,蒋逍更觉得不知所措。
“小逍要不要上楼坐一坐?”
蒋逍看向林冬,林冬对他点了点头。上去坐一坐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
不过蒋逍却在李婵的温柔与热情下不太习惯地往后退了半步,“我,阿姨我家里还有点事情,得先回家,下次再来玩。”
李婵对此并无怀疑,笑着说:“那好,有空常来玩。”
林冬有些意外,他对李婵说:“妈,那我送小逍一下。”
李婵那边还要陪着安装师傅上楼,因此没有多耽搁,“那好,妈妈先上楼了。”
林冬站在驾驶室那边的车门外,“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一点,别忘了把身份证号码发给我啊。”
“嗯,我先走了。”
林冬朝蒋逍挥挥手:“再见。”
他本来是想要问蒋逍为什么不上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问出口。
林冬走进楼道,看着蒋逍的车消失在视线里面,又想到刚才蒋逍和李婵的相遇,忽然想到了一些现实层面的事情。
现在他肯定还不能直接和李婵挑明自己与蒋逍的关系的,至于什么时候算是合适,林冬一时没有头绪。
电梯门开,他家的门敞开着,里面还能听见师傅和李婵说话的声音。
外面的雨此时已经停了,有上午的阳光从缺玻璃的窗户里面照在李婵的脸上。李婵正在笑,眼角微微有些淡淡的皱纹。
林冬看着一愣,站在原地与闻声回头的李婵对视了。
李婵立刻向他走来,又和安装师傅说:“昨天的台风真的太大了,十几年头一回吧,窗户破的时候就我儿子一个人在家,还好是厨房的玻璃,要不然我都不敢想。”
安装师傅也应了两句抱怨台风天的话。
李婵对林冬说说:“还好下半年就去新房子里住了,要不然这老房子住起来的确是不太让人放心。”
林冬放下手里的背包,问李婵:“那这套房子要租出去吗?”
他们这套房子的位置很好,小区里像他们家这样大小的房子每个月租金也得五千块左右了。
李婵摇头,又环顾了一圈房子的装修陈设,“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租客,会不会爱惜房子里面的东西,这里头的家具基本都还是你爸爸在的时候我们一起买的,到时候如果遇上不好的租客,该把东西全弄坏了,这点租金还不够我操心的呢。”
说到林冬父亲,林冬忍不住问李婵:“妈妈,你听爷爷奶奶说,你那个时候和爸爸谈恋爱,家里人本来都觉得你们不合适的。”
李婵不知道林冬怎么会忽然提起这个话题,不过还是片刻后就陷入回忆里,脸上跟着露出笑容来:“那个时候你外公外婆觉得你爸家里离他们太远了,不是很满意,你爷爷奶奶那个时候看中他们隔壁住的一个小姑娘了,想撮合他们呢。”
“那你们怎么说服他们的?”
李婵笑着说:“你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都不是很固执的人,我一定要嫁,你爸一定要娶,他们也就不反对了。”
“那以后要是我喜欢的人你们不喜欢怎么办啊?”林冬烦恼地说。
以前说这种话题的时候,这样的烦恼是虚无缥缈的,可现在说起来却十分真切。蒋逍不说别的性格脾气有什么缺陷,就说性别这点,首先就是家长们不会接受,或者起码会对他们感到失望的地方吧。
“这样呀。”李婵想了想,脸上的笑容慢慢少了点,在林冬有些紧张的视线下,她忽然又粲然笑了起来,“我觉得,只要是冬冬很喜欢的人,妈妈也不会讨厌的。”
“就算你觉得我们特别不合适也不会讨厌吗?”林冬问。
“我认为合适不合适谁都不能判定,我眼里所谓的合适只是基于我的人生经验与价值选择,只是反映我的意愿而不是你的,我当初没有被爷爷奶奶他们限制与干涉,现在也不想这样来限制你,所以我想就算是我觉得的你们很不合适,我也会首先尽量尝试去接受你喜欢的人。”
林冬的烦恼少了一点,他跟着李婵温柔的表情笑了起来,不过嘴巴上还是嘟囔道:“妈妈你这些话听起来好像些大话呢。”
李婵瞪他一眼:“不说点我爱听的,以后我为难你媳妇儿。”
林冬嘿嘿笑了两声,“妈妈你真漂亮,我先回房间啦!”
李婵看着林冬的背影,回想刚才林冬说的话,觉得林冬刚才问得蹊跷,不过具体是为什么她现在也想不透。片刻后她摇了摇头,走进了厨房。
林冬回房扑到床上,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估摸着这会儿蒋逍还没有到家,就先打开了买票软件看了看后天出发的高铁班次的剩余车票。
车票倒是不少,林冬一辆一辆看发车时间。
看的差不多了,蒋逍那边的身份证号码也发过来了。
林冬利索地买了两张票,挺幸运地直接买到了一起,他又把车次信息发给蒋逍,顺带着打电话给自己外公和他重新说了下自己的车次信息。
等挂了电话林冬才看见蒋逍的微信。
草莓蛋糕:你的外公外婆是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东西,讨厌什么东西?
林冬觉得有点好笑。
咚咚锵:干嘛,他们又不吃小孩。
咚咚锵:他们肯定都很喜欢你的。
草莓蛋糕:【猪猪叹气】
林冬跟蒋逍装逼。
咚咚锵:我喜欢的他们都喜欢,我讨厌的他们都讨厌,那么你如果能听得我话,让我很喜欢你,他们肯定也很喜欢你的。
咚咚锵:那你能听我的话吗?
草莓蛋糕:能听的。
林冬看着这乖乖三个字,心里甜丝丝。
臭弟弟我还治不了你。
林冬原本以为谈恋爱这件事会对他生活造成很大改变,起码在他真的谈恋爱之前他是这么想的。真正开始谈恋爱以后,虽然改变的确有,但并没有他预想之中的那么大。
起码在谈恋爱的第四天,他大清早摸出手机看见上面蒋逍发过来的早安微信时,脑袋还懵懵的。
林冬和蒋逍定的是这天上午的车票。林冬扒拉着头发坐起来时看一眼时间才八点半。
他给蒋逍随便回了一个表情包,传达他已经睡醒了的信号。
蒋逍那边却紧接着一个视频邀请就拨了过来。
林冬一怔,呆愣愣直接接了,结果一对上自己在镜头里面刚醒过来的那张略微带着肿意,头发乱糟糟,眼角还有眼屎的模样时,和蒋逍那边干干净净又帅气十足的模样形成强烈对比,林冬一秒钟就清醒了,然后直接把视频电话挂了。
草草草。他跳下床冲进卫生间往脸上泼了两捧水后用毛巾用力地擦了擦脸,又拍了拍,随后用清水压了压自己的头发。
在这个过程里外面的手机持续响着视频邀请的声音。
林冬弄了一会儿还是不满意,干脆直接放弃了,他回到床上将视频邀请拒绝了,自己该拨了一个语音邀请过去。
蒋逍那边秒接。
林冬带着被自己一早形象难看到的气闷,对蒋逍也有点凶凶的,“干嘛啊,干嘛给我打视频电话,一大早的弄这个。”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4 03:40:37~2020-02-25 03:57: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崔怂怂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小可爱、曲爹爹的宝贝女鹅、yil~一、不吃草莓长不高、团子今天也很可爱、酆都之魂、小六、最可爱的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珊大王 100瓶;慕长生 30瓶;喵的什么鬼 20瓶;解家小甜心 14瓶;十四不是四十、男票via、rвacлю6nл、左安 10瓶;天生小可爱 9瓶;以遥远之名、上上签、每天每天都想喝奶茶 5瓶;灿白教主 2瓶;浮梦归、莫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