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6、第六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蒋琦没想到提到林冬时蒋逍会有这样的反应,下意识先接了一句,“啊,对,是林冬。”
他盯着蒋逍的脸色看了一会儿,发现蒋逍好像若有所思,不知道是把话给听进去了还是什么。但起码蒋逍这个反应要比蒋琦预想之中好很多。
蒋琦静了静思绪,往前一小步想离蒋逍近一点再说话,却见蒋逍几乎与自己前进的步子同时往后退了半步,很明显的与他保持距离。
对蒋逍这个弟弟,蒋琦情感复杂。
早些年因为相处少有不喜欢蒋逍小小年纪就偏执乖张的性格,兄弟两个常常针锋相对吵闹不断。后头几年虽然是互相性格都有改变,蒋琦也逐渐意识到自己应该多包容蒋逍的时候,蒋逍却已经和他很生疏了。
两年国内外的远距离分开将这种生疏感更加放大,到了两人单独相处时无论说话还是不说话都无比尴尬的地步。
“我们能好好聊聊吗?”蒋琦只能原地站住,语气放缓了点。
“聊什么?”蒋逍仰头喝了一口饮料,动作漫不经心,看向蒋琦的目光如同在看一块黑板。
不过蒋琦知道,面对现在这样将自己情绪完全掩藏住的蒋逍,他大概说什么都是徒劳。这样一想,他竟然有些怀念起出国之前那个常常闹出大小事情起码能和他争吵的蒋逍了。
“你跟我们一起出国吧。”蒋琦说出这句话以后,感觉嗓子眼轻松不少,“妈那边已经准备给你办手续了。”
“我不去。”蒋逍说着仰头把手里的东西一饮而尽,随手捏扁扔进垃圾桶里。
扁扁的瓶身在垃圾桶里歪了歪,上面某啤酒品牌的商标一闪而过。
“你跟我们去国外,离开这个环境也许可以有个新的开始,我和妈也都可以照顾你,爸爸这边,我想只要你同意,他应该不会反对。”
“在这里或者去国外,你们或者爸,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所以不用这么麻烦。”蒋逍说。
蒋琦有些急了,“小逍,我知道你心里头怪我们,我和爸妈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想要弥补你一些,我知道你肯定对我们很失望,从心理学上来说,你现在……”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蒋逍打断了。
蒋逍露出揶揄的神色,“心理学,你把我当成你研究的课题了吗?”
蒋琦被反问得哑口无言。
蒋逍又讽刺道:“也对,我很值得研究,我们家的人哪个不值得研究?像我们家这样一病病一窝的估计很难得,你写论文大概不用愁开题吧。”
蒋琦被他的话刺得心里极不舒服,却没有反驳,只是眉头紧促着。
蒋逍不再与他交流,侧身避开蒋琦的阻挡回了房间。
林冬和蒋琦聊完以后放下手机,心里的高兴劲儿还没过去。
光是想想今天晚上在打游戏的时候神清气爽的感觉,林冬就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儿。
这会儿才晚上九点出头,对年轻人来说远不算晚。
林冬算是一下午猫在家里没怎么动,此时从沙发上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筋骨,却还是觉得差点劲儿,便朝着还在哗啦啦响着水声的卫生间的方向略微抬高声音喊了一声,“妈,我下去逛一圈啊。”
听见李婵含糊的应答声,林冬才走到玄关处换了双运动鞋准备出去了。
没想到他刚打开大门,对门也刚好开门,一个老头探了脑袋出来,随着楼道里的感应灯亮起来的同时对林冬眯眼一笑。
“冬冬啊。”
老爷子是林冬他们家对门十多年的邻居了,从小就熟。
林冬咧嘴一笑,“陈爷爷好,你有事?有什么生活垃圾没有我帮你带下去,应该还来得及。”
陈爷爷摇头,“今天刚回来啊?没有什么垃圾,就听你要下去遛弯,正好帮爷爷把狗溜一圈呗?”
他说着,脚边的位置门缝里又适时地露出一个金毛狗头来,乐呵呵地喘着气。
林冬想着应该是刚才自己喊声比较响,给陈爷爷听见了,老爷子就算着时间给他开门交代任务了。
不过遛狗这也是顺手小事儿,林冬利索点头,“行,爷爷我保证把狗给你遛好了。后面一个多月我都在家,你要是不方便来找我就行。”
陈爷爷是个独居老人,家里一儿一女,一个定居国外,一个也远嫁他省了,加上有七十多了,又是老邻居,多照应照应是应该的。
陈爷爷顿时乐得见牙不见眼,又说,“以后中午到爷爷家吃饭,给爷爷做个伴,你们家也就你一个人省得开火了。”
陈老爷子以前是干厨师的,手艺很是不错。林冬嘿嘿一笑,半点没和他客气,“那成,明天我就来蹭饭。”
两人说到这里,大金毛已经忍不住挤了出来在林冬腿边上打转,亲热地蹭来蹭去。
“哎呀,这还记得哥哥呢,也就三个多月的时候见过你一次,”陈爷爷笑道,“那行,你就带着它去转一圈去吧。”
他说着将狗绳的一端递给了林冬。
林冬牵着狗到了楼下,推开单元门的时候外面已经基本没了白天时候暑气的闷热感,不过晚上这个点小区外面的人也不多,估计是不想出来喂蚊子。
路上人少,林冬就干脆把狗绳放长了点,让这叫贝贝的大金毛可以自由探索。偶尔看见对面或者听见后面有人过来的脚步声了,林冬再把狗绳收紧点,让贝贝靠着自己走。
贝贝被陈老爷子□□得挺听话的,出来遛弯虽然高兴但没有什么太癫狂的动作。
林冬带着它一路遛到了小区的运动场旁边。
运动场挺大一块,主要是几个篮球场和网球场,这个时候周围路灯不算很明亮,只是昏黄一团,不过篮球场上的灯却打得明光璀璨,里头有一些年轻人正跑跑跳跳围着一颗篮球转。
林冬带着贝贝已经逛了两圈,贝贝安分了很多。
林冬走到篮球场边上停下,见里头还有一张长椅空着就走过去坐了下来。
离他最近的那块球场里面有六个年轻人正在追逐打闹,战况焦灼。每一张年轻的面孔上面都挂着汗水,几乎人人都呼哧带喘地或攻或守,表情坚毅认真。
林冬不太擅长篮球,或者说任何室外运动他都不太行。乒乓球他倒是能玩,不过他们小区也没有乒乓球台。不过自己不擅长归不擅长,看个乐呵他还挺喜欢的。
但是才坐下一会儿,林冬就感觉到了不舒服了。
这地方亮着格外明媚的光芒,周围则很昏暗,又很多绿化带,对比起来一下就把几乎所有蚊虫都吸引过来了。
周围虽然有杀蚊的灯亮着,可是总体作用也并不大。
关键是林冬露出来的那一截腿肚子又白又嫩,哪个蚊子见了都喜欢。
他坐下来还没一分钟,脚上就感觉四面八方一起痒起来了。
林冬弯腰伸手去拍蚊子,借着光还没有看明白蚊子停在了哪里,就听见球场上一阵惊呼,继而有人喊,“小心!”
跟着在林冬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后背就被飞过来的篮球狠狠砸了一下。
卧槽。
林冬当下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跟着有点受到了震撼了。
他直起身子扶着腰,抬眼看向球场。
此时原本在球场上面兴致高昂或跑或跳的几个年前那个人都已经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直勾勾一起盯着他。
连林冬身边的贝贝都被他们盯得开口汪汪叫了几声。
有个微胖的男生走过来问林冬,“同学,不好意思啊,你怎么样?”
一旁跑过去另一个男生已经把滚到旁边的球给捡了起来。
猛然被砸了一下确实让林冬感觉自己挺懵比的,但是倒不至于被个篮球砸出什么问题来。
他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事儿,你们继续玩吧。”
那个男生看起来也就是个高中生,加上又是这么一点小事儿,林冬也不打算和一个弟弟计较。
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更像个高中弟弟。
那男生又看了看林冬,确认他的确没有什么大问题以后,这才又说着抱歉转身回了球场。
林冬被蚊子盯又被篮球砸的,觉得挺衰,就干脆起身准备走了。说时迟那时快,旁边不知道从哪儿忽然窜出来一只十分漂亮的博美,像是一阵风一样朝着贝贝猛扑了过来。
林冬懵了,估计贝贝更懵,博美扑过来的时候它下意识一低头,博美仿佛跨栏似的就整个飞了过去。
林冬满头问号,赶紧将贝贝拉到自己身后又收紧了狗绳,然后动作飞快地拦住了那只显然很兴奋跃跃欲试地想要朝着贝贝再次扑来的博美,“小家伙你干嘛啊?”
这博美没拴狗绳,活蹦乱跳的,林冬不知道贝贝对其他狗的脾气怎么样,不敢让他们太靠近。大狗受到挑衅一口咬死小狗的新闻他可见过不少。
没想到前面那个过来询问他是否受伤的男生去而复返,一下弯腰把那只博美给抱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家宝宝有点闹,难得放它出来就把狗绳给解开了。”
男生说着指了指旁边的绕着篮球场的围栏那里一条松开的狗绳。
林冬听见博美的名字,乐了,“宝宝贝贝,这两条狗的名字还挺配嘿。”
林冬就随口一说,却不料男生看看自家狗又看看贝贝,忽然目光聚精会神起来,“你们家这狗是公的还是母的,我们家母的。”
林冬还真不知道贝贝的公母,干脆拉着贝贝站起来往它菊花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笃定道,“有蛋蛋,公的。”
大概这个动作实在猥琐了点,林冬抬头就看见那男生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林冬连忙解释,“我今天刚第一天遛它,这是我邻居的狗。”
男生了然,一边应付了队友的催促,一边加快语速对林冬道,“我们家宝宝挺少对公狗这么热情的,看来应该挺喜欢这个贝贝的,以后你还遛狗不?要不一起出来玩呗,让它们发展发展感情,我家宝宝没啥朋友,我得帮它留住了。”
这一副家长操心孩子终生大事的沧桑和关切感是什么鬼。
林冬自己像是被广场角落里帮儿女相亲的老大爷拉住说话了一样。
不过他看了看那博美黑黢黢的眼睛,漂亮水灵,又低头看贝贝晃来晃去的尾巴,没忍心拆散这对狗鸳鸯,点头道,“要不加个微信?”
“行!”
男生掏出手机扫林冬的二维码,笑起来有点憨,“我叫张元哲,你哪个学校的,高几了?”
“我下学期大三了。”
张元哲睁大眼睛上下打量了林冬一番,“我刚高考完,以为你比我小呢,看不出来竟然是学长。”
林冬笑笑,蹬了蹬腿赶蚊子。
张元哲的队友终于受不了张元哲的磨磨唧唧了,隔空喊道,“二胖你还玩不玩?”
张元哲这才将博美栓绳,自己匆匆回了球场。
林冬也没留下喂蚊子的打算,随手将手机塞进兜里,带着贝贝回家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