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10、第十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冬冬,决定了什么时候去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那边了吗?”李婵在厨房一边仔细地搓汤圆,一边抬高声音问客厅里头正给花生搓皮的林冬。
林冬上了大学以后回家看老人的时间就很有限,所以暑假寒假都会抽出一段时间过去住。爷奶那边一星期,外公外婆那边再一星期这样。
他这才回来几天,两边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回来询问了。
“下个星期去爷爷家,回来歇几天再去外公外婆家。”林冬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花生米,咬了一口嘎嘣响,半边腮帮子嚼得微鼓,说话含糊又慢吞吞。
李婵走到门口看了他一眼,走过来假意抱怨道,“我看你搓的这几颗还不够你吃的。”
她说着将林冬面前的花生米拿走,“我来吧。”
林冬抿着酒窝一笑,拍了拍手起身将屁股挪到了大沙发上。眼角这会儿一瞥就看见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闪着点微光。
林冬将手机摸过来打开微信,先没理会朋友圈的消息提醒,而是打开了最近打的游戏记录。
才一打开林冬的嘴角就忍不住直往上跑,不为别的,那一溜的连胜长得实在太水灵了嘿。
林冬忍不住截了个图发到朋友圈,十分臭屁地配了个文字。
咚咚锵:这是什么神仙战绩哇!【图片】
没两分钟就有室友回复他。
大头怪:吃金坷垃了你?
咚咚锵回复大头怪:找了个野王双排要什么金坷垃!
大头怪是林冬的大学同学欧阳浩,就睡在他下铺,两个人性格相投,平时称兄道弟嘻嘻哈哈都没个正形。
林冬才回复完,还不等他把手机给放到一边,大头怪的微信就发过来了。
大头怪:你找的野王靠谱不靠谱?带我一个呗,苦钻石久矣。
咚咚锵:他大号快一个月没打排位了,还能有九十星,你说他靠谱不靠谱。
这话着实把欧阳浩馋着了,立刻没皮没脸追问过来。
大头怪:带一个菜鸡和带两个菜鸡对这种大佬来说不都一样吗,晚上喊我三排啊。
林冬自己的水平虽然不怎么样,但和欧阳浩他们几个室友比,那还是要好上一大截的。蒋逍带他稳是稳,但这么多把游戏里面并不是没把都超级顺风的,偶尔还是有翻车或者差点翻车的局存在。毕竟越来越靠近王者段位,匹配到的选手实力都有所提高。
上单不用说,就是个被对面按在地上摩擦的位置。法师和射手也很容易被抓,所以林冬这个纯躺赢选手都开始很自觉地选辅助乖乖地跟在蒋逍后面,把c位让给其他人了。他玩个软辅跟着蒋逍成了最安全的事情。
现在还要带另一个坑货增加林冬上王者的阻碍?这是不可能的。
咚咚锵:想的美,别想蹭我车。
不怪林冬心狠。欧阳浩这人打游戏风格特别狂野,打起来以后常常达到忘我境界,追人追到对面泉水都是常事,要么就是被人堵在草丛里头一顿揍。现在林冬距离王者就三把了,眼看着今天晚上就能搞定的事情,他断然不能让任何不确定因素掺杂进来。
大头怪又连着发了几条微信过来都没说动林冬,得到的全是强硬回复,让他滚球的。
大头怪撂了狠话:林冬冬我告诉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带我就不带我,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实力。让人带躺的和自己打上去的能一样吗?
林冬不以为然还理直气壮。
咚咚锵:放屁!那是你根本没能力躺着玩。
林冬发完这条消息,不知道是不是扎了欧阳浩的心,对方好半天都没有回复,只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动态。
大头怪:世态炎凉,看透了。
林冬看见这条动态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一点愧疚,反而身心舒畅,还伤口上撒盐秒给大头怪点了个赞。
人性本恶这话一点都没有错,林冬想,我果然不是生性善良,我之前只是没有膨胀的资本。
有蒋逍带着打游戏不过才三天,林冬就感觉自己不是从前那个卑微小冬了。
现在他在游戏里不必瞻前顾后,不必担惊受怕。也许之前还有过“即便被人带躺我也要努力打出好成绩!”的这样的想法,现在林冬也差不多就变成一个躺赢机器了。
我也不想的,有时候林冬躺完一局也会自我反省,他这样是不是太过于不思进取了。
可每当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蒋逍总会更加把他拉进深渊。
“别怕。”
“来了。”
“过来。”
“吃血包。”,“那叫能量果。”,“吃能量果。”游戏里蒋逍的声音简直成了林冬安全感的代名词。
林冬看着昨天晚上最后一把游戏的战绩记录,他玩的鱼,最后一波团战鲁班喊他去中路装挂机勾引对面。他刚想答应,蒋逍就开口否决,“别去。”
他说着又打字。
草莓蛋糕(韩信):鲁班你去。
无辜受害者(鲁班七号):为什么!我可是射手!我要输出的。
草莓蛋糕(韩信):庄周挂机他们不信,你的话,就算知道是骗人的他们也会忍不住。
无辜受害者(鲁班七号):……
这会儿想到这段对话,林冬还是忍不住直乐。
后面鲁班的确是听话地去献身了,死的很惨,但赢得很顺。
而即便蒋逍给出的理由正当,战术也成功,可林冬事后还是觉得,“其实我去勾引对面应该也会上钩的,而且我很大概率可以跑掉。”
蒋逍却简简单单道,“能让别人去死,为什么要你死。”
有理有据林冬无法反驳,就是怕鲁班听了要当场口吐芬芳。
由俭入奢易,腐化一个人只需要一个听话的野王弟弟,林冬感觉自己被腐化得很舒服。
林冬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翘着二郎腿哼哼唧唧唱着跑调的歌,打开消息提醒的手机嗡嗡震了两下,林冬瞥一眼,是缓过劲儿来的大头怪发过来的消息。
大头怪:林冬冬,你真不带我玩?
咚咚锵:不带,你菜得我睡不着。
大头怪:行。基友不用做了。
他过了一会儿给林冬发了一张解除王者里头亲密关系的截图,弄得跟割袍断义一样还挺有仪式感。
咚咚锵:这样啊,那我多出来这个基友的空位,显得很是突兀啊。
大头怪:你现在哄哄我,说不定我回心转意。
咚咚锵:哈哈哈哈!刚好我把野王给搞到这里面来,谢谢你腾位置啊。
大头怪:……
大头怪:林冬冬,分别还不到一个星期,我是真的人,你也是真的狗。
林冬不理他,直接转头去戳蒋逍的微信。
咚咚锵:小逍!咱们弄个亲密关系的标识呗,我这儿刚好空了个基友的。
蒋逍那边隔了一会儿才回过来。
草莓蛋糕:我基友的位置满了。
咚咚锵:没事儿,那可以弄个闺蜜的。
林冬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挑剔,能进一步绑定野王,做姐妹又如何?
这点牺牲洒洒水罢了。
草莓蛋糕:我只剩一个关系还有空位了。
咚咚锵:什么?
林冬问的吊儿郎当,还没晓得蒋逍剩下的是什么位置,保票跟着先打出来了。
咚咚锵:随便什么,我都可以。
姐妹都可以做了,还有什么做不了的?这保票一出,蒋逍回复的倒是很快。
草莓蛋糕:恋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