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4、第四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外人眼里,林冬这么小就没了爸爸的,怎么都要称一句可怜。但实际上林冬和可怜并不沾边。
父亲去世以后,他的母亲李婵很快重拾了生活的重心,虽然有那么一阵林冬不得不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可那也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他妈赶在林冬上小学之前就把儿子接到了自己身边。
林冬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家里的独生子,爷爷奶奶又是好相处的人,如今李婵还是将他们当作自己的父母,一家人关系十分融洽,林冬作为两家唯一的孙子辈,自然是掌上明珠了。
所以父亲去世对林冬的影响相对有限,他所身处的整个环境还是包容而温暖的。
林冬的性格很大程度受到了家庭的影响,想得开,脾气也好,从小在长辈堆里摸爬滚打,一张嘴更是要怎么甜怎么甜。在游戏里面大局为重和队友放放彩虹屁什么的,当然是不在话下。
但现在要他只吹蒋逍一个?
吹人这活倒是好接,但是只吹一个,林冬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习惯。
咚咚锵:那如果队友心态没稳住的时候,我是不是可以适当安慰安慰他们?
咚咚锵:主要是咱们打字吹,别人见了眼馋怎么办呢?
咚咚锵:我可以不可以主要吹你,辅助性吹吹队友?
林冬心想怎么说都是个团队游戏,厚此薄彼不是那么好,因此主动和蒋逍打起商量来。
蒋逍不得不佩服林冬“眼馋”二字用得巧妙,有这么一个林吹吹的确能让人眼馋。
草莓蛋糕:那就开语言,我不能说但可以听。
咚咚锵:这样啊……可我还是有点担心队友,唉。
咚咚锵:怪我,怪我啊。
这要是不知道是在说游戏里的队友,都快给林冬说出点心系天下苍生却不得不做出割舍的宏伟劲儿来了。
蒋逍垫了垫自己的枕头,打字依旧慢条斯理。
草莓蛋糕:忽然发现我小号的密码有点记不清楚了。
林冬一只手正摸下去抓了抓自己脚背,给蒋逍这句忽然跳出来的话看得他愣住了,继而就是一惊。
别啊弟弟,这是干嘛呢,什么事儿咱们不能好好商量啊?
咚咚锵:我可以努力克服自己的臭毛病!我开语音吹你,如果偶尔控制不住打字你就当没看见呗?
草莓蛋糕:隐隐约约想起前半串密码了,后面怎么又模糊不清了?
林冬反应机敏,哧溜一串文字就飞出去了,就差不能冲到蒋逍面前拍着胸脯打包票了。
咚咚锵:只吹你!其他队友吃屎都和我没有关系!
卑微分奴,为了上分在线让队友吃屎。
蒋逍笑。
草莓蛋糕:谢谢冬冬哥,稍等我切换个账号。
林冬松了一口气,往后歪在了床上,双腿卷住薄薄的被子一卷,丝毫没觉得自己刚才掉了节操,反而是一想到他暂时傍上了一个野王就心情激动,忍不住用脚两下都把被子踹到地上了。
等林冬满脸嘿笑弯腰去把被子拎上来的时候,游戏界面跳动着一个新的组队邀请。
一样的头像和只是加了一个特殊符号但看上去几乎一样的昵称,另一个也是星耀段位的草莓蛋糕邀请他组队。
林冬二话不说点了同意。
两人段位不再有那么大的差距,那就可以直接开始排位上分,这也是林冬想绑定一个野王的究极奥义。
两人一进入角色选择界面,林冬就麻溜开了语音,先是,“喂喂,小逍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草莓蛋糕:可以,很清楚。
林冬松了一口气。虽然是很久没有见过蒋逍,但是对方是小辈而且前面相处下来也很愉快,林冬开语音说话也没有任何心里障碍。
林冬不仅打字快,还立刻让蒋逍见识到了他的话多。
“虽然我在一楼可以先选,但是我想要玩法师的话好像和四楼的常用位置撞了,我是不是干脆玩辅助好了还可以跟着你?”
草莓蛋糕:玩你想玩的,随便什么。
林冬卑微上分的旅途之中,队友让他补位让他强行打野,完事儿还要反过来臭骂他的情况数不胜数。但就是没有人让林冬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林冬心里一阵澎湃,原来有野王哥哥,不对,野王弟弟罩是这么霸总感觉的一件事情。
他心里多了些底气,想了想选中一个法师,正想按下确定,四楼队友就疯狂点击信号“我玩中路”,而后立刻又发了帮抢的请求。
林冬手一软,没骨气地帮对方点了帮抢,自己一下被换到了四楼。
“其实我没有特别想玩中路,咳。”林冬心虚解释。
一被换到四楼,想玩什么英雄就不太由得了林冬自己了。等前面的队友选择完毕,给四楼五楼剩下的也就辅助和上单了。五楼估计是不想玩辅助,一到选择时间就立刻选了个上单战士,留给林冬的也就是辅助位置了。
“我都不知道玩什么辅助位置。”林冬碎碎念着在英雄列表翻看。
和林冬交换位置,被林冬让了法师位置玩了安琪拉的队友忽然开口,“这四楼的常用英雄让我看着有点害怕,不会是个女的吧,有点慌。”
林冬一愣,说啥呢这是。
安琪拉又说:“来个肉一点的辅助啊,别玩那些混子瑶啊什么的,看见就烦。”
两句话出来林冬就不大高兴了。
“这什么口气啊,还歧视女性玩家呢?选个安琪拉也不是什么高端局选手,还歧视其他英雄哼。”林冬碎碎念,因为蒋逍那边只是听他说话,林冬都有些忘了对方的存在了,现在开口说话纯粹是自己打游戏时候习惯的叨叨了。
等说完这些,林冬才问蒋逍,“那我是玩个什么肉啊,张飞还是牛魔啊,牛魔我不太会,张飞还顺手点。”
没想到蒋逍并没有从这两个坦克辅助里头选。
草莓蛋糕(李白):玩瑶。
这话针对安琪拉的意思太明显了。
林冬虽然不高兴,但知道这个游戏嘴臭的玩家不少,并没有想和安琪拉计较。本来手已经点在张飞上面了,可看见蒋逍这话以后,下意识地秒换了瑶。角色选择的倒计时这个时候也正好结束,阵容成了定局。
安琪拉:??
安琪拉:服了哦,又是这种混子辅助双排坑人,六分吧。
“哇这个人真的让人讨厌,”林冬说,“就算我有机会吹他我都不会吹了,他根本不知道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因为自己说话难听而失去了什么。”
林冬的声音通过队伍语音清晰的传进蒋逍耳朵里面,嘟嘟囔囔的小抱怨和其中隐藏的对自己吹功的小小自得都让蒋逍忍不住连连要笑。
那点不好的,憋闷的心情也早已因为今晚这两场意外的游戏组队而消失不见了。
这位安琪拉玩家大概是吃了枪药,游戏加载的空档没有让他有所冷静,反而是憋了一串抱怨的话出来。在游戏一开局就全冒了出来。
安琪拉:就因为这游戏你们这种混子多了才这么难。
安琪拉:真**倒霉,司马玩意儿。
安琪拉:待会儿你死一次减寿一年。
“他完了!”林冬生气地抬高音调,正当蒋逍以为他要酝酿出什么大情绪或者要开始打字问候对方的时候,左下角冒出了一行新鲜的威胁字眼。
咚咚锵(瑶):你完了,这局游戏你别想吃到能量果了。
林冬说完以后身体力行,跑去安琪拉的中路塔下一口吃了刚冒出来的血包,而后二话不说溜回了野区的李白身边。
怂坏怂坏的。
安琪拉自然又是对林冬好一顿问候。
“哼,无能狂怒罢了,我把他屏蔽了,小逍万一他说你,你也不要理他。”林冬心态着实是稳中之帝,自己稳住之余还不忘安抚蒋逍。
蒋逍没有打字,但发了个“收到”的信号。
林冬觉得这一茬应该是这么过去了。他不太会玩瑶,来回游走也不太好,因此除了站视野以外大多数情况就是骑在蒋逍操作的李白脑袋上,跟着他抓了两拨人,蹭了三个助攻。
等到第三次他们刷完野区常规去上路抓鲁班的时候,对面辅助终于是开始保射手了,东皇太一在鲁班前面绕来绕去注意着四周动向。
安琪拉中路清完一波兵线跑过来,见李白和辅助进了草丛,自觉得背后有人就直接往前冲,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大招就被对面东皇吸住了。好在是对面的鲁班刚才状态不好退到塔里吃能量果去了,一时应该赶不上马上输出。
“我还有个治疗,可我都不想给他放。”林冬说。
他以为自己这个玩辅助的已经够不称职的了,没想到蒋逍更过分,东皇一开大和安琪拉开启共享伤害的模式,李白就从草丛里一跃而出,四段平a接大招,干脆利落地把队友安琪拉先给宰了,跟着才放二技能减速东皇太一平a加惩戒又杀了东皇。
吃完能量果的小鲁班跑出来一看满血李白以及自家东皇的尸体,毫不犹豫地转头就跑。
林冬还没反应过来蒋逍怎么把安琪拉杀了,心想着蒋逍那个段位不可能不清楚被东皇开大吸住的队友不能随便打这个道理,除非他自己想打,就看见李白站在原地用快捷符号对着安琪拉发了个嘲讽。
“呵呵,打得不错。”
前面林冬觉得自己还能为李白杀队友的行为做一些勉强的辩解,这会儿他就沉默了。
杀队友怎么能杀得这么嚣张啊!
都不用开语音,林冬就知道安琪拉这会儿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口吐芬芳的状态。
这种行为提不厚道的,但林冬又不得不承认这种行为对付安琪拉这种低素质玩家很痛快啊哈哈哈。
林冬窃笑两声,尽职尽责开吹,“什么叫做极致的李白?刚才那一波就是了,不仅给了憨批队友一点颜色看看,还顺手带走了对面辅助,一石二鸟这个词语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吗?”
林冬话音一落,李白的头顶又传来一个信号“收到!”
林冬操作的瑶附身在李白身上,根本是个连双手都能离开操作界面的轻松程度。刚才借对面东皇杀了己方安琪拉一波,林冬心里已经觉得舒爽解气了。
等他和蒋逍回到中路塔边刚好遇见复活回来这会儿正对着他们两个身上狂扔技能的安琪拉。
又一个无能狂怒。
林冬正乐不可支,就见李白在中路塔下忽然放了个二技能画了个圈,圈的边缘从塔后的能量果上划过。
林冬心领神会,从李白身上跳下来当着明白他们意图想要抢先一步吃血包的安琪拉的面咕嘟一下把能量果吞了,而后跟到李白身边,留下一个在原地气到呆滞的安琪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冬这个时候已经是忍不住捶床笑了。
他才发现原来忘记卑微,游戏竟然可以这么快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