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5、第五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林冬忍不住关掉了对安琪拉的屏蔽,果不其然立刻收到了一片腥风血雨的问候,而且句句巧妙规避了敏感关键字。
安琪拉:李白和瑶两条苟,不得好司。
安琪拉:孤儿行为爸爸都懒得把你们放在眼里。
安琪拉:出去就举报你们。
安琪拉:有本事一会儿来单挑,司马玩意儿,敢不敢?
林冬惊叹他的打字速度,“这打字比我都快呢。”
要不是这位安琪拉的打字内容没法快捷输入,林冬都要以为对方用的是什么专用骂人文字包了。
林冬打字感叹。
咚咚锵(瑶):好一个舌灿莲花的高手。
林冬自觉这话褒义多过贬义,但气得头顶冒烟的安琪拉当然觉得这话的挑衅成分更多。因此立刻将矛头再次转向了林冬。
安琪拉:你是女的吧?别跟我这婊里婊气的,要不是李白你能在我面前狂?
“他夸你,还没真的骂到我。”林冬认真地对蒋逍说,随后现学现用地对安琪拉发了一个“收到!”的快捷系统语音。
作为一个躺赢选手,林冬一点都没觉得安琪拉这话说有多大毛病,他本来就是傍着蒋逍,事实而已。
安琪拉被林冬气得狂发“干的漂亮”。
结果大概是一心两用到底有缺憾,安琪拉在中路塔下被对面蹲草的东皇一个闪现开大吸在了自家中路塔下。
此时游戏已经过了十分钟,装备怎么都成型一半了,因此东皇大招的时间理论上来说是来不及将安琪拉完全打死的。
林冬前面是看不下去那个安琪拉逼逼赖赖,所以又一次把他屏蔽了,而后跟着蒋逍一块儿在其他路上抓人或者支援,几波团战下来虽然一次没死却也是神经紧绷完全没有再专门注意过安琪拉的动向。
射手和上单一直没加入他们的骂战,但从李白这13杠0杠4的战绩来看,他们也完全清楚了谁是大佬,一路跟着蒋逍的节奏跟团。
射手甚至还打字询问蒋逍下一局能不能带他。
蒋逍没有回复,林冬对大佬的这种冷酷稍带菜鸡惶恐,立马彩虹屁安排,“一如既往的酷,这样冷静的风采能在几个人身上看见?唉,今天短短的一天我竟然见识了这么多,别的我都不怕,就怕曾经沧海难为水,以后要是单排的话,心理落差怕是很大啊。”
林冬一边吹一边不忘了鸡贼兮兮的给蒋逍灌输双排赛高的理念。
他这边刚吹完,看着蒋逍操作李白回到了红区正在打野猪,就放开双手拿去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茶,才把水含进嘴里就忽然发现手机屏幕里面的李白忽然飞了出去。
林冬啪嗒一下将水杯放回去,烫手似的将手机给捡起来以为蒋逍是又打算去开一波团,结果就看见被东皇吸在塔下的正动弹不得的安琪拉了。
蒋逍目的性明确,上去就是一套大招,补了伤害直接又让安琪拉的游戏屏幕黑了一次。
林冬不得不佩服蒋逍这一心几用还能用得这么清晰明快。
这么两次,对面的东皇也像是发现了有些不对。
【全部】对面路人(东皇太一):李白?
大概是为了验证这个发现,东皇在后面两波直接也不管自家后排了,逮着安琪拉就开大招。蒋逍操作的李白果然每次都不让他失望,对面鲁班可以不切,我方安琪拉必须死。
林冬不知道安琪拉在此期间口吐芬芳多少次,反正直到对面水晶破了之前,安琪拉足足死了十五次。
虽然林冬帮安琪拉拿了法师位置却被他反过来鄙视还各种人身攻击,但林冬看一眼那个战绩都觉得有点小小同情。这心理阴影少说卸游半个月啊。
同时又觉得果然是有实力才有任性的资本,如果没有蒋逍,恐怕吃一肚子气的就是他了。
林冬只想高歌一曲:躺赢好躺赢妙,躺赢呱呱叫!
而蒋逍会这么针对安琪拉,林冬想着应该还是蒋逍年轻气盛,被安琪拉说了两句以后上火了,却没想到在对面水晶爆破之前,游戏开始以后就没开口过的蒋逍忽然打字了。
草莓蛋糕(李白):安琪拉,好好算算你减寿多少年。
林冬起初没反应过来,手快把聊天记录往上面一划才反应过来蒋逍的话是什么意思。
安琪拉在游戏刚开局骂林冬玩瑶,说他一会儿死一次减寿一年。林冬根本没把这种喷子的话放在心上,也没觉得蒋逍会去在意这样人一句喷人的话。
却没想到蒋逍会因此而对安琪拉展开一场贯穿全局的心灵打击。
林冬抱着手机睁大眼睛,盯着对方水晶爆炸的同时,头一次在游戏里面这么清楚得感觉到了维护与偏袒。
这是什么神仙弟弟!
就是前面林冬还能不打草稿一口气吹蒋逍五六句不喘气的,这会儿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两人退回组队房间,蒋逍问林冬,“开下一局吗?”
林冬心情激动正想回答“开”,屋外忽然传来了密码锁解锁的声响。
应该是他妈李婵回来了。
外头果然马上传来李婵的声音,“冬冬,妈妈回来了。”
这就不太适合再接着打游戏了,起码他这么久没回来得先和他妈说会儿话呢。
林冬就打字道,“明天你有时间吗?我们明天再打好吗?我妈妈回来了,我先去陪陪她。”
蒋逍那边很快回复,“好,明天见。”
咚咚锵:晚安晚安!今天太高兴了。
林冬退出队伍放下手机,打开房门探头对正在换鞋的李婵咧嘴一笑,“妈妈!”
林冬生得白净俊秀,本来就一个乖样,笑起来更是如此,长辈见了没有不喜欢的。亲妈李婵自然更喜欢,当下被这声朝气蓬勃的“妈妈”给叫得甜到了心里头去了。
“哎,今天妈妈忙得差不多了,后面两天都空出来陪你,妈妈带你出去玩儿?有什么想吃的没有?”
“出去玩多累啊,你难得空出两天来,我哪儿都不想去就想在家,你给我炖个排骨呗,你也在家好好休息两天。”林冬一乖乖孩的模样。
李婵对自己儿子怎么都喜欢,当下应了,而后有些疲惫地往卫生间去,“妈妈先去洗澡。”
“嗯!”
林冬抱着手机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看了一眼时间还早,打开微信看见班级群里有嘻嘻哈哈的。不过最新一条和他联系过的消息还是蒋琦发过来的。
林冬想了想,给蒋琦发了条微信。
林冬:我刚才和你弟玩游戏来着,你弟人真好。【星星眼】
蒋家夫妻两个才停战不久,蒋琦正身心俱疲地坐在后院泳池旁边。看见林冬这条消息,想到前面蒋逍面无表情的冷脸,差点以为林冬在逗他。
蒋琦:你确定你是和我弟打的游戏?他还打游戏?
看看,看看,连蒋逍打什么游戏都不知道还怪人家叛逆呢。林冬抓住这关键症结,飞了个死亡凝视的猪猪表情包过去。
林冬:你就是不够关心你弟弟,你没立场怪人家叛逆,我今天通过打游戏就能判断出来你弟弟是一个很乖的小孩儿,我觉得需要反省的是你。
蒋琦都给林冬说懵了,他活这么多年就没觉得他弟跟“乖”这个字沾边过。
可林冬并不会是在这种话题上骗人的性格,蒋琦觉得既然自己这么多年都没在这种问题上面找出过答案,倒不如问问林冬。
蒋琦: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林冬从茶几下面翻出一包巧克力,扒拉出一个塞自己嘴里头含着,这才打字道:你多劝劝他,多鼓励鼓励他,我觉得你弟是能听进去的。
蒋琦:怎么劝?
林冬认真道:比如说想做的事情就大胆去做,要勇于争取,想要的东西及时收入囊中,人生苦短,时不我待,年轻人不能害怕挫折……差不多这样的话不就挺好的。
蒋琦心道这什么陈芝麻烂谷子味儿的心灵鸡汤,他可是看过蒋逍揍人时候那六亲不认的狠劲儿的,蒋琦都怕自己说这种傻逼话,可能被蒋逍一个背摔震得不省人事。
蒋逍这些年报的各种兴趣班里头一半都是格斗类型的,加上发育良好个子已经和蒋琦齐平了,见着后面还要长,突破190是分分钟的事儿。蒋琦自认有发虚的理由。
蒋琦:憋添乱。
林冬:【给老子爬】.jpg
这种至理名言蒋琦不听,林冬觉得吃亏还是蒋琦自己。
二楼的蒋逍在林冬下线以后随即也下了线,不过躺在床上没有立刻动。他点进林冬主页,盯着林冬的头像看了一会儿。
黄灿灿的小太阳配着拟人的q版表情,盯了一会儿蒋逍就有些想笑。结合起打游戏时候林冬的言行举止,和蒋逍曾经记忆里面的林冬基本没什么改变,只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让蒋逍感觉到了一丝新鲜的趣味。
蒋逍的生活大多数时候都沉闷又乏味。
蒋家夫妻两人的争吵每每都会引燃蒋逍负面情绪,让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其中,产生深深的自我怀疑。
可蒋逍现在的情绪很奇妙,他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灯光刺眼但他心情愉悦。
屋外的争吵时什么时候停的蒋逍不知道也不太在意,这种平和流淌的情绪上一次出现已经很遥远。
初二时候有一次他回到家里习惯性躲在窗帘后面为自己隔绝出一片小小的天地偷偷看哥哥和自己的同学融洽相处。
正好碰见蒋琦带着一个同学过来玩,语气抱怨地走到客厅,“我弟弟真的太古怪了,我真的好讨厌他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弟弟不是还小吗,而且从小不和你们在一起生活,得到的关爱也没你多,你不能这么想,你还是多让让他,他别扭劲儿过去了肯定就好了,你这么好,你弟弟肯定也很好的。”
蒋逍躲在窗帘后面,不意外自己哥哥讨厌自己的话语,他捏紧拳头以为哥哥的朋友也会附和,那他一定冲出来闹对方个没脸,让他再也不敢来自己家了。
这个想法还没有消散,对方却说出了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话语。
很体贴又温柔的话。
蒋逍的拳头忍不住就松开了,他仰头看着玻璃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感觉全身暖洋洋好舒服。
“冬冬你都不了解他……”蒋逍听着蒋琦这么说着,慢慢将同学带远了。
都是林冬。
蒋逍起身下床,走到了那个图书柜前面,从他的视角终于可以清晰看见图书柜里面上面其中一本书脊上的字了。
“林冬赠”
蒋琦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蒋逍浑身戾气又满不耐烦,对外界的所有关心都带着怀疑与不信任,且越来越有随时有撕毁一切的准备。
但唯独对林冬,这个让他唯一感觉过温柔的人,蒋逍会努力也用温柔仰视对方。
蒋逍推开房门走下楼。
楼下静悄悄的只有所有灯都亮着。
好面子的蒋家夫妻早就在一回来的时候就把家里的保姆给支走了,楼下此时一个人都没有。蒋逍走到厨房给自己拿了一瓶冰镇饮料,啪的一声拉开环扣的时候,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蒋逍回头看了一眼,是一脸欲言又止的蒋琦。
蒋琦不认同林冬的老鸡汤,但的确觉得自己应该和蒋琦聊一聊。
他听见蒋逍下来就赶紧进来了,走过来的这一路他都在想一会儿要怎么跟蒋逍开口,本来似乎是酝酿得差不多了,可等蒋逍回头与他双目对视,蒋琦就突然忘词了。
可嘴边的话都说了一半了,“蒋逍,我有话想对你……”
蒋逍因为想到自己和林冬的差距,正重新心烦气躁起来,此时对蒋琦哪里有什么好脸色,“说。”
蒋琦被这一个字催得压力更大了,偏偏脑袋空白,便只能硬着头皮将林冬那一锅老鸡汤搬了出来。
你说奇怪不奇怪,这种烂鸡汤他倒是一下记住了,蒋琦想骂自己一句傻叉。
蒋逍自然觉得这种话的确傻叉,因此越听脸色越一般。蒋琦见状立刻卖队友撇清自己,“这个其实不是我想说的,是前面林冬跟我说让我告诉你的啊。”
没想到蒋逍却是神色一松,脸上多了些惊异,“林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