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长风文学 -> 都市言情 ->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2、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草莓蛋糕这个昵称从上到小都透着一股软萌味道,在心里将之和蒋逍联系到一起后,林冬虽然当即笑出了声,但是并没有觉得太违和。
毕竟从他最后一次见到蒋逍已经是两年多以前,从他的记忆中回溯,蒋逍就一小半大小孩。
林冬从前和蒋琦的关系很不错,也就这两年蒋琦出国联系才比以前少了。初高中那会儿两人实打实铁哥们,因此互相对对方的家庭环境了解也挺深的。
自打林冬认识蒋琦开始,他爸妈的关系就没好过。蒋琦从小在父母前面生活,他弟弟蒋逍在小学前却是和爷爷奶奶一起过的,直到小学快毕业才转学过来,所以和家里人的关系就那样,与蒋琦都挺生疏的。
不过在林冬的记忆里头,蒋逍这孩子是个挺安静的小男生。他去蒋家玩的几次里头,蒋逍要么是在二楼待着,要么就是坐在离他们这些大男生挺远的地方看着。林冬记得那时候蒋逍和蒋琦的关系就很不好,蒋琦不止一次在林冬面前抱怨叹气说弟弟脾气古怪且不听话。
但林冬对蒋逍没有什么负面印象,因为晓得蒋家的一些情况,加上小时候自己也在外公外婆家远离爸妈过,林冬还挺能理解蒋逍的一些情绪的。初中刚好是成长转变情绪敏感的时期,林冬为此还劝过蒋琦好几次,让他耐心一点。
连同林冬自己每次去蒋家的时候,有时候不一定给蒋琦带东西,但都不会忘了给蒋逍带些吃的玩的。
而蒋逍对他也没有敌意,大多情况下还会主动叫他一声冬冬哥。
反正挺乖一小孩儿,在林冬看来完全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么前后一联系,林冬再看列表第一的草莓蛋糕,之前那种菜鸡面对大佬的压力感顿时没了一大半。
仿佛心有灵犀,林冬的指尖正在蒋逍的头像上面磨蹭时,他的头像忽然亮了起来,状态也从离线显示为在线。
林冬吓了一跳,指尖连忙挪开,不过片刻后又挪了回来,眼睛一弯露出个豁然开朗的表情。
他缺一个野王,蒋逍就是一个野王。别人他林冬攀不上,这乖小孩儿他总能试一试吧?大不了就是被拒绝么。
下定决心,林冬不再犹豫,壮着胆子打开组队就向蒋逍那边发了个组队邀请。
半晌组队的房间里面也咚咚锵一个玩家,发给蒋逍的邀请好像是石沉大海毫无反应,本来安稳下去的心情因此又略微波动起来。
相较于林冬独处的平静,蒋逍身后不远地方传来的却是物品砸落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尖锐声音,以及中年男女压抑又歇斯底里的相互指责声。蒋家夫妻两个回到家里开辟了一块新战场,尖锐的指责没有半点避着儿子的意思。
“要不是我爸,蒋国平你算个屁,还能有今天?”
“老子风里雨里跑业务的时候你在哪儿?你忙着给老子戴绿帽子!”
“我给你戴绿帽?要不要我数数你在外面养了多少个小老婆?你看看好好一个儿子被你带成了什么样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名声传出去好听吗?!”
“我怎么养儿子用不上你教!”
平日里略显得空荡荡的房子在这个时候有种讽刺的热闹。
蒋琦站在自己爸妈身边,拉这个不是,劝那个不动,“爸妈,你们就不能别翻这些陈年旧帐了,蒋逍……蒋逍他的事儿你们这么吵着能说得清楚吗?”
他的劝阻没起到丝毫的作用,反而换来一个差点砸到自己脚背的水杯。蒋琦有些泄气,想拉着弟弟跟自己一块儿劝劝,转头刚好看见蒋逍望向这边,有些不悦,但神色很淡,不知是冷静克制多些还是满不在乎多些。
对于自己被放到话题中心,蒋逍显然无动于衷。
两年前和母亲一起出国的时候,蒋逍还很有些孩子气。当然,那时候蒋逍的孩子气只是外表上的,性格层面来说,蒋逍是个早慧而早熟的孩子。面对父母分开,母亲只带走哥哥这个事实,蒋逍也颇为冷静。
当时蒋国平和段丽闹得十分凶,两个孩子被夫妻俩各分走一个。蒋国平向来对孩子并不上心,甚至无所谓自己拥有哪个孩子,因此在选择带走哪个孩子上,段丽拥有很大的决定权。
段丽选了从小就和自己生活,一手带大人人夸赞的蒋琦。
对于被留下的蒋逍,蒋琦和段丽都略感愧疚,可走得匆匆忙忙连解释与安慰的话都来不及说得不太漂亮。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蒋逍与他们之间有了再未消弭过的距离感。
蒋逍从小和父母哥哥见面的时间就不多,小学毕业以后被接到父母身边时性格已经成型。蒋逍的爷爷奶奶孙子孙女多,对蒋逍的照顾有许多疏失的地方。对于蒋国平和段丽在外面闯出的成绩,蒋国平那边的不少亲戚有酸话说,凑不到他们夫妻两个面前,多半都要说给彼时还小的蒋逍听,自蒋逍小时候就常常变着法子有意无意吓唬孩子。
“你爸妈就带着你哥哥,怎么不带着你啊?你爸妈肯定是不要你了。”
“你爸妈要是喜欢你,能不带上你?”
此类话语数不胜数。
蒋国平与段丽能够在物质上满足他,却极少能在精神上给蒋逍慰藉,以至于小时候他的性格就很乖张不驯。等小学快毕业时,唯一还算对蒋逍关心的蒋逍的爷爷重病需要照料,蒋逍无法再和他们生活而不得不回到蒋国平和段丽身边时,段丽和蒋国平已经婚姻不和。他不仅没有迎来原生家庭的温暖关怀,反而如同又被爷爷奶奶抛弃了一次。
段丽和蒋琦出国以后,蒋国平对蒋逍越发不上心。一个是忙于工作,二是忙于寻欢作乐,蒋逍么,蒋国平自觉得也没亏待。
每个月给大笔零用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学习上请名师辅导,兴趣爱好有的都培养上。而至于让段丽这会儿如此怒不可遏蒋逍在外面和人打架这类事情,蒋国平更觉得不算个事儿。三个人堵着他儿子打,反过来全被他儿子揍趴下了,这能算事儿?
段丽的角度与蒋国平完全不同。
她虽然出国在外,但和蒋逍学校的老师也有偶尔联系,知道平常蒋逍在学校的性格就很不好。那次打架事件的监控她也看了,三个人堵着蒋逍是没错,但蒋逍还手时候的狠劲儿实在吓人,几乎是抄起什么就下死手往人身上招呼,一点余地都不留,光是监控就让段丽毛骨悚然。这样的情况如果放任自流,蒋逍迟早就毁了。
更关键的是,蒋逍要是真闹出什么家里摆不平的大事,坏名声她段丽也得背一半。
而蒋琦,他和蒋逍虽然是亲兄弟,但从小就没特别亲密的时候。小时候蒋逍把当作夺取父母宠爱的仇敌,长大一些他想要弥合兄弟之间的关系,蒋逍却已经是十分抗拒的状态了。
此时蒋琦对上蒋逍的目光时,张了张嘴,生疏到竟有些喊不出对方的名字。
蒋逍对于这样的无谓的争吵仅有的情绪是烦闷与不耐,他清楚知道自己只是引发这场争吵的一小点火星。夫妻两人多年来的怨怼才是待燃烧的干柴。明明都并不真的关心自己,却用自己做吵架的借口,真可笑。
“我生的,是我儿子!”
“你儿子?蒋逍在你肚子里的时候,要不是我赶回来得快,他早就被你流了!”
“对!要是当初直接流了还没今天这么多事儿呢!”
话说到这里,连蒋琦都觉得太过刺耳,可蒋逍却依旧神色无波。
蒋逍错开蒋琦的目光,耳边的喧嚣好似没有尽头,迫不及待地要将所有丑陋都抖落在日光下面,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的缺失和多余。
他起身上了楼梯径直回房。
房门开了又关,到底还是无法完全拦阻一楼的难堪的骂声,蒋逍干脆直接落了门锁。
他的房间布置非常简单,除了必要的家具陈设以外几乎没放任何杂物。唯一与整个房间格调不同的是一个小的,带玻璃门的图书柜。图书柜里面放了两本书和一架简单的模型飞机。书不是什么典藏版,模型飞机也颇为普通,但从放的位置和上锁的书柜看,又是极其被收藏它的主人看重的。
其中一本书的书脊上有几个小字,似乎写的是赠书人的名字。
在这个只有他一人的空间里,蒋逍的表情到底松懈了一些,他坐在床上往后倒去,一只手覆上了自己的眼睛,躲避开直照下来的刺眼灯光。
尽管他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家庭,习惯不从他们身上有所期待,却依旧会在这样的时候涌出自我厌弃与憎恶的情绪来。
蒋逍另一只手修长的指尖忍不住用力捏紧了手机屏幕,因为这个动作而忽然传来一声他意料之外的提示音。
是游戏里面特有的提示音效。
蒋逍拿起手机一看,他已经在某个组队房间里面,正打算直接退出去,可又因注意到组队人的名字而停住了动作。
林冬的头像是一个q版小太阳,此时正在他的游戏头像旁边忽闪忽闪的。
蒋逍盯着林冬看着就透着股热闹的昵称“咚咚锵”愣了愣。
而好一会儿没得到回应,以为蒋逍嫌弃自己菜不准备和自己玩的林冬也被蒋逍忽然进入房间吓了一跳,看着那十分耀眼的“荣耀王者”四个大字,林冬本来朝左边侧身躺着的动作一下反转到了右边,激动得感觉浑身血液都要沸腾了。
卧槽,卧槽,大佬来了!
由此打字时候的情绪也不由上扬了点。
蒋逍一个字还没说呢,林冬连珠炮似的就是三条消息。
咚咚锵:小逍,我是林冬啊。
咚咚锵:就是你哥以前的同学。
咚咚锵:你应该记得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