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19、第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把游戏开局,中路法师是不知火舞对线对面的安琪拉,自家法师前期清理兵线的速度够呛,林冬就先没跟着蒋逍跑,而是留在中路帮法师一起清理了两拨兵线,顺带照顾了下上下野区的视野。
蒋逍从他身边晃过一次,又晃过一次。
林冬注意到他的身影,马上靠过去问,“需要我跟着你了吗?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到四级,不能附身的。”
蒋逍说,“不是。”
随即操纵着手上的云中君又离林冬远了一点,直到两个人互相消失在对方的视野里面。林冬站在原地有点奇怪,刚想去下路看看射手,就看见屁股后面云中君再次跟了上来。
好在这次蒋逍有目的地停在了龙坑前面,将第一条暴君给拿了,林冬也因此顺利升到了四级。
林冬这下就不准备乱跑了,乖乖附身到了云中君的身上跟着他一块儿去下路抓了一波对面射手。林冬玩瑶玩多了,也逐渐清楚应该怎么玩这个英雄。
对于从前自己也觉得这是个混子躺赢英雄的想法,林冬有点反悔的意思。
瑶这个英雄并不真的混,只是很多时候玩这个英雄的人抱着混分的心态操作又不熟练罢了。实际上如果好好和队友配合,这个英雄作用并不输大部分辅助。
就刚才塔下抓射手那一波林冬操作着手里的英雄在云中君身上下来上去的,两个人抓完一波几乎都没有怎么掉血,状态好到直接正面迎上了对面的中野辅支援都没在慌的。
配合着己方射手的输出,他们三个成功又留下了对面中路和辅助的人头。
林冬看着这开局,心里无比满意,正想等着自己的大招cd完了再骑到云中君的脑袋上,就看见蒋逍直接从他眼前越过了龙坑的高墙,挥一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那种。
“我过不去啊。”林冬念着,刚看看见自家射手就在旁边,干脆把她当作了工具人先上后下越过了龙坑跑向蒋逍。
“你怎么不等我?”林冬怪道,“万一对面趁机抓我,我死了怎么办。”
这么多场游戏一起打,林冬早就习惯了蒋逍时时注意游戏站位,随时回头等自己。根本忘了自己不久之前还是一个时刻需要注意队友心态上分的卑微小冬了。
“很奇怪。”云中君回过头来面对面前的少女瑶,展翅在她周围飞了一整圈,除了耳机里面响起来的林冬的声音,再有就是队友被杀的系统提示,此外再没有一点动静。
林冬跟着蒋逍的动作仔细看了看手机屏幕,小心问,“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蒋逍沉寂了一会儿,将林冬的好奇心都吊了起来,然后他说,“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出发上一局那样的音效?”
“什么?”林冬话出口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蒋逍纠结的是什么,说完才明白蒋逍说的是云中君和瑶的情侣语音特效。
的确他们从一开局进来到现在,不管是和上一局一样的音效还是其他的什么,一个都没有触发过。
“那我也不知道了。”林冬说。
他很快又注意到蒋逍打野的整个节奏慢了下来。和蒋逍一起打过这么多场游戏,林冬已经很熟悉他的整个风格。什么时候打野什么时候抓人,控龙拿龙斗士基本操作,林冬就渐渐学会了蒋逍不用开口就能根据整体的战局走向来判断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蒋逍的节奏一慢下来,林冬当然也是最快发现的那个了。
“你想听那个语音啊?”林冬问他。
林冬就差两局眼见着蹭上王者二十星了,不容任何闪失。
更何况他一说完,蒋逍就又发出了那种奶弟弟特有的,低低的应答声,“嗯。”
想听就听呗,这事儿实际简单。
林冬清了清嗓子说,“那我给你配一个。”
他本来是想直接搬了瑶的台词,不过出口的时候又随心而动改了一下。
“什么小逍呀,一定是世界上最不可爱的孩子吧。”林冬语气是模仿挺到位的,就是这个嗓音也不可能凭空改变,一想到一个少女音被他说成了元气青年音,加上略带促狭的意思,林冬就忍不住哈哈直笑。
他是半开玩笑说的这一句,而且存了一点调侃奶弟弟的意思,原本以为蒋逍会跟着笑或者感到窘迫,却没料想蒋逍须臾间便开了口。
蒋逍的声线与云中君的声优有那么几分相似,音质更是趋同,因此他再刻意模仿那就足足像了有八成,不仔细听几乎真假难辨。
但这里的真假难辨仅仅指的是蒋逍模仿的声音而非内容,因为蒋逍说的内容根本和原台词没什么关系。
在林冬的笑声里头蒋逍说,“世界上最不可爱的蒋逍,只归冬冬哥管。”
什么啊,什么啊!
林冬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蒋逍随后的两声愉悦轻笑。
调侃不成反被调侃,林冬先是觉得自己有些失算,正捶胸之际,蒋逍的笑声低低地在他耳边回旋,林冬的脑海里又将蒋逍刚才说的那句话给重播了一遍。
这句话原本的内容与氛围,加上后面的改动,哥哥弟弟情侣几个夹杂在一起时忽然让林冬有了一种奇怪的身份错位的窘迫感觉,又觉得蒋逍刚才那句话好似别有深意,使得林冬从脸颊一路烧到了耳朵尖,连带着林冬操作的瑶都跟着在游戏里面差点撞到墙上。
“过来,我们去抓人。”蒋逍再次开口已经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游戏里头。
林冬回神没时间多想什么,径直附身骑到了云中君的头上。
后面几局就没再起什么波澜,打得挺顺的。
林冬下了游戏先发了个朋友圈,秀了秀自己二十星的界面和今天晚上排位的胜利截图,好好臭屁了一番这才转头去洗澡。
哗啦啦的温水从头顶往下冲,林冬拘了一把洗头膏往脑袋上搓,一边搓出泡沫来一边闭着眼睛想刚才在游戏里蒋逍说的话。
“世界上最不可爱的蒋逍,只归冬冬哥管。”
那种奇奇怪怪,有些窘迫又带着不知所措的心情因为回想起这句话而全数归来。
林冬懊恼地用手用力搓了两下自己的脑袋,抬手加大花洒的出水量,将浑身泡沫冲刷干净。
想想想,想个屁。
等他洗完澡出来,手机上显示有几条未读的微信。
第一行是欧阳浩发过来的。
大头怪:我今天观战了你双排的最后一把,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情。
大头怪:你竟然和野王顶着情侣标志。
大头怪:还说这不是py交易,这不是那什么算是!
大头怪:道德沦丧啊道德沦丧,为了上分竟然把魔爪伸向稚龄儿童。
这串消息是五分钟之前发的,林冬戳进去先给欧阳浩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咚咚锵:人都十八了,驾照都有了,算个鬼的稚龄儿童。
咚咚锵:情侣标志算什么,我和你还顶着闺蜜的标志呢,你变性了吗。
不过之前林冬自称清白时心中亮堂堂的,此时却多了几分别扭。
大头怪:呵呵,强词夺理,闺蜜标志和情侣标志能一样?
咚咚锵:是因为野王他没有其他亲密关系的位置了才随便搞了一个,你别和我放屁!
大头怪那边的正在输入显示了一会儿,又跳过来两条回复。
大头怪:我看就是你对祖国花朵图谋不轨。
林冬清楚欧阳浩平时就爱这么瞎咧咧,好多玩笑他们寝室开起来是直接而坦荡。像是这种程度的话放在平时其实根本没什么。
林冬还下意识地想回欧阳浩一句,“什么我对他图谋不轨,要图谋不轨也是他对我!”就是这话没有能说出口,因为光是在心里想想,林冬的脑海中就又出现了前面蒋逍在游戏里说的那句话了。
这么一来看着和大头怪的聊天内容林冬都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他干脆直接关了和欧阳浩的聊天。
聊天框一关,回到了主界面,剩下的几个聊天框里的未读消息也显示了出来。
一个是他妈的,告诉他明天可能没时间送他去高铁站了,让他自己打车去。
另一个则是蒋逍发过来的晚安。
发晚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蒋逍几乎天天都会乖乖发晚安。
不过蒋逍的消息让林冬再次注意到了他的头像框。前面是在游戏里头不能点开放大看所以没有注意蒋逍的头像到底改成了什么内容,此时林冬顺着小图多看了一会儿,看清楚了那好像是两个人握着的手。
林冬随手按灭了手机打算睡了,在黑暗中躺了一会儿后忽然又啪嗒一声将台灯给按亮了。他重新摸出手机打开蒋逍的头像框,点开他头像的大图仔细将图片看了一遍,这才看清楚图片的内容。
实际上蒋逍新换上的头像其中的人物事件和地点林冬这会儿都已经明白认了出来。
图片严格来说并不是两个人握住的手,而应该是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因为惯性往后微微挥手时后面拍照的人正好抬手,角度问题好像两只手的指尖在定格的瞬间相触了。
这张照片是在他们看电影的那个商场里面拍的,前面的那只手属于林冬,后面的属于蒋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