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30、第三十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前一刻还被众人追逐争抢的篮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后往球场边缘滚去, 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冷遇。
这里距离小区单元楼步行大约五分钟, 跑步的话应该在一分多钟, 林冬在短短几秒钟内思考了跑还是不跑这个难题, 最终在球场上一群比他小好几岁的男孩子的目光下没能抹开面子真跑了,只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就强迫自己迈开双腿走到了篮球场的内侧。
期间没少强行说服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一身正气什么都不慌。
不过也就到这儿了,他站在离蒋逍有三米远的地方再迈不开腿, 一身正气的投射范围也就到这儿了。
张元哲此时比林冬还要紧张,他眼见着蒋逍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其他人又纷纷停下动作,脑门上快冒冷汗, 但他还是壮着胆子挡在了林冬身前。
他身强体壮,要真有什么事情总比林冬这个体型能够撑得住。
“咱们过来是和他们打球啊?”林冬在张元哲背后问他,语气比张元哲想的镇定多了。
张元哲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是”,毕竟是或者不是, 张元哲想这不是他现在能够确定的事情, 他只觉得因为自己站到林冬身前这个动作,蒋逍已经将目光侧到了他身上。
一旁的肖彦看张元哲这怂包逞强的样子觉得分外好笑, 又看蒋逍的确对他耐心缺缺的模样,心里起了救人一命的善念, 快步上前在蒋逍之前伸手揽过了张元哲的肩膀, 将人往旁边一带道:“可不是和我们来打球的么,走走走,咱们打球去。”
张元哲一走, 其他几个菜鸡队友也跟了上去,林冬身前身后都空荡了。
蒋逍的脚步停在林冬面前,嘴角弧度加深,“学习顺利吗?”
这就是拿前面林冬敷衍他的借口出来揶揄人。
果真臭弟弟!
林冬本来这会儿就觉得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闻言立刻转身冷酷道:“不是很顺利,我还是回去学习好了。”
他转身转了一半,身侧的手腕就被蒋逍用力握住了,蒋逍认错毫不犹豫:“我错了,哥哥。”
林冬一口呼之欲出的气因为蒋逍这声哥哥又卡在了嗓子眼。
这吃软不吃硬的臭毛病!林冬心想迟早有一天他得改了才行。
“那现在要干嘛?”下来都下来了,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了,林冬也不想挣扎了,“不是说打球吗,他们怎么不打球?”
他说着伸手指了指球场那边磨磨蹭蹭假装分配队员,但其实时不时还是往他们这边看的那些男生,眼珠子都快跑出来了。
蒋逍顺着林冬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也疑惑:“是啊,你们怎么不打球?”
不过蒋逍的疑问句和林冬的疑问句显然不在一个力度层次,蒋逍的话音一落,球场上的寂静瞬间破功,推推搡搡吵吵闹闹顿时热烈了起来。
“哈哈,打球打球啊。”
“哎哎哎,张元哲你过来和我们一队,我们老三你过去他们那边,这样平衡一下实力。”
“球呢?球给我。”
“别磨蹭啊,打球不打球了。”
张元哲本来还想听听林冬和蒋逍说什么,他们就这么莫名被几个校队的人裹挟着开始运球传球,跑跑跳跳间也顾不上看球场边缘的林冬和蒋逍了。
打球是挺好玩的,和平时这些根本不会和自己一块儿打球的高阶选手一块儿玩也是让人兴奋。但张元哲总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场球他真的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而打吗?如果不是,他又是为了谁的快乐?
林冬在长椅一端坐下,长椅中间有个背包被随意摆在那里,林冬的手小心摸过去想要把背包给往自己这边稍微拖过来一点,使之成功成为一个阻隔。昨天晚上的拥抱还是不是在林冬脑中作祟,让他对和蒋逍离得近一点都有了戒备心。
然而林冬的指尖才碰到那个背包的边沿,一只手仿佛有预料似的就从天而降拿起那个背包随便放到了长椅的另一端。
蒋逍跟着在林冬身边坐了下来。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蒋逍问他。
这是个简单问句,也算日常,可昨晚睡得很不好的林冬并无底气,他穿着球鞋的脚在地上踢了下,睁着眼睛说瞎话:“问这个干什么?我睡挺好的。”
昨天晚上不利于自己睡眠的因素就在自己面前,林冬怎么会承认这个。
蒋逍长腿一展,摆在林冬身边明显比他多出一截,林冬垂眸颇为嫉妒地盯了几秒钟,就听蒋逍说:“睡得好就好,我昨天回家以后一直睡不着,所以睡得很不好。”
林冬摆在身侧的手抠了抠长椅的缝隙,指甲在一处油漆的突起上划了好几下。
“你有什么睡不好的。”
林冬的视线直勾勾地看着球场那边不敢乱动,但余光可以看见蒋逍侧脸一直看着自己这边。对于此时自己问出的这个问题不知道蒋逍会怎么回答,林冬都快把那颗油漆点子给抠下来了。
钥匙这会儿蒋逍把话说明白了,林冬觉得自己也是可以听一听的。
“因为我在想,”
“哎,小心!”
蒋逍的话说了半句,球场那边传球的时候一个用力过猛,球直直地朝着长椅这边过来。虽然从运行方向来看只是从长椅边擦了过去,但还是打断了蒋逍和林冬的话。
林冬的视线跟着球转到长椅背后,蒋逍则起身一手将球拿到了手里,随手往球场里面一丢,不知道砸中了哪个倒霉蛋,场上立刻传来一声痛呼。
因为这一打岔,林冬才想到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人很多的篮球场,有些话现在来说并不合适。
他对蒋逍摆了摆手,粗声粗气道:“现在别说了,我等下还要打球的。”
球场上的张元哲此时已经感觉到了负担与疲惫。
他本身是一个小胖子,运动时候的消耗要比别人大,加上他们校队这些人打起球来简直不是人类,和张元哲他们这群菜鸡平时玩的就不是一个路数与量级的。
进攻与防守之间的碰撞摩擦也让张元哲被撞痛了好几次,加上他还一心两用,打球的时候动不动还往林冬和蒋逍那边看,确认林冬没有遭遇不测,等到一场结束时,张元哲觉得自己身上得青了几块了。
这还是他本身不矮且还身体敦实的情况呢,林冬那身板看着就玄乎。
为此张元哲在下场以后问林冬的第一句话就是:“冬哥,他们特别凶,你那什么小心点啊。”
林冬也是看着刚才他们打球时候的样子了,点头道:“嗯,我看着打吧,反正就是随便玩玩。”
“对了,”林冬看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样子,想到刚才在长椅后面靠着蒋逍那边放着的半箱矿泉水了,“拿瓶水给我。”
林冬推了推蒋逍的手臂,语气随性还带着使唤劲儿。
张元哲原本在伸手给自己煽风,耳边听见林冬的话,眼角就跟着偷偷看过去了,胖脸写满探听和八卦。
“你算谁,让我帮你拿水?”这是张元哲设想蒋逍会有的回答。
但他没有想到的场景是蒋逍探身过去拿了两瓶水到林冬面前问他:“一个有气泡一个没气泡,你喝哪个?”
林冬紧接着砖头问张元哲:“气泡和没气泡的,你喝什么?”
“啊?”张元哲没想到林冬是让蒋逍给自己拿水,估计蒋逍自己都没有想到,随着蒋逍的视线看过来,张元哲后背一紧,立刻说:“普通的就行。”
“给,拿着吧。”林冬随手从蒋逍手里抽出一瓶水递给张元哲。
这下“你算谁,让我帮你拿水?”的目光是切实地从蒋逍那里投射了出来。
张元哲拧开瓶盖,微微侧过身去喝了一口水,心里哭唧唧。
这年头做一个工具人都得在夹缝中艰难求生了。
张元哲难是难,他几个心大的菜鸡朋友却因为上半场给打出了兴致,休息了一会儿就摩拳擦掌地等着下半场了。
下半场林冬顶替张元哲的位置,蒋逍顶替肖彦的位置,长椅上坐着的就改成了张元哲与肖彦。
肖彦看他慢吞吞喝水,目光又紧紧盯着场上的模样,出其不意凑近张元哲问他:“你那么怕蒋逍你盯着他看什么?你喜欢他啊?”
张元哲听了这话着急想辩解,一口水直接喷在自己脚边,好赖没呛着,他想高声辩驳但碍于场面却又不得不压低声音:“你有病,瞎说什么呢?”
肖彦嗤嗤笑了两声,手搭在长椅靠背上:“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别激动啊。”
张元哲气呼呼,没有理他。
肖彦又说:“不过我说你也犯不着那么怕蒋逍,他能怎么样你?蒋逍那个人脾气是不好,但也不是随便欺负了的啊,你在这儿看着跟个受气包似的干嘛呢。”
“我本来就是个受气包。”张元哲想到这一天的事儿,“不是受气包我这么让你们呼来喝去的。”
“那你还挂我电话让我滚呢,有这样的受气包啊?你怕蒋逍,你怎么不怕我,不是我说你到底怕蒋逍什么啊,他打过你啊?”
“他没打过我,但我看见过他打架的视频。”张元哲说,“你看过没?”
肖彦摇头。
“你看过你也怕。”张元哲一脸自信。
肖彦笑起来:“我没看过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你知道?”
“我不知道。”张元哲蔫了点,但很快又打起精神来,“那因为什么事儿啊?”
肖彦就趁着下半场这会儿的功夫和张元哲掰扯了会儿李文喜欢的女生如何喜欢上蒋逍,李文知道了如何不忿而起了坏心,最后连李文爷奶还去蒋逍外公外婆那边颠倒黑白告状都说了。
“这么不要脸呢?”张元哲吃完瓜总结,“真的太不要脸了。”
肖彦这个中央空调休息了没一会儿就接到了不知道哪个女生的微信电话,起身到旁边接去了。
张元哲将注意力全都放到了球场上面,仔细一看他愣了。
这些人是刚才和他打球的时候拼了命想要把他脑袋按到地上摩擦的人吗?
张元哲回想起上半场自己打球时候,脑袋里的bgm是“ayo everybody在你头上暴扣!”
而目光所及的这下半场,围绕着林冬周围一圈,和平友爱就是这场球的主旋律。
是我不配,张元哲揉了揉还有些闷痛的手臂,至此认清了自己卑微工具人的本质。
林冬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打球了,队友们的态度友善,交流和谐,林冬因此一连打了两场才下来休息。
蒋逍还继续留在场上又打了半场。
林冬得以用很适中的距离观察起蒋逍来。
蒋逍穿的并非是专门的运动装,此时衣袖挽起一节露出结实的小臂,他的脸上和身上也有了汗水,随着他的弹跳与投球而挥洒出去。就算用男生的审美看,蒋逍各处也不仅是挑不出错误,还要被视作典范的。
蒋逍的手是真的很有力气,掌控力也十足。只要落进他手里的球几乎就全在他的掌握中。
林冬微微出神,想起昨天晚上单元楼下蒋逍那个突如其来的好似让他无法挣脱的拥抱,还有那句实在暧昧不清的话。
不过也就想了一瞬间,林冬立刻臊着脸将这个片段从自己脑袋里排除出去,拿着自己手里的水瓶灌了一口水,又拿起手往自己脸颊上扇了扇风。
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精准无比地落入篮筐内,同时宣布了胜负成定局。
打了半下午球的男孩子们随意卷起自己的t恤擦脸上的汗水,或笑或骂地从球场中走出来。天上的阴云消散了些,在这个即将转入傍晚的时间点反而露出了点太阳。
原本在场边的半箱水此时已经被拿空了,好几个男生共享了一瓶水,隔着瓶口水哗啦啦往嘴巴里倒。
林冬看着蒋逍走过来,又捏了捏自己手上的半瓶水,有些纠结和犹豫。
蒋逍走到林冬的身边,手随便在衣摆边沿捻起衣角透了透风,林冬坐在他旁边,很容易就看到了缝隙之间蒋逍露出来的几块腹肌的形状。
林冬捏着水瓶的手更紧了几分。
给蒋逍喝他觉得有点别扭,刚才他含着瓶口喝了好久了。
不给蒋逍喝,他又觉得有些不人道。
在这个时候,蒋逍开口了:“想把水给我吗?其实不用太勉强。”
林冬抬头对上蒋逍的目光,低头再看才发现自己已经把矿泉水瓶捏扁了。
但蒋逍的话太激将了,林冬都来不及想别的就直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蒋逍:“什么啊什么啊,我才不勉强,拿去给我喝干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9 01:00:51~2020-02-10 03:07: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咸蛋黄甜甜圈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崔怂怂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咸蛋黄甜甜圈、园园园、流言寺心苔、33690316、40474909、26103701、不吃草莓长不高、瓜崽把id改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若泠凝 30瓶;中山 20瓶;阿稚、经疾、浮生一梦 10瓶;以遥远之名、sasa 5瓶;可乐鸡翅 3瓶;叽叽 2瓶;予忝芙、阿浪、蒋天明、哇哦!、苏晴柏、挖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