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34、第三十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林冬拉开椰奶的金属环, 依言给蒋逍倒了大半杯, 自己装下剩下的那大半杯。
他对蒋逍的习惯并不是很清楚, 因此蒋逍说他不喝酒, 林冬就也默认蒋逍不喜欢喝酒,至今挺相信蒋逍说自己不抽烟不喝酒的话。
“谢谢冬冬哥。”蒋逍接过杯子对林冬说。
林冬在蒋琦面前忍不住要装一装客气,为此矜持地说:“不用谢。”
“要不要把椰汁热一下再喝?”蒋逍自己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发现直接从冰箱冷藏里面拿出来的椰汁是挺凉的, 他放下杯子询问林冬,手也跟着伸了过去, “我去厨房一起热一下好了。”
蒋琦虽然觉得蒋逍要喝椰汁奇怪,但难得能够和蒋逍坐下来面对面心平气和吃个饭, 盲目的快乐让他无暇顾及这种小细节,听见蒋逍说“请,谢谢”这种久违到大概一百年都没从蒋逍嘴巴里听见过的话以后,蒋琦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也不管蒋逍这话是和谁说的。
林冬握了握被子也觉得是有点凉, 他现在不算完全恢复如常, 蒋逍这么一说,林冬就将杯子递了过去。
蒋逍站了起来拿起两杯椰汁往厨房去, 餐桌上一时只剩下了蒋琦和林冬两人。
林冬用餐叉按住牛排,餐刀慢慢划拉, 坐在他对面的蒋琦压低声音道:“早知道我也喝椰汁了, 说不定这个时候蒋逍还能捎上我的热一热。”
林冬往嘴巴里面喂了一口牛肉,还没来得及说话,蒋琦又颇为羡慕地说:“你现在还和小逍一块儿打游戏呢?王者荣耀是不是啊, 其实我也玩过,就是水平一般,要么找个机会你们一起玩的时候带上我吧?”
蒋琦谋求在自己出国之前尽量缓和和蒋逍的关系,本来不觉得希望多大,但今天把林冬叫过来吃饭后看见蒋逍对林冬的态度还挺有弟弟对哥哥的那个意思,蒋琦心里就活泛起来了。
蒋琦和他们一块儿玩游戏?
林冬脑袋里面立刻闪过的画面就是他们三个处在一个组队房间里,蒋琦惊声质问自己:“林冬!!你怎么和我弟弟有情侣标志,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
我可什么也没有做啊!
即便这一幕还没有发生,但光是随便一想,林冬心里头就打颤。虽然说如果他和蒋逍真的在一起以后,两个人的关系怎么都是要找机会公布于众的,但在这种八字的另外一撇还没真的落笔的时候,林冬还是不想被蒋逍亲哥晓得自己和蒋逍处在这么一段危险关系里面。
他是当哥哥的那个,怎么都会被人认为是拐带了小弟弟吧。
“是打游戏呢,就是最近也不怎么打了,”林冬咽下嘴里的肉开始瞎鸡儿扯淡,“关键你什么段位啊,我们现在都是王者段位了,如果段位不匹配的话还不能一块儿玩的。”
蒋琦疑惑:“段位?什么是段位。”
林冬见他这二傻子样,明摆着就没怎么认真玩过这个游戏,说不定就是注册过账号打过两场人机。
林冬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说:“段位你都不知道,你这个菜鸡就别想和我们一块儿玩了。”
菜鸡二字让蒋琦有些不服气,但也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况且,”林冬朝着厨房那边看了一眼,因为心虚而声音越发压低了一些,“我都是让蒋逍带上分的,我在他面前说话也不好使啊,还得看他要不要带你玩。”
这么一说蒋琦也就放弃大半了,他把盘子里的肉划拉得差不多,生无可恋地往自己嘴里喂了一口才道:“那就算了,他都懒得理我还能答应带我一块儿玩么。”
见蒋琦这个失落的模样,林冬又有些不忍心,他道:“其实也不是……”
话正说到这里,厨房传来微波炉工作结束的叮的一声,随即传出蒋逍回来的脚步声。
林冬就没往下说。
三个人坐在一张桌上吃饭,但其实能说的话不多。蒋逍和蒋琦之间没有话说,林冬和蒋琦碍于蒋逍在场,也就随便说了些各自大学里面的事儿,蒋逍大部分时候都很安静,偶尔在林冬说话的时候侧目盯着他看,一副很认真听他说话的模样。
晚餐结束,蒋琦将餐盘碗碟收拾了端到厨房准备放洗碗机里面洗了,正忙着时身后有人进来。蒋琦回头一看,发现是蒋逍进来了。
蒋逍走到冰箱门前拉开门从里面找出几样水果,拿到水池边上就站在蒋琦身边洗起来。
两兄弟没有什么话说,蒋琦想帮忙,但手上有些油腻不好下手,干脆也就没有提。
冰箱里的水果其实已经被阿姨洗过一遍,为的就是他们方便随吃随拿,此时蒋逍仔细冲过一遍后还不忘沥干水再放到果盘里面。
蒋逍用完水池后先一步离开,蒋琦在后面洗手,隔了一会儿才出来。
等蒋琦出来到客厅,蒋逍已经不见了,只有林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面摆着一盘子水果,林冬嘴里还咬着半个草莓。
“你家这个草莓什么牌子的,怎么这么甜,比我家买的成功多了。”林冬问蒋琦。
蒋琦却没有先回答,而是左右环顾一圈后才问林冬:“蒋逍呢?”
林冬说:“他说要去楼上洗澡。”
蒋琦闻言走到楼梯的台阶中央往上看了一眼,发现蒋逍的房门关着而门缝下面的确露出点光芒来,确定了蒋逍已经回到房里才算安心。
他三两步走到林冬身边,随口道:“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都是家里阿姨买的,平时也没什么人吃,你要是喜欢我一会儿发个微信问问阿姨。”
蒋琦拿起一颗草莓往嘴里送,吃了半颗又感叹:“老子活二十多年了,头一次吃到我亲弟弟洗的水果,看来还是沾你的光。”
要是蒋逍还在这儿他都不好下手。
林冬嘿嘿一笑,跟着收起笑容问蒋琦:“你们家里现在什么情况啊?”
“差不多就老样子,上回我外公外婆过来一趟直接火山爆发,把我爸都给弄毛了,现在都不让我外公那边的人进我们家了。”
蒋琦压低声音避讳着在楼上洗澡的蒋逍,将那次的闹剧以及他们家目前整体的矛盾情况说了一遍,把之前打算带蒋逍出国,目前也泡汤的事情都提了。
听到说他们原本打算送蒋逍出国,林冬的心紧了紧,等知道这事儿现在没谱了,他才重新放松下来。
很多家庭矛盾的起源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而是长久以来期待与失望冷漠与忽视的堆叠。
蒋琦说起家里的事情来就很丧气,语气跟着低落了很多:“出国这两年我也想的挺多的,以前的很多时候的确是我们家里人做的不够好,造成蒋逍现在这个性格有很大程度都是因为我们,所以现在他就算性格不好脾气不好,我也都能够理解,不过有时候我还是希望蒋逍也能稍微改变一下,有时候老人家什么的只是需要一个台阶不是吗?我外公外婆最大的问题就是好面子。”
林冬听着前面蒋逍外公外婆的那坚决不认错的一出就已经满肚子不高兴,此时听完蒋琦说的这段话,更是直接把不满意摆在了明面上面。
“希望受到伤害的那个人先给出下台阶,先认错服软是道理?”林冬面色不悦,“你的外公外婆要倚老卖老就算了,你现在还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你真的是想要弥补蒋逍吗,或者你只是为了你自己心里舒服,呆在家里舒服而想要一个‘和谐温馨’的环境?”
蒋琦睁大眼睛,哑口无言。
林冬脸色不妙地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要做的不是真正对蒋逍说句抱歉,而是希望通过一些微不足道的言行让他变成你想要的弟弟,那这就根本不是弥补,而是一种自私又不切实际的干涉。”
蒋琦本来其实就是因为自己夹在中间感觉有些为难,有没有其他人可以说这种家庭琐事中难堪的一面,和林冬说只是晓得林冬这个人的脾气是很好的,以期能够从他那里得到几句安慰的话,就算是烂鸡汤的套话也行,却没有想到林冬不仅没给他什么安慰,竟冷着神色毫不留情地将问题的核心抽丝剥茧说了出来,和平时的林冬判若两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和你家里的其他人又有什么不同呢?他们要的是他们的面子和舒服,你要的也是你的面子的舒服,”林冬皱起眉毛认真地盯着蒋琦说,“直接要求蒋逍留学也好,都依旧是你们没有真的站在蒋逍的角度想问题的结果。”
蒋琦完全怔住了。
林冬又说:“小逍才不难相处,他人好得不得了,至于为什么他会在你们面前那样,那就是你们的问题。”
“难道这么多年来仅仅是这次你外公外婆闹过来的这一件事吗?肯定不止的。”林冬对蒋家的事情了解虽然不到事无巨细的程度,但怎么都算是外人里面最熟的那一个了,此时这样反问蒋琦,他心里有九成把握。
蒋琦无法否认。
多年累积下来的嫌隙的确不是一天两天,一件事一块牛排能够妄图消弭的。
“如果你挨了一顿莫名其妙的骂,错骂了你的人不仅不认错,还要你先给他台阶下,你会怎么想?你们真欺负人,合起伙来欺负小孩儿。”
林冬说到这里已经情感带入满心不满了。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说完以后怒吃两个大草莓,还不忘用眼神望蒋琦身上扫射利刃。
蒋琦这人要比蒋逍幸运得多,从小在父母身边成长,外公外婆又给了他足够的关心与爱护。因此他即便是开始认识到蒋逍曾经的经历有自己的一份亏欠,却也无法真的做到感同身受。
蒋琦托腮叹气:“听你这么一说,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了。”
林冬好赖没把“你的确傻逼”这话说出来,暂且对蒋琦还怀有多年朋友的友爱之心。
蒋琦起身:“我去游一会儿,你要不要一起?”
一心烦就爱游泳是蒋琦多年来的习惯了。
林冬闻言裹紧了自己的外套说:“我感冒都没好透呢,我不去。”
蒋琦自己走了,客厅里只剩下林冬一个人。
林冬心里挺闷的。
如果他光是听着蒋琦说这些事情就会这么生气和不悦,那么作为当事人的蒋逍该多受伤多难受?
这么一想,林冬的心里就有些揪又有些酸。
他回头朝楼梯那边看,本来只是想朝着蒋逍的方向看一眼,却没想到一回头就看到蒋逍站在楼梯口。
应该是刚出来吧?
林冬被他吓一跳,不过见蒋逍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林冬便问:“你洗好澡了啊?”
蒋逍点头,缓步从楼梯上下来。
“刚才在和我哥聊天吗?”他问林冬。
“嗯。”
“聊什么?刚才你说话的声音有点响,是吵架了吗?”蒋逍的步子停在了林冬的身前。
林冬不是很想在蒋逍面前重复这些问题,掩饰道:“没有吵架,就随便聊了点学校里面的事情,可能我说得太高兴了就声音响了一点,你听见什么了?”后面半句林冬小心地问道。
蒋逍定定地看着林冬,见他神色有些紧张,须臾后蒋逍笑起来:“只是听见你说话,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哦。”林冬放松下来,和蒋琦说了那些话,估计蒋琦今晚心情也不会好,在这里呆着没多少意思,林冬干脆起身说,“那我要回去了,我去和你哥说一声。”
林冬说着往蒋家后院那边走。
蒋逍跟在他身后说:“我送你回去可以吗?”
明明是要送人,但却用了“可以吗”这样请求似的问句,林冬的情绪还没从何蒋琦的对话中出来,敏感地又被蒋逍戳了下,哪里还说得出拒绝的话,“当然好啊。”
他和蒋琦道了别,跟着蒋逍一块儿到了蒋家的车库。
车库里面停着三台车,两人上了林冬最熟悉的那一辆车。
车开出车库又开出小区,最后归入夜晚热闹的车流之中。
“明天好像有台风要来,据说很严重。”蒋逍开着车说,“今晚回去还要遛狗吗?”
“要的。”林冬点头,“那种大狗每天都得遛,不然拆家很麻烦的。”
“那明天晚上就不要下去了,不□□全。”蒋逍道。
林冬点了头,沉默着还是觉得心里的不舒服劲儿没有缓过来,这么一个体贴温柔的弟弟怎么会坏呢。
他犹犹豫豫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说,半晌一直到了自己快要下车之前才说:“小逍,我跟你说个事儿好吗?”
车子已经停在了林冬他们楼下的单元楼门前。
林冬顺着蒋逍看过来的视线一鼓作气地说:“从我刚认识你到现在,我都觉得是你一个很好的人,真的,你也不要怀疑这一点。”
他太想要和蒋逍强调这个在蒋逍生活里被家人反复忽略的事情了。
林冬说完这句话,蒋逍还有些愣神。林冬自己推开车门,说完前面那句以后他才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唐突了,于是只想马上开溜,“那我走了啊。”
他下车关了车门,从车头绕过去,到了驾驶座那边的门前时对想对蒋逍摆摆手做个最后的道别,却没想到蒋逍那边的门忽然开了起来。
蒋逍下车,大步走到林冬的身前,又是猛然伸手将他抱住了。
这回没有台阶的身高差距在,林冬的脑袋只能到蒋逍的下巴那边。
不知所措与不安瞬间包裹住林冬,他的声音透着外强中干,“不是说现在不能乱抱吗?”
明明昨天才约好,蒋逍还乖乖答应了的。
蒋逍心里像是被林冬点了一团火,声音无奈,双手的力道并没有放松:“对不起啊,可是我好像有点忍不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13 23:53:32~2020-02-15 00:46: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螺号、咸蛋黄甜甜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吃草莓长不高 2个;园园园、+6、瓜崽把id改长、小螺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虞青 12瓶;盛世美丽白莲花 10瓶;yaolook 9瓶;卿卿我我 7瓶;姬长翎、假装有猫猫、玉城雨潇、crayon~ 5瓶;糯糯宝宝、临末 3瓶;泥嚎啊 2瓶;江斜、阿浪、今心为念、苏晴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